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品全集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品全集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陆令筠陆含宜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由网文大神“周大白”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悠悠到了香积寺时,已是日头正好,她刚停下,一鹅黄色戴着斗笠的少女就向她奔来。“令筠!”“绮罗。”陆令筠是已婚妇人,出门倒是不用戴斗笠,王绮罗还未出阁,不便抛头露面。两人在香积寺山脚相逢,王绮罗喜滋滋的挽上陆令筠的手便往山上走。此时满山红遍,秋风穿着枫叶,美得不得了。山上山下不少善男信女,全都沿着阶梯上下......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5-16 0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品全集》,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陆令筠陆含宜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由网文大神“周大白”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悠悠到了香积寺时,已是日头正好,她刚停下,一鹅黄色戴着斗笠的少女就向她奔来。“令筠!”“绮罗。”陆令筠是已婚妇人,出门倒是不用戴斗笠,王绮罗还未出阁,不便抛头露面。两人在香积寺山脚相逢,王绮罗喜滋滋的挽上陆令筠的手便往山上走。此时满山红遍,秋风穿着枫叶,美得不得了。山上山下不少善男信女,全都沿着阶梯上下......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她当时一盆水泼向程云朔,伤了他的心,可他这一次次的冰冷,难道就不是冰碴子扎她的心吗!

明明说好对她好一辈子,这才多久,这才多久!

邢代容一颗心简直是要被揪干了,呜呜痛哭的往回跑。

她这失魂落魄的哭泣奔跑叫程云朔也没得好受。

看她那样子,他心里也跟揪着一样疼。

可到底最终,他还是没有去追,转过身铁青着脸回了秋菱屋里。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去做,反正是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邢代容一哭二闹就屈服。

两个人的情伤全落在陆令筠耳里。

她在屋里吃完晚饭,听着春杏回来眉飞色舞的讲,陆令筠听完懒怠的起身。

“少夫人,你不觉得解气吗?看他们这样子,那狐狸精定是失宠了。”

陆令筠摇摇头,懒得去说他们的事儿,“跟绮罗约好了吗?明儿去香积寺上香。”

“少夫人,已经约好了。”霜红道。

“那边早点歇息吧。”

陆令筠天天围着侯府这些事转,倒也有些无聊,明日约着王绮罗上香踏秋。

如今枫叶正红,秋日走上这么一遭,才是悠闲小滋味。

次日一早。

陆令筠便乘着马车出了府。

她就带了霜红,春禾,还有两个府上男丁小厮。

马车晃晃悠悠到了香积寺时,已是日头正好,她刚停下,一鹅黄色戴着斗笠的少女就向她奔来。

“令筠!”

“绮罗。”

陆令筠是已婚妇人,出门倒是不用戴斗笠,王绮罗还未出阁,不便抛头露面。

两人在香积寺山脚相逢,王绮罗喜滋滋的挽上陆令筠的手便往山上走。

此时满山红遍,秋风穿着枫叶,美得不得了。

山上山下不少善男信女,全都沿着阶梯上下。

“你进来可好?”王绮罗问道。

“好得很。”

“我听说了,你家世子最近去都尉府报道了,我爹都说他转了性,叫他高看,我娘说,那都是令筠你的功劳,谁娶了你谁家宅旺。”

陆令筠笑笑,“将军婶娘身体怎么样?”

“都很好,就是我娘这些天可烦人了。”

“怎么烦人了?”

王绮罗探头到陆令筠耳边,轻声耳语,“她在给我相看亲事。”

听到这儿,陆令筠来了兴趣,“已有人选?”

“快别说了。”王绮罗连忙摇头。

“说说啊,我也帮你参谋参谋。”

“都是我爹那些门生,”王绮罗一脸不满,“一个个五大三粗,看着就让人讨厌。”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陆令筠坏笑的瞧着她。

王绮罗一扭头,“我喜欢有学问的。”

恰此时,她们登上了香积寺顶,一群书生打扮的男子从寺里走出。

阳光正好,落得香积寺宝殿门前片片红叶上,红得似火,应得年轻人们意气风发。

陆令筠一眼便瞧见走在人群中核心的白袍男子,他面如冠玉,温润谦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只叫人如沐春风。

陆令筠瞧见他,他也瞧见陆令筠,四目相对时,男子微微错愕,很快,他便回过神来。

他在陆令筠面前顿住脚步,谦虚一礼,“原是姨姐,阿姊万安。”

说话的正是陆令筠上辈子前夫,李闻洵。

陆令筠也没想到会在香积寺碰上李闻洵。

她客气的往后退半步,回一礼,“妹夫不必客气。”

“阿姊今日是来上香的吗?”

“对,含宜没有同你一起来吗?”陆令筠保持着得体且有距离的微笑。

李闻洵听到陆含宜的名字,眼底带着一抹笑意,“含宜有孕了。”

“噢?”

陆令筠还真不知道陆含宜有孕。


“二妹妹,怎么了?”

陆令筠抿了口茶,淡然问着。

“都是自己人,大姐姐不用打肿脸充胖子,在侯府受了委屈就说,大家又不会笑话你。”陆含宜阴阳怪气。

“妹妹何出此言?”

“谁不知道程云朔从青楼娶了一个妓子回去,宠得无法无天,大姐姐该不会说不知道这号人吧!”陆含宜一副看戏的看着陆令筠。

她还能有瞒得过她的?

上辈子,她可是被邢代容那个贱人气死。

如今风水轮流转,陆令筠尝到了她上辈子的委屈和憋屈,真是想想都要笑死她了。

陆令筠还想在她面前装,在她面前演,她是不知道她可是重生的!

根本没有人能在她面前瞒过去!

这次不好好的笑话她,把她往泥里踩,她都是白来!

果然,满屋子的人都换了一副眼神看向陆令筠。

“筠儿,你嫁过去还是受委屈了吧!”

“之前就听闻过宁阳侯世子偏宠小妾的事儿,听说把老侯爷夫人都气病过。”

“看来豪门大户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嫁娶还是门当户对得好。”

“令筠你又是个不争的,在家脾气就是最好,到了那儿少不得受气,若是有委屈一定同我们讲,婶娘舅娘们铁定给你讨个公道!”

屋里的女人们纷纷道。

表情有同情有看热闹,这世上有几个真心盼着人家过得好,比起看陆令筠过得好,能看到嫁进豪门一地鸡毛更叫她们来兴趣。

“对对对,你只管说出来,你娘家人可都在呢!”

“咱们比不得侯府也不能叫他们这般欺负我们家姑娘!”

陆令筠一一扫过众人表情,她唇角微勾,“一个小妾而已,哪有那么夸张,各位婶婶舅娘后宅里哪个少了小妾。”

她风轻云淡的一句立马把要传起来的八卦压住。

做好当家主母的第三件事,口要严,不轻易同人诉苦。

若是有真心爱护自己的家人,过得不好,倒是可以找些帮助,可要是分不清人,只图一时诉说委屈的痛快,沸沸扬扬的家丑最终只会反噬在自己身上。

落得自己狼狈凄凉,只叫一群人笑话。

陆令筠心里门清,她根本没有真心娘家,倒是少不得一群看热闹借机行事的小人。

尤其是陆含宜。

她又骄傲又蠢,还仗着自己重生,这次就是想把她踩在脚下笑话。

可惜,她得打脸了。

她把事儿浅浅淡淡盖下去,陆含宜立马揭开大底牌,乘胜追击,“你别装了,你就直说,大婚当夜,程云朔是不是弃你而去,去了小妾那儿!”

陆令筠揭开盖碗,半眯着眼睛透着茶雾笑着看她,“二妹妹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东西?”

正在兴头上,要扯开陆令筠遮羞布的陆含宜一顿,她又说不出来了。

“我.......”

“好了,”柳氏这时连忙打圆场,“筠儿,含宜也是关心你。”

“母亲说得对,好在是我自家妹妹说这话大家不会误会,这要是换别人,大家都以为是有人看不得我过好日子。”陆令筠笑着放下茶盏。

她这话简单又直白,在场都是人精,一下子都听明白了。

这不就是点明陆含宜瞧不得她过好日子吗!

想想也是,陆含宜从一开始就说陆令筠不会回门,人家陆令筠风光无限的回来。

又一个劲说她在后宅受了气,新婚夜新郎弃她而去,可她又拿不出半点证据。

全程说来说去,不就是看不得陆令筠过得比她好吗!

当下,众人看着陆含宜的目光都有了变化。

陆含宜几时受了这样的气,她嚯得站起来,“陆令筠,你少在这里装,你穿得再好说得再漂亮,我还就不信了,程云朔能陪你回门!”

这是她绝对底牌。

她百分百的坚信,陆令筠是一个回门的。

程云朔绝对不可能陪她回来!

她话音落下,只留下满目惊讶的众人。

陆含宜胸口起伏,笃定雀跃的看着,眼里都是狠狠打陆令筠脸的畅快。

一个大活人来不来绝对造不了假,程云朔又是万万不可能陪她来的。

这下,叫她再如何装!

她非得把陆令筠狠狠踩在脚下!

可让她期待中看到陆令筠慌乱的眼神不同,她看到的还是脸上挂着淡笑的陆令筠。

陆含宜忽的皱起了眉。

不,不可能吧......

就在这时,她们房门被敲响,侍女在外面通传,“两位姑爷来了。”

话音落下,满屋子的女眷纷纷起身,与此同时,屋门被推开。

一个绛紫色鎏金蜀锦袍一个湖蓝色丝袍的男子一前一后走进屋里。

他们穿着已有差距,湖蓝色丝袍男子的丝袍是价值不菲的江南丝,可那绛紫色锦袍男子穿的是蜀地上供级别的蜀锦,一年供入京中不过百匹,大多都进了皇宫,只有少部分留在外面。

皆是世家勋贵才能穿得上的。

来人正是程云朔和李闻洵。

陆含宜看到出现的程云朔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这时耳边传来陆令筠放下茶盏的浅淡笑意,“二妹妹,你说什么呀,世子不陪我回门,我又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回来。”

一时间,陆含宜整个人怔愣在原地。

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程云朔陪她回门了!

他,竟然陪陆令筠回来了!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堂内,程云朔看了一眼上座的人,冲陆令筠道。

“好。”

陆令筠款款下台,和程云朔站在一起,同柳氏行个礼。

柳氏见到这儿,反应过来,赶忙对嬷嬷道,“快快快,红包。”

她的嬷嬷慌不迭的掏出两个红包。

陆令筠冲程云朔一笑,示意他接一下,程云朔虽不是那种非常乐意,但也配合的叫他小厮接过。

来都来了,他没必要再耍些脾气。

都是双方面子罢了,陆令筠在家给他面子,他自然不会在她娘家叫她难堪。

两人一起道了句,“谢母亲。”

“好好好!”柳氏连说三个好字,讨好起身,走到程云朔面前,“世子爷过来一趟辛苦了,我们赶紧去用饭吧。”

“不了,我还有些事,得早些回去。”程云朔面上不显。

“是呀,府里事多,母亲,我们就不多留了。”陆令筠笑着,也知道程云朔做这些够了,半点不多拿乔。

“那好吧,你们父亲那儿......”

“已经打过招呼了。”

柳氏没得挽留,客套道,“以后没事可常回家坐坐,我这女儿,从小性子温吞敦厚,不懂事,世子爷日后多多包涵。”

难得的,程云朔看了陆令筠一眼,回了句,“陆......小筠很好,岳母教养得极好。”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会什么呀?”秋菱扬着眉梢。

邢代容这时目光一凛,故作深沉道,“衣食住行,我方方面面改变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菱笑得前仰后合。

“有什么好笑的,”邢代容看着她这个样子,就跟看猴子一样,“你等着看吧!到时候我成了青史留名,让你仰慕都够不到脚尖的人,你就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菱捂着肚子大笑不止。

邢代容跟看猴子一样睨了她一眼,带着人往前走,“走,我们去看看我的自助餐厅!”

府外,东街。

邢代容带着人到聚福楼的时候,康平已经在里面接待程云朔。

“云朔!”

“代容,你来了。”程云朔看到她来,微笑着,“你看看是不是按你的想法来的?”

邢代容高兴的走进去,入眼就看到她要求的摆放各种瓜果点心的点心区域。

“这水果怎么这么少?”邢代容只看到一些西瓜,桃子,梨子,红枣,果干还有一些手工面点,“没有香蕉菠萝榴莲吗?”

“嗯?”程云朔和康平皆是不解。

邢代容这时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算了算了,那就多放些点心吧!用点心把这儿堆满,太少了不好看。”

康平听到这儿皱紧了眉。

我的姑奶奶啊,点心多贵她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

邢代容瞧见他皱眉模样就不高兴。

“姑娘,点心成本不低,如今红糖价格还在涨,点心一斤成本能合算到三十多文钱。”康平老老实实答着。

这年头点心就是稀罕物,点心所需要的红糖都是南边运来的,价格浮动高地大,十几文到二十几文不等,京城这等全国最富裕的地界儿,普通的酒楼伙计一个月工钱不过二钱到三钱银子,也就是二三百文,普通人有几个吃的起点心的。

一进门就把成本如此贵的点心要他堆满,这绝对是要亏死他!

“你懂什么呀,吃自助餐有谁光吃点心的!”邢代容眉一横,一脸嫌他小家子气模样。

旁边的程云朔看她这生气勃勃的样子只顾着笑,宠溺道,“就听代容的。”

康平不说话了,点着头把活计记下。

另一边邢代容往里继续走,很快就到了她要求的冷菜区。

冷菜一共准备了十二个大瓷盆,每个前面都标了名字。

有煮茴香豆,煮毛豆,煮花生,煮扁豆,凉拌茄子,凉拌豆芽,凉拌豆腐,水煮萝卜,凉拌莴苣,凉拌菠菜,凉拌白菜,凉拌冬葵。

旁边还有各种主食类蒸红薯,蒸南瓜,蒸馒头,蒸糙米。

邢代容瞧见这么多凉菜和主食,满意点头,“你刚刚说点心成本高,这些凉菜成本不就拉低下来了吗?自助餐本来就是样样数数的吃,又不会光吃贵的,你眼光就是狭窄。”

康平:“......”

他眼光狭窄,先不说这些凉菜成本也不低,就是你叫人放开了吃,荤素不忌,大家是真的只吃好的贵的,谁吃些便宜的啊!

这个时代有多少能吃饱饭的人呐!

很快到了荤菜区,按照邢代容的要求,荤菜除了常见要有的红烧扣肉,蹄髈,炒肉,烧鸡,烧鸭之外,还得加一个新奇的烧烤。

提前腌制好的羊肉猪肉串成大串儿,在火上烤,烤得滋滋冒油后加上辣酱和特意寻来的西部小众佐料孜然,烤得是香气四溢。

这烧烤确实是叫康平开了眼界,他当时一听说烧烤只觉得他们店可以专门引进这道菜做招牌菜,再改良一下口味,走精良路线,绝对能俘获上层食客。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反正靠近邢代容的屋子就打颤。

“去把绣娘请来,等下叫代容自己选料子做衣裳。”他把银袋子丢给秋葵。

“是。”

程云朔这会儿心情很好,有钱跟没钱是不一样的,他过去敲邢代容的房门,温声哄着,“代容,你开开门,下午的事是我不对,我过来跟你道个歉。”

屋里静悄悄。

程云朔继续拍着门,“我们有话好好说。”

屋里依旧静悄悄。

程云朔没了耐心,学着今天下午邢代容的样子一脚把门踢开,踹开之后,一盆凉水兜头就泼了过来。

披头散发的邢代容红着眼睛举着水盆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她被关在屋里一下午,哭过闹过后心口就剩了浓浓的恨。

她委屈啊,她恨啊,她在这个世界只有程云朔,程云朔却把她关起来,自己一个人去找别的女人一下午,他就是一个渣男,当初所有对她的保证都是假的,都是骗她。

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满口谎言的渣男!

她一定要报复他,一定要!

这浇的不是水,这浇的都是她流的泪!

冷冰冰的水大滴大滴从程云朔头顶滑落,一瞬间,邢代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解气。

她哈哈的笑了起来。

而她对面的程云朔在几个呼吸过后,面色冰冷的看着她,“你真是疯了。”

程云朔说完这句,扭身就走。

头也不回的离开摇光阁。

清风和摇光阁里所有人都吓到了,各个瞪大眼睛看着做出这种事的邢代容。

“邢姑娘,你真的疯了吗?”清风忍不住道。

邢代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这只是把他给我的伤害还给他而已!是他先欺负的我!他活该!”

满院子的人没有一个再敢说话,直到这时,秋葵带着绣娘回来,满院子的氛围都是诡异的怪。

“怎么了,这是?”

院里的小丫头赶忙跟她说了她去请绣娘后的事,秋葵听后大喊,“邢姑娘,你糊涂啊!”

“你也给我闭嘴!本来就是程云朔先负我的,他口口声声答应得我,这辈子都会宠着我惯着我,到头来呢,什么都不是!连一件秋衣都不给我!”

秋葵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指着邢代容大口大口的呼吸,半晌道,“世子一回来就给我钱,叫我找绣娘来给你做新衣裳!”

正觉得自己胜利,长出了一口气的邢代容听到秋葵这么讲,突然顿住了。

秋葵不知道怎么评价邢代容,一个劲的摇头,“完了完了,邢姑娘你真是完了!”

当天夜里,程云朔宿在秋姨娘那里。

第二天一早,邢代容打算去秋香院找他的时候,就听得府里的下人说,程云朔一大早跟陆令筠一起去别院过中秋了。

他出去了。

一晃便是整个中秋节过去。

陆令筠和程云朔在别院住了好几天。

这一次还不是她主动怎么样,是程云朔主动要留在别院多住几日。

秦氏对于自己儿子这悄然变化非常满意。

自打他遇到邢代容之后,就对父母双亲排斥非常,再不与他们亲近。

这次中秋,他不但乖乖一起来团圆,还在别院安安静静的陪他们俩好几天,白日里谈谈事,下下棋,老侯爷给程云朔安排了个金吾卫的差事叫他以后去做,他也不反驳,就跟最初那家宅和睦,父慈子孝一般。

这叫秦氏对陆令筠更加满意。

都是娶了个好儿媳!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教训完这两个嬷嬷后,直接回屋。

她回屋后,两个嬷嬷脸上各自精彩。

万嬷嬷看着安嬷嬷那止不住的得意不禁冷哼,“你少得意,别忘了你卖身契还在谁手里。”

得了陆令筠势的安嬷嬷眼睛转了转,“你也别忘了现在是在哪里。”

她说完就出去,徒留万嬷嬷一个人在原地气得牙痒痒。

陆令筠先安置了两个嬷嬷,回屋之后,便把四个陪嫁的粗使丫头叫来。

她给她们全都抬了身份,成为侯府的一等丫鬟。

这四个丫头原是陆家的家生子,她们父母兄弟,卖身契在柳氏那边,但这依旧拿捏不住陆令筠。

她只要后面给她们寻个好人家,就嫁侯府家生子便足以收获她们的忠心。

陆令筠让四个丫鬟负责和各个院子的联络,多多认识人交朋友,打探府里每日动向,若是有看对眼喜欢的,日后她就给她们做主。

陆令筠的话叫小丫头们全都面红耳赤,羞得不敢应和。

陆令筠几句掏心窝的话,她们跟她一起嫁过来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侯府才是她们这辈子真正的家,她们但凡好好干,就是未来侯府里的掌事大嬷嬷,是陆家这辈子都给不了她们的。

陆令筠更许诺她们只要忠于她,日后她们成亲便把卖身契要回来还给她们。

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落下,四个小丫鬟全都哭着向陆令筠表忠心。

陆令筠知道她们这些人刚开始对她还没那么多的忠诚,不少心里还惦念着陆家,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忠诚。

只有大家利益一致,是同一个绳上的蚂蚱才会有长久真实的忠诚。

不过时间还长着呢,只要她们在侯府久了,跟她久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真正的忠诚。

陆令筠不急,她只要掌好舵,叫大家跟紧她。

当然,她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自己重新招人,培养心腹,但实则那是下下策,最差的选择。

因为陪嫁的这些人虽然是柳氏捏着,但说到底还是陆家的人。

跟她的利益在核心上是一致的。

而一个外面招来的人,身份背景要仔细不说,人心更是难测,不管是独身的孤儿还是有家有业的都很难保证能拿捏住对方。

陆令筠上辈子就吃过信任外人的亏。

大家族只信赖家生子就是因为对方真的全家都在主家手里,绝不可能生二心,外面偶尔招来的丫鬟小厮在入府后地位永远是最低的,做着最苦的差事,只有寥寥一些从小选给小姐少爷当贴身丫鬟小厮的待遇会好一些。

那也是因为他们是从小就养在小姐少爷身边。

御下这事,不光要看人准,更得稳。

能用自己知根知底的人就绝不要随便用外人。

她将陪嫁的四个小丫鬟,两个嬷嬷安置了之后,想了想那两个头面大丫鬟。

春杏和春禾她暂时不知秉性和底细,这二人她还得好好考察观摩。

而芷染。

“芷染,从今天起,你出去找常嬷嬷,和她学习,开始管理我外面所有的铺子和田庄。”

陆令筠悄悄把芷染叫进屋里,将她最重要的差事给她。

芷染听到陆令筠要把她放出去,“小姐,你是嫌弃我了吗......”

“你少这般没眼界,没出息。”陆令筠狠狠戳她额头。

陆令筠除了是侯府新主母外,她自己本身也有不少产业和田庄,那可都是她自己的嫁妆。

以前是她的奶嬷嬷常嬷嬷在外看着,现在也该让芷染去接班。

“小姐,我......”芷染委屈。

她感受到了陆令筠是给她一项更重要的工作,可她不想离开陆令筠。

“过年的时候我再见你,你若是没有半分长进,别怪我把你嫁出去!”陆令筠吓唬道。

芷染听到这里立马收起泪水,“但是小姐,我走了,谁贴身伺候你?”

“霜红。”陆令筠道。

她原本那个粗使丫鬟。

“霜红她笨手笨脚,怎么能照顾好您啊!”

陆令筠又戳了她额头,“霜红笨手笨脚也比你冒冒失失强,你在外面跟你娘好好学着,不给我管好我家当,看我以后还要不要你。”

芷染捂着脑门,“别别别,小姐,我一定好好学。”

陆令筠见芷染这般,轻笑一声,她从手腕上褪下一个镯子,塞在她掌心,“芷染,你是我娘给我选的,这世上,我最信任的只有你,所以你更要成为我最大的帮手。”

芷染握着镯子,眼眶渐红,“是,小姐。”

夜渐深,忙碌的第一天结束了。

第二日一大早,给陆令筠洗漱的人就换成了霜红。

春杏和春禾也在屋子里伺候着。

霜红给陆令筠梳头的时候就听得旁边春杏道。

“昨儿摇光阁又闹开了,听人说,有小厮不知情拿了我们赏的烧鸡和烧肉,回去就被那位发现了,那位气呼呼的当众惩罚了小厮,说他不敬自己,拿东西回来是没把她放眼里,可你们知道,她后面做了什么?”

“什么呀?”春禾问着。

春杏一脸哭笑不得,“她把烧鸡和烧肉扣了下来,和她婢女一起吃了,一边吃一边还说,烧鸡和肉又没犯错,不吃是浪费,是傻子。”

“她脑子有问题吗?”春禾脱口道。

意识到说错话后,春禾立马捂住嘴。

对着铜镜的陆令筠看了一眼春禾,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小薇的声音。

“少夫人,摇光阁的邢姑娘来了。”

“呦,说曹操曹操到,总归还是知道自己身份的,知道要给主母敬茶。”春杏扶着眉鬓。

陆令筠看完春杏和春禾两人的神态,淡淡吩咐,“叫邢姑娘在花厅等着,备上茶点,不可怠慢。”

“是。”

不消时,陆令筠便换好衣服梳好发髻,她还在新婚期,穿着一身正红绣金长裙,头上插着流苏坠金凤钗,配上几支王绮罗送她的碧玉簪,她模样虽不是角色,但生了一张国泰民安的脸。

眉目舒展,五官周正端庄典雅,绫罗绸缎金器翡翠于身,贵不可言,宛若一朵盛开的人间富贵花。

她一进来,便见花厅里拉着自己婢女坐下,两人大口大口吃着桌上茶点的女人。

那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着一身藕粉色长裙,梳着未出阁少女发髻,头上只着一支珍珠发簪,盘着一条腿,大半边身子趴在小茶桌,懒懒斜斜的坐在方正的太师椅上。

光看这坐像,便知传闻属实,确实放z荡不羁,行事恣意。

那少女是背对着陆令筠坐着,她对面的丫鬟一眼瞧见陆令筠来,吓得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来。

“你起来干什么,还没吃完。”粉衫女子拉着她道。

小丫鬟忙向她使眼色,一个劲冲着身后摇头。

粉衫女子意识到人来了,懒懒散散的转头,一回头便看到盛装出场的陆令筠。

她眸色出现明显一滞,但很快就皱紧了眉头,眼底带满傲慢还有一丝怜悯道,“你天天打扮成这样不累吗?”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周大白。《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45章 拦人择良婿是要遭雷劈的,作者目前已经写了500503字。

书友评价

咱就不知道了,女主感觉还是个扶夫魔,一点也不独立。有地位有人脉有人不去发展自己的事业。那不顾外面家里呢?谁都能蹦她头上,谁都是她服务对象,一个主母活成了伺候人的。不光看公公婆婆眼色看丈夫眼色后面甚至还要看小妾眼色顾及下人想法,一点事儿都不敢做累不累啊?还以自己安慰自己这样的生活挺好。优柔寡断天天被人翻盘。这样以后真的能继承到自己发展的侯府的财产?那忙乎半天图啥呢?用完就被丢还开开心心,事业事业没有,家里的权力权利没有,外面的体面体面全被柿子败光,里面的尊重尊重谁也不给

啊啊啊啊,是连载(撕心裂肺)

无语,作者太爱柿子了吧,一帮小妾,天天待在青楼,谁都碰就是不碰正妻,作者还写他是专一,真无语这哪是女频啊这明晃晃的正统男频,男主在外面随便整事,女主就是个开屁股的老妈子,所有有名的女配都在和女主雌竞争男主,服了,三观媚男呗

热门章节

第84章 小崔氏

第85章 天府书院

第86章 胎大难产

第87章 识破阴谋

第88章 貌合神离

作品试读


男声清朗,光听声音就知是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只是语气全是冷漠和不耐。

她温顺的颔首点头,“妾身陆令筠。”

“我不管你叫什么,你只是我母亲娶回来的,不是我娶来的。”

面前男人的声线依旧冷硬,就连红盖头都没给陆令筠揭开。

陆令筠盯着面前的红靴子,没半点异常的应了一声,“嗯。”

“我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你,你别想在我得到什么!”

陆令筠:“嗯。”

“我绝不会碰你,更不会跟你生孩子!”

陆令筠差点要笑出来,“嗯。”

她这般乖顺,只叫程云朔那强硬的气焰敛了敛,想要再发出的怒火都停了停,再发脾气都显得是他无能。

说到底,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不愿意娶陆令筠,陆令筠也没有愿不愿意的选择。

他没法拒绝父母,陆令筠也没有办法。

今儿若是娶个脾气差的,与他顶撞几句,他今夜便有足够的理由与她撕破脸,拂袖而去。

可陆令筠这般好脾气,一点都不违逆他,叫他一时间再难与她发难。

但叫他今夜接纳陆令筠,这是万万不可的。

程云朔久久的盯着她,转了转语气,朗声道。

“我已经答应了代容,此生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我绝不会再接纳其他女人,日后你若是安分一点,便是这府里名义上的世子夫人,我也给你几分脸面,若是不安分,别怪我不客气!”

陆令筠耐耐心心听完他的话,再应了一声,“好。”

这一声,应的陆令筠是心满意足。

因为,她要的便是如此。

陆令筠心间傥荡,语气谦逊恭顺,只叫程云朔眉头紧了紧。

他更加仔细的看着面前安安静静的红盖头,半晌,道,“我不会在你这过夜,这是我答应代容的,盖头你自己揭了吧!”

说罢,他拂袖而去,头也不回。

大婚当夜,新郎落下一堆警告就直接走了,这已然是摆明了新夫人不得宠。

可陆令筠知道,她这开局已经是赢了一大招。

上一世,陆含宜嫁进侯府。

程云朔依旧如此,陆含宜那被娇惯着的性子当夜与他大吵大闹起来。

新婚夜婚房摔碗砸盆,程云朔顺势与她彻底撕破脸,事后秦氏问责,他都有缘由底气责骂陆含宜是泼妇,叫唯一能给她撑住腰的秦氏也没那么足的底气。

三日后的回门程云朔摆脸子使脾气的不去,秦氏没招。

而她就不一样了。

她可不曾刁难程云朔,叫他为难,程云朔仍旧走了只叫他在她面前气势都多两分亏欠。

秦氏那边的好感和底气更能拉满。

这个家里,她要攻略拿下的人从来不是程云朔,而是她婆婆秦氏。

“收拾一下,准备睡吧。”

陆令筠自己揭下红盖头,伸了个懒腰,对着屋里大气不敢出的众人们道。

次日一早。

新郎大婚当夜不在新房过夜的消息已然传遍了全府。

还有一则花边热点。

程云朔直接去了爱妾代容那里,还被代容闹了半宿。

据说程云朔哄了她一夜,才将爱妾哄好。

陆令筠在梳洗时听着芷染传来的消息,不由好笑。

“小姐,你怎还笑......”芷染那个替她生气呀。

陆令筠看着铜镜里芷染那气鼓鼓的模样,摇了摇头,她目光落在后面春杏春禾身上。

“芷染,等下你留在屋里,春杏,你陪我去给公婆奉茶。”

芷染从小陪在她身边,是一心为她好,但同样太过上心了。

看到她受委屈,第一个跳出来,上一世,在李家那种被兄嫂压得死死,处处被人使阴招还不好叫人发难,芷染那直爽性子直接说出来很有用。

可在侯府这儿,完全没必要。

事儿都在明面上,她的人太跳,反而叫秦氏烦。

她得调整调整她身边的人,把芷染派出去。

“小姐......”

芷染一听陆令筠不要她跟着,立马红了眼睛。

“行了行了,你在屋里给我清点库房,这事儿更重要,懂否?”陆令筠给她一个眼神,芷染那简单的脑子立马止住了。

对对对,如今小姐身边就她一个真正自己人,家里的东西还要人看着。

“是,小姐!”

一旁被点名的春杏也施施然欢天喜地站出来,“是,少夫人!”

“安嬷嬷,你也跟着我去吧。”陆令筠扫了一眼两个嬷嬷。

“少夫人,还是让老奴跟着吧,昨儿您在侯府受了天大的冤屈,侯府这般欺人,就是完全不把您和陆家当回事!这件事老奴一定得为您讨个公道啊!”万嬷嬷插嘴道。

陆令筠淡淡瞥了她一眼,“万嬷嬷,我受了冤屈家中长辈不委屈?一口一个不把当回事,说得是家中长辈欺我,你存的什么心思?”

万嬷嬷听此脸色一变。

陆令筠继而道,“万嬷嬷,你是娘家跟我嫁进来的,我知你是怕我受委屈,可我们进了侯府,侯府便就是我们家,在自己家,有事便说事,哪来那么多不当回事,你说是不是?”

万嬷嬷这时已经不敢再顶嘴,再说一句那不就是假意护着陆令筠,而是挑拨两家关系了。

她忙点头,“是是是。”

“你在屋里拾掇拾掇,安嬷嬷,你跟我走吧。”

“是,少夫人。”

陆令筠领着春杏和万嬷嬷离开。

宁心院,秦氏的院子。

“她当真这么说?”

“是的,夫人。”秦氏身边的嬷嬷满眼赞许。

陆令筠还没来,她早上在屋里说的那些话就传进了秦氏耳里。

秦氏在听到陆令筠那句不是长辈欺我顿时眼睛一亮,她捻着手上的祖母绿佛珠不由点头,“这还真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孩子。”

这时,屋外传来丫鬟声音。

“夫人,少夫人来奉茶了。”

秦氏直接起身,“快快让她进来。”

陆令筠领着人进屋,迎面秦氏直接向她走过来。

“母亲。”

陆令筠想行礼,秦氏一把握住她的手。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秦氏直接摸上她发鬓,满目长者怜爱的看着她。

一开始,她对陆令筠只有三分喜爱,更多的是她对媳妇的敬重,今儿这正式见面,她已然是带着些真心疼爱她。

这儿媳妇,明达知事,懂礼恭顺,比她期望的好上太多。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先回去。”

陆含宜对她语气还是淡淡。

邢代容撅起嘴,想要亲他一下,陆含宜一把推开。

邢代容不由更加委屈,“那你晚上会回来吗?”

“你先回去!”

陆含宜的语气更为冷硬。

不给她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邢代容看到这里,久久看了他一眼,泄了气,“好,我在家里等你。”

她推开门,带着守在门口的秋葵一起回去。

出去的时候,外面廊上还站着陆含宜那些同僚。

他们各个好奇的看着她。

待得陆含宜出来之后,众人纷纷道,“云朔,那是嫂子吗?”

哪里是陆令筠。

可邢代容的身份叫陆含宜难以开口。

他第一次感到邢代容的出身确实不光彩,叫他很难与人提起。

他还没开口,一位同僚扶额道,“我想起来了,我见过那姑娘,就是前段时间开自助餐被告了的那个!”

“那个是不是叫什么邢......代容?”

“对,对对,是这个名字。”

“我也听过她,她就是街头巷尾都在传的邢代容啊!”

“那不正是云朔兄那位一掷万两无人不知的红颜知己吗!”

周围同僚们纷纷道,陆含宜这时却觉得无比尴尬。

往日为邢代容一掷万钱与人斗价赎身,违逆父母强势接她入府,更是为她做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此时只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耻感。

年少意气冲动淡淡褪下头,昔日轰轰烈烈的情爱此时是一地鸡毛,陆含宜第一次感受到当初做的那些事挺荒唐的。

他不知道后面在京都都尉怎么过的,反正再没与他们说话,到了下岗时间,连同僚们互相约着去喝酒都不理睬,径直回了侯府。

邢代容带摇光阁等了一下午,听到陆含宜一回来又去了秋香院后,她呆坐在原地。

秋葵叫了她好几声之后,她回过神来,带着些怒气冲出摇光阁,径直奔向秋香院。

“都给我闪开!”邢代容站在门口大喊。

清风带着两个小厮守着门,“姑娘,你就别难为我们了,世子是真不想见你。”

“让开让开!”邢代容对着清风拳打脚踢。

这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邢代容头顶响起,“你闹够了没有!”

撕打着清风的邢代容一顿,抬起头来便看到陆含宜出来了。

“云朔!”

刚开口,两眼就氲出了泪花。

实在委屈,不是演的。

可往常看她委屈就立马来哄的陆含宜此时脸色如冰,他皱着眉,“你又想干什么!”

“我就是想你了啊!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怎么过的吗,我一个人住在摇光阁,没一个人搭理我,我日日夜夜攀着你回来,可你回来也不见我,你还要我怎么样啊!”

邢代容边哭边说。

说到底她也不过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更因为穿越女,她比普通人要多出好几分骄傲,可如今,感受到穿越也不是事事围着自己转,这几分骄傲她不由开始拿下。

骄傲拿下的时候,最是委屈。

她这低下态度的哭诉叫陆含宜面色稍稍好了一点,但没有太多,他看着她,“你先回去吧。”

“你会跟我一起吗?”

“我今晚宿在秋菱这里。”

“陆含宜!”邢代容哇的一声爆哭起来。

她捂着脸崩溃的往回跑。

以往跟陆含宜吵架,每次闹脾气的往回跑都只是因为气,而今天,这一刻,是真真正正的伤了心。

她都已经好声好气,几次三番过来找陆含宜和好,能做的她都做了。

可他却连半个台阶都不给自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摇光阁那位?

邢代容又来了?

陆令筠阖上账本,浅浅勾唇,“她还不算太傻。”

“让她进来吧。”

桌上的账本刚刚撤下去,邢代容便带着人气势汹汹冲进来。

不等众人开口,她便先声质问,“是你!肯定是你,故意抬个妾恶心我!”

“邢姑娘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小薇冷着声音道。

“主子说话要你插什么嘴!”邢代容横眉怒对着小薇。

小薇半点不怯,挺直腰板道,“姑娘也是知道主子的,可我家主子从未说过半句话,你又有什么开口的道理!”

邢代容听此,一脸窝火,她就当没听到小薇的话,看着陆令筠,枪口继续一转,“你难道还想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吗!”

陆令筠坐在竹凳上,淡淡一笑,“邢姑娘,我记得听下人说,你一点不看重名分,不看重虚荣的奇女子,即使如此,为何在意秋菱抬为妾室?”

“那能一样吗!那个贱女人在抢我男人!你一个小三插足还不够,现在还安排一个小四!”

陆令筠听着她这些新词,不用想也知道是在骂人,她淡淡摇头,“邢姑娘,你又错了。”

“我哪里错了!她一出来就抢走了世子,这不是抢我男人是什么!”

陆令筠看着她,“你说我是小三,是因为程云朔已经跟你在一起了对吗?”

“当然!我们已经在一起,你插足进来你不就是小三!”

“大胆!”

“狂妄!”

小薇几人同声愤怒道。

陆令筠摆着手,面上依旧淡然的看着邢代容,“你既然说已经在一起再有人插足便是小三,那人家秋菱可比你来得早,所以按你这个说法,你才是她和世子的小三。”

陆令筠语气轻轻,却掷地有声,直听得所有人叫好。

就是啊!

邢代容这个奇葩总是仗着自己先和程云朔在一起,就理直气壮的喊陆令筠小三,可她按她自己的逻辑,她也就是个小三!

还是先当的小三!

哪来的逼脸天天在陆令筠面前叫嚣。

“你!才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又是哪样?”陆令筠微笑的看着她。

她就要用她自己的逻辑打她的脸。

邢代容咬着唇,被打脸后又羞又恼,喊出一句,“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陆令筠听到这句微微一怔,继而又是失笑。

“你之前说插足了已经在一起的是小三,现在又说不被爱的是小三,我听懂了,总归全世界你不是小三,剩下人都是小三对吧?”

邢代容被噎得没法反驳,只得梗着脖子,“反正程云朔答应过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

“嗯,很好。”陆令筠点着头,“所以话归开头,你既然只要这个爱,又过来质问其他人成为姨娘做什么?”

邢代容被怼得哑口无言。

是啊,她如果只要程云朔的爱,那她就天天缠着程云朔不就得了,是她自己口口声声说的,不要那些虚名,两人真心相爱便够。

现在又来跟陆令筠闹,岂不是让自己显得双标又没有理。

邢代容使劲喘几口气,“那你管好秋菱那个贱人!让她别抢我男人!”

陆令筠又笑了,“不,按照邢姑娘你的逻辑,你只能尽可能让世子一直爱你,因为世子一旦不爱你,你便是小三了。”

邢代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她一甩袖子,直接从陆令筠这里跑了。

邢代容的落荒而逃叫屋里不少人都觉得解气,但是大家更多的是觉得陆令筠太宽厚了。

“少夫人,你就是脾气太好,像那位,谁家不是直接打罚!”

“就是,规矩再严点的大世家,她那种看不清自己身份,猖狂无度的早就被打杀杖毙了!”

陆令筠听着春禾小薇的话,淡然道。

“比起杀人,我更喜欢诛心。”

杀人有什么意思,直诛人心才是最大的乐趣。

邢代容从陆令筠那儿回来之后,便把自己关了起来。

秋葵以为她又要闹脾气了,无比担忧的在屋外守着,生怕等下哪里又得罪了她。

她等到晚上的时候,房门直接从外面开了。

屋门打开的一刻,穿着一身白衣的邢代容出现在她面前。

“邢姑娘......”

“世子呢?”

邢代容和声和气的问着。

这温柔的语气只叫秋葵错愕,她小心谨慎道,“世子又去了秋香院。”

答这话的时候,她绷着后背,生怕又挨一巴掌。

可下一秒,她又听到柔声细语,“哦,那你陪我去一趟,把他带回来。”

说着,邢代容便大步往外。

秋葵看着个转了个性的邢代容不敢置信。

她印象里的邢代容是个大大咧咧,什么都干说,什么都敢做,敢跟世子爷吵架闹脾气的奇女子,她很多话很多想法她确实不敢认同,可她有时候也不禁佩服她,她若是个男子肯定也会被她吸引。

可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太像当初那个灵动鲜活的邢代容了。

秋葵没有多说,跟着邢代容一起去了秋香院。

邢代容这次也没闹,她进了秋香院之后,就眼睛直直的看着程云朔。

不消三个呼吸,程云朔就从饭桌上站起来。

“你怎么来了?”

邢代容没有讲话,依旧看着他,眼睛水汪汪的。

再一个呼吸过后,程云朔便是抛下给他耐心布菜的秋菱,一个横抱把邢代容抱走了。

秋葵全程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直到她看到邢代容被程云朔抱起来之后,在他没看到的角度,冲着秋菱抛去一个挑衅胜利的目光,她才在她眼里找到一点点邢代容的感觉。

她是故意的。

也使手段来抢男人。

并且,成功了。

邢代容真的变了。

邢代容被程云朔抱回摇光阁后,她没有再跟他闹半点脾气,之前受的那些气就跟全忘了一样,两人一夜之间冰释前嫌,那一晚上更是腻歪死人。

秋菱这边气得不轻,在屋里骂了一晚上的狐狸精。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邢代容更是故意挽着程云朔的手,在秋菱面前游荡。

直气得秋菱不行,跑去陆令筠那儿告状。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周大白。《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85章 赵大少爷害了相思,作者目前已经写了581800字。

书友评价

越写越差 女主在后宅基本是没什么脸面的 来个小妾 来个表小姐 就能当面落她面子 这世子一个接一个的小妾 看麻木了 而且也没看出来世子哪里敬重女主 为了后面出现不是真爱的小妾甩女主脸面 而且都是极品小妾争宠 看完这个徒弟小妾要再来一个极品小妾就真的弃文了 像流水账一样

咱就不知道了,女主感觉还是个扶夫魔,一点也不独立。有地位有人脉有人不去发展自己的事业。那不顾外面家里呢?谁都能蹦她头上,谁都是她服务对象,一个主母活成了伺候人的。不光看公公婆婆眼色看丈夫眼色后面甚至还要看小妾眼色顾及下人想法,一点事儿都不敢做累不累啊?还以自己安慰自己这样的生活挺好。优柔寡断天天被人翻盘。这样以后真的能继承到自己发展的侯府的财产?那忙乎半天图啥呢?用完就被丢还开开心心,事业事业没有,家里的权力权利没有,外面的体面体面全被柿子败光,里面的尊重尊重谁也不给

文笔极好 是我看过的同类小说里面最好的了

热门章节

第249章 养外室

第250章 程云朔复职

第251章 再次求程云朔

第252章 养外室传开了

第253章 外室上门

作品试读


这一世,她纵着那两人,叫邢代容把新鲜东西搞出来,成本姑且不论,实在叫她开了些眼界。

陆令筠可不是不愿意吸取别人长处优点的人,她眼里的人,有缺点,也会找到优点。

能叫她觉得好的,她是很乐意去学的。

就比如除了这两样叫她新奇尝试的菜肴外,她还在康平的账本上学来一种全新的计数形式。

“少夫人,这个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邢姑娘说什么阿拉伯数字,方便我们记账的。”

陆令筠抿了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旁边的康掌柜呈着账本给她展示开业第一天的成本。

陆令筠很快看懂了这些数字含义,她点着头,“今天你们一天成本就有五十两银子?”

“是的。”

“照这个进度,再来多少人能平本?”

“少夫人,平不了了!”康平苦着脸看着陆令筠,“刚刚一下子涌进来二百多人,咱们备的那些食材全都告罄!今日还是半价!”

现在楼下已经不是什么便宜的贵的挑着吃了,点心凉菜热菜烤肉全都抢光了。

就连蒸煮都抢得底儿不剩。

邢代容以为一个人最多吃个两三斤食物,可实际上,这个年代的人有几个吃过饱饭,她定价又不高,涌进来的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不限量的食物,那就得可劲的往胃里面塞,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吃坏身体。

一顿吃个七八斤,上十斤的比比皆是。

更甚,他们很多人的胃就是像牛一样会反刍,碰到一顿富足的伙食都会将自己填得饱饱的,只待后面慢慢消化。

里面一群眼睛泛着绿光的妇女更是铆足了劲的往肚子里塞,只等着回去抠喉咙,把东西吐出来,给自己孩子们哺一哺。

这等大善人做慈善,他们怎么能不狠狠的吃。

“里面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

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

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

他下去了。

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

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现实。

面对这种脑子只有激情和美好的人,是绝不可能强行叫醒的,平庸和真实自会将他们杀死,而后便看到互相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面她给他们准备好了。

康平下了楼,很快就在聚福楼外贴上打烊标签。

邢代容见着他这么早就打烊,赶紧拉着程云朔走来,“怎么这么早就打烊了?”

“姑娘,东西全吃完了,供不上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骄傲的扬起头,“我就叫你多准备一点吧!我这生意这么好,都不够卖了!”

“姑娘,食材酒水成本真的很高。”康平思索着还是跟他们道,“您这卖法确实吸引人,但引来的人都不挣钱,我们今天能亏九成。”

邢代容穿越前是一个上大学的大学生。

她所在的时代正是鼓励创业的大风口时期,那个时候什么共享单车,共享经济,打车平台,外卖平台一个一个的起来。

大资本疯狂撒钱,全都在烧钱,整个社会都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她听着这些亏损,只道康平目光短浅,“你懂什么,我这叫培养的市场,造势宣传,做大我们的蛋糕,谁家刚开始养客户不要烧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回了摇光阁后,程云朔在书房看书。

自打自助餐那事解决完后,两人就赌了好几天气,谁都没跟谁说话。

邢代容气程云朔不站她这边,不支持她,不理解她,她创业失败已经够难受了,她又不是故意的,为什么都指责她。

程云朔觉得邢代容越发无理取闹,明明自己做错事,他尽可能的给她找补,她还得端着,叫人家哄她。

到底他们俩就是两个凡人。

还是能力平平,缺点一大堆的凡人。

两人彼此僵着斗气,谁都不搭理谁。

邢代容刚刚从秋菱受了气,郁闷的一脚踹开程云朔的房门。

“你干什么?”程云朔不悦的看着她。

邢代容两手叉腰,咬着下嘴唇气鼓鼓的看着他,“你就是这么做人丈夫的!”

程云朔一扭头,懒得理她,继续看书。

“程云朔!”

邢代容见他冷暴力自己,冲上去抢他的书。

“邢代容,你好好的又发什么癫!”

“你说我发癫?”当下,邢代容眼睛就要红,又气又委屈,她穿越到这个世界,独身一个人。

在爱得最热烈的时候,把全部都托给这一个男人,他竟然说她发癫。

“你就是个骗子!说好对我好一辈子,这才多久你说我发癫!你个骗子骗子骗子!”

邢代容歘歘歘的撕着程云朔的书。

程云朔看自己书被撕,也是恼,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我哪里又骗过你!哪里对你不好了!”

“那我的新衣服呢!现在都入秋了,我还穿着夏天的衣服,你知道刚刚秋菱那个贱人怎么嘲笑我的吗!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连新衣服都不给我做,这叫对我好?!”

邢代容受委屈,程云朔还受委屈呢!

她这么讲,程云朔直接道,“还不是给你填窟窿,我一年的月例都填进去了!哪还有钱给你做衣服!”

“呵!说来说去还是我的错咯!”

“难道不是你一意孤行吗!根本没有经商脑子却瞎折腾!”

“程云朔,你没良心!”

邢代容委屈到哭。

就在这时,清风过来报。

“世子,少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程云朔听到这里,把邢代容一把松开,邢代容看他要走,跟个八爪鱼一样扑上去拦着,“我不许你走!你要去哪里!你哪里都不许去!”

一次两次就是了,第三次就开始烦了。

程云朔一把甩开邢代容,“秋葵,把人给我关屋里!”

“程云朔!”

邢代容被人拦住,在屋里歇斯底里大叫,砸东西。

陆令筠的院子。

程云朔一脸不高兴的过来。

陆令筠瞧着他那脸色就知道,又是吵架了。

事实证明,爱情是爱情,生活是生活。

光有爱情,并不能挡住生活里的鸡毛蒜皮,该吵还是得吵。

“世子。”陆令筠就当不知道,乐呵呵的看着程云朔不高兴。

“什么事?”

“快到中秋了,我按往年往来名单,拟了一份礼单,你看看你那还有没有要加的?”

程云朔随意看了一眼,“还就这些吧。”

“那好。”陆令筠将礼单收回,除了侯府平时往来的亲戚朋友们,今年她还加了陆家和王家,世族之间,逢年过节就是不上门拜访,也是要礼物往来的。

“再就是父亲身子还不大好,不便挪动,我想着今年中秋我们一起去别院与父母团聚,你看怎么样?”

程云朔没有异议,“你安排就好。”

“那我便安排了。”陆令筠多一点没说,吩咐人去办事了。

她这边安排完工作就见程云朔还坐在她这儿,一口一口喝着茶,不像以前说完话赶紧走。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