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集爱有深浅

精品全集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爱有深浅》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舒听澜卓禹安是作者“山谷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不过心情已完全好了,带着一点酒意,很快顺利入睡。第二天醒来,发现两人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舒听澜习惯性拿手机看几点,发现程晨发来的几条信息。“舒听澜,给我离林之侽远一点。”林之侽昨晚发酒疯,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几条视频,把两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展露无余,底下有几位大学舍友的评论,一排排问号与感叹号。真是妖孽,舒听澜的形象,被林之侽毁尽了。程晨若不是隔着千里的......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4-13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集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有深浅》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舒听澜卓禹安是作者“山谷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不过心情已完全好了,带着一点酒意,很快顺利入睡。第二天醒来,发现两人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舒听澜习惯性拿手机看几点,发现程晨发来的几条信息。“舒听澜,给我离林之侽远一点。”林之侽昨晚发酒疯,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几条视频,把两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展露无余,底下有几位大学舍友的评论,一排排问号与感叹号。真是妖孽,舒听澜的形象,被林之侽毁尽了。程晨若不是隔着千里的......

《精品全集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出门时帮我把门锁好。”

这是她赶客的意思,无意留他,上次他在这过了一夜,已是破天荒。

卓禹安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坐到她身边,连人带毯子搂进自己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

“用完就扔?”

“???”

卓禹安把她身上的毯子掀开,霸道地盖了一半到自己身上,毯子底下照旧把人搂住。

“在看什么?”

今天的法制节目讲的是一个小三带着私生子抢夺财产的狗血剧。

舒听澜看得认真,看到最后法律判私生子继承了一半家产时,她脸色苍白,眉头轻皱,很有代入感地生气了。

卓禹安笑:“你自己是律师,还这么感性?法律上,私生子本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舒听澜像被触动了神经,莫名暴躁地站了起来,冲着卓禹安道

“你谁啊,轮不着你来告诉我法律规定。”她想,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很吓人,龇牙怒目见人就咬,像个疯子。

卓禹安的笑容凝固,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掀开毯子起身。

“早点休息。”然后离开了她家。

舒听澜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自己都控制不住,去冰箱想拿瓶啤酒喝,发现之前放的啤酒不知被卓禹安扔到哪了,冰箱里全是分类放好的各种蔬菜,水果,让她很不适应。不想自己待着,给林之侽发信息,约出去喝酒,她平时不喝酒,只偶尔心情不好时才喝几口。

林之侽很快回复:宝贝,我马上到。

林之侽住在隔壁小区,不过10几分钟人就到了,身后还跟着楼下便利店的店员,店员抱着一箱啤酒,上面放着几盒鸭货。

“放门口就行,谢谢你啦。”

林之侽大半夜过来,只在睡衣外套一件大衣,到了舒听澜家,大衣一脱,睡衣与舒听澜的同款,两人相视,笑了。

舒听澜由内到外的衣服,几乎都是林之侽替她操办,原因无他,林之侽嫌舒听澜穿得太中规中矩。

此时见到舒听澜胸前的红红点点,她八卦的心顿时上来,像福尔摩斯一样,环视了一圈舒听澜的家,最后肯定地说

“家里来过男人,刚走!”

舒听澜震惊了

“你怎么知道?”

“情感博主的第六感。”

舒听澜佩服。

林之侽也不深究男人是谁,按她的理论就是,只要男未婚女未嫁,不涉及伦理,不涉及道德,在安全的情况下,尽情享受男女之情,这事如吃饭一样正常,吃好了就行,管它厨子是谁呢?她有一套自己成立的理论,舒听澜在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也接受了这套理论。如果对方不是卓禹安的话,那便更好了。

一整箱的啤酒,林之侽喝了几瓶,舒听澜一瓶都没喝完,不过心情已完全好了,带着一点酒意,很快顺利入睡。

第二天醒来,发现两人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舒听澜习惯性拿手机看几点,发现程晨发来的几条信息。

“舒听澜,给我离林之侽远一点。”

林之侽昨晚发酒疯,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几条视频,把两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展露无余,底下有几位大学舍友的评论,一排排问号与感叹号。真是妖孽,舒听澜的形象,被林之侽毁尽了。程晨若不是隔着千里的距离,恐怕要暴揍林之侽。

两个好友,林之侽负责让她放纵,程晨负责把她拉回来,她在中间随波逐流。

林之侽被舒听澜叫起床,马上要迟到了,顾不得回家换衣服,便穿了舒听澜的衣服出门。两人挤地铁。


“好,现在去卓远科技。”肖主任马不停蹄继续上战场。

原本替卓远科技解决了概念产品被窃的案子,加上在国外与卓禹安合作顺利,原以为对并购案有一定的胜算,甚至卓禹安与她订了同一航班回国,这让她自信满满,结果,卓禹安临时提前回来,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等她们到卓远科技时,另外几家律所早就到了,卓远的法务部门正跟所有人在开会,肖主任带着周铭与舒听澜熟门熟路进了会议室,跟法务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便落座。因为刚帮卓远科技赢得概念产品的案子,其它几家律所的人纷纷朝她们看来,都是同行,还都是同行内的佼佼者,彼此之间都认识,气氛倒也融洽,没有舒听澜想的那么剑拔弩张。

这次的会议其实没有实际意义,就是法务约几家律所过来熟悉熟悉,也是走个流程。因为真正的决策人是卓禹安,法务部门自己都不知道她们卓总的真实想法。

肖主任露了个脸,中途借故上洗手间便离开了会议室,留周铭还有舒听澜继续。等会议结束时,肖主任才出现,当着众人的面,招呼周铭与舒听澜道

“你们俩过来,介绍你们给卓总认识。”

肖主任声音很平淡,但在场的人都听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与卓总很熟悉,已经熟悉到可以把自己的下属介绍给卓总认识的阶段。

而他们,想见一次卓总,需要跟他秘书提前很久预约。这么一看,高下立判,这个并购案,宏正律所的肖君华,胜面最大。

去往卓禹安办公室的路上,周铭很兴奋,不时整理自己的着装,不忘嘱咐舒听澜

“一会儿见到卓总别紧张,多听少说话,知道吗?”

“好。”

这是舒听澜第一次见到卓禹安工作时的样子,很冷漠,也很严肃,不苟言笑,见到她们进来,只是微微抬眼说

“坐。”

与舒听澜印象中的他相去甚远,为数不多的几次相处,他不管是对她说话,还是看她时,总是温柔的,让人安心,当然,那几次的相处是在特殊情景之下,在最亲密时,如果也像此时不可接近,那倒是不正常了。

这次见面,诚如周铭所说,以肖主任为主导,不需要她们开口说话,只要认真听着就好。

肖主任是有备而来,这些谈话内容,原本是想同航班回来时讲的,她逻辑清晰,先讲了一下自己过往的成功案例,再引到目前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智能的相关业务上来,与她十分契合,不管是能力还是经验,都能够胜任这个并购案。

肖主任目标明确,积极争取,全程没有一句废话,更没有一句恭维的话,只有一篇篇的专业数据来说明。

卓禹安倒也耐心,虽表面看不出任何态度,但没有打断肖主任,甚至也认真看肖主任准备的资料。

只在最后的时候,忽然指着其中几页报告问道

“这份报告是肖主任做的?”

“是我们舒律师做的,还待细化。”肖主任回答。

“舒律师?据我所知,她还只是助理律师。肖主任拿助理律师来应付我?”卓禹安始终没有正眼看舒听澜,但语气里对她做的报告极不满。

这是舒听澜加了几天班做出来的,能通过肖主任的审核,说明没有问题,所以卓禹安就是故意找茬的吧?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不过在这上了三年高中。”


“舒听澜,这三年对我意义非凡。”

舒听澜似懂非懂地点头,卓禹安笑

“你呀,没心没肺,不会懂。”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说她没心没肺了,像是骂她,但又态度温柔。所以她到底哪里没心没肺?

两人打了车回酒店,即便是周末,也没有真正能完全休息的时候,舒听澜的邮箱里有好几封邮件等待她回,卓禹安的手机似乎也没断过。酒店的书房很大,两人各据一方处理事情。

舒听澜的邮件,实际白天她都有看,因为不是紧急的事,所以她留到现在才出来。卓禹安那边似乎就比较忙了,并不是他所说的无事。

先是陆阔打来的,没用免提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他惊呼的声音

“你去栖宁了?”

“嗯。”

“你他妈怎么不跟我说一下,我也去啊。我家程晨最近没出差,一直在栖宁。”

舒听澜听着翻白眼,什么时候变成他家程晨了,还要脸吗?

“有事吗?没事挂了。”

“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森洲?要不我现在去栖宁找你,顺便叫上舒听澜一起去,明天我们四人可以重游栖宁,寻找一下当年的感觉。”

“没空,回头再说。”卓禹安毫不留情地挂了陆阔的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手机又响,只听他的声音沉沉地叫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Jane?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产品设计师?

两人主要是针对周一要发布的新品做最后一轮的确定。

“我已与王岩做过最后的确认没任何问题,Jane,放轻松。”

“是的,周一的发布会由我主讲。”

“可以,你春节后回来也行,我这边已让人安排好你的住处。”

“收购进展很顺利。”

舒听澜能听出卓禹安与这位产品设计师关系很好,因为他即便是在与对方谈公事,但是很放松,不管是语气还是动作,都是下班后的闲散状态。

等他挂了电话,舒听澜的邮件也处理完了。

“是卓远科技那位鼎鼎大名的产品设计师Jane?”

“是,等她回国,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

“要喝点酒吗?”他忽然邀请她。

“好。”

两人走出书房到吧台。

卓禹安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只给她倒了一点点

“尝尝。”

舒听澜对酒没有研究,轻抿了一口,尝不出好坏,只觉得有甘甜有回味,比林之侽带她喝的劣质红酒口感好很多,又轻抿了一小口,笑眯眯看着卓禹安道,

“好喝。”

卓禹安也笑,喝了一小口,转身看着窗外的夜景。他是调气氛的高手,整个套房的灯调成暖色调,音响里流淌着低低的音乐声,他拿着杯子站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舒听澜,身后的窗外是一片璀璨的星空与万家灯火。

舒听澜喝了一点酒,坐在吧台处,与他对视着,目光交织,只觉眼前的男人很帅很有味道,自己被卷进了他的眼里。

忽然想起粉店老板娘的话:“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陪你们来店里,自己不吃,就看着你吃,哎呦,那个眼神啊,老阿姨我都心动了。”

想到她的话,她心跳得飞快,加上喝了酒,只觉得耳根开始发烧,脸在发烫。

卓禹安真的喜欢她?在高中的时候?她正胡思乱想着,卓禹安站在窗边,朝她伸手

“过来。”

她听话挪过去,还差一步远,他长手一伸,就把她捞进怀里,低头开始吻,迫切地,毫无章法地吻。



“这辆车我平时不开。”

言外之意便是没人能认出是他的车,叫她放心。

楚芸宁乘电梯到律所时,忽然想起他这句话,便觉得好笑,两人怎么像是在偷.情呢,不过也差不多。

到了律所,嘉佳拎着包正往外走,她喷了很清新好闻的香水,头发也特意打理过,妆容更是无可挑剔的精致,不用猜,应该是去卓远科技。

见到楚芸宁时,她嫣然一笑:

“卓远科技的法务刚来电话,约我们过去提交资料。听澜,等我凯旋归来哦”语气亲切,但充满了骄傲,炫耀,甚至挑衅。

楚芸宁点头,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了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不甘心,前期辛辛苦苦的工作成果被另一个人替代了,任谁都会心情低落,好在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没让负面的情绪影响自己。

临近中午时,忽然收到林之侽的微信

“你们肖主任的脑袋被门挤了?派过来一个叫嘉佳的什么东西?”

“她是我同事,怎么了?”

“她是把卓远科技当成秀场了吗?从法务部串到人资部,现在又去秘书室聊天去了。我林之侽到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

“那很好,说明我们肖主任没有选错人。”楚芸宁又失落又不得不佩服嘉佳交际的能力。

“不过,刚才我路过秘书室,听到秘书室的人被季忱骁骂得狗血淋头,原因是为什么让一个陌生人在公司乱走?这会儿你们嘉佳红着眼从卓远科技离开了。”林之侽说完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楚芸宁却笑不出来,不管她与嘉佳有何恩怨,在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上,她希望进展顺利。只是她也不明白,向来谨慎的肖主任,为何会派嘉佳去?论交际能力,并购组里高级别律师并不比她差。

嘉佳红着眼回到律所,直接进了肖主任的办公室汇报。

开会时,肖主任脸色极差,但也没有过多的批评嘉佳,只在嘉佳还想辩解时,她摆摆手示意她闭嘴。

周铭私下说:

“嘉佳的父亲是某行行长,肖主任的大客户。”

言外之意,便是她父亲给肖主任施压了,肖主任不得已要培养她。

“这丫头拎不清,那天在地铁口遇见季忱骁,一见钟情迷上了,所以想进这个项目。”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对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并不感兴趣,现在忽然180度的大转弯,也明白向来严格的肖主任为何会一再纵容嘉佳。

而她什么都没有,只能努力工作,争取机会。

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来电话,终于确定了竞标时间,给肖主任发来邀请,时间就在下周一。而楚芸宁必须在周五前把竞标书写好给肖主任参考用。

她的初版已做好,先发给周铭看。

“PPT做得很漂亮,内容也很完整,但还有两项,你可以添加进去,一个是项目所需时间,还有一个是我们的报价单。”

周铭虽不是她的带教律师,但确实手把手在带她。标书的这两项内容,一般不会让新人写,但他依然指导她去做,让她更完整地参与整个过程。

楚芸宁自然是感激不尽,想着等竞标会结束,一定要好好请他吃饭。

“你成长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好好努力。”

晚上季忱骁在做饭,她抱着电脑坐在客厅茶几上专心致志地工作修改标书。过了一会儿,季忱骁喊她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倒是希望被唠叨,被催婚也没关系,如果妈妈想的话,我就找个人嫁。”找个简简单单的人家。


林之侽开着车上了主路,说道:

“卓禹安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舒听澜开玩笑。

“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

“周老师啊?”经她提醒,舒听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舒听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并且,他知道她妈妈住院的事情,前阵子,她要找医院,每天抽空外出,都是经由他的批准,很是关切,并无嫌弃之意。

“对啊,他跟你都是律师,有共同语言,也更能理解彼此。长得呢,虽不如卓禹安,但也是你们宏正律所的所草吧?勉强也配得上你。”林之侽一边开车,一边很认真帮舒听澜分析。

舒听澜笑

:“算了,我不搞办公室恋情,万一没成,连工作都丢了,得不偿失。”舒听澜也很现实。

“借口,你啊,是被卓禹安祸害了,睡过卓禹安这样的,很难将就别的男人。”侽言侽语又出现了。

“你能闭嘴吗?”舒听澜骂。

“我就是让你清醒一点,卓禹安不适合你,别想了。”林之侽怎么会不知道舒听澜心里的真实感受?舒听澜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能对卓禹安敞开心,必然是真的动心了。她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很难收回。

表面什么都不肯说,在夜深人静时,不知多难过呢。可,卓禹安真的不适合舒听澜,抛开温简不说,他的家境就不允许他娶舒听澜。

要忘记一段感情,除了靠时间,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而周铭便是最佳人选。

“我知道。”舒听澜不否认林之侽说得,卓禹安确实不适合她。

“可怜的小舒舒。”林之侽已打定主意,要帮舒听澜与周铭。她就是热心于这样的事情,谁对舒听澜好,她就帮谁,毫无立场可言。

舒听澜对林之侽也是服气,执行力超强,每天帮舒听澜找各种机会接近周铭。周铭家与舒听澜家在同一个方向,之前周铭就提过接送她上下班,反正顺路。舒听澜一直拒绝,但林之侽倒好,直接替她做了决定,早晚都让周铭接送。

舒听澜生气:“我真的不想谈感情的事,你要是觉得周老师好,你自己跟他谈。”

“总要给对方机会吧,也是给自己机会,实在不行,到时候做回同事呗。”

本就与周铭在做同一个项目,现在又每天上下班,每天一起吃饭,形影不离,加上林之侽的推波助澜,这下好了,整个卓远科技的人都知道,她跟周铭在谈恋爱了。

她跟周铭道歉:“周老师,不好意思,林之侽就爱乱点鸳鸯谱。”

周铭:“听澜,其实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正式交往试试。我这人可能没有优点,甚至缺点一箩筐,但是经济尚可,至少能保证你衣食无忧,我也会努力对你好,对你母亲好。”

周铭想,他这次真的陷进去了。最早时,他会权衡利弊,权衡势均力敌的另一半,观察了很久才决定追舒听澜。

可随着两人的相处,所有的设定好的条件都不重要了,甚至他愿意为了她照顾她的母亲。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