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爱有深浅全本小说

爱有深浅全本小说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爱有深浅》,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舒听澜卓禹安,故事精彩剧情为:军智能行业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马上给你办理晋升,晋升为智能事业部的合伙人。”见鬼的合伙人,爱谁要谁要。她在卓远科技被加上卓禹安女朋友的身份,算是骑虎难下了。下午舒听澜来卓远科技正式报到,张律师热情接待,亲自给她安排了工位,交接了各项工作。......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4-11 0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爱有深浅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爱有深浅》,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舒听澜卓禹安,故事精彩剧情为:军智能行业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马上给你办理晋升,晋升为智能事业部的合伙人。”见鬼的合伙人,爱谁要谁要。她在卓远科技被加上卓禹安女朋友的身份,算是骑虎难下了。下午舒听澜来卓远科技正式报到,张律师热情接待,亲自给她安排了工位,交接了各项工作。......

《爱有深浅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看卓禹安娴熟地给舒听澜倒热牛奶,递三明治,忽然想起之前在卓远的员工食堂还有昨天的餐厅,卓禹安第一时间都是给舒听澜倒水,只是舒听澜转手递给了她而已。


原来早有端倪!

她一边喝着牛奶啃着三明治,一边上下打量卓禹安与舒听澜,诡异地笑着。

“卓总,一会儿我搭你车去卓远科技呗。”她主动要求。

卓禹安没回答,算是默认。

吃完早餐,舒听澜趁林之侽去化妆换衣服的间隙对卓禹安道

“抱歉,我不知道侽侽来,她说什么你别放在心上,她没有恶意的。”

“嗯,她说什么了吗?”卓禹安淡淡看着她。

“没有,不过她的侽言侽语有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舒听澜提前给卓禹安打预防针,林之侽的话仅代表林之侽个人的看法,与她无关。

“你很在意她?”卓禹安问。

“当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好,我知道了。等下先送你去律所。”

三人出门,先送舒听澜到律所,隔着一条马路把她放下,卓禹安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厦的旋转门内时,才关上车窗。

林之侽一脸笑意看着卓禹安,试探地问

“卓总爱惨了我家舒听澜吧?”

卓禹安没理会她,把她当成空气,转着方向盘专注地开车,一副闲人勿扰的冷漠样子。

林之侽自认熟谙男女之事,只要一眼就能判断出男人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眼下这个卓禹安城府太深,竟让她完全猜不透。

“舒听澜最听我的,要不要我帮你追她?”她再次试探。

而卓禹安完全无动于衷,压根没理会她。

林之侽也迷茫了,迅速在大脑数据库里比对这类型男人的特点。

家世好,学历高,事业有成,社会地位高,这种人也最势利最现实,找另一半的标准,一定是要门当户对的。

对她家舒听澜,想必也就是图她漂亮,单纯,当个玩物。

渣男!

林之侽心里对卓禹安骂骂咧咧,但是表面上可是丝毫不表现出来。反正男女之事,她还是那套理论,不伤害他人,不做有违道德的事,那就是正当的。

况且卓禹安这样的条件,被她家舒听澜睡了,就是赚了。

凭什么女人就不能睡男人呢?

两人到了卓远科技,正值上班高峰期,她从卓禹安的车里下来时,路过的员工纷纷露出了或八卦,或暧昧,或了然的表情。

之前只是传言她是卓总的关系户。

而现在,便是坐实了两人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且关系稳定,已同居。

消息越传只会越夸张,从同居关系到已是谈婚论嫁的关系了。

“失算了。”林之侽想。

纵使她脸皮再厚,也架不住卓远科技员工们的看她时迸发出的羡慕与热情。在这之前,卓远科技谣传她与卓禹安的关系,她是无所谓,甚至可以利用这个谣言为自己多争取一点资源,但现在,卓禹安是她家舒听澜的,她与舒听澜虽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男人,还是要分清楚的。

她给自己公司申请调回去,老板一口回绝,甚至语重心长劝

:“咱们公司要进军智能行业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马上给你办理晋升,晋升为智能事业部的合伙人。”

见鬼的合伙人,爱谁要谁要。

她在卓远科技被加上卓禹安女朋友的身份,算是骑虎难下了。

下午舒听澜来卓远科技正式报到,张律师热情接待,亲自给她安排了工位,交接了各项工作。



查阅了一天的资料,下班时,好友林之侽听说她明天要去栖宁出差,约她去吃火锅。她到火锅店时,林之侽已点好了菜等她。这个妖孽,等她的间隙,还把人家腼腆的男服务员逗得满脸通红,见到她来,如获大赦般一路小跑走了。

“要到小哥哥微信了?”她挖苦她。

“没,小哥哥说餐厅有规定,不能给客人留私人微信,多实在的孩子。”林之侽也不在意,她就是喜欢走哪撩哪,倒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还好,逃过你一劫。”

两人太熟悉了,从大学同个寝室的上下铺到毕业工作,这么多年亲如姐妹,什么话都敢说。

林之侽刚结束一段短暂的恋爱,舒听澜本想安慰她几句,但见她丝毫没有失恋的消沉,也对,林之侽不是恋爱脑,她的原话就是男人如日用品,好用就多用几次,不好用当断则断,人活着,自己开心才重要。

拿得起放得下,很是潇洒。

林之侽的本职工作是猎头顾问,在工作场合,百分百的正经,认真且专业,很受客户青睐;而她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那便是情感网红博主,拥有上百万的粉丝。她大胆的侽言侽语很受粉丝追捧,每天收稿无数,她选择有代表性的投稿截图解答,偶尔开个语音直播,几十万人在线收听,舒听澜也是她的事业粉之一。

“舒舒,你一个人去栖宁出差行吗?要不要我陪你去?”林之侽对舒听澜十分仗义。

“不用,同行的还有肖主任与嘉佳。”

“也行,我手机24小时开着,你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舒听澜笑:“我从小在栖宁长大,过去出差能有什么事,再说程晨不就在栖宁吗,你放心吧。”

林之侽一听她提程晨,生气了:“别跟我提她,太过分了,前几天来森洲,你们去聚餐,竟然不叫我。”

舒听澜解释:“因为是栖宁高中的同学聚会,所以就没叫你,而且你不是最烦这种同学聚会吗?”

林之侽是她大学同学,程晨是她高中同学,本是互相不认识,因她的关系才成为了好友。

“那要看是什么同学聚会,如果知道有卓禹安在,爬也要爬着去,我现在迫切想要认识他。”

卓禹安?

忽然从林之侽这听到这个名字,舒听澜一愣,险些被火锅的汤给烫着。

“我听程晨说,你们聚餐结束,是他送你回家的?”

“嗯。”舒听澜心虚,就怕多说一个字会被她看出端倪,毕竟这妖精火眼金睛。其实她本也没必要隐瞒林之侽自己的第一次没了,毕竟林之侽乐见其成,只是这事还有另外一位当事人参与,她还是需要尊重对方的隐z私。

“那他有没有想起你们曾有一睡之缘?”

噗....舒听澜一口饮料差点没喷出来。

什么一睡之缘?她在她家安了摄像头吗?

“高中毕业那会。”林之侽提醒。

“哦。”舒听澜松了口气。

所谓的一睡之缘是舒听澜平时开玩笑的话。那会儿刚高考完,班长陆阔组织毕业狂欢会,聚餐后,关系好的十几位同学去KTV唱歌玩通宵。舒听澜也是被程晨拉着去,同行的还有陆阔与卓禹安。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很快,肖主任就回复邮件了

“周末好好休息,周一直接去卓远科技汇合,提前一个小时到。”

舒听澜收起电脑,窝到沙发里看着卓禹安,好奇地问

“我们肖主任的胜算有多大?”

“不确定。”他回答得很谨慎,涉及到工作上的事绝不松口。

舒听澜也习以为常了,这个男人哪天肯坦露心迹才是见鬼了。卓禹安还是像之前那样,连人带毯子把她拥在怀里,陪她看无聊的法制栏目。

舒听澜突发奇想试探地问道

“卓禹安,以我们俩的关系,我能提个小要求吗?在竞标时,如果同等水平的情况下,能否优先考虑我们肖主任?”

“我们俩什么关系?”卓禹安不答反问,语气温柔,但连一眼都没看舒听澜,只是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

很漫不经心。

舒听澜也瞬间失去了再交流的兴趣。这个男人太现实了,两人就是纯粹的睡友关系,不肯让她占一丝一毫的便宜。

从最开始,他的姿态就摆得很明确,只睡不谈感情。

卓禹安见她没再回话,松开了环着她的手,坐直了看着她,正色道

“舒听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俩什么关系?”

呵,他倒是不依不饶了,深怕她赖上他吗?舒听澜气不过,不耐烦道

“睡友关系,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

“睡友?”他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震惊,甚至不可思议反问舒听澜。

舒听澜没再说话,身体往沙发里缩了缩,只露出小小的脸在外,她想,她对卓禹安已够宽容,在她这,他一直来去自如。改天要去请教一下林之侽,这种关系是否需要制定一个游戏规则彼此约束?

可彼此约束的话,是否又太麻烦了?

本来这事就是随心随性比较好,若真制定规则,反而失去了这份自由。

“舒听澜,我真是小看你了。”

这是他去厨房连着喝了三杯水后,回来说的唯一一句话。这一夜就像要报复舒听澜一样,没有往常的温柔,只有无尽的。

到了后半夜,舒听澜,快要哭了,她极不喜欢他这样,与过往的体验差别太大了,而他却不打算放过她,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眼神冷,语气更冷:

“”

他就是身体力行地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睡友关系。

舒听澜没有往深了想,累极了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起来,还是全身酸疼无力。卓禹安倒是没事人一样,做好了早餐等她起床。

舒听澜觉得有必要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

“我不喜欢昨晚那样。”

“抱歉,我以后注意。”他态度平和。

“卓禹安,其实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做这些,比如给我做饭,帮我收拾房间。”

“不勉强。”

“我们的关系是来去自如的,我不愿意了可以随时终止,同样你也是。”她说得很直白。

卓禹安抬头看她

“舒听澜,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我很好奇,是什么事让你有了这样开放的性格?在我印象里,你不是这样的人。”他很真诚地看着她等待答案。

“你印象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美丽,骄傲,也保守。高中时,只差没在脑袋上刻着男生勿扰,不早恋。”

舒听澜没有想到他对她高中时期竟然真有印象,不由自嘲地说了句

“可能是物极必反吧。”

年少时是一支温室的花朵,循规蹈矩地生活着,以为世界是充满善意的,也是美好的;成年后,尤其在父亲骤然离世后,原来认知的整个世界轰然塌方。人性的扭曲,卑劣,肮脏,所有污秽全都朝她泼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


“上午找我要说什么事?”季忱骁指的是上午她在微信里指的私事。

“没事了。”她原本想针对昨晚的态度道歉,但现在觉得没必要。

“心情不好?”季忱骁问。

楚芸宁不回答,径直拿着钥匙开门。

季忱骁握住她拿钥匙的手,迫使她转身正面面对他,继续问

“因为我让张律师来接你的资料生气了?”

楚芸宁原本并不想迁怒于他,但他既然提了,她便真生气了

“不敢,卓总是高高在上的甲方,想怎么对我们这样微不足道的乙方是您的自由,哪敢劳烦您亲自接我的材料。”

“我没接你的资料,被你们肖主任批评了?”他问。

季忱骁叹了口气,把人揽进怀里

“卓远科技最终会选择哪家律所进行合作,一定是综合评估后的结果。并非我不想给你答案,而是我目前也还没有答案。你们肖主任专业能力,过往经验无疑很合适,但与她旗鼓相当的律所亦有不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哼,老狐狸,楚芸宁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话,接触了这么多律师,她不相信他心里会没有偏颇?不愿意跟她透露真实想法罢了。

不过以两人的关系,他确实没必要跟她说真话。于他眼中,她不过是一个能满z足他生理需求的女孩而已。

那她为什么允许他每次不请自来她家呢?似乎理由是一样的。

两人都只是为了满z足彼此需求,所以他确实没有理由跟她讲真话,而她亦是没有理由对她发泄情绪与不满。

她向来理智,理清楚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之后,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去放纵,去享受。

见她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季忱骁揉了揉她头发,然后转身进厨房准备晚餐。他今天做的主食是黄金炒饭,饭质软绵又清香;主菜是蜜汁酥皮虾,肉松茄子煲,时令蔬菜;甜点是草莓甜橙布丁。总之不一会摆上桌,堪比酒店大厨。

楚芸宁已洗完澡,坐在餐桌前也不客气,小口小口吃起来,很满z足,心里不由地想,就这么保持长久的关系也不错,不管从哪方面来讲,她都是赚到了。

吃完饭,季忱骁继续负责洗碗清理的工作,然后再去洗澡,出来时,楚芸宁如上回那样,依然窝在沙发上看法制节目。

他过去把她拽在怀里一起看,有了上次不愉快的经验,这次两人都不再讨论节目的内容,就依偎在一起安静看着。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电视上放着法制节目,客厅沙发上又是另一番景象,嘈杂的节目声不时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两人都很满z足,在这方面和谐契合得让她惊讶,因为她问过林之侽或者也看过林之侽的评论区,知道女方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极致,然而她却是每次都能到达。

季忱骁再次留宿她的家中,深夜里,楚芸宁已忘记季忱骁要了几次,她只是昏昏沉沉地配合着,他在发疯,她也同样疯。

发疯的结果便是第二天早上险些迟到,季忱骁执意要送她去律所,她便也不推辞,因为全身都感觉酸疼,脚也软,不想动。

在路上时,季忱骁把车停在路边,一路小跑去便利店给她买了牛奶与面包递给她,

“抱歉,早上睡过了,没做早餐。”

“谢谢。”

楚芸宁怕被同事看见,所以隔着一个路口就让季忱骁放下她,但季忱骁坚持把她送到地下车库,并且体贴说道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母亲本就是一个小小的会计师,一辈子不争不抢,但为了楚芸宁,也为了争口气,当真把温兰告了,只不过一查,发现温兰母女住的房子压根不在他们名下,是温兰的弟弟名下,也无从查证,这套房子是否是舒明海出资。


原来人家早有准备,为自己留足了后路。

再后来,温简出国留学,温兰也随着移民。楚芸宁与母亲才知道,舒明海这么多年贪了不少,只不过全是以温兰的弟弟名义进行的投资,所以他被双规,被查,根本牵扯不到温兰,那些投资所得转了几手,在资本市场下洗得干干净净转到温兰的名下,让她们母女可以衣食无忧地生活一辈子。

她们移民出国,衣食无忧,而楚芸宁与母亲却开始了真正苦难的日子,两方差距犹如云泥之别。

楚芸宁恨温简,恨了很多年,直到毕业工作之后,她才明白过来,恨一个人只会反噬自己,不如当她不存在,忘记前尘往事,努力工作,自有她的一片天空。

她才缓过来,温简却出现了。

她在地铁里坐了很久很久,一趟又一趟,直到下班高峰,无数匆忙的脚步经过她身边,她才回神,下地铁回家。

心绪已从见到温简的震惊之中逐渐恢复平静。回到家,正要开门,门便从里边开了,季忱骁站在门内看着她,盛怒

:“一整天去哪了?给你发信息不回,手机还关机。”

楚芸宁低头不想看他,他怎么就跟温简扯一块了呢?

季忱骁的怒气一点一点散了。

“知不知道联系不上你,我差点报警。”其实也差不多了,给她信息不回,电话关机,他丢下一大堆的工作去找她,查了大厦的监控,看她失魂落魄走出大厦,然后进了地铁站。

他沿着她家的那条地铁线坐了整整三个来回找她,心急如焚。

“生病了?不舒服吗?”她脸色依然惨白,低着头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有气无力,他的怒火就是这么一点一点下去的。

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想看看是否发烧。

楚芸宁受到惊吓一般避开了,淡淡回了一句

“没事了。”

她走进房里,坐在沙发上,白天情绪波动太大,这会儿有点累。季忱骁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蹲在她的面前,声音轻柔:

“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约医生。”

楚芸宁摇头,定定看着季忱骁好一会儿才开口问:

“季忱骁,这几年,温简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答案很明确不是吗?Jane这个名字从卓远科技第一款产品开始就有。

季忱骁很快意识到她话里的意思,解释

:“我与温简只是单纯的好朋友的关系,”

“男女之间有真正的友谊?”楚芸宁反问。

“我们除了友谊还是合作伙伴。从栖宁高中毕业之后,恰好选的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但...”

“停,不必告诉我细节,我不感兴趣。我只问你,在我与温简之中,你选谁?只能选一个,并且保证与另外一个老死不相往来。”

楚芸宁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眼前的季忱骁与父亲舒明海的脸在她面前不停变换着。

爸爸,如果你还在世,你选谁呢?会选谁?

这问题多幼稚啊,关于温简,她从始至终没有放下过。

一室的寂静,季忱骁起身坐在茶几上,与她面对面对视着,他问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森洲国际机场,洛洵洲熟练地停好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大步朝安检口走去,整个人气质卓越充满精英感,路上的人不由纷纷偷看他。

他早已习惯去哪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一心在讲电话,是公司技术部的总监王岩打来的。

“我们原定周末发布的概念产品被偷窃,对方今晚捷足先登发布了我们这款概念产品。”

“视新锐觉公司?”

“对,他们今晚发布的概念产品,除了外型不一样,其它所有功能以及核心竞争力都与我们的一样,不知到底是谁泄露给他们。”

“嗯,我现在出国找Jane商量概念产品的事,国内你帮忙盯着,必要时,发律师函。”

“好,今晚你去哪儿了?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

“高中同学聚会。”洛洵洲平平静静地说着。

却让王岩惊呼,比听到自家产品被对手公司偷窃更加震惊与不可思议,

“你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你?同学聚会?并且投入忘我到不接电话?”

一连串的提问,只得到洛洵洲一个字的回复

“嗯。”

乔雨澜一夜没睡,早早便挤地铁上班,照旧是黑色的职业装,红色高跟鞋,黑色,红色,已成为她的标志,按林之侽的话说是很少有人能把中规中矩的职业装穿得这么勾人,活脱脱的制服.诱惑。乔雨澜早已习惯她的侽言侽语,并不放在心上。

今天是周一,例行会议,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律所并购项目组的合伙人肖主任,正在跟底下的律师过项目进展。

乔雨澜作为助理律师,是项目组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去哪里,既没有带教律师,也没有负责的项目,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

“好,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根据业内消息,卓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

肖主任说着,打开了她的PPT。

乔雨澜一眼便看到PPT上洛洵洲的个人资料,她以为是幻觉,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乱哄哄的。她以为昨晚之后,两人会毫无交集,毕竟森洲市的人口上千万,想要第二次遇到,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很难。

整个会议室的律师们都凝神听着,一提到卓远科技,便知一定是个大标,数额惊人。乔雨澜也迅速从震惊之中调整好状态,认真听讲。

乔雨澜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招聘要求一向严格,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乔雨澜属于另类,她毕业于森洲大学,虽属于双一流大学,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加上本科毕业时,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来了半年,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

在这之前,乔雨澜虽没有律所的经验,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企业被收购时,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说是法务部,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一个月来一次,有等于无。所以她想她的经历,已足够独挡一面。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