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畅销巨作

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畅销巨作

潇湘舟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燕宸秦韵出自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作者“潇湘舟子”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机关枪似的,整个院子里都只能听到她的声音了。她的粗大嗓门惊动了左邻右舍,不少人好奇的来到燕家小院门口,伸着脖子往里面看。这是国人的习性,只要哪家有热闹,就绝不会缺少吃瓜群众。“这是我这次修车的单据,一共是94700。这都多少天了,我已经够能忍的了,今天必须给个痛快话,能不能给?”宝马男手中拿着一叠单子,往燕怀山面前一递,语气有些咄咄逼......

主角:燕宸秦韵   更新:2024-06-11 21: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宸秦韵的现代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潇湘舟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燕宸秦韵出自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作者“潇湘舟子”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机关枪似的,整个院子里都只能听到她的声音了。她的粗大嗓门惊动了左邻右舍,不少人好奇的来到燕家小院门口,伸着脖子往里面看。这是国人的习性,只要哪家有热闹,就绝不会缺少吃瓜群众。“这是我这次修车的单据,一共是94700。这都多少天了,我已经够能忍的了,今天必须给个痛快话,能不能给?”宝马男手中拿着一叠单子,往燕怀山面前一递,语气有些咄咄逼......

《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燕怀山,李凤娥,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账算一算了?”

张婶扯着嗓子,冲着里面喊着。

她完全忽视了燕宸的存在,扭着肥胖的身子大步向院子中走去。

张辉华淡然看了一眼燕宸,鄙夷的说道:“出来了啊?”

燕宸眼中闪烁了一下,没有回答他,侧身让开,任由他们进去。

看到他们三个人一起来,燕宸心中明镜似的,这是他们有计划的行动。

燕怀山、李凤娥以前几乎每天三四点就起来,去蔬菜批发市场批发一些蔬菜,然后去居民小区零售。

这几天因为燕怀山刚出院,卖菜的生意暂时停了下来。

听到张婶的粗嗓门,夫妻两人赶紧穿好衣服出来,有些焦急的看着走进院子里的三个人。

“他张婶,欠你们的钱,我们不是不还,只是……现在你也知道情况,宸子刚回来,怀山刚出院……你放心,过两天我们就把摊子支起来,每天不管赚多少,都还给你们……”

李凤娥一脸的焦急,语气中带着哀求。

“靠你们卖菜赚钱来还账,开玩笑呢?你们都卖了多少年的菜了,不但没看你们赚到多少钱,反而欠了这么多账。李凤娥,念在我们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才好心让我的侄子借钱给你家渡过难关。现在燕怀山的病好了,你们不能欠账不还吧?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张婶是出了名的快嘴,她一开口,一张嘴机关枪似的,整个院子里都只能听到她的声音了。

她的粗大嗓门惊动了左邻右舍,不少人好奇的来到燕家小院门口,伸着脖子往里面看。

这是国人的习性,只要哪家有热闹,就绝不会缺少吃瓜群众。

“这是我这次修车的单据,一共是94700。这都多少天了,我已经够能忍的了,今天必须给个痛快话,能不能给?”

宝马男手中拿着一叠单子,往燕怀山面前一递,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这位老板,你看我家的情况……要不我先给你写个欠条,欠你的钱,我们就算砸锅卖铁也一定还上……”

沉默寡言的燕怀山也一脸的哀求,连腰板都弯了几分。

燕小芸听到外面的动静,穿着燕宸给新买的裙子焦急的跑了出来,紧紧挽住李凤娥的胳膊,有点畏惧的看着站在院子中的三个外人。

张辉华看到她,眼中一亮,一双眼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脸上露出一种迷醉与猥琐的笑。

燕小芸看到害怕,往李凤娥身后躲去。

燕宸见自己的父母,妹妹又害怕又可怜的样子,他冷遂的看了张婶他们一眼,大步走了过去,站在他们面前,将自己的家人挡在身后。

沉声说道:“欠你们的钱,我们肯定会还,但你们也不至于一大清早,就跑我们家来这么逼迫吧?”

张婶有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宸子,做人要讲信用!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谁规定讨账还要分时候的吗?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你们今天把欠我侄子的9万7千块还了,我们就两清。要不就按照我说的……”

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向李凤娥身后的燕小芸。

“要不怎样?”

燕宸语气有些冷遂,紧紧盯着张辉华,问道。

“要不还是按我说的,我们两家结成亲家,让燕小芸嫁给我侄子张辉华。你们也知道,他一直在秦氏集团旗下的振兴基建公司上班,前不久还被提升为公司保安部经理了。小芸跟了他,不吃亏……而且,张辉华说了,只要你们同意了这门婚事,不但欠他的钱不要了,还给你们家十万彩礼钱。这样的话,你们欠这位车主的钱也能还了,多好?”

张婶的脸上,堆砌着让人讨厌的笑,又说出了一大堆。

她的话刚落音,那个宝马男很配合的说道:“我也有工作要忙的,没有时间天天来要账。如果你们今天还不出钱,我只有请律师了,到时候你们这破房子该拍卖就得拍卖……”

燕宸一直平静淡然的看着他们,听到这里,他沉声说道:“你们说完了吗?”

张婶、张辉华和那个宝马男一直忽视燕宸的存在,听到他这句话,同时一愣,这才将目光落在燕宸身上。


水蜜桃这才顺着她的眼光看了过来,随即露出惊讶的神情:“是你!”

燕宸想起和她初见面的场景,有点尴尬的微微一笑,说道:“是我。”

“他就是个流氓,怎么可能懂医术?亲爱的,你可不能让他给骗了。”

水蜜桃露出一脸的厌弃,看了一眼燕宸,然后转头对秦韵说道。

“流氓?你们认识?”

秦韵觉得莫名其妙,不解的问道。

水蜜桃双手想要比划一下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在无法描述当时与燕宸见面时的场景。

最后只得一跺脚,没好气的说道:“他真是流氓……”

燕宸不禁苦笑,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位大小姐,那天可是你撞的我。真要说起来,我还要说你耍流氓呢。”

“你……我会对你耍流氓?你也不找个镜子照照,我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吗?”

水蜜桃气得胸口起伏,引起一阵颤动,有一种山崩地裂的既视感。

燕宸想起那天那种让自己如同触电的美妙感觉,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又忘记了非礼勿视的警告了。

没办法,都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了,至今还没尝过肉味。虽然摆在面前不能尝,看看也能解解馋吧。

看到燕宸那能似乎能把人衣服看穿的目光,秦韵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厌恶。

语气也随之冷淡了不少:“燕宸,你确定我爸半小时后能醒来?”

燕宸终于将目光从水蜜桃那深邃的山沟中拔出来,一脸满足的神情,斯条斯理的说道:“等着吧,最多半小时。”

然后他左右看了看,来到走廊中的一排长椅上坐下。

走廊中所有人都站着,不是紧张就是担忧,唯独他好像没事人一样坐了下来。

水蜜桃好像向秦韵撒娇一般说道:“你看他……你在哪里找的这个奇葩?”

秦韵轻声说道:“第一次就是他救醒我爸的,他的医术确实有一手。”

水蜜桃一愣,显得有点不可思议的看向燕宸:“就他,不是江先生吗?”

秦韵没有回答,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态度。

江南峰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恨不得立即离开,可又想看看,燕宸这一次是不是能再一次把秦春雷救醒。

在此之前,他已经给秦春雷做了检查,发现他的病情似乎更复杂了。

他不敢轻易下针,出来后直接摇了摇头,说他无能为力。

不过他知道秦韵去找燕宸了,所以一直等在这里没有离去。

水蜜桃大大咧咧的性子,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难堪,但又只能忍着。心中的怨恨,莫名其妙的转移到了燕宸身上。

燕宸坐在那里,掏出手机在划拉着什么,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半个小时在秦韵焦急的等待中过去。

安自然看了看病房内,见秦春雷依旧一动不动,他好像显得很悲恸的说道:“半个小时了,咱爸……没醒……”

秦韵看了一眼依旧在摆弄手机的燕宸,迟疑了一下,拉着秦嘉往病房中走去。

水蜜桃也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看手机呢?”

燕宸抬头轻声一笑,缓缓站起,说道:“半小时到了?”

随即,在水蜜桃的目光下,向病房中走去。

走廊中的陈中原一脸的焦虑,现在他已经顾不上江南峰的感受了,看着燕宸问道:“燕……先生,秦董事长能醒来吗?”

他一直不习惯对燕宸的尊称,喊他燕先生时,好像憋着了一样。

他对陈中原不是很感冒,第一次与他打交道,就觉得他有点势力。

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洛琦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道。

燕宸微微一愣,好歹也是江湖大佬,说话怎么这么随意?

男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能承认自己不行,他倒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顾忌的说了出来。

“哪天有时间给老哥看看,一定让老哥重振雄风!”

“真的啊?”

洛琦眼中冒出绿光,这是他心中的苦恼,能恢复男人雄风,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相信我。”

叶子凡看到洛琦来了,双脚有点发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不过他看到洛琦就带着一个司机,便也没有做声,只是冷眼看着。

蔡四见来了一个干巴老头,和燕宸说得热闹,好像完全把他给忽视了。

他冷哼一声说道:“小子,你要找帮手,也不要找一个干巴老头!”

燕宸一愣,看来这个新园路的扛把子居然不认识洛琦,要不借他八个胆,也不敢说洛琦是干巴老头。

洛琦身边的司机脸色一变,正要说话,洛琦摆了摆手,平静的看向蔡四,问道:“你是谁?”

站在蔡四身后的钟达得意的说道:“老头,你站稳了,说出来别吓趴下了!这是我们的大哥蔡四爷,新园路的扛把子!”

蔡四原本以为洛琦听到自己的名号,别说吓趴下,至少也应该吓一跳的,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洛琦依旧淡然的看着他,和燕宸当时听到他名号时一模一样!

姥姥的!现在的扛把子,这么没地位了吗?

蔡四看着洛琦,冷冷的说道:“老头,你最好赶紧让开,我可没有尊老爱幼的毛病!”

燕宸轻声一笑,看着蔡四戏谑的问道:“大胡子,你不会是连他也想打吧?”

蔡四冷哼一声,说道:“有什么打不得!”

躲在后面的叶子凡暗自冷笑,上次在医院,洛琦让他当众跪下,让他好长一段时间在医院里抬不起头,这口气一直咽不下。

现在洛琦就带着一个司机来了,等会真要动起手来,肯定会被蔡四暴打!

虽然他心中畏惧洛琦,但只要自己不开口,就算他被打了,也找不到他叶子凡头上。

听到蔡四那骄横的话,洛琦忍不住冷笑一声,双眼之中精光爆射,冷冷的看着他,沉声说道:“杜麻子的手下,都是这样的蠢货吗?!”

司机听到这句话,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沉声说了一句:“昭林国际学校南门。”

蔡四一愣,迟疑的看了一眼洛琦和他的司机。

杜麻子是洛琦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大名叫杜春风。他在十三太保中排在第七,所以江湖上的人都叫他杜七爷。

杜春风管辖着湘州的一个区,而他蔡四,就是杜麻子的手下。

杜春风的外号叫杜麻子,但没有人敢这样称呼他,因为这是杜春风的忌讳。

眼前的这个干巴老头居然敢称呼杜麻子,可见他要不就是身份不简单,要不就是无知无畏。

“你……居然敢这么叫杜七爷?”

他怎么看也看不出,眼前的干巴老头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钟达在一旁说道:“少在那里装神弄鬼,从哪里听来杜七爷的外号,也想唬住蔡四爷?”

洛琦冷哼一声说道:“现在江湖上,是个人都敢称爷了吗?”

蔡四被钟达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应该有一方大佬的气势,怎么能让一个干巴老头唬住?

他冲着地上啐了一口,怒声说道:“好,你非要不知死活,那就怪不得我了!”


燕宸转头冷冷的看向叶子凡,沉声问道:“住院费多少?”

现在还不是他报仇的时候,这么多年的监狱生涯,他已经学会了隐忍。

仇要报,但绝不能让他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因为他清楚叶子凡身后的实力,他可不想再进去那个鬼地方。

叶子凡原本心中有些忐忑,燕宸的出现,让他想起了3年前的那件事,担心他会找自己报复。

可现在看来,燕宸好像根本没有这个想法,或者是他还没有恢复记忆?

他看向站在一旁,手中拿着一叠单子的中年人,淡然问道:“燕怀山的费用是多少?”

“一共是58709.37,交了20700,还差38009.37。”

中年人恭敬的回答,随即摆了摆手上一叠厚厚的单据。很显然,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就算燕怀山抢救失败,活不过来,今天他们也要把这笔钱收回去。

燕小芸显得有点不服气的说道:“我爸是我哥救活的,凭什么你们要收这么多钱?”

叶子凡看了一眼燕小芸,淡然说道:“医院抢救所消耗的人力,药品不需要钱的?”

李凤娥露出为难的神情,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多钱,等我们回去后,问人借了一定给送来。”

“穷还穷得这么理直气壮?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还搞赊欠这一套?”

叶子凡不屑的冷哼一声,语气十分骄横的说道。

听到叶子凡这句话,罗军忍不住了:“你先别急着要钱,刚才的赌注没忘记吧?赶紧给宸子跪下,叫一声爷爷来听听?”

走廊中所有人都看向叶子凡,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

刚才的赌注,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燕怀山真的会死而复生。

可这个胖子也太较真了,居然真的敢要叶子凡跪下?

叶子凡那张英俊的脸孔瞬间变得无比阴沉,冷冰冰的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就凭他也想让我跪下?”

“怎么?想赖账?不管你是谁,愿赌服输!虽然宸子肯定不想有你这么一个孙子,但既然不小心赢了,也只有勉为其难,听你叫一声爷爷了。”

罗军一脸的委屈,好像让燕宸认下这个孙子还吃了很大的亏似的。

叶子凡的脸逐渐扭曲,变得狰狞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戾气。

“胖子,叶公子的玩笑话你也当真?我看你还是见好就收吧,得罪了叶公子,对你可没好处。”

一个中年医生看到叶子凡已经发怒了,赶紧在一旁说道,语气中明显带着威胁的味道。

不料罗军丝毫不畏惧,不屑的说道:“我管你什么叶公子、花公子,是个男人就该说话算数。”

叶子凡冷哼一声,冷厉的说道:“我要是不跪呢?!”

罗军轻声一笑,毫不犹豫说道:“那简单,38000块由你付!”

叶子凡冷笑一声,他已经明白了罗军的意思,正要反唇相讥,一直站在一旁淡然看着的燕宸忽然说道:“军子,你们的赌注该怎样就怎样,住院费我来给!”

罗军一愣,他刚才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能赖掉医药费,可燕宸却似乎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他迟疑的看着燕宸,凑近他耳边轻声说道:“宸子,是38000,你哪来这么多钱?”

虽然声音很轻,但叶子凡就在面前,还是听了个清楚。

他好像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冷笑一声说道:“口气不小,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是刚刚从监狱出来的吧!你能给得出38000,难道坐牢还能拿工资?”

说话,哈哈一笑,站在他身边的几个年轻医生也跟着大笑起来。

燕宸认了出来,这几个人,就是当初把他挡在小巷中毒打的那几个,看样子他们毕业后也都在这个医院当实习医生了。

李凤娥紧张的拉了拉燕宸的胳膊,轻声说道:“宸子,你……你哪有钱?”

燕宸轻轻拍了拍李凤娥的手背,轻声说道:“妈,你和小妹扶着爸去那边坐着休息一会,这件事,交给我解决。”

声音虽轻,李凤娥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坚定,心中虽然不敢相信,但莫名其妙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小妹去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后,燕宸淡然看着叶子凡,平静的说道:“军子刚才的话没错,虽然我不想有你这么一个不孝孙子,但既然不小心赢了,那也只能勉为其难,听你叫一声爷爷了!”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医院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诧异的目光,甚至引起一阵小骚动。

在他们眼中,叶子凡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得罪的!而这个燕宸和那个罗军,一看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居然敢这样和他作对,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说什么呢,要叶公子给你下跪,你是不是坐牢坐傻了?”

“看来你这三年白做了,还没有想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

几个站在叶子凡身后的年轻人纷纷开口,你一言我一句,都是对燕宸的鄙视与不屑,对叶子凡百般吹捧。

叶子凡好像很得意,任由他们说了几句,摆了摆手后,冷笑一声,傲然说道:“燕宸,你想让我给你下跪,做梦去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钱交了,恐怕你是离不开医院了!”

说完,转头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轻声交代了一句,那个年轻人立即转身离去。

燕宸看了一眼过道中消防指示牌上显示的时间,淡然说道:“十五分钟后,38009.37,一分不少给你们!不过,你们既然下了赌注,今天你必须给我跪下!”

语气平淡,但使得在场的不少人,竟隐约感觉到一种逼人的气势!

叶子凡当然不会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傲然说道:“好,我给你十五分钟,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给我变出38000块钱来!又有什么本事让我给你跪下!”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气氛有点古怪,也有点紧张。

没有人相信燕宸能变出这么多钱,更没有人相信,燕宸能有本事让叶子凡给他跪下。


“没看出来吗,那个大小姐好像有事求宸子。看来他坐了三年监狱,倒出息了。”

“其实宸子长得还是蛮帅气的,要是好好收拾一下,肯定招姑娘喜欢。”

这些话,燕宸都听到了。尤其是最后一句,听得清清楚楚。

他暗暗腹诽:“瞎说什么大实话,不过,这样的实话,其实完全可以大点声说的……”

路口停着一辆酒红色玛莎拉蒂总裁,两人上了车,秦韵发动汽车,向村外开去。

车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可谓真正的香车美人。

秦韵认真的在开车,城中村的路况比较复杂,她不能分神。

燕宸忍不住转头悄悄看着她,玲珑的身材在保险带的勾勒下,线条更加清晰、雄伟。

虽然她不能和那个叫水蜜桃的女孩相比,但也绝对规模不小。

正在看得出神,秦韵忽然转头看来,吓得他赶紧将目光收回,假装看向前方。

“如果你能彻底治好我爸爸,刚才的10万不算,我再给你诊费200万。”

她的语气还是那么冷冰冰的,好像打开的冰箱门,透着那么一丝凉意。

燕宸心中跳了一下,200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的确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一笔横财。

很多人工作一辈子,都未必能赚到200万,还得不吃不喝。

原本以为燕宸会很激动,但等了好几秒都不见燕宸说话,秦韵不禁觉得有点奇怪,问道:“嫌少?”

燕宸淡然一笑,说道:“的确不少了,出手这么大方,不愧是秦家的二小姐。”

他的语气有点古怪,似乎带着几分无奈,几分自嘲,还有几分讥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钱可以谈,其他的就别想了。”

秦韵一脸冷淡,转头继续开她的车。

燕宸一脸的无辜:做为男人,想要一个漂亮的、而且是有钱有背景的女人做自己的老婆,我有错吗?

“这么说,你打算食言了?”

原本没有想过要要挟她,可听她这么说话,他心中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爽,便情不自禁的问道。

秦韵依旧那种冷淡的神情,说道:“我从不食言。”

“可你……在网上征募民间医生的条件……”

“原文是若有救得我父亲者,必有重酬,若有能根治者,不惜下嫁。你从哪里看出来,我食言了?”

秦韵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淡然说道。

燕宸反复念着这句话,忽然明白了过来,这是她玩的文字游戏。

且不说能不能根治,不惜下嫁四个字,就大有文章。

他不禁哑然失笑,想起在病房中发生的一件事:她为了能让燕宸救治秦春雷,毅然说她负责。

当初她被秦俪夫妇逼着发了一个誓:“如果出了比江先生所说的更严重的问题,我自愿放弃秦家家产继承权!”

当时他就觉得好笑,这么明显的文字游戏,秦俪夫妇居然没有听出来。

看来,玩文字游戏是她的专长。

以后和她打交道得小心点了,这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的每一句话,都很可能是一个坑。

不过他很快释然了,200万的诊费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

有了这笔钱,自己的父母就不用那么辛苦,小妹也能继续上学了。

两人很快来到医院,果然不出燕宸所料,江南峰和他的女助手早已经到了。

陈中原陪着他们站在走廊上,焦急的对江南峰问道:“江先生,三天前你曾经给秦董事长诊脉,说他病情已经稳定,十天后就能出院,可现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