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

短篇小说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

笑轻狂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笑轻狂”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君夜玄顾云汐,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不问就不问,动不动就威胁她做什么?不过,就算不问,大概也猜到了。整座王府,除了容妃有这样的资格,还有谁敢?可他是未来储君的热门人选啊!容妃胆子也真是大,这样的儿子,将来极有可能会是皇帝。她竟然敢动手!一般的妃子,都是母凭子贵,对儿子呵护宠溺得不行。容妃哪来的勇气?......

主角:君夜玄顾云汐   更新:2024-05-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君夜玄顾云汐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由网络作家“笑轻狂”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笑轻狂”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君夜玄顾云汐,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不问就不问,动不动就威胁她做什么?不过,就算不问,大概也猜到了。整座王府,除了容妃有这样的资格,还有谁敢?可他是未来储君的热门人选啊!容妃胆子也真是大,这样的儿子,将来极有可能会是皇帝。她竟然敢动手!一般的妃子,都是母凭子贵,对儿子呵护宠溺得不行。容妃哪来的勇气?......

《短篇小说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笑轻狂。《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082章 化被动,为主动,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222282字。

书友评价

希望女主跟沐祁年在一起,作为一个老书虫,看过很多清醒的女主,弃男主选男二的,因为男主不适合女主,咱也不管什么初不初恋的,不合适就分,选择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建议作者最后安排女主和沐祁年在一起,多听听读者粉丝的建议!

希望最后女主和沐祁年在一起!

期待顾云汐和南宫初精彩片段

热门章节

第419章 他的汐儿,回来了

第420章 将士,也是你的百姓

第421章 难道,看不出来她不对劲吗?

第422章 过来陪我睡么?

第423章 阿离比你温柔

作品试读


顾云汐上药的手法是很独特的。

虽然也会疼,但疼痛感的确比其他大夫要轻不少。

也或许是,她的长指非常的灵活。

每个伤口抹上药之后,她就会在伤口周围的穴道,轻轻揉推几下。

君夜玄不清楚这样的揉推,能为伤口带来什么好处。

但的确是舒服了。

他湛黑的星眸慢慢蒙上一层朦胧的光泽。

不是不痛的,皮开肉绽,谁都痛。

只是在忍着。

忍了大半个夜晚,如今,身边有个她,背上的神经,还能感受到她长指的跃动。

渐渐,就累极开始困倦了。

“四皇兄。”顾云汐轻轻唤了声。

“嗯?”男人已经闭上眼,含糊不清应了声。

“是谁……”

“不想死就别问。”他声音冰冷。

顾云汐瞪了他一眼。

不问就不问,动不动就威胁她做什么?

不过,就算不问,大概也猜到了。

整座王府,除了容妃有这样的资格,还有谁敢?

可他是未来储君的热门人选啊!

容妃胆子也真是大,这样的儿子,将来极有可能会是皇帝。

她竟然敢动手!

一般的妃子,都是母凭子贵,对儿子呵护宠溺得不行。

容妃哪来的勇气?

“四皇兄……”她又唤了声。

但这次,君夜玄连哼都懒得哼一声。

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根本不想理他。

“四皇兄,今夜我看到的人,是楚离对不对?楚离一直就在王府里,是吗?”

君夜玄虽然不说话,但却缓缓睁开了眼。

眼底,有几分幽暗。

顾云汐就知道,自己一定没有猜错。

那个在云离阁,和容妃一起的人,就是楚离!

云离阁,分明就是她和楚离的名字。

“四皇兄,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指尖之下的那具身躯,明显僵硬。

君夜玄将她的手推开,拉拢上自己的衣裳,坐了起来。

“四皇兄……”顾云汐有些不安,从床边站了起来,下意识退了两步。

“怕本王?”

“没有的事。”但事实上,当他眼眸变得冰冷的时候,她是真的有点怕。

顾云汐低着头,躲开他审视的目光。

君夜玄面若冰霜:“对本王献殷勤,只是为了打听楚离的消息?”

顾云汐咬了下唇,知道他误会了。

刚才自己要给他上药,并不是因为楚离。

不过,这种误会,没必要解释。

她小声说:“新婚之夜后,我就再没有见过自己的夫君,四皇兄……”

“你就这么急着想要见到他?”君夜玄冷冷哼了哼。

“你对你的夫君,到底了解多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当真清楚?”

“我……”

“本王再问你一次,洞房花烛夜,你当真能认得出来,做你的人是谁?”

“四皇兄!”顾云汐吓得猛地退了两步。

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抬头,便迎上了君夜玄冷飕飕的目光。

她的心,一下子就颤抖了起来。

“四皇兄,我只是一个成亲之后,就被夫君避而不见的小女子,我找我的夫君有错吗?”

“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吓唬我戏弄我,好玩吗?与我成亲的人是楚离,不是四皇兄你!请你自重!”

小说《相思入骨:谁人不识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终,君夜玄终于转过身,虽然,还有点情绪。

但顾云汐好像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其实这位冷酷无情的四皇兄,也不是真的那么没人情味的。

他甚至帮她将地上的衣裳都捡了起来,送回到床上了。

之后,他走到一旁坐下,看着腿上的伤口,也是有几分无奈。

燕北被支开了,此时又不能让御医过来包扎。

只能看着伤口流血干瞪眼。

顾云汐好不容易穿好衣裳,一回头就看到君夜玄撕下一块布条,打算将腿上的伤口随意扎上。

她急了:“四皇兄,伤口上还有碎瓷片,得要先清理!”

她从床上摸索着下来,走向不远处那口箱子,脚步还是虚浮无力。

那箱子,是婢女给她准备的,里头还有她的针包。

见她拿着针包回到自己跟前,君夜玄挑眉:“本王为何不知,你还懂医术?”

顾云汐瞅了他一眼:“我与四皇兄从未相处过,我的事情,四皇兄又能知道多少?”

君夜玄瞅着她,眼底有一抹她看不透的复杂神色。

好一会后,他才道:“你希望本王知道多少?”

顾云汐没说话。

但愿以后和他不再有什么接触,所以,最好什么都不知道。

顾云汐将针包打开,里头除了有银针,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君夜玄看不懂的。

像是刀子,镊子,剪刀,但却每一样都特别精致小巧。

“这些东西,如何用来防身杀敌?”他皱起了眉。

顾云汐在他腿边跪坐了下去,将药箱打开,开始给他清理伤口。

“我这些东西不是用来杀敌,是用来救人的。”

君夜玄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的手指头。

那小巧葱白的指头,比他想象的还要灵巧。

就是那些他看不起的小东西,夹着他皮肉里头的碎瓷片,一点一点掏出来。

倒是掏得挺干净的。

顾云汐一直有注意他的脸。

这张完美的脸上,如今冒着一层细汗,但他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不……疼吗?”

“本王能在你面前,像个女人一般叫喊吗?”君夜玄不以为然。

“那……真的不疼吗?”他哼都不哼一声,弄得她有一种错觉,好像,她在给死人处理伤口。

死人……心里,莫名有些难受。

“四皇兄……”

“疼死了,快点!”君夜玄的口吻十分不善。

顾云汐松了一口气。

这才是她认识的四皇兄。

霸道野蛮脾气还很不好。

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终于,在午夜之前,给他将伤口处理好。

之后,顾云汐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人依旧有些头重脚轻。

她慢慢回到箱子前,刚将药箱和针包收拾好,回头就看到君夜玄站了起来,在走向她。

顾云汐顿时满心防备,下意识一退。

不料身后就是长椅,这一退,小腿撞在长椅上,竟一下失了重心,咚的一声跌倒在长椅子上。

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君夜玄已经站在她的跟前,俯身,挡了她起来唯一的方向。

“四皇兄,我是楚离的娘子!你再对我无礼,楚离会恨你的!”

一想到今夜两人纠缠在一起,甚至亲吻的画面,顾云汐就万分绝望。

这个时候,决不能再和他有任何纠缠。

君夜玄只是冷冷盯着她,也不知道盯了多久,他忽然勾唇一笑:

“你真的能分得清本王和楚离?你当真知道与你洞房的人是谁?”


顾云汐的主动,让君夜玄彻底陷入疯狂。

所有的理智,在药效之下,彻底被抛到九霄云外。

他一把扯开她的衣襟。

那雪白圆润的肩头,立即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因为长年征战而显得有些粗粝的大掌,从她的领口探入,将她纤细的身躯,用力掌控!

被他握住那一刻,顾云汐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软软挂在他的身上。

“四皇兄……”她低低唤了声。

君夜玄将她握得更紧,沙哑的声音,在他滚动的喉结深处挤出:“别怕,我在。”

那声音,真的好好听。

听得她醉眼朦胧。

“四皇兄……”

两个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滚了下去。

他霸道的气息,将她彻底淹没。

好热。

他的吻,好霸道,却又,好甜。

当他吻得越发深入的时候,顾云汐忍不住抬起自己,去迎合。

眼角那两滴泪,却无声滑落了下来。

她其实是有意识的,她甚至清楚知道,他是君夜玄。

可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抱他,亲他,回应他!

就像是有一种魔力,在强迫她必须要这么做!

当他的唇从她唇上移开,沿着她的脖子,一路往下的时候。

顾云汐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想要将他推开。

可最终她做出的反应,却是十指插z进了他的长发里,与他的发丝深深纠缠。

甚至,将他拉向自己,恨不得让他将自己的全部给吞噬进去!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是楚离的四皇兄啊……

“嗯……”顾云汐无能为力,只能一边哭着,一边欢愉地接受他的掠夺!

衣裳不知何时被扔了出去。

君夜玄从她怀中抬起头,低头,盯着她蒙了一层水雾的双眼。

滚烫的掌,扣住她纤细的脚踝,猛地一扯。

他压了下去。

肌肤相亲!

哪怕只是贴着,都舒服得让人想要尖叫。

顾云汐叫不出声,她的心很痛,痛得眼泪狠狠滚了下来。

身体向他靠去,眼泪却一发不可收拾。

今夜之后,她再没有脸面见楚离了。

从此,只能是陌路人……

身体和他在纠缠,她却哭得凄凉:“楚离……”

一句呼唤,像是一把刀,狠狠扎入了君夜玄的心脏。

视线里的她,脸上那湿漉漉的泪痕,越发清晰。

君夜玄扣着她脚踝的手指,慢慢在收紧,甚至,在颤抖。

该死的药效!

忽然,他一把将她丢开,随意披上外袍后,转身下床。

啪的一声,拿起不远处的一个花瓶,砸在了桌上。

清脆的破碎声,让顾云汐捡回一点理智和力气。

她下意识撑起自己的身子,侧头望去。

竟看到站在桌旁的君夜玄,拿起那半个碎花瓶,狠狠扎入自己的腿上。

一瞬间,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四皇兄!”顾云汐被吓了一下,更加清醒了。

他为了清醒过来,竟然伤了自己!

视线里满眼的猩红,惊得顾云汐下意识要下床,去看看他的伤势。

却不想,她身上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

手在床边完全支撑不住,身子一沉,立即往地上倒去。

君夜玄在她快要滚下去之前,将她扶起。

“四皇兄……”

顾云汐抬头,正迎上君夜玄湛黑的眼眸。

四目相对,刚才电光火石的画面,瞬间回到脑际。

顾云汐的心,狠狠颤抖了起来。

已经那么亲近了!

毫无保留的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他压下来的时候,她甚至都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坚硬滚烫!

就只差……一个用力……

经历过这样的事,现在,还怎么跟他相处?

最可怕的是,刚清醒没多久,顾云汐的意识又开始变得迷糊。

身体依旧很热,怎么办?

她好想抱他。

她控制不住自己!

“四皇兄……”


顾千月咬着唇,秀气的眉心紧紧皱了起来。

疼死了!

他怎么会忽然变得如此疯狂。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封住她的薄唇之后,就开始疯狂吞噬。

顾千月没有办法再多说半句,身体被他翻了过去,男人滚烫的身躯,猛地压下。

顾千月紧紧揪住身下的床褥,用力咬着唇。

她还有很多话要说,关于四皇兄的事。

可她现在,—个字都说不出来。

—张嘴,必然是连自己都感觉到羞耻的叫声。

他为什么总喜欢在她的身后……

身后的男人,眼底的温润不见了,那双湛黑的眼眸里,只剩下野兽—般的光芒。

若她能看到,—定会被那份寒光吓坏!

疯狂的掠夺才刚开始,顾千月就觉得,自己开始体力不支了。

晕眩的感觉,随着他猛烈的进攻,不断袭来。

她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

叫的嗓子哑了,也没力气了。

迷迷糊糊的,她好像,听到君北离的声音,哑哑地灌入耳中:

“遇到任何危险,都可以去找四皇兄,他会保护你,会……视你如命。”

……天亮了。

醒来的时候,床上果然只有自己—个人。

虽然昨夜她就有预感,可现在,心里还是难受。

明明成亲之前,—切都还是好好的。

为何忽然就变成这样?

“小姐?”安夏在外头,正在敲门,“小姐,我要进来了。”

顾千月还来不及阻止,安夏就端着热水走了进来,并随手将房门关上。

顾千月揪住被子,被折腾了那么久,现在,累得连抬手的力气都几乎没了。

侧头,便看到安夏在收拾地上的衣裳。

顾千月脸—红,安夏……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他……”

“离王爷是天亮之后才走的。”

安夏冲她—笑,虽然有点羞涩,但看得出来,安夏的心情也是很好。

“小姐,离王爷给你留了这个。”

她捧上来—扎鲜花。

北离送她花……

顾千月看着被安夏送到自己手里的鲜花,好几日的坏心情,渐渐就好了。

她曾经跟他说过,男人对女人表达爱意的其中—种方式,就是送花。

他还记得。

虽然他还是走了,但顾千月相信,他—定是有苦衷。

他说过,将来,会给她—个解释。

她只要等着他,相信他,便好。

“小姐,你心情好了吗?”安夏歪着脑袋看她。

“我没有心情不好。”顾千月依旧看着怀中的鲜花,眉眼弯弯的。

连眼睛里都有笑意,果然是心情好了。

安夏是了解自家小姐的,和离王爷相识—年,她对离王爷的感情有多深,安夏都看在眼里。

“好了,小姐,你就开开心心的,我相信,离王爷做完自己的事情,—定会回来陪着小姐你。”

“嗯。”顾千月点了点头,“安夏,帮我收拾—下,我要起来了,好饿。”

“是,小姐。”

外头,却在此时传来敲门的声音。

安夏出去没多久,便回来道:“小姐,燕北大人来了,请你过去与玄王爷—起用早膳。”

安夏想了想,又忍不住道:“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要不是离王爷眼角有—颗美人痣,我定然会认不出来两人。”

顾千月没有说话。

心里想的,却是昨夜北离说的话:遇到危险就去找四皇兄,四皇兄—定会保护你,会……视你如命。

视她如命?

是北离说错,还是她听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