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文章全文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

文章全文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

礼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是作者“礼蔚”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冷妖妖南宫翊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不自觉地心跳加速!可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呢,就被冷妖妖无情的言语打断。“可是,你喜欢柳司柔,你的品味太低了,我真的讨厌她,我只要想到你的品味,我就,我就——”一口气说了出来,“我就再也不喜欢你了,真的没法喜欢!哇——”她把眼睛闭上,心想:渣男,家暴男,反正就是不喜欢你了,就是觉得你应该和你的柳司柔锁死,就是不想掺和你们的狗情狗爱了!......

主角:冷妖妖南宫翊   更新:2024-04-03 10: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冷妖妖南宫翊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全文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由网络作家“礼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是作者“礼蔚”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冷妖妖南宫翊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不自觉地心跳加速!可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呢,就被冷妖妖无情的言语打断。“可是,你喜欢柳司柔,你的品味太低了,我真的讨厌她,我只要想到你的品味,我就,我就——”一口气说了出来,“我就再也不喜欢你了,真的没法喜欢!哇——”她把眼睛闭上,心想:渣男,家暴男,反正就是不喜欢你了,就是觉得你应该和你的柳司柔锁死,就是不想掺和你们的狗情狗爱了!......

《文章全文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精彩片段


“对不起,南宫辰,我,我,我不想喜欢你了,哇——”

冷妖妖真被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气吓死了!

她本来想说‘她不喜欢他了’,但是看到他暴怒的眼神,还是舌头拐了个弯,只敢说‘我不想喜欢你了!’

看到自己吓哭了冷妖妖,南宫辰又是一阵内疚,心疼地一把把她搂到怀里,柔声说:“妖妖不哭,本王不该凶你!”

抱了一会,南宫辰稍微得到点安慰,又定定地和冷妖妖对视,轻声道:“以后本王不失约,也不冤枉你,不凶你了,原谅我,可以吗?”

“不许不喜欢本王,好吗?”

他现在的声音非常轻,温柔的能滴出蜜来,可是在冷妖妖看来,只把他当成个大变态。

这个人帅确实帅,权利也确实有,但是,他一会儿护着柳司柔,一会儿失约,一会儿打她,一会儿又装得特别深情。

对不起,她只能把他往精分上面想,根本不会联想到南宫辰会喜欢自己!

红药之毒更是不想让他解了,万一这个精分在关键时刻,帮她解毒解到一半,然后又把她推开不继续,可别让她被红药反噬,吐血而亡掉!

救命,她真的是怕他了!

惹不起他,我还躲不起吗?

于是,吞吞吐吐地说:“南宫辰,我,我……”

唉,算了,死就死吧,干脆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吧。

“南宫辰,我一开始是喜欢你的!”

她脸有点红,眼神还有点躲闪。

“我对你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非常非常特别的熟悉感,让我不自觉地想要和你靠近!”

南宫辰听冷妖妖这么一说,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因为他本人也是如此,明明是没见面多久,但是就像非常非常熟悉的朋友甚至恋人的感觉,让他只要挨着她,就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可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呢,就被冷妖妖无情的言语打断。

“可是,你喜欢柳司柔,你的品味太低了,我真的讨厌她,我只要想到你的品味,我就,我就——”

一口气说了出来,“我就再也不喜欢你了,真的没法喜欢!哇——”

她把眼睛闭上,心想:渣男,家暴男,反正就是不喜欢你了,就是觉得你应该和你的柳司柔锁死,就是不想掺和你们的狗情狗爱了!

她一边抽泣一边说:“你要打就打吧,不过不要再打我的左脸了,换边脸打打也行。”

可是,等了半天,预想中的巴掌根本没有落下来,转而代之的是一个颤抖着的温暖怀抱。

“妖妖,对不起,对不起!”

南宫辰自责极了,“以后,我再也不打你了,本王该死,是本王的错!”

“我自己都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只知道,我舍不得你!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我接受不了和离,休妻,更接受不了——”

南宫辰顿了顿,“更接受不了你不喜欢我!”

“以后我会对你好,会试着喜欢你,好吗?我……”

他内心知道自己肯定喜欢冷妖妖,但是他说不出口,所以只敢假装说试着喜欢她。

其实天知道,自己心里已经喜欢惨了她,每天做梦都想抱着她好吗?想要和她深深地融化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冷妖妖看着南宫辰失落的眼神,心底也有一点点难过,于是,她准备再挤点眼泪出来,好给他发张好人卡。

可是无论怎么挤,怎么用小手掐大腿,都丝毫没有半点眼泪落下,唉,估计是刚刚才哭过,已经被南宫辰把眼泪吓干了!

所以,只能装作黯然神伤地说:“王爷,可是,妖妖这几天想明白了一件事!”


槽!这个男人也太帅了吧!他居然叫九爷?

她一直觉得南宫辰已经长得够帅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英俊得惊心动魄了!

可是她发现,即使是大帅哥南宫辰,跟眼前这个不近女色、不食人间烟火的魔尊比起来,还是要稍微逊色一点点!

难道因为魔尊是太监,有感情分可拿?所以看起来特别特别帅?

哈哈,不过,九爷这两个字和他这个长相也太不符了!

柳司柔轻轻一笑,好看的桃花眼瞬间弯成月牙:“公公,你生得太美了,喊你九爷有点可惜,我就喊你小九吧,嘻嘻。”

琉璃:“……”

她喊他‘小九’?

他可是战王!是九皇子!是功力九级半的修武者!这个小丫头怎敢?

要是被他手下的将士们知道了,岂不要闹笑话?

琉璃略微皱了皱英挺的剑眉,冷声道:“不可,且——从没人说过我美!”

她没看到自己的满头银发吗?这在东陵国可是不祥的征兆,人人避之不及,难道这个小丫头不怕?

柳司柔闻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天,这东陵国的人到底是什么眼光?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够美了,但是我认为小九长得比我还美呢!”

“怎么会没有人说你生得好看?真是暴殄天物!”

琉璃看她拿他和自己对比,深邃的眸子涌上一丝玩味,“我好看?你——不怕我的白发?”

“啊?怎么会怕?”

柳司柔瞬间露出花痴状:“你的白发简直不要太帅好吗,你若不是公公——”

琉璃嘴角一扬,眼睛一深,“怎样?”

“你若不是公公,要是在我的家乡,嘻嘻——”

“肯定有万千少女排着队,为你打得头破血流,哈哈哈!”

柳司柔说着偷偷笑起来,显然她说的故乡可不是西襄国,而是现代!

要是在现代,凭他这张脸,估计走在街上都会引起交通拥堵吧?

再加上他的绝世好武功,怎么样也是个强大的霸道总裁,那还不是挥挥手掌就能把小女生们的心巴给撩没了?

随即柳司柔讨好地笑道:“公公,你每天照镜子的时候,应该会被自己帅到吧?哈哈!”

她可没有把他当男人,只把他当一个美女姐姐,所以,对他的夸赞她可是一点不会吝啬的!

毕竟那个地方残缺的人还是挺可怜的,而且他刚刚还救了自己,所以,能给这个家伙一点温暖,就多给一点吧!

琉璃听了柳司柔的话,嘴角一抽,成功被她逗乐。

“嘴很甜,小九这个称呼——勉强准了!”

他心想,过几天他就去辰王府找三哥,把这个嘴甜的丫头要了来。虽然他不近女色,但是,放在身边当个乐子,也未尝不可!

而柳司柔这边听到琉璃说话这么霸气,心中一阵嘀咕,这个畅音阁太监,怎么说起话来就和九五之尊一样?

还用‘准了’这两个字,咳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皇子呢?

正想着,琉璃唤了一声,“柳司柔?”

“嗯?”她抬眉。

“你帮了我,可以求我帮你做一件事,只要我能做到的!”

柳司柔一阵无语,除了红药之毒,她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别人呢?

别说她已经嫁给南宫辰那块无情无义的大木头,即使没嫁,他小九也是个太监,他哪能帮自己解得了红药之毒?唉!

不过,她忽然心中一喜。

他可不是一般的太监,他是在身负重伤时,还能轻易杀死两个八级功力高手的大神呀!

而且又是这种惊尘绝世的神仙颜值,假如——哈哈,假如这样的人间妖孽能和自己结拜,那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情呀!

小说《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只是刚一拉开,他就后悔了:现在宾客这么多,那么莹白光洁的脖颈,他岂能让其他男人欣赏?

不,她是他的王妃,她的美也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于是,犹豫再三,便又替柳司柔把已拉开的领口重新拢好。

“快穿好,别人画着花饰点缀,你这空空如也——”

南宫辰咬咬唇,违心地说:“甚丑!”

柳司柔闻言,立马错愕,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南宫辰,你居然说我丑?”

“你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的呀?

随即她又低头喝了一口闷酒,骂骂咧咧道:“真倒霉,我居然嫁了个瞎子!”

南宫辰再也忍不住,赶紧用手挡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这才没让别人看到他夸张的咧嘴笑。

……

宴席上,妖妖发现宴会最重要的那个主宾位,一直空着。虽然那人没过来,但是桌上的菜品包括彩燕雪莲羹,可一样没少,全部上齐,丝毫不敢怠慢。

便起身八卦了一下,才知道那个位置是留给战王琉璃的!

琉璃是皇上的九皇子,比南宫辰小一岁。人虽年轻,却已战功赫赫,威名远扬。

他武功盖世,桀骜不驯,却听说从小身中奇毒,满头银发。

而且战王小时候据说被大火烧伤了容貌,因此长年只能戴着令人害怕的铁面獠牙面具,再没一个人见过他长大后的样子!

都说其他小国畏惧东陵大国,其实确切地说,是畏惧他们的战王——琉璃!

听说打仗时,只要敌军听到对手是琉璃,他们就会抖如筛糠,丢盔弃甲!

妖妖倒是很想见见这个传说中的战神,可惜从宴会开始到结束,琉璃都始终没有出现!

——

不一会儿,酒席结束,皇后萧凤怡便邀请大家到御花园赏花散步。而皇帝南宫轩觉得无聊,便借口有事提前回养心殿了。

要不是为了配合南宫辰,柳司柔本来也是不想去的,因为她发现自己并不受这帮皇亲国戚欢迎。

今天的家宴,哪怕是舞姬出身的柳司柔,也因为有南宫辰的偏爱,而比柳司柔受待见得多!

……

不消一刻钟的功夫,一行人已浩浩荡荡来到了传说中最美的皇家花园:

正所谓,玉树琼花蔚上林,琼楼玉宇缀芳芬。奇花万树锦鳞泳,古木千株翠鸟鸣。

妖妖一时看傻了眼,这御花园也太震撼了吧。比她在现代游玩的什么植物园啊,生态园,强太多太多了!

所以,当别人都在用心搞社交时,只有柳司柔一个人在一门心思游园斗鸟!

她一会儿闻闻花香,一会儿摸摸假山,就连看到池塘里的几尾彩色大鱼,她都要驻足观察好半天。

南宫辰被她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成功逗乐,虽然他这个王妃,看上去没有太多规矩,但是好像也不失可爱。

嗯,下次再带这丫头去郊外的避暑山庄开开眼,让她这种小地方的人,感受一下东陵大国丰富多彩的物种资源!

南宫辰想着想着,嘴角又是一抽,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天已经被这个小丫头逗笑多少回了。

忽然,只听扑通一声响,一声尖利的呼声响起:“不好啦,十七皇子掉到池塘里去了!”

“快来人救命呀!”

所有人顿时慌作一团,赶紧朝池塘边跑去。

丫鬟们此时早已吓破了胆,正跪在岸边疯狂地呼救。

原来十七皇子在花园里玩蹴鞠,一不小心球滚到池塘里,他想去捞,结果自己整个人也掉进了水里!

而十七皇子的生母——德妃娘娘,现在更是急的差点晕倒,几次三番想要跳入河中救她儿子,都被宫人们拉住了。

侍卫和太监们,早就在水下找人,一时灯火通明,把整个御花园照得和白天一样。

可是由于池中水草丛生,且水下暗黑,他们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把奄奄一息的十七皇子救上了岸。

等人上岸后,四五个太医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连忙不断拍打十七皇子的胸口和后背。

看没反应,他们又反复掐小皇子的人中,然而,还是无济于事!

顿时,太医们脸色大变,大胆地摸了一下小皇子的鼻息和脉搏,便纷纷瘫倒在地。

“德妃娘娘,十七皇子溺水太久,恐,恐怕已无力回天!”

“什,什么?你们这群庸医说什么?”

德妃闻言满脸惊恐地盯着太医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臣,老臣技艺不精,实在无能为力!”

德妃上前一把抓住为首太医的袖子,“我不相信,你们快帮本宫救我皇儿!你们快救他呀!我皇儿还那么小——”

“德妃娘娘,十七皇子,已经,已经不在了!”

“求娘娘不要为难老臣!”

太医们纷纷向德妃下跪,把这个事实直接说了出来。

轰!

德妃闻言,后退两步,瞬间瘫软在地。

她脸色惨白,喉咙里发出呜呜地叫声,由于太过伤心,止不住地干呕了起来。

这十七皇子可是她的命啊!她能在宫里有一点地位,全凭皇上对十七皇子的宠爱。

要是她的皇儿没了,那她估计自己也活不成了。

萧凤怡看到这种场面,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但是嘴上还是故作姿态地说:

“庸医,你们还不快想想办法,不然你们太医院的大夫,一个都别想推脱责任!”

“娘娘,十七皇子确实已经没了鼻息和脉搏,即使是华佗在世,也很难让小皇子起死回生!”

“望娘娘恕罪,老臣们实在无能为力了,唉——”

太医们又向萧凤怡跪拜,福身了一次又一次。

德妃此时已经完全听不到别人在说什么了,她只是边哭边抱起倒在地上的儿子。

“皇儿,你快醒醒啊,额娘就在这里,你快睁眼看看额娘!”

“额娘以后再也不逼你练字习武了,你快醒过来呀——”

“你要是不醒过来,娘也活不下去了,儿啊,求求你,快醒过来吧——”

柳司柔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本不想出头的,但是医者仁心,岂能见死不救。

一把扒开人群,“德妃娘娘,我以前在西襄学过一点医术,快让我试试能不能救回小皇子!”

德妃还没有来得及看妖妖,就被萧凤怡呵斥住了,“柳司柔你在说什么?”

“你在西襄会什么不会什么,本宫还不清楚?快别在这丢人现眼!”

“辰儿,还不快管好你家王妃?别让她在这边发酒疯!”

首先她觉得柳司柔不可能懂医术,即使懂,那么已经被太医们宣布了死亡的人,又怎么可能起死回生?

如果救不活,那么她现在的举动无疑只会给辰王府抹黑,阻碍她儿子的千秋大业。

此外,她还担心,万一这没规矩的丫头真的救活了十七皇子,那么岂不是又给德妃机会,来跟自己争宠了吗?

所以,她越想越气,越看这个柳司柔越不顺眼。

如果不是皇后的身份立在这边,她真的恨不能立马上去给她一个大耳光!

太医们听了柳司柔的话,也都不由叹了口气,“辰王妃,我们几个太医都已确定,小皇子已走,你这又是何必——”

“何必惊扰了他——”

这时,南宫辰的政治对立面,也开始借此机会嘲笑起了柳司柔:

“西襄公主,这是东陵国,可不比你们西襄,你要是在这边胡作非为,这罪怕你可担不起——”

“到时候,即便是辰王想要保你,估计也很难说得过去——”

萧凤怡听了大家的嘲笑,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立马命人去拉柳司柔。

“西襄丫头,假如你再添乱,到时候可别怨我们不讲邦交礼仪,与你划清界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司柔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看着朝她步步逼近的宫人,心里一惊,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

于是一咬牙,柳司柔直接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谁敢过来?”

小说《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喂,南宫辰,为什么我没有彩燕雪莲羹?”

“凡是和亲过来的家眷都没安排,母后心细,怕你们食不习惯——”

冷妖妖冷哼一声,特喵的这理由说出来,他自己信吗?

随即便翻了个白眼,“ 喂,南宫辰,你们过分了!”

她一边悲悲戚戚,一边用只有她和南宫辰才听得到的声音小声说:

“你不喜欢我就算了,你还不和我圆房!不和我圆房也算了,你居然还不给我吃彩燕雪莲羹!呜呜……”

“心也得不到,人也摸不到,就连吃的,你都不满z足我,呜呜……”

南宫辰简直不敢相信冷妖妖居然能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瞬间老脸一红,“妖妖,注意场合!”

“小点声!”

这也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喊她为‘妖妖’,而不是直呼全名‘冷妖妖!’

不料冷妖妖闻言,立马不乐意了。

“怕什么?我声音这么小,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得到!”

“南宫辰,你不给我碰,不给我吃,难道还不许我说吗?”

“咳咳,妖妖——”

南宫辰连忙阻止,“这殿内,凡是内功在六成以上的人,应该,都能听到!”

“啥?你说啥?”

“什么叫内功六成以上的人都能听到?你,你,什么意思?”

冷妖妖瞬间炸裂,假如刚才那番话有人听到,那她真的是丢人丢到西襄国去了吧?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个多么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女人呢?

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啥都想吃,又,啥都吃不到!

“南宫辰,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呜呜——”冷妖妖委屈死了,她真的想找块豆腐直接撞死。

南宫辰看着此刻的冷妖妖,他真的很想笑出来了。

但他还是忍住了,咬了一下薄z唇,故意用嫌弃的表情,“你真是冒冒失失,傻里,傻气——”

不知道愣了有多少秒,冷妖妖忽然拉住了他的手,“对了,南宫辰——”

然后带着哭腔,用蚊子一样小的声音询问,“那,这个殿内,武功在六成以上的人,多吗?呜呜……”

救命,她感觉自己真的快要哭出来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南宫辰听了她的问题,终于发出了轻笑,喝尽杯中酒,示意她自己用眼睛去看。

冷妖妖赶紧环顾了四周一圈,心都凉了:

因为她发现,已经有几个武将早就暧昧地朝她们看过来了!

冷妖妖害羞地赶紧低下头,拼命往嘴里塞点心,以掩饰此刻的尴尬。

南宫辰则是故作无奈地朝别人远远敬酒,好像他也并不生气。

而处在尴尬中的冷妖妖,丝毫没有注意到宴会中z央,那九五之尊玩味的眼神!

更没有发现,坐在她身后不远处小桌上的,正阴沉着一张冷脸的柳司柔!

“来,你吃我这份彩燕雪莲羹,本王还未动!”

南宫辰觉得冷妖妖就跟小孩一样嘴馋,于是便把自己的汤羹让给了她。

冷妖妖也没有客气,接过来就直接狼吞虎咽起来。

她也不是真有多饿,她只是想向那几个内功在六成以上的武将们证明:她冷妖妖还不是特别失败,她家夫君还是能想到她的!呜呜。

坐在身后小桌的柳司柔,看到南宫辰把汤羹给了柳妖妖,便赶紧起身,迅速把自己的彩燕雪莲端到他面前。

“王爷,要不,您吃柔儿的吧?”

南宫辰还没有接呢,就被冷妖妖直接阻止了。

她一边吞着雪莲,一边斥责:“柔侧妃,这羹你自己都已经吃过了,怎么还能让王爷食用?”

“这点礼数都不懂吗?别叫人知道了,看我们笑话王爷!”

柳司柔听到冷妖妖这么说,顿时心中一慌,连忙把羹端走,“姐姐教训的是,柔儿一时大意,差点失了分寸!”

南宫辰刚想开口安慰柳司柔,却冷不防地被妖妖用勺子,喂进嘴里一口羹。

南宫辰、柳司柔:“……”

“这王爷吃嘛,也只能吃正妃食用过的东西,这叫夫妻伉俪!”

冷妖妖轻轻一笑,“侧妃妹妹,你懂了吗?”

她心想,谁叫你们刚刚在马车里喂来喂去?我这次要是不恶心到你们这对现世宝,我就不叫冷妖妖!

柳司柔整个人的眼珠子都差点要翻出来了,她知道冷妖妖脸皮厚,但是不知道能厚到这个程度!

手指被她掐得泛白,明明恨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低眉顺眼,“柔儿懂了,多谢姐姐教导!”

而南宫辰这边更是完全愣在一旁,他慌忙把汤咽了下去,甚至连味道是什么都没有在意(被冷妖妖偷偷加了很多辣椒粉)。

他只是完全沉浸在冷妖妖惊人的举动上,甚至他还觉得,刚刚那口汤,居然比蜜还甜!

哈哈,造孽!

——

宴会最后,肯定就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敬酒环节了!

场面话,恭维话,不绝于耳。但是都不是夸冷妖妖的,奉承话夸的都是她家威风凛凛、年少有为的辰王——南宫辰!

女眷们也很少会跟冷妖妖敬酒,好不容易来几个人说说话,却是笑她的衣服太土或者饰品太寒酸!

而当她仔细打量完殿内所有女人后,才渐渐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东陵国女人的服装很是大胆,几乎都是清一色的轻纱薄裙。包括皇后在内,女子们的胸口全都露着一大片白,看上去十分丰满。

而且大部分女子,背后的脖颈处都浅浅地露出一小处。

也就是所谓富贵包的那个位置,她们会用画笔点一朵梅花或者墨兰,争相斗艳。

唉,她以前看柳司柔打扮暴露,以为是她的性格使然。却没曾想到,居然这是东陵女人的流行趋势!

特喵的,还真是草率了!

再看看自己,虽然也是薄纱红妆,但和那些袒胸露背的女人比起来,自己还真的和女道士无异。

为了那该死的虚荣心,她极不自然地把自己的领口往外敞了敞,又觉得还是不够,便偷偷拽住了南宫辰的衣摆。

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南宫辰——”

“她们都在笑我打扮土,你快帮我把后面的领口拽低点!”

南宫辰:“……”

“快点呀,她们笑我,丢的也是你辰王府的脸!”

南宫辰刚想说没必要人云亦云,但一感受到那个软萌的娇躯靠近,便不由自主地呼吸都快停止了。

闻着那诱人的馨香,鬼使神差地,他顺从地听着她的指挥,帮她把脖子后面的衣领轻轻一拉。

小说《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魔王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