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其他类型 > 抚你眉间川

抚你眉间川

钟离墨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钟离墨有一个从小寄住在家里的远房表妹冷婉情。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钟离墨给冷婉情承诺以后会娶她为妻。但没来得及去和父母说,父亲就意外去世。出孝后,承爵的圣旨迟迟没下,那时钟离墨的母亲刚好听说,皇后要为乐阳公主选驸马。于是递了牌子进宫求见皇后,话里话外透出想为她儿子求娶乐阳公

主角:冷婉情钟离墨   更新:2022-09-13 03: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冷婉情钟离墨的其他类型小说《抚你眉间川》,由网络作家“钟离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钟离墨有一个从小寄住在家里的远房表妹冷婉情。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钟离墨给冷婉情承诺以后会娶她为妻。但没来得及去和父母说,父亲就意外去世。出孝后,承爵的圣旨迟迟没下,那时钟离墨的母亲刚好听说,皇后要为乐阳公主选驸马。于是递了牌子进宫求见皇后,话里话外透出想为她儿子求娶乐阳公

《抚你眉间川》精彩片段

皇上!皇上!皇上!”一道温婉柔和的声音传进耳朵。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钟离墨缓缓睁开眼睛,从贵妃椅上坐起来。


“皇上,皇后跟前的李公公求见。”婉妃走过来帮钟离墨整理龙袍。


“喧他进来!”


福公公得令出去传话。


没一会,福公公就领着人进来了。


“奴才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李公公上前跪下行礼。


“皇后可是有事?”钟离墨问。


“回皇上的话,公主回宫了,皇后娘娘请皇上去一趟凤仪宫。”李公公恭敬回话。


钟离墨转身对婉妃说“爱妃,朕先去凤仪宫了。”


“妾身恭送皇上!”婉妃福身行礼。


“奴才奴婢恭送皇上!”宫人跟着行礼。


钟离墨大踏步走出寿安宫。


坐上龙辇,钟离墨整理脑中的剧情。


原身是昭和皇朝的皇帝,能力不算出众,如今继位二十五年,还不能完全掌控朝廷。后族势力庞大。


皇后生有一儿一女,儿子顾承晔被封为太子,如今已经三十岁,女儿被封为乐阳长公主,如今二十岁,下嫁安远侯钟离墨已经两年。乐阳长公主就是这次他要守护的人。


钟离墨有一个从小寄住在家里的远房表妹冷婉情。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钟离墨给冷婉情承诺以后会娶她为妻。


但没来得及去和父母说,父亲就意外去世。出孝后,承爵的圣旨迟迟没下,那时钟离墨的母亲刚好听说,皇后要为乐阳公主选驸马。于是递了牌子进宫求见皇后,话里话外透出想为她儿子求娶乐阳公主。


皇后经过多方面考虑,向皇上请旨择钟离墨为驸马。与赐婚圣旨一起下的还有钟离墨原爵继承父亲安远侯的爵位。


钟离墨肯定是不愿意的,他一心爱慕的只有灵儿,他不明白皇上怎么就选他为驸马了。但是抗旨是死罪,他也只能无奈接受。虽然心痛不舍,钟离墨还是远离了灵儿,还让母亲给灵儿找一门好亲事。


钟离墨不喜欢乐阳公主,婚后对她不冷不谈。女人在这方面的直觉有时候准得可怕。乐!乐阳公主感觉到驸马对她的冷淡敷衍,直觉驸马对那个寄住在安远侯府的冷婉情很不一般,于是钟离墨前脚回安远侯府,后脚她就招冷婉情过公主府侍候她。


冷婉情虽然父母双亡,但是在安远侯府也是娇养着长大,哪干得了伺候人的活。再加上因为墨哥哥娶了乐阳公主而疏离她,她夜夜泪湿枕巾,人日渐消瘦。


钟离墨看着消瘦的灵儿,心如刀割。然而乐阳公主是君他是臣,她只能委婉的和乐阳公主说,母亲很是喜欢冷婉情表妹,能不能就让她留在安远侯府多陪陪母亲。


但是钟离墨不知道的是,他说起冷婉情时眼中藏不住的心疼刺痛了乐阳公主的眼,她更是频繁招冷婉情,磋磨起冷婉情来更是不手软。


乐阳公主的作为,让钟离墨对她从不喜到厌恶。乐阳觉察到了钟离墨对她那尽力掩藏起来的厌恶,心中更是发狠。于是设计给冷婉情下药,想找一个下人毁了她的身子。当然,恶毒女配怎么可能得逞?乐阳公主的算计反而促成钟离墨和冷婉情的好事。


钟离墨不愿意委屈灵儿的,想娶灵儿为二房,但是哪有驸马娶二房的,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納灵儿为姨娘。但是即使钟离墨拿到乐阳公主下药的证据,乐阳公主也只同意冷婉情做一个通房丫头。


两个月后,冷婉情被查出怀有两个月的身孕,钟离墨和安远侯老夫人乐得不得了,对冷婉情那是一个嘘寒问暖。乐阳嫉妒得发狂,上前狠狠推了冷婉情一把,害得冷婉情差得流产。这下子,钟离墨忍无可忍,顾不得君臣有别,冲乐阳公主大吼。


乐阳公主从小金尊玉贵,哪受过这么的委屈,于是哭着回宫。


“皇上驾到!”


钟离墨从龙辇出来,朝凤仪宫正殿走去。


皇后和公主站在门口迎接,看到皇上过来,马上领着一众宫人上前行礼。


“臣妾恭迎皇上!”


“儿臣恭迎父皇!”


“免礼!”钟离墨伸手扶起皇后,皇后看着还好,乐阳公主眼睛都是红的。


钟离墨问道“乐阳,你这是怎么了?”


不待乐阳公主回话,皇后就气愤的说道“驸马实在!不像话,居然让一个卑贱女人怀上孩子,还胆敢朝乐阳大吼。”


乐阳回宫,见到她就抱着她哭,她怎么问女儿都不说话,只顾着哭,都急死她了。最后还是问了身边照顾的人才知道原来是驸马为了一个通房丫头既然胆敢朝乐阳大吼。


“怎么回事?”钟离墨看着乐阳公主。


“儿臣不小心撞到驸马的一个怀孕的通房丫头。”乐阳公主修饰了一下。


“皇上,驸马他这是打皇家的脸。”皇后恨恨的说,乐阳当初就该听她的处死那女人。


“喧安远侯觐见!”钟离墨下令道。


“诺!”福公公安排去了。


……


“臣奴婢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冷婉情跪伏在钟离墨旁边,身子微微颤抖。


“安远侯,你好大的胆子!”钟离墨冷冷的说。


“皇上,这全是奴婢的错,请您不要怪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