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全文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全文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内容精彩,“周大白”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陆令筠陆含宜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内容概括:程云朔这么一想,就在打桂花的人里看到了秋菱的脸。“秋菱?”“世子,你来得正好,我这打了许多桂花,等下就给你做桂花糕。”秋菱冲他甜甜一笑。一下子就勾起了程云朔往日的回忆。“你昨天落了水,伤寒还没好,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程云朔道。“我哪里有那么重要,我如今能从佛堂出来,再见到世子每一眼我都珍惜。”秋菱捧着桂花,小意......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4-14 20: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内容精彩,“周大白”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陆令筠陆含宜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内容概括:程云朔这么一想,就在打桂花的人里看到了秋菱的脸。“秋菱?”“世子,你来得正好,我这打了许多桂花,等下就给你做桂花糕。”秋菱冲他甜甜一笑。一下子就勾起了程云朔往日的回忆。“你昨天落了水,伤寒还没好,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程云朔道。“我哪里有那么重要,我如今能从佛堂出来,再见到世子每一眼我都珍惜。”秋菱捧着桂花,小意......

《全文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彩片段


程云朔说完,便抱着落了水的秋菱离开这里。

只剩下邢代容呆呆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抱着人冷漠绝情离开的程云朔。

气到全身发抖。

他,他,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这个男人明明说好一生一世只爱她的!

当天夜里,程云朔没有回摇光阁。

宿在了秋姨娘的秋香院。

这一夜,邢代容砸了摇光阁一堆东西。

哭哭闹闹的折腾了半宿。

陆令筠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少夫人,昨夜世子爷留在秋姨娘那儿,不过秋姨娘用尽了手段,世子只是跟她分房睡。”春杏回来把详情告诉陆令筠。

“这是为何?”春禾在旁边疑惑,“按理说,世子爷不是跟那位决裂了吗?”

陆令筠在院子里晃着小椅子,浅浅笑着,“哪有什么决裂,是互相试探。”

“互相试探?”

“试探谁肯让步。”陆令筠笑着。

男女之间,若不是有共同敌人,一起对战,那剩下的时间便是夫妻间的一日百战。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原先程云朔事事惯着邢代容,他爱邢代容能越过规矩越过礼法,远远超过邢代容爱她,那便是邢代容压过他。

可如今二人碰到一次重大的底线试探,程云朔不想再让步了。

他想让邢代容让步。

昨夜他宿在秋姨娘那里,却不肯同她同房便是说明一切。

而那邢代容,陆令筠与她接触这几次就发现,她有着难言的傲慢,也不知道她的傲慢到底来自哪里,眼里语里,都是对所有人的鄙夷和轻视。

瞧不起所有人,目空一切。

甚至程云朔。

所以她一直逼着程云朔让步,处处迁就她。

两人在僵着较量呢。

“少夫人觉得谁会让步?”

“那还要说,肯定是那位呗!”春禾不屑,“昨夜她在摇光阁砸了半宿东西就睡去了,按她往常脾气,不得砸门去闹。”

陆令筠轻轻一笑,“不,还是程云朔。”

“为什么?”众人齐问。

为什么?

因为程云朔现在还很爱她。

永远是爱得多的人让步。

可这世上哪有一直让步的人,只叫一个人一直退让,让得多了,感情就没了。

陆令筠笑而不语,没多久小薇就跑进来回禀,“少夫人,世子又回摇光阁了。”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看向陆令筠。

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陆令筠简直神了,她们家少夫人真真是算无遗漏,总有种云淡风轻就把握了一切的感觉。

陆令筠看着这些目光,只是淡淡笑着。

她可没那么厉害,只是经历得多,看得多,比她们要多活一辈子呢。

“给秋姨娘送一匹料子,再送些红糖姜茶,昨天她落水,委屈她了。”陆令筠淡淡的安排。

“是。”春杏在旁边领命。

待得春杏带着东西回了秋香院,秋菱坐在院子里骂人。

“那个狐媚子到底有什么手段,把世子哄得团团转!”

“到底是青楼出来的,勾z引人的手段就是厉害!”

春杏听得这些话,笑着,“秋姨娘,不要气了,少夫人叫我给你带东西来了。”

秋菱听此,看向春杏手里的东西。

有红糖姜茶,还有一匹好料子。

“少夫人说你昨天落水受了气,委屈你了。”

秋菱立马脸色好转许多,“还是主母仁善。”

“谁说不是呢,咱们少夫人就是菩萨心肠的好人,那位在我们少夫人面前,从来都是大放厥词,少夫人从来没责罚过她。”

秋菱听后,心中更加郁结,“真是不知感恩不知天高地厚的狐媚子,仗着有几分宠爱得罪这个得罪那个,看我怎么收拾她!”

春杏看着秋菱,抿嘴轻笑,“秋姨娘还有什么办法?”

秋菱认认真真的想了想,“对了!世子最爱吃我做的桂花糕,如今正好桂花开了,我们给世子做桂花糕!”

春杏眼睛一亮,“好!”

话说程云朔回了摇光阁,他已然是给了一个极大的台阶。

但是邢代容根本没有任何下台阶的意识。

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

程云朔叫人送了好几趟东西去,邢代容都把饭菜给砸了。

砸的多了,程云朔也没了耐心。

“爱吃不吃。”

他心里郁闷得慌。

她做错了事,她还这么大的气性!

每次都是他哄她,再喜欢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他在摇光阁待到下午,实在憋得慌,离了摇光阁。

刚刚出去,就看到外面桂花树前两个女子正在打着桂花。

程云朔一看到这儿就想起小时候,他同秋菱还有院子里其他人一起打桂花。

他爱吃桂花糕,打下的桂花秋菱都会给他做糕。

程云朔这么一想,就在打桂花的人里看到了秋菱的脸。

“秋菱?”

“世子,你来得正好,我这打了许多桂花,等下就给你做桂花糕。”秋菱冲他甜甜一笑。

一下子就勾起了程云朔往日的回忆。

“你昨天落了水,伤寒还没好,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程云朔道。

“我哪里有那么重要,我如今能从佛堂出来,再见到世子每一眼我都珍惜。”秋菱捧着桂花,小意温柔到程云朔面前。

程云朔听到这儿,再对比家里那个只会砸盆砸碗,哄都哄不好的邢代容,顿时高下立判,想到当初为了邢代容,把秋菱赶走,他不由道,“秋菱姐姐,你别生我气。”

乘胜追击的秋菱听到这个称呼,一时红了眼睛,“我又怎么会生世子的气,只要世子心里还有我就好,我一个人,这世上能依仗的只有世子。”

当夜,程云朔又在秋香院休息。

这一下,邢代容终于慌了。

“世子又没回来!”

“是的,世子昨天在秋菱姐那儿。”

“啪!”

邢代容狠狠甩了秋葵一巴掌,“谁是你姐姐!吃里扒外的东西!到底谁是你主子!”

秋葵震惊的看着打她的邢代容,这还是当初第一次见面,拉着她手跟她讲,人人平等,她不是任何人奴隶的邢代容?

“还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把世子给我叫回来!”邢代容气呼呼道。


“谁说花的侯府的钱?”陆令筠松开杯子,眼底都是狡黠。

王绮罗这时讶异,“不是侯府给的钱,谁能填那么大的窟窿?”

“外面传着谁的名字就是谁填咯。”陆令筠靠近王绮罗,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一声,“所有物料钱都是压的。”

王绮罗的眼睛逐渐瞪大,错愕半瞬后,她豁然开朗,“真有你的!”

一天亏四五十两,二十天便是一千多两,哪家能给邢代容压这么多的钱。

侯府不出的话,这些人势必要告的啊!

到时候谁的名字叫得最响,谁就得出来还钱!

王绮罗是彻底对陆令筠放心了,她在她院里和她饮了一下午的茶,闲谈八卦了许多杂事,还说起了不少关于陆含宜的事。

听说陆含宜这段时间在李家与她妯娌处得不是很好,她嫂子掌着家,对李二院子一直克扣,陆含宜连着吃了几次暗亏,她告到婆母那儿,万金油的婆母连秦氏都不如,秦氏好歹会向着她,而且大方。

她那婆母就是一个人精,每每打着太极把她忽悠回去,直气得陆含宜憋屈又没地方发火。

“不过陆含宜也不敢去找她相公的茬,说来也怪,陆含宜那等窝里横的人怎么不逼她相公去理论?还对他软言细语,伺候得可好了。”王绮罗八卦道。

陆令筠轻轻一笑,看来她那妹妹还盯着明年的登科状元呢。

两人悄悄话说到暮色渐合,王绮罗一个未出阁女子不便在侯府待得太晚,在她嬷嬷第三次提醒下,便止住了今日话题。

陆令筠与她约着三日后一起去街上逛逛,便送着她出府。

经过侯府花园的时候,迎面便遇上满面春风的程云朔邢代容两人,他们俩身边还跟着几个程云朔的朋友。

“世子。”

陆令筠停下来行礼。

王绮罗戴着斗笠,在后面跟着行礼打招呼。

程云朔同陆令筠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更是会极有边界感的保持一定距离。

他冲她点点头,目光落在她身后戴着斗笠的女子身上。

不消问,陆令筠便道,“我闺中密友,过来看我。”

程云朔身边还有几个外男,陆令筠便连王绮罗的门户都不报。

程云朔点点头,带着与其他人相谈甚欢的邢代容往宴客厅去。

他身后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倒是开口道,“这位姑娘瞧着像王将军家的小姐。”

陆令筠听着他报名号微微蹙眉,程云朔这时介绍道,“他们二位都是我朋友,这位是新晋大理寺少卿之子,罗恒。”

听到大理寺少卿之子这七个字陆令筠顿时掌心一紧。

另一边,罗恒自来熟般开口道,“是王小姐吗?我是罗恒,三月前与父亲在郊外见过你和王将军。”

罗恒生得温润如玉,彬彬有礼,说起话来便叫人心生好感。

陆令筠登时心下紧张一片,是这个人了,一定是这个人了。

上辈子娶了王绮罗,却将她虐待致死。

“相见即是有缘,不如我们同在云朔这儿用个饭?”他继续道。

程云朔这时也道,“大家都认识吗?既然都认识,就一起吃饭吧。”

陆令筠身后的王绮罗并未着急开口,陆令筠这时赶忙道,“不了,时候不早,姨母嘱咐过我送妹妹早点回去,她毕竟未出阁,不便在我这儿用饭。”

陆令筠推脱得极有条理,她摆着手,只叫王绮罗不要发出一个声音。


“会什么呀?”秋菱扬着眉梢。

邢代容这时目光一凛,故作深沉道,“衣食住行,我方方面面改变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菱笑得前仰后合。

“有什么好笑的,”邢代容看着她这个样子,就跟看猴子一样,“你等着看吧!到时候我成了青史留名,让你仰慕都够不到脚尖的人,你就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菱捂着肚子大笑不止。

邢代容跟看猴子一样睨了她一眼,带着人往前走,“走,我们去看看我的自助餐厅!”

府外,东街。

邢代容带着人到聚福楼的时候,康平已经在里面接待程云朔。

“云朔!”

“代容,你来了。”程云朔看到她来,微笑着,“你看看是不是按你的想法来的?”

邢代容高兴的走进去,入眼就看到她要求的摆放各种瓜果点心的点心区域。

“这水果怎么这么少?”邢代容只看到一些西瓜,桃子,梨子,红枣,果干还有一些手工面点,“没有香蕉菠萝榴莲吗?”

“嗯?”程云朔和康平皆是不解。

邢代容这时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算了算了,那就多放些点心吧!用点心把这儿堆满,太少了不好看。”

康平听到这儿皱紧了眉。

我的姑奶奶啊,点心多贵她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

邢代容瞧见他皱眉模样就不高兴。

“姑娘,点心成本不低,如今红糖价格还在涨,点心一斤成本能合算到三十多文钱。”康平老老实实答着。

这年头点心就是稀罕物,点心所需要的红糖都是南边运来的,价格浮动高地大,十几文到二十几文不等,京城这等全国最富裕的地界儿,普通的酒楼伙计一个月工钱不过二钱到三钱银子,也就是二三百文,普通人有几个吃的起点心的。

一进门就把成本如此贵的点心要他堆满,这绝对是要亏死他!

“你懂什么呀,吃自助餐有谁光吃点心的!”邢代容眉一横,一脸嫌他小家子气模样。

旁边的程云朔看她这生气勃勃的样子只顾着笑,宠溺道,“就听代容的。”

康平不说话了,点着头把活计记下。

另一边邢代容往里继续走,很快就到了她要求的冷菜区。

冷菜一共准备了十二个大瓷盆,每个前面都标了名字。

有煮茴香豆,煮毛豆,煮花生,煮扁豆,凉拌茄子,凉拌豆芽,凉拌豆腐,水煮萝卜,凉拌莴苣,凉拌菠菜,凉拌白菜,凉拌冬葵。

旁边还有各种主食类蒸红薯,蒸南瓜,蒸馒头,蒸糙米。

邢代容瞧见这么多凉菜和主食,满意点头,“你刚刚说点心成本高,这些凉菜成本不就拉低下来了吗?自助餐本来就是样样数数的吃,又不会光吃贵的,你眼光就是狭窄。”

康平:“......”

他眼光狭窄,先不说这些凉菜成本也不低,就是你叫人放开了吃,荤素不忌,大家是真的只吃好的贵的,谁吃些便宜的啊!

这个时代有多少能吃饱饭的人呐!

很快到了荤菜区,按照邢代容的要求,荤菜除了常见要有的红烧扣肉,蹄髈,炒肉,烧鸡,烧鸭之外,还得加一个新奇的烧烤。

提前腌制好的羊肉猪肉串成大串儿,在火上烤,烤得滋滋冒油后加上辣酱和特意寻来的西部小众佐料孜然,烤得是香气四溢。

这烧烤确实是叫康平开了眼界,他当时一听说烧烤只觉得他们店可以专门引进这道菜做招牌菜,再改良一下口味,走精良路线,绝对能俘获上层食客。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歹是自己名义上嫡亲的妹妹。

第二天,她叫人备上礼品,乘着马车去李家瞧上一眼。

李宅。

李家规模和陆家差不多,但因为李老爷是正儿八经的六品礼部员外郎,有实权在手的,往后也有升迁希望,而陆家的五品翰林编修实在是没半点权力的文官,两家不可同日而语。

加之李家大郎娶了四品京官的独女,韦惠风,李家在京都还是有不小地位的。

不少人都觉得李家日后会起来,李闻泽前途极好。

陆令筠瞧着这熟悉的门第,从马车上下来,两个守门小厮便上前,“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这话本是没规矩的。

请人来上门来,第一时间便会打点给门卫,叫他们长着眼,别唐突了客人。

可陆令筠这世子夫人身份过来,还叫他们盘问,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

李二和程云朔请她过来,并没有告诉李家上面的人。

而这绝对是他们的小心机,想着仗陆令筠的身份,压一下如今当家的大房夫人韦惠风。

叫她来背锅认错。

陆令筠一眼便把李家这些小九九落在眼里,不过上辈子她也吃了不少韦惠风的亏,所以这般算计她,她也顺势接了过来。

她给跟来的万嬷嬷一个眼神。

万嬷嬷立刻吼道,“瞎了你的狗眼!你们府上二夫人的嫡姐,宁阳侯府世子夫人都不认识!”

府上二夫人的嫡姐不重要,宁阳侯世子夫人才是重点。

正儿八经的勋贵世家夫人,这就算李家正在向上发展,也是不可能轻视的。

“小的眼拙,快快快,去请大夫人出来!”

守门小厮立马点头哈腰。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墨蓝色袄裙,二十出头的年轻夫人便匆匆的跑出来。

她一瞧见穿着暗金绣祥云纹,湖色蜀锦短褂,头戴着简约但实在名贵的翡翠簪子的陆令筠,立马便堆上热情又歉意的笑,“原是宁阳侯世子夫人来访,夫人莫怪,我今儿真是忙糊涂了!”

韦惠风一脸笑容。

她将这亏吃下,毕竟她就是跟陆令筠说她事先不知情,陆令筠也是不可能信的,只会说她李家欺人。

这一印象叫陆令筠落下,待会程云朔再告几句状,那就真真没处说了。

“是忙忘了,还是压根不把我们宁阳侯府当回事?”

万嬷嬷哼的一声,仗势道。

韦惠风给自己嬷嬷一个眼色,嬷嬷立马笑吟吟的迎上去,“哪能呢,我们主今儿是真的忙,唐突贵客了,快请进!”

韦惠风也顺势热忱的走到陆令筠身边,“今儿确实是我唐突了,想必二妹在府里都等急了,我年纪比夫人大些,不要脸也随着二妹自称一声嫂嫂,等下嫂嫂给你们俩一起赔罪。”

韦惠风这话说得相当漂亮,先把程云朔搬出来,说她在屋里等,赶紧把注意力转移。

二来三两句就攀上关系,一个嫂嫂自称,那便是自家人,自家人再要计较唐突这些事,就显得陆令筠咄咄逼人。

一番不见刀光的唇枪舌剑便把问题化解了。

可偏偏,陆令筠今儿把万嬷嬷带来了。

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老奴立马就挑出她话里的茬,顺着就接,“对我们都这样,对我们家二小姐指不定怎么样呢。”

果不其然,韦氏听到这里,笑嘻嘻的脸上一滞,她眼神一闪,直接挽上陆令筠的胳膊,“哪能呢,二妹妹如今有孕在身,我们全家都把她当眼珠子疼,敢叫她有一点不舒服,我第一个难辞其咎,好妹妹,你也是做掌家主母,府上上下有一点差错,上上下下都得指着咱们说,咱们难啊。”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教训完这两个嬷嬷后,直接回屋。

她回屋后,两个嬷嬷脸上各自精彩。

万嬷嬷看着安嬷嬷那止不住的得意不禁冷哼,“你少得意,别忘了你卖身契还在谁手里。”

得了陆令筠势的安嬷嬷眼睛转了转,“你也别忘了现在是在哪里。”

她说完就出去,徒留万嬷嬷一个人在原地气得牙痒痒。

陆令筠先安置了两个嬷嬷,回屋之后,便把四个陪嫁的粗使丫头叫来。

她给她们全都抬了身份,成为侯府的一等丫鬟。

这四个丫头原是陆家的家生子,她们父母兄弟,卖身契在柳氏那边,但这依旧拿捏不住陆令筠。

她只要后面给她们寻个好人家,就嫁侯府家生子便足以收获她们的忠心。

陆令筠让四个丫鬟负责和各个院子的联络,多多认识人交朋友,打探府里每日动向,若是有看对眼喜欢的,日后她就给她们做主。

陆令筠的话叫小丫头们全都面红耳赤,羞得不敢应和。

陆令筠几句掏心窝的话,她们跟她一起嫁过来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侯府才是她们这辈子真正的家,她们但凡好好干,就是未来侯府里的掌事大嬷嬷,是陆家这辈子都给不了她们的。

陆令筠更许诺她们只要忠于她,日后她们成亲便把卖身契要回来还给她们。

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落下,四个小丫鬟全都哭着向陆令筠表忠心。

陆令筠知道她们这些人刚开始对她还没那么多的忠诚,不少心里还惦念着陆家,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忠诚。

只有大家利益一致,是同一个绳上的蚂蚱才会有长久真实的忠诚。

不过时间还长着呢,只要她们在侯府久了,跟她久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真正的忠诚。

陆令筠不急,她只要掌好舵,叫大家跟紧她。

当然,她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自己重新招人,培养心腹,但实则那是下下策,最差的选择。

因为陪嫁的这些人虽然是柳氏捏着,但说到底还是陆家的人。

跟她的利益在核心上是一致的。

而一个外面招来的人,身份背景要仔细不说,人心更是难测,不管是独身的孤儿还是有家有业的都很难保证能拿捏住对方。

陆令筠上辈子就吃过信任外人的亏。

大家族只信赖家生子就是因为对方真的全家都在主家手里,绝不可能生二心,外面偶尔招来的丫鬟小厮在入府后地位永远是最低的,做着最苦的差事,只有寥寥一些从小选给小姐少爷当贴身丫鬟小厮的待遇会好一些。

那也是因为他们是从小就养在小姐少爷身边。

御下这事,不光要看人准,更得稳。

能用自己知根知底的人就绝不要随便用外人。

她将陪嫁的四个小丫鬟,两个嬷嬷安置了之后,想了想那两个头面大丫鬟。

春杏和春禾她暂时不知秉性和底细,这二人她还得好好考察观摩。

而芷染。

“芷染,从今天起,你出去找常嬷嬷,和她学习,开始管理我外面所有的铺子和田庄。”

陆令筠悄悄把芷染叫进屋里,将她最重要的差事给她。

芷染听到陆令筠要把她放出去,“小姐,你是嫌弃我了吗......”

“你少这般没眼界,没出息。”陆令筠狠狠戳她额头。

陆令筠除了是侯府新主母外,她自己本身也有不少产业和田庄,那可都是她自己的嫁妆。

以前是她的奶嬷嬷常嬷嬷在外看着,现在也该让芷染去接班。

“小姐,我......”芷染委屈。

她感受到了陆令筠是给她一项更重要的工作,可她不想离开陆令筠。

“过年的时候我再见你,你若是没有半分长进,别怪我把你嫁出去!”陆令筠吓唬道。

芷染听到这里立马收起泪水,“但是小姐,我走了,谁贴身伺候你?”

“霜红。”陆令筠道。

她原本那个粗使丫鬟。

“霜红她笨手笨脚,怎么能照顾好您啊!”

陆令筠又戳了她额头,“霜红笨手笨脚也比你冒冒失失强,你在外面跟你娘好好学着,不给我管好我家当,看我以后还要不要你。”

芷染捂着脑门,“别别别,小姐,我一定好好学。”

陆令筠见芷染这般,轻笑一声,她从手腕上褪下一个镯子,塞在她掌心,“芷染,你是我娘给我选的,这世上,我最信任的只有你,所以你更要成为我最大的帮手。”

芷染握着镯子,眼眶渐红,“是,小姐。”

夜渐深,忙碌的第一天结束了。

第二日一大早,给陆令筠洗漱的人就换成了霜红。

春杏和春禾也在屋子里伺候着。

霜红给陆令筠梳头的时候就听得旁边春杏道。

“昨儿摇光阁又闹开了,听人说,有小厮不知情拿了我们赏的烧鸡和烧肉,回去就被那位发现了,那位气呼呼的当众惩罚了小厮,说他不敬自己,拿东西回来是没把她放眼里,可你们知道,她后面做了什么?”

“什么呀?”春禾问着。

春杏一脸哭笑不得,“她把烧鸡和烧肉扣了下来,和她婢女一起吃了,一边吃一边还说,烧鸡和肉又没犯错,不吃是浪费,是傻子。”

“她脑子有问题吗?”春禾脱口道。

意识到说错话后,春禾立马捂住嘴。

对着铜镜的陆令筠看了一眼春禾,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小薇的声音。

“少夫人,摇光阁的邢姑娘来了。”

“呦,说曹操曹操到,总归还是知道自己身份的,知道要给主母敬茶。”春杏扶着眉鬓。

陆令筠看完春杏和春禾两人的神态,淡淡吩咐,“叫邢姑娘在花厅等着,备上茶点,不可怠慢。”

“是。”

不消时,陆令筠便换好衣服梳好发髻,她还在新婚期,穿着一身正红绣金长裙,头上插着流苏坠金凤钗,配上几支王绮罗送她的碧玉簪,她模样虽不是角色,但生了一张国泰民安的脸。

眉目舒展,五官周正端庄典雅,绫罗绸缎金器翡翠于身,贵不可言,宛若一朵盛开的人间富贵花。

她一进来,便见花厅里拉着自己婢女坐下,两人大口大口吃着桌上茶点的女人。

那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着一身藕粉色长裙,梳着未出阁少女发髻,头上只着一支珍珠发簪,盘着一条腿,大半边身子趴在小茶桌,懒懒斜斜的坐在方正的太师椅上。

光看这坐像,便知传闻属实,确实放z荡不羁,行事恣意。

那少女是背对着陆令筠坐着,她对面的丫鬟一眼瞧见陆令筠来,吓得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来。

“你起来干什么,还没吃完。”粉衫女子拉着她道。

小丫鬟忙向她使眼色,一个劲冲着身后摇头。

粉衫女子意识到人来了,懒懒散散的转头,一回头便看到盛装出场的陆令筠。

她眸色出现明显一滞,但很快就皱紧了眉头,眼底带满傲慢还有一丝怜悯道,“你天天打扮成这样不累吗?”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谁想到邢代容是叫他全面改革,把烧烤当成一个门类来做,这一下子就叫他的成本加倍的暴涨。

肉价本就贵,他们还搞个不限人吃,不限量的自助模式,这绝对是叫他们亏得裤衩都没了。

“你这肉到时候可得供应及时,少了就要及时添加,尤其是烧烤,这可是大头。”

康平苦着脸看了一眼只盯着邢代容的陆含宜,“是。”

“对了,酒水饮料呢?”

“邢姑娘,酒水太贵了,我们打算还是按照以前单独卖酒售卖,十五文一盅。”

“不行!我这是自助餐厅,酒水本就是包含在里面的!”

“可是酒水成本真的太高了,酒水都不限制的,咱们店绝对要被喝垮!”

“云朔,你看啊。”邢代容拉着陆含宜的袖子撒娇。

“行行行,都听代容的,康平,把酒水也给加上去。”

得了这句话,邢代容立马趾高气昂的看着康平,“听到没有!”

“是。”

“少给我摆个苦瓜脸,你们这些目光短浅的人,就知道盯着那么点蝇头小利看,等着看开业后我怎么风靡全京城,挣大钱!还有西瓜汁,果汁饮料样样都不能少!知道了吗!”

“是。”康平低着头,已然不敢再多说了。

他看着邢代容把整个酒楼逛了一遍,满意的看着自己粗糙低配版本的自助餐厅,又挑了几处错后,这才结束。

完事后,康平小心的问着,“世子,邢姑娘,咱们这自助餐厅定价多少?”

定价?

这可问着了邢代容,她哪知道该定个多少,她难得靠谱的反问着康平,“这些东西大概定个多少?”

康平一脸凝重,最终道,“再低不能少于一百文一人。”

她这搞出来的不限量自助餐绝对只适合富人们来吃,不光是成本高,穷人们还吃得多。

一百文就是一个重要门槛,保证最起码进来的是小有积蓄的富人,

就这,康平都担心新鲜劲过了,能有多少富人愿意买单。

他话音落下,邢代容立马瞪大眼睛,“你怎么这么黑心!”

她倒是也知道这个时代一些银钱价值。

当初在青楼的时候,客人喝一壶花酒也不过收费一百文钱,这个康平敢叫她自助餐卖那么贵!

这让谁吃得起啊!

“邢姑娘,我这已经是算得最低了,你知道现在猪肉羊肉多少钱一斤,鸡鸭多少钱一只吗......”

“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我的自助餐就是要让全国所有普通人都能吃得起的,秋葵,像你这样做丫鬟的一个月月钱多少?”

“姑娘,我一个月四钱,也就是四百文。”

“那就定价四十文!老人小孩半价!开业当天所有人半价!”

“啊!”

康平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时候就连陆含宜都不由蹙眉看向邢代容。

他倒不是对钱多有概念,只是他也知道,四十文这么点钱想在京城吃肉吃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云朔!你要知道我这是走量模式,人越多才越挣钱,而且你不是跟我说了,自助餐厅由我全权负责吗?我保证给你打造出一个不一样的商业帝国!”

康平:“......”

陆含宜在她的撒娇下,“好吧,都听你的。”

康平:“......”

邢代容一脸期待,“那就明天正式开业吧!我保证一炮而红!”

陆令筠收到自助餐明日要开业的消息后,淡淡一笑。

这自助餐厅还真是新鲜得很。

眨眼,次日。

东街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装修了一个多月的聚福楼重新开业,引得一群人在边上驻足围观。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热热闹闹的鞭炮响完之后,康平从聚福楼里出来,揭下全新的红招牌,露出了几个大字在众人眼前。

聚福自助餐。

一时间,周围人全都热闹了起来。

“聚福自助餐?”

“什么是自助餐?”

一群人的热议中,康平冲着所有人拱手,“感谢各位客官老爷,我们聚福楼重新装修如今改成自助餐厅,这自助餐的意思就是全场所有东西任吃任喝!”

“嚯——”

现场一下子跟炸开锅一样,所有人都沸腾了。

“所有东西任吃任喝啊!”

“真的假的!”

“都有啥啊!”

“真的真的,绝对真的,我们自助餐厅里有水果点心,各色凉菜蒸煮,烧鸡烧肉,烤鸭烤肉,就连酒水都是免费的!”

周围人全都激动起来。

“有烧鸡烧肉?烤鸭烤肉?所有肉都不限吃?!”

“娘,我闻着肉香了,真的好香啊!”

“康掌柜!你家这个多少钱啊!”

“承蒙各位客官厚爱,我们新店开张,原价四十文一人,承惠半价二十文每人,十岁以下孩子,五十岁以上老人,再半价!”

康平越说舌头越打结。

我的亲娘舅啊!这哪里是酒楼啊!这就是善堂啊!

善堂都做不到这个啊!

“我滴个乖乖呦!肉随便吃还这么便宜啊!”

“不会是坑我们吧!”

“人家聚福楼都开十几年了,可是宁阳侯府的产业,怎么可能坑你啊!”

“可这个价我怎么觉得不真实!”

“还想什么呢,赶紧进去抢吧!”

康平报价结束之后,周围围着看热闹的人冲进了一大半。

还有一半纯粹是二十文一个人也吃不起,毕竟这年头银钱是真难挣,兜里揣个十几文铜板都是全家人好几天的口粮,断不敢轻易去挥霍。

他们只得继续围观,看着前面小有积蓄的人冲进这聚福自助餐里爆发出阵阵惊呼。

“天呐!天呐!是真的啊!”

“好多好多的点心,快吃快吃!”

“真的有肉!快抢啊!”

“宁阳侯府做善事了!”

在外面的穷人听着里面的声音只觉得他们进了天上,烤肉的香气阵阵飘来,只叫他们羡慕得不得了。

一大群人哄抢着冲进自助餐厅后,门外一架马车随之而来。

下车的是一对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女。

女的一看到这个阵仗就激动道,“云朔,你看到没!我就说我的自助餐铁定挣钱!这人这么多,咱们火了!”

程云朔看着渐渐涌得水泄不通的聚福自助餐,微微蹙眉后宠溺道,“真有你的!”

“那可不,我的点子可多了,你以后只管好好宠我爱我,要是气我,你就损失了一座金山!”

程云朔一笑,“好好好,我绝不会放跑我的金山。”

“哼!”邢代容傲娇一哼。

此时,聚福楼二楼单间。

自助餐厅二楼也备了一些单间儿,其中最好的一间早早的坐进了人。

秋菱看着窗外打闹的两人,不由酸溜溜的撇嘴,“世子爷真是被灌了迷魂汤了,真能叫那狐狸精这么糟践家里的银钱!”

陆令筠只是瞧了一眼过来的程云朔二人,目光便落在了满桌早已盛上来的菜肴上。

有凉菜热菜,有点心主食,还有烧烤大肉串和红艳艳挤成汁的西瓜汁。

“确实挺新颖。”

不说别的,邢代容搞出来的这些花样确实叫她眼前一亮。

尤其是那炭烤出来的肉串和榨成汁来喝的西瓜汁。

别的不论,这两样确实很新奇。

口味做得也不错。

上辈子,许是陆含宜一门心思与邢代容争宠作对,加之又是秦氏实权管家,她并未听说邢代容搞出了个自助餐厅。


邢代容的畅想叫陆含宜皱紧眉,且不说什么都是他付出,邢代容只出个人,就一点,“你哪里会做生意!”

邢代容上一次开自助餐可是叫他认清了一件事,邢代容只适合风花雪月,她根本不务实。

“云朔!”邢代容抬起头来,“除了自助餐,我真的还有很多点子,一次失败不代表次次失败,你就信我吧,我一定叫你在外面名扬天下!”

邢代容还有一个压箱底。

“算了。”陆含宜直接拒绝了邢代容。

“陆含宜,这就是你说的爱我!”邢代容变了脸色,“你答应过我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到头来就是叫我做妾,我叫你同我私奔,与我做夫妻,你又说不行,说来说去,你就是在骗我。”

“你别胡闹好吗!”

“陆含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愿不愿意带我私奔!”

“邢代容,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我们私奔出去,如何过活!只凭身上带的银钱,必有用光一天,到时候我们依仗什么?依仗你那些挣钱点子吗!没了侯府,谁再给你收拾烂摊子!”

邢代容站了起来,她攥紧拳头,心下有万分笃定,“我说了,我有一定能叫你扬名立万的秘方!”

“你有什么秘方,你现在就拿来!”

“你只要带我私奔,我便告诉你!绝对叫你名扬天下。”

“呵呵,你有那种秘方,又何须跟我私奔才告诉我!”

“陆含宜,说到底,你就是不信我!”

“邢代容,你又有哪点值得我信!”

两人撕破脸来吵,吵到最后,邢代容胸口剧烈起伏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平复半晌,她两眼蓄满泪水和恨意,咬牙切齿道,“你就跟我说,我们私奔不私奔。”

“不!”

陆含宜一口否决。

“好,你别后悔!”

邢代容一把把陆含宜推出去。

气头上的陆含宜这时也不愿意在她这里待。

一拂袖子,径直去了隔壁秋香院。

而他这么不信邢代容的样子,叫邢代容恨意滔天。

“我一定会叫你后悔的!一定会!”

做生意挣钱方面,她确实已经认清了现实,现代跟古代是不一样的。

现代的商业形态在生产力跟不上的古代根本就是笑话。

而且她确实没有做生意的本事,就算有些方向能在古代行得通,她也想不到,把控不了。

但是她做生意不行,现代的知识她还是有的!

在陆令筠那儿受了打击之后,她回屋想了一整天,自己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惊艳所有人的东西。

她一个堂堂穿越女还能叫古代土著打败了!

她把从小学到高中阶段所有能记起来的知识想过一遍之后,真的想到了几个完全可行的东西。

一个是做肥皂的皂化反应,还有一个就是做火药。

一硫二硝三木炭,这是上过初中化学的人都背过的火药公式。

她有做火药的配方,这绝对是能撼动整个古代王朝的东西!

陆含宜只要跟她私奔,她就会把这个火药配方告诉他!

到时候绝对能叫陆含宜扬名立万。

可是现在......呵呵!这个渣男!

她一定要他后悔!

一定要他悔不当初!

邢代容把房门锁起来,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都装起来。

她要逃离侯府!

陆令筠知道陆含宜又跟邢代容吵架了。

她在听了那些吵架内容后,不由摇头。

“叫秋姨娘抓紧一点吧。”她对春杏道。

“是,少夫人。”

那个邢代容终究扶不起来,还是换一个吧。

次日。

陆含宜照旧大早上就去当差,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一声,叫摇光阁的人看着点,别叫邢代容出事。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打陆令筠进了门,鸡飞狗跳的宁阳侯府就慢慢的安定下来,这绝对是媳妇的功劳。

秦氏和老侯爷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对陆令筠越发喜欢满意。

又听得陆令筠处理了家里修墙和聚福楼的事,心里对她的能力是越加的赞同。

一家人在别院里欢欢喜喜过完中秋,陆令筠又得了一堆老两口的赏赐,和陆含宜一起回了府。

回府之后,陆含宜第一时间去了老侯爷给他安排的差事上岗。

金吾卫是京都都尉,负责京城,皇城的守卫,他作为勋贵之子,做金吾卫一上来便是都尉级别,先巡视皇城,往后便可以提拔到皇帝面前做御前金吾卫。

这种工作是闲职,更是世家子弟们专属岗位,往往只挂个名而已,不需要去当差。

当然也有老实当差,那些必然会慢慢被提拔上去。

陆含宜以前是连挂名都不愿意,如今他却一点意见没有,还每日去当差。

白日他有了工作,晚上就休息在秋香院,半步都没再踏足摇光阁。

邢代容一连十几天都没见着陆含宜后,是真真的慌了。

她不是没有故技重施的跑去秋香院找人叫回来,可这一次,她每次连秋香院的门都进不去。

陆含宜是真不想见她。

一连好几日的挫败叫她心里慌得不得了,次日白天,邢代容寻到了陆含宜工作的地方。

陆含宜在京都都尉府当值,工作之后,重新结交了不少朋友。

以前喝酒游玩的朋友全都淡了关系。

毕竟金吾卫这工作再怎么闲职,能来做的也都是正儿八经有奔头的世家子。

那些只顾玩乐的世家子是决计不会来当差的。

他结识不少新友之后,只觉得自己圈子都上进了不少。

他今天刚刚跟大家巡视完城防,都尉府外就有人来通传。

“程都尉,前院有你家眷来找。”

这话落下的时候,陆含宜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陆令筠,想着是不是她有什么事来找他。

他立马道,“我这就去。”

跟他同行的几个朋友纷纷道,“嫂子来了吗?”

“我们一起去看看。”

陆含宜没拒绝,大家一同到了前院,就见穿着一身藕粉秋袄,梳着少女发髻的邢代容带着秋葵坐在廊里。

看到她的一刻,陆含宜立马停住步子。

而这时,邢代容也瞧见了陆含宜,她兴奋的朝他扑来,“陆含宜!”

她的热情叫陆含宜现在极为不舒服。

以前同邢代容在人前再怎么亲昵他都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觉得在当时朋友面前自豪。

而此时,当着他新同僚们的面,邢代容还这般行径,公然与他搂抱,只叫他觉得轻浮不雅,羞于在同僚面前。

他当即拉住邢代容,赶紧往一边的空屋子走去。

把门关上之后,他才不悦道,“你来作甚!”

“我来看你呀。”邢代容对上他眼神,软下姿态,“你看,我新衣裳好看吗?”

“呵!”

陆含宜冷哼一声。

“你还生我气?”邢代容见他这脸色语气,抓着他胳膊轻轻撒娇。

陆含宜一把甩开她的手,冷着语气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来这里做什么!”

“还不是你不肯见我。”邢代容皱着眉委屈。

她这段时间为了讨好挽回陆含宜,可是被秋菱奚落了好久。

摇光阁里的人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冷淡,背地里感受了不少白眼。

最重要的是,她确实是想陆含宜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阿姊莫怪,含宜也才刚查出身孕,连父母都还没回禀。”李闻洵贴心道,“我们也是想着再过些时日同家里说。”

陆令筠听此,“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李闻洵看着陆令筠,犹豫片刻继续道,“阿姊若是有空,也可多约含宜出去走走,我瞧她在家里总是一个人,也闷得慌。”

陆令筠点头,“好。”

“如此我们便不打扰阿姊,阿姊你们玩好。”

几句简单寒暄过后,李闻洵识趣的让开路。

陆令筠同他颔首,“也祝妹夫明年高中。”

她说完,便领着王绮罗离开。

她同李闻洵一世夫妻,却也没多深的情感。

李闻洵此人温润谦和,其实是个薄情冷情之人,他从小生活在长兄的阴影里,李家大量资源都倾注在他哥李闻泽身上,他在家里关注度极低,所能获得的资源也极少。

这就叫他非常渴望出人头地。

可偏偏,他能力并不突出。

也就是上辈子有陆令筠扶持他,助他一步步登上最高点。

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和李闻洵算是还不错的搭档,两人从未红过脸,彼此相敬如宾,可陆令筠深知一点。

若是她无用,李闻洵会一脚把她踹开。

她为了给他生孩子伤了身子,李闻洵就对她态度大冷,若非她能力突出,守得住正妻之位,李闻洵绝对能做到将她休弃。

一世夫妻,陆令筠极为懂他,李闻洵是个极看重利益且极为冷血之人。

这一点,他竟然与程云朔天壤之别。

程云朔只是看着叛逆混账,骨子里却极重情谊。

陆令筠带着心事往香积寺里走去,耳边传来王绮罗的声音,“我还是觉着你那好姻缘叫你妹妹抢去了,那李二公子温润如玉的,跟你才是良缘。”

她话音落下,斗笠下的脑袋便被戳了一下。

“哎呦,怎么了。”

“程云朔可比他强多了。”陆令筠嗔着。

王绮罗:“......”

“你就瞧人家李二公子刚刚还念想着自己怀孕妻子,叫你陪陪陆含宜,这难道不是好吗?”

“呵呵。”陆令筠假笑两声,“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

李闻洵能是只想着陆含宜吗?

他分明想的是她这宁阳侯府。

叫陆含宜常来攀攀关系,作为连襟姻亲,走动多了肯定会给他找些好处资源,李闻洵精明着呢。

他知道想要登到那最高大宝殿靠的不是真才实学,是背后的势力。

你背后有哪些人,你是谁家的代言人,和谁的利益绑定,便能走到相对应的高度去。

他不过一个李家次子,娶的还是五品编修家的女儿,自己家妻子家力量都这么弱,他能靠着谁!

上一世,她为了叫李闻洵出头是真真费劲了心血。

好在这一世,她不用遭这个罪,费这个力。

她那好妹妹费尽力气抢她的姻缘,这等福报就留给她。

如此想来,陆令筠都觉得身心舒畅。

这重生的小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她拉着王绮罗认认真真给菩萨上了几柱香,捐了些香火钱,在香积寺用过素菜午膳才不紧不慢的回去。

她刚回侯府,便接到李家来的消息。

“少夫人,李家传来邀约,说您最近要是有时间就去李家坐坐,二小姐刚查出有孕,想同您聊聊天。”安嬷嬷道。

陆令筠听到这儿,一笑,李闻洵的动作还真是快。

“好,我明天就去一趟。”

人家都请上门了,陆令筠哪有拒绝的道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