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港岛热吻长篇小说阅读

港岛热吻长篇小说阅读

草莓味螺蛳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长篇霸道总裁《港岛热吻》,男女主角周璟池商序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草莓味螺蛳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幼一些,心疼一下我。”“听见你被误会是别人女友,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觉得他讲得有理,但这样明明白白说出来,又觉得有些好笑:“那你今天和Luke吵起来,难不成也是因为……”也是因为吃醋么?要命,他怎么心里还装了个幼稚鬼?“因为你和他关系好,我吃味。”真正爱上谁,便会觉得谁一举一动都可爱。她每一次眨眼都像在给他心头挠痒,每......

主角:周璟池商序   更新:2024-06-11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璟池商序的现代都市小说《港岛热吻长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草莓味螺蛳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篇霸道总裁《港岛热吻》,男女主角周璟池商序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草莓味螺蛳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幼一些,心疼一下我。”“听见你被误会是别人女友,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觉得他讲得有理,但这样明明白白说出来,又觉得有些好笑:“那你今天和Luke吵起来,难不成也是因为……”也是因为吃醋么?要命,他怎么心里还装了个幼稚鬼?“因为你和他关系好,我吃味。”真正爱上谁,便会觉得谁一举一动都可爱。她每一次眨眼都像在给他心头挠痒,每......

《港岛热吻长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真聪明。”池商序低头,轻轻吻在她后颈。蝴蝶骨上印着潮湿水雾,被他两瓣唇抹平。


毛巾不知何时被他拿走,吻从颈侧转过,堵住她下一句话。

周璟在南方女孩里算得上高挑,但在与他的身高差距中,却也只能心甘情愿被衬得娇小。

池商序拥她在身前,十指相扣,疑问话语尽数吻进喉中,叫她头脑发晕,思绪再无条理可言。

“嗡——”

床头小柜上,手机猛然震响。周璟后仰躲开他,轻声:“有电话……”

话未完,又被他倾身吻住。他似一头饿了许多年的野兽,咬住猎物后便不松口。

电话响到自动挂断。

又过十几秒,再度响起。

池商序抬头,伸手捞起,然后关机丢到一边。

“嗡——”

他似是忍无可忍,闭眼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又是什么?”

“我的电话。”周璟伸指将桌上手机拿住,在他不满眼神中眯着眼看来电人姓名。

是丁冉。

大手按住她欲滑动接听键的指头,池商序在屏幕荧光中眯眼:“一定要接?”

“她很少打电话给我,可能真有什么事。”

周璟讲完,安慰性地在他颊边轻贴:“池生最好了。”

他缓了口气,神色有松动,唇角微勾,手指点了点另一边脸颊,周璟便乖乖凑上去,每边各吻了一下。

电话响到第二遍,才被接起。

两人离得近,丁冉讲什么都能听见,周璟索性开了外放。

巴黎下午两点,丁冉在办公室窗边踱步,见电话接通,喜出望外:“Joa,你是不是和luke在一起?”

话音刚落,环在她手腕上的指头便紧了紧,周璟侧头和他对上视线,池商序表情没变,眉梢却微微挑起。

她轻咳一声,回:“没有,怎么了?”

“我不敢跟你说,他非要坚持给你一个惊喜,但我现在联系不上他,怎么办?”丁冉咬着手指,紧张兮兮:“不会在机场走丢了吧?”

“Winston今天已经在问我了,怎么办?怎么办?”

“应该只是……还没来得及联系你……”

周璟一边磕磕绊绊地讲,一边躲闪,池商序低头印上她蝴蝶骨,一下更比一下野,令她手都在颤。

坏心眼、又爱吃飞醋的男人。

“那你有没有联系他?”

丁冉话音落,便听见电话那端传来一声闷哼,她将手机移开,疑惑地看了一眼屏幕。

“Joa?”

“没联系,最近……我很忙……”

“那你能不能……”丁冉话讲到一半,便听见听筒内传来另一道声音。

“她现在不大方便。”男人的声音性感低沉,字字句句砸得人耳根发麻。

Joa的声音变得很远,隐约能听见声音是气急败坏。

‘池生!别乱讲!’

“嘟——”

越洋电话被切断,只余丁冉和手机屏幕面面相觑。

靠北,Joa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她一直以为她和Luke才是……

地球另一端,周璟眼睁睁看着电话挂断,气得拍他:“池生!你这样很不好!”

“我知。”池商序低头咬一咬她耳垂,眉头轻蹙:“可我吃味,怎么办?”

“周小姐都讲过我是老男人,那你也该尊老爱幼一些,心疼一下我。”

“听见你被误会是别人女友,我心里很不舒服。”

她觉得他讲得有理,但这样明明白白说出来,又觉得有些好笑:“那你今天和Luke吵起来,难不成也是因为……”

也是因为吃醋么?要命,他怎么心里还装了个幼稚鬼?

“因为你和他关系好,我吃味。”

真正爱上谁,便会觉得谁一举一动都可爱。她每一次眨眼都像在给他心头挠痒,每一次动作都像是撒娇,叫他想时不时握一握她的手,亲一亲她的颊,更要把人时时刻刻都搂在怀中。



起初,周璟并未感觉奇怪。

温家老宅有上百佣人,今日来明日走,她不可能各个都记得,只隐约记得,刚刚引她来的,是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女人。

那么,指腹粗糙,也是合理的。

拉链垂在腰间,恰恰是尾骨位置,那温热的指头捻起小小拉链,往上推进。

布帛轻响,移动时不免碰到她皮肤,引来一阵入骨颤栗。

她皮肤敏感,指腹游移之间,不由得脊骨发颤,不自在地咬了咬下唇。拉链便停在后背中央。

“没事,继续。”

空气过于尴尬沉默,周璟偏了偏头,开口问道:“今夜来的是什么客人?”

她偏着头,只瞧见纱帘微动,门是半开的。也正是这样一动,拢好的发丝落下一缕,垂在拉链上方,和它纠缠到一起。

再一动,便疼得周璟“嘶”了一声。

与她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一道低沉声线。

“别动。”

她就真的不动了,一半是下意识,一半是惊吓。

不是佣人吗?怎么会是男人的声音?

刚才游走在她脊椎上的温热手指抬起,去解缠成一团的发丝。身后人又走近了一些,室外冷气丝丝缕缕缠绕上来,从她半裸的后背沁透进去。

直到这时,周璟才暗暗怪自己实在迟钝。

室内不知何时多了股苦艾香气,正是男人身上的味道,混着淡淡烟草味,很好闻。刚刚的她却没有察觉。

周璟抿起唇瓣,发丝绕在对方指尖,实在不知道他是何用意,试探问道:“您是?”

今日来赴宴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就算她有宾客名单,也不可能一一对得上。

“不知道我是谁,就敢叫我帮你?”

拉链一下拉到末端,指腹按在她后颈上,算是拿捏住最薄弱那一点。一股电流从脊背窜起,直达骶骨。

周璟听不出这声音是谁,只感觉身后男人走近了一步。她心中警惕,皱着眉想躲开,却因后颈被男人按住,不得已停在原地。

可他没任何多余动作,只是将她垂在一边肩膀的发丝放下。

如瀑黑发垂落,搭在她肩上片刻的指骨冷白修长,食指一枚精致黑色指环,指甲修剪整整齐齐,是保养很好的一双手。

窗外天色渐暗,周璟略微侧头,瞳孔描摹他食指指环的图案。

那是一条盘绕的黑色毒蛇,竖瞳与鳞片雕刻分明,栩栩如生,仿佛黑暗中潜伏着,随时准备一击必杀。

周璟一下绷紧了后背。

男人的手指按在她脆弱的后颈处,缠绕上丝丝缕缕凉意。指骨转到她肩窝,在如月牙般精致柔和的锁骨上方停顿,将最后一缕发丝轻轻拂下。

手指离去,周璟后知后觉自己出了冷汗,背后依旧有被大型猛兽盯住般的凉意。

“旗袍衬你。”

听了这句莫名夸赞,她下意识回头,可身后哪还有男人身影。他像鬼魅一般来去无声,连脚步都轻。

周璟回过神来,皱紧眉头,有些恼怒。

温时逸生日宴每年一次,规模盛大,上流社会各家都在,想找人无比困难。

那男人举止轻浮,一看就是情场高手、花花公子,她刚刚是愣住了,现在才生出一股被非礼的愤怒。

从她成年起,就被安排过不少应酬。周嘉丽无非是想用她充场子,要她为了“报答”温家,心甘情愿做个傀儡交际花。

总不会离谱到这种程度,特意安排男人进她房间吧……


“我还有事没做。”


今晚答应了薄景明要替卿久选衣服的,下次再合适的时间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池商序略微蹙眉,周璟揉着泛红的手腕,对上他视线。半晌,开口道:“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他语气缓缓:“然后,自己再走八公里上山路?”

她踩着一双七八厘米高跟鞋,有些底气不足。

VIP电梯到达,阿均抬手为他挡门,池商序迈步进去,转身看着她点了点腕表:“十分钟,停车场等你。”

说十分钟,实际周璟只用了八分。

她上四楼转了一圈,卿久的化妆间没人,向助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她已经离开。

至于是和谁离开,助理讳莫如深。

周璟扑了个空,索性按了下停车场的电梯,门打开,人头攒动,工作人员在窄小的电梯间里挤来挤去。

鉴于刚刚宴会厅内的风波,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只口罩戴上,面对门站。

谈笑声在她身后,一句句八卦往她耳朵里钻。

“你老板今天不管饭啊?也太抠搜了吧!”

“我刚才去拿化妆包,你们猜我看见谁从阮桃化妆间里出来了?”

“不会是那个谁吧?”

“不会吧?真的假的?”

“就是他!我跟你们说啊……”

周璟捂了捂耳朵。

电梯内本就空气不足,又热又吵闹,短短几层楼距离,仿佛走了一年。

直到有句话钻进她耳朵里:“前几天听说小薄总的婚姻风波了没?据说那位官二代未婚妻闹得很凶。”

“是啊是啊,我朋友今晚还看见他和卿久在一起呢,哎哟,那个亲密的劲。”他“啧啧”了两声:“卿久不是被誉为‘国民初恋’吗?也不知道国民初恋的粉丝们看见她做第三者插足豪门、跪舔权势的样子,会是怎样的梦想破灭啊~”

“王小鹏你有病吧你!”有人啐他:“我们家酒酒怎么你了!你眼脏心脏看不得普通异性朋友是不是!”

眼看着要吵起来,又有人转移话题:“哎,说起来,刚刚在三楼碰见温大少,那脸色黑得像锅底,直接把门踹开,把我吓惨咯。”说着,夸张地抚着胸口:“谁惹他?好骇人。”

“嘘。”

一道嘘声压下议论纷纷,周璟身后的矮个子男生沉声道:“这件事就不要讲,如果不想被‘灭口’。”

众人本来期待地看着他,听见这句扫兴话,齐齐“哎”了一声。

“痴线,你又不到人家大佬面前说。”

“怎么?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还真怕有人丢你进海喂鲨鱼?”

一群人起哄,周璟却清晰地感受到,她身后的男生打了个寒战。

电梯到达,门缓缓打开,她松了口气,迈步出门。

身后工作人员在讨论等下去哪里吃宵夜,突然有人喊她:“哎,美女,生面孔,你是哪个的助理?要不要一起去食嘢?”

周璟脚步一顿,压着嗓子开口:“不了,要回家。”

“潇洒喔,有专车来接。”

恰好有辆白色沃尔沃驶过转角,向挡在路中间的人鸣笛,身后男人看看驾驶位的人,和周璟挥手:“下次见哦美女。”

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远走,听见身后人还在窃窃私语。

“我丢,原来有男朋友,年岁差得大,都快能做她老豆!”

周璟无言,翻一个白眼,等白车开走,她转向另一个方向,将电梯里遇见的人远远甩在身后。

又走过十几米,沿着手机上详细地址,她转过拐角,拉开港·1的车门,迈步上车。

没有想象中座椅的柔软,她坐在了一双结实的大腿上。

车门关上,阿均启动车子,她晃了晃。


精选一篇港岛热吻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小说《港岛热吻》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草莓味螺蛳粉,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港岛热吻目前已写374227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07章 终章,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大约什么时候更结束 想结束了再来看 追更真的太难了[流泪]

根本就不混乱,如果认真看不跳章的话根本不会看不懂[快哭了][快哭了]超好看的[快哭了][快哭了][快哭了]

看之前是没有选择看评论哈,以及是女主的哥哥

章节推荐

第1章 港岛贵客

第2章 指腹按在她后颈上

第3章 算计

作品阅读


冯婉侧着头,捂着被打偏过去的脸,表情充满难以置信。

“你打我?”

她的手包被周璟劈手夺过,扔在地上,包上碎钻染了周璟掌心里的血,红得夺目。

她甩了甩打她的右手,表情很冷:“啊,我打你。”

“我打的就是你。”

“有本事再叫一遍,你说谁是野种?”

“你不过是个被收养的野种……”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另外半张脸,沾了她的血,冯婉脸上的五指印也是鲜红的。

没有人讲话,整个客厅陷入无与伦比的震撼之中。

温家那个平日里文雅安静的养女……本来竟然是这样的性格吗?

池向旻目睹整个过程,惊讶得半天回不了神。趁着大家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低头给池商序发消息:「小叔,你的小朋友,战斗力太凶猛了。」

池商序:「?」

「有人找她麻烦,结果被她教训得好惨,这场面,啧啧啧……」

池商序半天没回,再发来消息的时候,伴随他银行卡到账五百万的短信通知。

「一个钟的报酬,减的那一半是你办事不力。」

池向旻:???

冯婉回过头来,眼底因充血变得猩红一片,她咬着牙,齿间交错出“咯咯咯”的响声,一字一句怨毒至极:“周璟,我本来想过给你机会的。”

“我明天就让你身败名裂,你信不信?”

“我真的会弄死你。”

周璟表情依旧淡然,抽了张纸巾擦掉手心里的血迹。伤口很痛,但她心里却是格外的爽快。

忍气吞声够了,今天这两巴掌,将彻底打响她脱离温家的这一仗。

过去受到的所有不公平,她会悉数奉还。

“好啊,我等着。”

管家本已被医生带走包扎伤口,此刻又匆忙从二楼下来,在文元凯耳侧低声说了一句话。

客厅很静,他声音也隐约听得清。

“先生,池董听说旻少在这里出事,正在赶来的路上。”

文倩被愤怒冲击得上头,看见周围人严峻的表情,有些茫然地扯着周璟:“谁?谁要来?”

文元凯眉头紧皱,有些不安:“你有没有和池董讲,不是他家里人出事?”

管家手上缠着的纱布还在渗血,脸色很难看:“讲了,但池先生说——”

“说什么?”

“他说他自己会决断。”

“……”

文元凯叉着腰,脸色阴沉地转过身去。文倩没问出结果,但也能从他表情看出事情的不对劲。

扯了扯周璟衣角,小声说:“小雨,我家有后门的,你一会看情形不对,我就带你跑。”

“为什么跑?”

“我怕等会你真被他们交出去,或者有人拉偏架,你受伤了怎么办?”

也许是周璟的两巴掌打醒了冯婉,她终于从疯狗乱咬的状态脱离出来。眼里的红血丝还在,脸颊上浮着带血的巴掌印,格外凄惨可怖。

她也听见管家说的话,用手背慢慢抹去脸颊的血迹,看着窃窃私语的两个人,冷笑道:“周璟,你真的惹大麻烦了。”

“我惹麻烦?”周璟抱着手臂,倚在沙发一角。她手心淌着血,滴在白色牛仔裙上,开出两朵分外艳丽的花:“如果我现在报警,你觉得麻烦的会是谁?”

“伶牙俐齿,耍小聪明,你就是靠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爬上薄景明的床的?”冯婉咬了咬牙,愤恨地看着她。

“你这么懂,是不是自己经常爬?”后者笑着,淡然回讽。

“噗——”

寂静空间里,一声嗤笑传来。周璟抬起头,看向站在客厅里抱着手臂“看戏”的人。

池向旻抿唇,掩饰逐渐上弯的唇角。

小叔看上的女人,可真有意思。

小说《港岛热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送。”


周璟捏着皮尺走出书房,转身关门。

透过门缝,池商序俯身在书桌上,左手撑桌面,沉稳落笔。

她合上门,书房内光线戛然而止,只在门缝处透出冷白的光。

客厅里,池向旻扯着阿均闲谈,声音隐隐约约传上来。

是他非要问:“昨天周小姐是不是在这里住的?”

“他们有没有住一间房?”

阿均嘴严,一句话都不说,逼得池向旻好奇到抓狂。

手机一震,是薄景明发的消息:「明天我来接你。」

她垂眸思索,很快回道:「在嘉大路口。」

回完消息,周璟沿着楼梯向下走,到一楼转角时,听见池向旻说:“自从辛雯姐走后,小叔就没再带过女人回香港老宅。”

“他这次是什么意思?认真的?”

*

银色商务车在嘉屿大学路口停了半个小时,时间刚过八点一刻,副驾驶车门才被人拉开。

薄景明靠在后座,手指点了点表盘,抬头看她:“迟到了十五分钟。”

她戴了白色口罩,宽松地罩住大半张脸,低头取下,回怼他一句:“你临时叫我找一身这种衣服,我没骂人,已经算不错了。”

口罩憋得她喘不过气,取下口罩扔到一边,她才长呼了口气:“走吧。让我看看你的‘好朋友’是个什么惊天动地的身份,还要乔装打扮才能来。”

薄景明带她来的是一场慈善晚宴。

劳斯莱斯停在宴会正厅门口,侍者上前接应,为他拉开后座车门。

周璟跟着下车。

她今夜穿一身浅灰色职业套装,白衬衣,及膝盖的铅笔裙,露出的小腿修长笔直,脚踩一双白色高跟鞋,黑发散在身后。

胸前挂一张浅蓝色工作证,工作证正面,用中英双语写着——“海明集团·总经理特助 谷雨”。

无数长枪短炮直对着薄景明,闪光灯点亮嘉屿市的黑夜,快门声如同新春鞭炮般炸响。

他微笑着面对镜头,边系西装纽扣,边微笑致意。

踏上红毯台阶,他侧头,上下看了周璟一遍,挑眉道:“你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为了装得像模像样,她特地戴了副半框眼镜。

“做戏做全套。”她快步进门,低头躲闪镜头,说道:“但早知道你来的是这种场合,我要叫你付三倍的雇佣金。”

慈善晚宴,不过是上流社会的高级声色场,没什么意思。

财大气粗小薄总笑着开口:“没问题,五倍给你。”

她咬了咬牙,快步走,甩他在身后。

妈的,最烦有钱人。

薄景明在红毯接受采访,她便绕过工作人员和媒体,往宴会厅的方向走。

身后,几名娱记举着相机,用粤语讲话,她听不懂,也听不清。

只看了一眼,便快步离开。

殊不知,他们谈论的才是今天的热点人物。

其中一人举着相机抱怨:“上次登报的那条又被删掉了,池董真是一如既往不留情面。”

“哎呀,你又唔系唔知,他私人场合从不叫人拍到。”

“放心啦,今夜我打听好,港·1还有两个路口就到,还不赶紧去站位?”

薄景明从红毯上下来,抬头一看,周璟已走进宴会厅。他在台阶上停了几秒,视线在人群中搜索那抹浅灰色身影。

忽然身后一阵骚动,他随着人群视线向后看去。

港·1迈巴赫停靠宴会厅正门,快门声疯一般响起来。

后座车门被司机拉开,如天神般尊贵的男人从车中倾身而出。

娱记记者向来擅长抓拍,镜头从那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开始拍起,镜头向上游移,扫过他笔挺的西装裤管,起身时衣料的褶痕被他手掌抚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