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籍妻子的隐秘

畅销书籍妻子的隐秘

月下火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妻子的隐秘》,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陆楚楚韩江,也是实力派作者“月下火”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姑爷把二号车开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他走的时候,我看他将公文包,医疗箱还有几套换洗的衣服,都一并带上。电话也不通,这么晚了,要不要去找一下他?”“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回家的路吗?别管他,你去休息吧。”妻子有点头大,很显然是刚才不给韩江钱,这已经让韩江对她产生了误会,而韩江这样子的脾性,让她觉得韩江很幼稚。她心里有隐忧,因为韩江有了变化,他......

主角:陆楚楚韩江   更新:2024-05-16 00: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楚楚韩江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籍妻子的隐秘》,由网络作家“月下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妻子的隐秘》,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陆楚楚韩江,也是实力派作者“月下火”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姑爷把二号车开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他走的时候,我看他将公文包,医疗箱还有几套换洗的衣服,都一并带上。电话也不通,这么晚了,要不要去找一下他?”“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回家的路吗?别管他,你去休息吧。”妻子有点头大,很显然是刚才不给韩江钱,这已经让韩江对她产生了误会,而韩江这样子的脾性,让她觉得韩江很幼稚。她心里有隐忧,因为韩江有了变化,他......

《畅销书籍妻子的隐秘》精彩片段


夜深了,妻子从书房走出来,她捏着脖子,刚才连续伏案工作,难免劳累。

她接过梅姐递来的一杯参茶,喝了一口,见梅姐有话要说,便道:“不要吞吞吐吐,有话直说。”

“姑爷把二号车开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他走的时候,我看他将公文包,医疗箱还有几套换洗的衣服,都一并带上。电话也不通,这么晚了,要不要去找一下他?”

“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回家的路吗?别管他,你去休息吧。”

妻子有点头大,很显然是刚才不给韩江钱,这已经让韩江对她产生了误会,而韩江这样子的脾性,让她觉得韩江很幼稚。

她心里有隐忧,因为韩江有了变化,他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不过,她没有出去寻找,她相信,不管是韩江,还是整个局势,都还在她的掌控之中。

这次韩江离开后,他没有去酒吧买醉,也没直接去酒店,而是找傅芳芳,接了一个私诊。

那是一个风湿病患者,六十出头,但已经是在轮椅上坐了整整十年,此前尝试多种治疗办法,都不管用。傅芳芳知道韩江医术过人,除了精通西医,还独善针灸,就安排了这次私诊。

患者初步感受韩江的治疗,便选择相信。虽然第一次治疗并没有让患者摆脱轮椅而直接站起来,但患者还是觉得利索不少,对韩江更加信任。

车上,傅芳芳将病人家属的一万诊金全部给韩江,韩江忙推却:“给我一半就好,一人一半。”

“这都是你的功劳,我可是什么都没做的。再说了,你是我介绍来的医生,你将病人治好,我在别的方面也会有收获。你不用跟我客气,以后我需要仰仗你的地方不会少。”

“哎,我在医院的糗事你应该知道了,你还这样帮我,我说再多谢谢,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意。”

“我们互惠互利,合作愉快嘛!”傅芳芳还愁不能从更多方面了解韩江呢,韩江是个正人君子,她还不好接近,而韩江是个花花公子,还是个极品,她岂不是也有机会?

韩江没有矫情,收下傅芳芳的这份好意,将傅芳芳送回她家后,他便去酒店开房。

凌晨的时候,韩江被床头柜上的座机扰醒,他不耐烦地直接挂断,接着对方又打来,没完没了,他只好接听,接过那边直接叫出他的姓名和医生身份,还让他去救人。对方也是在酒店,跟韩江同住一个楼层,他在东边,对方在西边。

“韩医生,我知道这样很冒昧很唐突,但我别无他法,希望你帮帮我。”

韩江发现对方是一个中年妇人,有几分姿色,虽然有点面熟,但应该不常见,所以他一时间想不起对方是谁。

“你是哪个?我认识你吗?”

“我是你的病人家属,我老公上次ICU病危,是你将他抢救过来的。”

中年妇人报了病人的姓名和病房号,韩江就有点印象,可对方已经离开ICU,回到普通病房治疗了。

“韩医生,我知道我这样很丢人现眼,但请你一定要救救他,你是个好医生,只有你能救他。”

韩江看女人穿着性感的睡衣,而里面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他就明白其中缘由,顿时对女人也厌恶起来。

因为他妻子也出轨了,所以他也讨厌出轨的女人!


“阿宁,你先去睡一觉。韩江,你跟我到书房来,我有话要问你!”

陆伯林一眼就看出外孙女的狡辩,脸色有些许不悦,只是没发作。

进入书房,韩江打个呵欠:“很快就要天亮,我还没合眼呢,我有话就直说了!韩宁说她是跟踪陆楚楚到了红楼,她想找到陆楚楚去幽会的男人,也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被发现后,她就被送去分局。她没找你们,留了我的联系方式,所以分局只好找我。等天亮后,你跟陆楚楚说说,让她尽一个母亲的职责。事情就这样,你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等等,韩江,我有个疑问,那鉴定书是真的吗?”

“陆楚楚掩耳盗铃,难道你也糊涂到怀疑科学?我跟你说吧,就算天塌下来,那结论都是真的。韩宁,根本不是也绝无可能是我亲生女儿!韩宁对我来说,她不过是陆楚楚跟别人生出来的野种!”

听到野种一词,陆伯林的眉头皱了一下,眼中也多了几分凝重,这足以让他和陆家丢脸了!

韩江捏捏太阳穴,保持脑袋清醒,接着道:“你作为陆楚楚的父亲,你应该了解她的一切。你难道不知道她在外面交往的男人?”

“我相信楚楚不是那样的人。”陆伯林轻哼一声,底气没那么足,毕竟亲子鉴定结果摆在那里。

“你是陆楚楚的父亲,你当然向着她!但我也不怕跟你说,我跟陆楚楚发生关系是婚后,但韩宁是陆楚楚跟我结婚前怀上的,我成了冤大头!我成了接盘的,我怀疑是你们早就算计好的,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我并不知道这事,也不会算计你,你有什么好让我算计的。这个我会问楚楚的,她真有男人的话,不会瞒着我……”

“呵呵,男女之间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谁会主动承认?现在孩子都鉴定出来了,也没见陆楚楚承认,所以,你以为她会坦白?你自我感觉良好罢了!还有别的事吗?”韩江不相信陆楚楚会坦白!反而,他觉得陆楚楚只会越瞒越深,死也不会承认。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时候做鉴定?你是不是想图谋我们陆家的财富?我陆伯林只有楚楚一个独女,楚楚也生了三个女儿,我这一脉没有男丁,是不是让你看到了谋夺我家产的机会?”

“没想到你是这样想,把我想成鸦占雀巢的小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十几年来,你勤勤勉勉唯唯诺诺,也许是你伪装的呢?现在看到机会,就藏不住,你图穷匕见!我没说错吧?”

“那你会给我机会吗?”

“你休想!不是你该得的,我陆伯林就算是带进棺材,也不会给你一个子!反而,我会让你这种小人机关算尽,最后一无所有!我陆伯林说到做到!”

“合着,这才是你的本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不想我惦记你的钱,那就赶紧让陆楚楚同意离婚!”韩江不想再废话。

“韩江,天亮后,我会让律师找你签一个协议,确定你无意谋夺我陆家的家产,我才会放心你!不然,我只有先下手,将你赶出江东!”

“把我赶出江东?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我姓陆,凭我陆家几代人的努力,在江东打下的基础,凭我能一呼百应!我陆家这么大的家业,不会允许你一个外婿搞破坏!我再说一遍,我陆伯林说到做到!”


有运气,也有幸运女神的眷顾,韩江还是顺利将这个手术做完,经过术后一番检查,可以确定病人体内的病灶已经切除干净,病人的生命状态稳定,这个手术可以说是完美成功了。


“韩主任,幸亏你医术高超,让这事变得有惊无险,真是非常感谢你啊。”

秦院长向韩江表示祝贺,他解下头套和口罩,可以看到他头发都湿了,他不是主刀,显然是紧张所致。

韩江心里战战兢兢,没有贪功,将这说成是秦院长和其他同事一起努力的结果,再一起去向病人家属做交代。

中午留在医院吃饭,等到傍晚时,病人便醒来,精神状态良好,这更说明手术成功了。

韩江离开前再去找秦院长,他直接道:“我以为在手术之前已经跟你们说清楚,我是一个外来的和尚,无意跟你们争什么香火,可没想到还是有人看不惯,竟然在CT上做手脚,这是要害我,害你,也要害病人。这人是谁,我要找出来。”

“这事我会调查清楚,然后给你一个答复。韩主任,这次多亏你,你也的确艺高人大胆大!”

“运气好而已,如果情况再糟糕一点,就算是神仙来了,那也不管用。秦院长,这事没调查清楚之前,我就不敢再来你们医院做手术了。”

“这个事算我欠你的,回头我会给你一个补偿。”

“补偿不补偿的另说,务必找出那个损人不利己的人。”

韩江临走前拿走病人的数据,这对他完成博士论文有帮助。

回到家里时,韩江看到妻子已经回来,她的书房门上挂着请勿打搅牌子,那就是谁也不能打搅,他很想过去扯下来,然后质问她是不是她做的手脚。

诚然很多人都可能对韩江下手,比如梁伟立,钱主任苏济光马有材,四海集团的刘雯雯刘小川,陆家的人,但韩江觉得最大可能是还是陆楚楚。因为陆楚楚能够在人民医院宿舍给韩江安排一个桃色情局,也能在中医院给韩江安排一个大坑,两个局都做成了,那韩江回不去人民医院,也就不成中医院,只有留在家里做一个老实窝囊的煮男,便再也逃不出陆楚楚的手掌心。

他恨恨地想,陆楚楚,本来我只是想跟你和平地离婚,你走你的阳光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你却要让我丢掉工作,你一直都在仗势欺人!那我也不会再惯着你,我要让你也丢掉你的所有,是你将我赶上一条跟你作对的复仇之路。那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抽了两根烟,韩江才压住进去杀掉妻子的冲动,他给苏菲打电话:“等会过来吗?”

“陆姐没有叫我过去,那我就不过去。韩哥,怎么了?”

“我有话要跟你谈谈,我去你家里吧。”

“你要来问家?你想要做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他是市里的散打冠军,你要是对我有想法,小心他揍扁你。”

“我靠,事不过三,你拒绝我两次,那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就是猪!我是有事要问你。”

“电话里说吧,我对陆姐非常忠心,不会背叛她的。”

“那我就直说了,我指出你痛经的问题,还给你了方子,你是不是欠我一个人情。我不要求你以身相许,但是你得帮我查一个人,这不过分吧。”

小说《妻子的隐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个问题的答案,梁伟立也一时之间难以回答韩江。

在两人谈话间,很快重症科的电话打进来,又有一个退休老病人突发急症,需要院长支援。院长一听便知道那个病人的情况,他没有把握,便想让韩江一起过去。

韩江以跟苏济光的矛盾为由拒绝,他不想在医疗上犯点错,被苏济光抓住做文章,从而对他落井下石。韩江不是一个明哲保身怕事之人,只是现在的确该避嫌就要避嫌。

回到家里,韩江看到妻子已经回来,他心里一万个不爽,但脸上却装作无事发生,洗手吃饭。

妻子的饭量小,不一会就吃饱了,优雅地擦拭嘴角,也对韩江问:“你今天也上班了,感觉怎么样?”

韩江没有急着回答,将饭碗给梅姐,让梅姐去给他再盛一碗,他又喝了点汤水。

“现在我在医院可是臭名昭著啦,不过,我谁也不怪,我打算接受这个命运对我的安排。”

“哦,什么意思?”

“我们的副院长苏济光开了一个会,曝光了我宿舍的那件好事,然后就以我生活作风出了问题,要将我开除。本来说得好好的重症科副主任,也就泡汤了。现在我百思不得其解,苏济光怎么会有那些东西,是你给的吗?”

“哦,不是我,我并不知道这个事……”

“我相信你是不知道的,因为你说过你爱我,你不会伤害我。反正,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我没工作了,那我就在家吃软饭,你可别嫌弃我。”

韩江接过梅姐递来的饭,就着菜肴,大快朵颐,津津有味。

他嘴里嚼着食物,含糊不清地又道:“梅姐,下次将饭做得软一点,菜也煮得软烂一点,软饭烂菜容易消化。”

梅姐不敢接这话,看向女主人。

“老公,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

妻子听得出韩江话里有话,她皱了皱眉头,已经不爽,可韩江宿舍的事,的确是她安排的,她就难辞其咎。她离开饭桌,回她的工作书房。

梅姐就对韩江道:“姑爷,你没必要这样对小姐,她其实对你很好。她在外面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忙碌一天回到家里,你应该宠着就着她,给她一个好心情。”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瞎掺和,你的好心一文不值!你做好你的保姆工作就好!”

“我这是为你好!上次被打的教训,你还不吸取吗?你这个脾性,下次还要被揍,别怪我没提醒你!”

“那我谢谢你!”

韩江吃完饭,没有回书房,而是看电视新闻,没想到上面的一个商机提醒了他,江东有一个新能源政策,偏向汽车电池。

他灵机一动,直接去推开妻子的书房门。妻子正在跟苏菲开视频会议,被韩江的唐突打搅到,她就用严厉的目光看着韩江。

可韩江没将妻子的反应放在眼里,而是过去关掉妻子的通话视频,直接道:“我需要2000万,最好在明天中午之前给我。”

“现在我没钱!韩江,我再说一遍,进书房要敲门,我工作的时候,你不要打搅我。”

“不给我钱,是怕我有钱就变坏?”

“我说了没钱,那就是没钱!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出去了!哦,今晚,你睡客房。”

韩江的脸也瞬间拉下来,摔门而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