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全章阅读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全章阅读

原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是作者““原瑗”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裴鹤语谢夔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驸马……”珍珠想再提醒两句。但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谢夔的一个眼风打断。谢夔眼神锐利,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她夜里怕凉。”这话让珍珠和玛瑙面面相觑,两人是鹤语的贴身婢女,当然知道自家殿下的确是这样,而且还因为来了北地,夜里总是睡不好。要是说鹤语离开上京后,睡得最好的几晚上,似乎还真是在有谢夔出现的时候。......

主角:裴鹤语谢夔   更新:2024-06-11 21: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鹤语谢夔的现代都市小说《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全章阅读》,由网络作家“原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是作者““原瑗”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裴鹤语谢夔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驸马……”珍珠想再提醒两句。但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谢夔的一个眼风打断。谢夔眼神锐利,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她夜里怕凉。”这话让珍珠和玛瑙面面相觑,两人是鹤语的贴身婢女,当然知道自家殿下的确是这样,而且还因为来了北地,夜里总是睡不好。要是说鹤语离开上京后,睡得最好的几晚上,似乎还真是在有谢夔出现的时候。......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由原瑗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14章 番外·赏月,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目前已写693684字,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几乎20章了,还没有解开误会,真服了女主

就一百三十几章的时候,磨磨唧唧的误会没解开

想看的也行,看到111章左右就差不多了,后面真会气死,一个矛盾写了这么多章,看不下去一点

热门章节

第154章 服软

第155章 沐浴

第156章 暗室

第157章 镜子

第158章 乱伦

作品试读


“殿下,驸马今日不留下吗?”玛瑙问。

鹤语现在是一听见谢夔的名字就来气,“留什么留!?他今夜去书房,你们谁都不能放他进来!”鹤语开口,说完后,她又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唇,现在上面都还残留着几分刺痛。

一想到刚才谢夔对自己做过的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简直太丢面了!

她怎么就能让谢夔这个王八蛋占了上风?!

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她说了自己不会养面首后,自然日后就不能再用同样的话去气谢夔。

越想越气,鹤语忍不住捏起了粉拳,在被子上狠狠捶了捶。

这都是因为自己不会武功的缘故。

若是她会些拳脚功夫,今夜能被谢夔欺负得那么惨吗?

鹤语脑子里从未对学武有这么强烈的念头。

等到一番清洗又上了香膏后,鹤语最初那股子生气的劲儿已经没了,只剩下了昏昏欲睡。

珍珠和玛瑙离开之前,还不忘记给鹤语的被子里塞了几个暖呼呼的汤婆子。

鹤语哼哼了两声,就转过身,朝着床榻里面滚了滚,抱着被子睡着了。

这一觉,鹤语睡得并不安稳。

可能是有了“汤婆子”和汤婆子的对比,她对现在在自己被窝里的汤婆子感到格外不满。

不仅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凉,而且这温度也不似谢夔抱着舒服。

被窝里没多久,就变凉了。

鹤语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了这一股子凉意,忍不住将自己抱了起来,恨不得蜷缩成一团。

珍珠和玛瑙出来时,就看见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谢夔。

两人面上顿时一惊,然后纷纷冲着谢夔行礼。

“驸马,殿下已经歇下了。”玛瑙见谢夔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由隐晦地提醒了一句。

既然殿下都发了话,今夜不允许驸马进撷秀楼,那她们这些下面的人,自然是要听令行事。

谢夔“嗯”了声,“我知道。”

男人虽然就只说了这三个字,也没有说要门还是不进门,但是珍珠和玛瑙在这瞬间都感到了一阵极强的威压。

在沙场上搏过命的男人,周身的气势,又哪里是寻常人能比的?

像是眼下这般场景,珍珠和玛瑙不约而同都感觉到了后背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那,驸马现在去书房吗?婢子让人去准备……”玛瑙硬着头皮,开口道。

谢夔沉默片刻,“不用。”他说,“我在这里守着她,你们下去吧。”

珍珠和玛瑙闻言,面上俱是一震。

“驸马……”珍珠想再提醒两句。

但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谢夔的一个眼风打断。

谢夔眼神锐利,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她夜里怕凉。”

这话让珍珠和玛瑙面面相觑,两人是鹤语的贴身婢女,当然知道自家殿下的确是这样,而且还因为来了北地,夜里总是睡不好。要是说鹤语离开上京后,睡得最好的几晚上,似乎还真是在有谢夔出现的时候。

谢夔本来也没想要为难鹤语身边的婢女,“我寅时会离开,不会吵醒她。”谢夔补充说。

珍珠看了眼身边的玛瑙,两人之间每次需要一个人拿主意的时候,都是玛瑙做决定。

此刻玛瑙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但现在谢夔都已经这般发话,她思索了片刻后,点点头,“那还烦请驸马莫要惊醒了殿下,婢子先行告退。”

谢夔点头,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离去。

小说《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鹤语说完这话后,就端起了面前的茶盏,润了润口。

她现在听着好像说的是糕点,但又不全是糕点。王锦那等短视之人,不知道会武艺的女子的好,那是他的局限。而因为自己的不喜,变得轻视,那就是他的德行低劣。

鹤语见对面的年轻姑娘还在沉思的样子,笑了笑,站起来,“今日,这包间就先让给夏小姐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夏涵今骤然回神,站起来,脸上又忍不住变得有些局促。

鹤语似乎看穿了她心中所想,伸手按住了她的肩头,示意她继续坐着就好,“我本来也挑完了,你今日来金银楼,不就是为了买东西吗?别为了不相干的人,坏了自己的好心情。女孩子逛街嘛,当然是要花银子才开心。”

夏涵今听到这里,抬头,鼓起勇气看着鹤语那双好看的眼睛,真心实意地开口:“殿下,你真好。”

然后,在鹤语微微有些意外的目光中,夏涵今飞快补充道:“我很喜欢您。”

她从小到大,其实都没什么官家小姐朋友。因为她的体型有些太大,一般闺阁小姐们的手帕之交,都是个头差不多的纤细的姑娘,她这模样,若不是因为一个身份不低的亲爹,可能在整个灵州城里,都没几个人愿意主动跟她说话。

武艺高强又怎么样?她就是不合群的那个。倒是跟一些军户家的小娘子,更能聊得来。

如今,鹤语是她遇见的第一个在见了她的模样后,没有露出丝毫嫌弃的人。分明眼前的公主殿下,是她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好看的人,却也是对她散发了无限善意的人。

她,真的很喜欢她。

夏涵今说完这话后,立马就低下了头,“我,我不是故意要冒犯殿下的……”

鹤语此刻忍不住失笑,“没事。”她就是觉得眼前的姑娘,直爽得可爱。

夏涵今在鹤语转身走到了门口时,忽然在背后问:“殿下,那,那日后我能去节度使府上找您玩吗?您是不是想学武艺?如果您喜欢的话,我,我可以教您!”

夏涵今知道自己说这话是有些鲁莽了,但鹤语是她遇见的第一个毫不掩饰对自己武艺的欣赏的贵女,她,她真的好开心。

那是一种被人认可的满足。

她实在是不想错过 。

鹤语耳垂上的明珠轻轻一晃,“好呀。”她话音刚落时,人已经抬脚迈出了房门。

门外掌柜的和钟世远站在一起,掌柜的脸色还很红,他不知道今日发生的那些事,有没有令眼前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不快。

“房间里那些东西,都包起来,送到节度使府上。”鹤语说,然后拿着手中的小印,“结账。”

最后两个字,被她说得轻快极了。

鹤语唇角笑意深深。

原本心里还忐忑得不行的金银楼掌柜,此刻在听见鹤语这话时,眼中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

“好嘞!殿下,您这边请!”

鹤语满载而归回府,逛了一天,她也累了,便叫人准备了热水沐浴。

躺在床上后,鹤语没多久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

她一动,准备喊珍珠,“来人。”

北地太干燥,鹤语嗓子很快变得干哑,忍不住拥着被子坐起来,捂着嗓子咳嗽。

很快,从床幔外面就递来了一盏茶。

鹤语没多想,便已伸手接过。

她一口气喝了大半后,这才递回去,“扶我起来。”鹤语说。

睡了一觉,浑身都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上面有谢夔这样的人,下面自然不容许有尸位素餐之人。何况,当初王仲宣来朔方之前,在翰林院因各种官场关系感到苦不堪言,空有一腔抱负,却因为党派之争,郁郁不得志。

他自行请辞外放,来这偏远之地。

原本想着就此过上“摆烂人生”,却不料遇见了谢夔这样的人。

这倒是让王仲宣重新有了些信心,更何况,谢夔实在是位十分不错的上司。在自己不懂的地方,绝对不会横加插手干预。

这一来,倒是让王仲宣更加有干劲儿。

短短几年时间,此人直接从摆烂青年,又回到了科考前的鸡血少年。

就是那模样,在这风吹日晒的北地,看起来可能不太少年。

谢夔见鹤语听见“王仲宣”这个名字时,脸上露出茫然之色,他简单解释了两句。

没想到鹤语听完后,反应了过来,“我知道了。”她曾经见过这位探花郎。

很快,鹤语就接着说:“今日我去乐坊时,穿着彩月族的服饰,估计里面的人将我当作了最近来参加春日宴的异族贵女。然后,那春娘告诉我,若是我喜欢听曲,可以将乐坊的姑娘带回府上,只不过,她们要求在带姑娘回去时,还要带上一个保护乐坊姑娘的小厮。我说需要跟家里人知会一声,后来我带着人从乐坊出来后,被人跟踪了。”

鹤语说得风轻云淡,但是现在在听见这话的谢夔,眼中却露出了阴沉之色。

“跟踪?”谢夔重复着这两个字,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头,不由摩挲着。若是熟悉他的人,便会知道他心情不会很好。

鹤语点头,“我觉得事情有异,便让玛瑙假扮成我的模样,在东街闲逛。既然有人跟踪,那我也想知道这些人准备做什么。”她直觉回节度使府上不是什么好决定,所以临时来找了谢夔。

谢夔反应很快,在听完这话后,他立即命站在门口的小兵去校场将钟世远叫回来。

同时,谢夔看向侯伟杰安排道:“你先去回城,将往日彩月族来灵州的府邸收拾出来,安排人进去,做好接应准备。”

侯伟杰知道此事重大,说不定还跟前段时间,混进了灵州城的探子有关。

难怪这几日时间,衙门里的人搜寻了好几次,都没找到人。

若是早就在灵州城内扎根的人收留了这群人,那也不足为奇。

侯伟杰离开之前,冲着鹤语抱了抱拳,这算是军中之人很真诚的礼节。

今日若不是因为鹤语过来,他们说不定会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觉察不出来乐坊的异样。也难怪,他身边这位多年不近女色的大哥,近日来,竟会频频回城中。

钟世远在收到谢夔的话时,立马从校场赶了过来。

进门时,钟世远看见坐在位置上的人竟然是鹤语,他脸上不由带上几分错愕。“嫂子?”

钟世远完全是下意识开口。

鹤语:“……”

昨日钟世远口误,她听见也就算了。但是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谢夔就站在自己身边,她这是要应,还是不应?

鹤语有把钟世远切片的心。

“嗯。”最终鹤语还是浅淡应了声。

倒是听见两人这一来一回招呼的话的谢夔,有些讶然。

只不过现在没那么多时间让谢夔思索这些,他看着钟世远,简略将今日鹤语发现的端倪解释了一遍,然后安排道:“现在你就带一队人马,去东街例行检查。找到玛瑙一行人时,将她们带回到彩月族的府邸,侯伟杰会安排人在府上接应。”


“今日你去了乐坊?”谢夔问。

鹤语点头,“不是说是灵州城内的唯一一家乐坊吗?我就去听了听曲。”

“如何?”

鹤语看着身边还伸手搭在自己椅背上的男人,“不堪入耳。”

谢夔轻笑出声。

分明是在应该严肃的时候,但是他在听见鹤语这么明显的嫌弃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声音,自然换来了鹤语一个瞪眼。

谢夔伸手握成拳放在唇边,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但是说话时,在不经意间,语气里还是透出了他的几分散漫笑意,“殿下说得是。”

鹤语:“……”

她就知道这人每次叫自己“公主殿下”的时候没什么好心思,她听着总觉得这男人口中带着一股子莫名的味道。

侯伟杰率先忍不住,“殿下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了端倪吗?”

鹤语正了正神色,也没有卖关子,直言道:“若是从江南来的朔方,那她弹奏的琵琶应该就属于南派。在江南和上京一带的南方,都是竖抱琵琶。还有,既然从小学琴,听闻还是名士之后,敢问哪户好人家的姑娘,会在幼年学琵琶?这般苦心孤诣地给自己造了个假身份,只怕其真实身份会引来麻烦。”

谢夔松开了那只搭在鹤语坐着的椅背上的那只手,抬臂,然后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来北地这么多年,我倒是疏忽了。”

在朔方,乃至整个北地,差不多都是横抱着琵琶,他们早就习以为常,所以当姚春出现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

只是因为对方身材娇小,皮肤白皙,又喜好穿着汉女最常穿的襦裙,便是已先入为主地觉得这就是中原女子。

侯伟杰皱了皱眉,“今日我就去衙门查一查此女的来历。”

谢夔身为朔方节度使,并不是只掌管一方的军队兵力。坐在这个位置上,不仅仅是要掌管军务,防御外敌,同时还需要管理州县民政。换句话说,大邺边境的各个地区,被中央划分出来,每个地区单独管理,就像是一个的独立的小中央。其中,最高的上位管理者,就是节度使。

只不过因为谢夔常年在军中,看起来好似就没怎么出现在衙门内。

这不过是因为他相信术业有专攻,他并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但也不是狂傲自大的人。相比于从上京出来的正儿八经的两榜进士,他当然相信这样寒窗苦读十八载的文人要比自己这个武将擅长管理政务得多。

“王仲宣回来了吗?”谢夔忽然问,“他若是回来,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

这些年,朔方地区的政务,差不多就是交给现在的长史王仲宣打理。

侯伟杰苦笑摇头,“每年春耕,他都要去周边的州县亲自盯着才放心,昨日我在城中巡逻时,还没见到他。但是我估算着时间,差不多就应该在这几日回来了。”何况,春日宴在即,少了王仲宣也不行。

侯伟杰说得没错,王仲宣最近忙得很,朔方土地贫瘠,常年干旱,种不了多少粮食。王仲宣才来朔方时,为了种粮,花费了不少功夫。虽说士农工商,但是百姓若是都吃不饱饭,还谈什么高低贵贱。在王仲宣看来,有粮食吃,对于朔方而言,才是重中之重。这些年,在王仲宣的努力下,朔方的粮食多了不少,至少不需要每年都要靠地方官府开仓赠粮。每年春耕时节,也是王仲宣最忙碌的时候。


第二天,天色大亮时,鹤语这才悠悠转醒。

她一头浓密的青丝,铺散在枕间。

回头时,鹤语发现身边的谢夔早就不见了踪迹。

没多久,珍珠和玛瑙便端着热水进来伺候她梳洗。

鹤语打了个懒懒的哈欠,眉宇间都笼罩着一层餍足。

可以说,自从进入了北地,昨夜便是她睡得最好的一晚上。

鹤语自己都不知道昨晚她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往日里,她夜间总是要被冻得醒来。出门在外,就算是再精细,她也没料想到北地跟上京的夜里气温竟然相差那么大,队伍里没有带着宫中常用的银丝炭,外面的炭火又让鹤语觉得格外不舒服,只能每晚都靠着汤婆子暖被窝。

可每每到了半夜,汤婆子凉了,鹤语也被冷醒。

“殿下昨夜都没叫婢子来换汤婆子。”珍珠一边给鹤语梳头,一边笑眯眯开口,“看来殿下昨夜休息得极好。”

她在鹤语身边伺候多年,自然是希望鹤语能好好的,尤其是在跟驸马成亲后,鹤语一直没有要动身来漠北的念头。一个已经出嫁的公主,就算是在宫中再得宠又怎么样呢?日后到底还是要跟驸马在一起过日子,现在看起来,她家殿下和驸马相处地应该还不错。

玛瑙也高兴地给鹤语选了一条赤金色的琵琶襟外袍和烟水百花裙,“殿下今日头上这支镶明珠宝塔形金簪,看着就喜庆。就算是不要这些发簪,殿下的气色也比往日好了不少呢。”

鹤语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里面照射出来的女子粉腮红润,秀眸惺忪,面容看起来倒是久违的舒坦。这都全赖于她昨夜睡了个好觉,才会觉得全身舒坦。

“嗯。”鹤语点头,“昨夜休息得不错。”虽然不想承认这里面可能有谢夔睡在自己身边的原因,但鹤语在换好了衣服后,还是开口问:“他呢?”

珍珠和玛瑙对视一眼,两人都知道鹤语问的人是谢夔。

“驸马今日天不亮时,便离开了客栈。”珍珠回答说,“驸马说有军务在身,去灵州的路上,将会由昨日的钟小将军护送我们。”

说到这里时,珍珠心里不免对谢夔有些不满。

她们殿下千里迢迢来了漠北,才见了一面,驸马竟要离开,这不是没把公主放在心上吗?

现在被认定了没将鹤语放在心上的谢夔,已经带着昨日手下的兵,在边界线巡逻。

漠北这一条边界线格外长,再北上,是浩瀚一望无际的草原,再深处,便是匈奴人聚集的地方。

谢夔骑马走在最前方,他身形挺拔,仍旧是一身黑色的装束,看起来冷硬不好惹。

若是这时候有人在谢夔身边,细细一看的话,就能发现谢夔那双冷冽的双眼下,有不甚明显的淡青色的黑眼圈。

一看就知道是昨夜没怎么休息好。

侯伟杰就跟在谢夔身边,自家顶头上司今日一大早就来了军营。那时候,太阳都还没有升起来,头顶尽是启明星。

“大哥昨夜没有见到公主吗?”侯伟杰驱马走到了谢夔身边,低声问。

不然,怎么还是这么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

按理说,见到了三年不曾谋面的妻子,难道不应该被翻红浪,极尽云雨之事吗?吃饱餍足的男人,第二日自然应该是神采奕奕。可是现在侯伟杰看着谢夔,那样子可不像是好好释放了一晚的模样。

谢夔闻言,眼神冷淡地扫了他一眼。

他当然见到了,只是昨夜的同塌而眠,跟寻常夫妻的同床共枕不太一样便是了。

昨夜他没推开浑身冷冰冰的鹤语,既然是他的妻子,保护妻子,让妻子能有安逸的生活环境,这本来就是他做丈夫的责任。只是,将鹤语揽在了怀中后,谢夔非但没有因为后者身上的凉意感到丁点寒冷,反而,常年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很真诚地起来反应。

怀中的人,软软的,跟他从前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就像是一盏漂亮又脆弱的琉璃灯,让人忍不住想要精心呵护,捧在手心里。

陌生却让人有些沉沦的香气一直萦绕在谢夔的鼻翼间,原本在刚进房间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自己被降真香包围了。如今,在鹤语滚了他怀中时,谢夔才意识到,那些香味,相比于鹤语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而言,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一整夜,谢夔都没能睡着,倒是在他怀里的人,睡得香极了,哪怕今日他起身时,鹤语都还睡得一脸红彤彤,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

当鹤语一行人到灵州时,已经是三日后的事情。

其实一路上从望城到灵州,按照当初鹤语他们的速度的话,其实压根要不了三日。但既已经到了漠北,谢夔的人已经传了消息入上京。这一路上,也不会再有当地的官兵出来护卫,变相催促,鹤语自然就慢下来了许多。

半日赶路,半日游玩,权当做是出门游玩。

唯一的意外,可能就是第二日鹤语准备就寝时,问了一句“谢夔呢”。珍珠和下面的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自家殿下这是何意。

倒是收到了消息的钟世远过来回话,“节度使这几日都率领着手下的将士在边界巡逻,行踪不定。”

钟世远在说这话的时候不敢看鹤语的神色,他心里也有些忍不住对谢夔有些嘀咕。巡逻这种琐事,其实交给他和侯伟杰两人已经足够,既然公主殿下来了他们漠北,自然应该是好生照料的。还有谁有比谢夔跟在鹤语身边,更名正言顺的呢?

他那日晚上见到自家节度使策马疾驰而来,还以为对方将公主殿下放在了心上,现在看来,钟世远只能在心里摇头。

好在鹤语没有多说什么,就让他回了。

钟世远离开后,珍珠和玛瑙在房间里一左一右站在鹤语身后。

“驸马这算是什么意思?来了一晚上见殿下,就走了?”珍珠气愤道,她是想得多了点,谢夔晚上跟自家殿下睡了一觉,接下来就不见了人影,那,那不是折辱她们殿下吗?将她们殿下当做什么了!

玛瑙也觉得谢夔这事做得不地道,只是她相较于珍珠来说,年长了两岁,也更沉稳些,担心自己再跟着珍珠抱怨的话,恐惹得鹤语心中郁郁不快。

鹤语只是敛眉没说话,她当然知道自己跟谢夔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至于谢夔这几日不见踪影,她也理解。身为主管军事的节度使,自然是要保护一方百姓。就从她进北地不久后,就遇见的那一拨伪装成流寇马匪的匈奴人,她便知道谢夔肩负重担。像是她身边这些武功高强的护卫都不能在短时间里将那些匈奴人击杀,若是寻常百姓寻常商队遇见,估计就是九死一生。

等到了节度使的府邸前,鹤语被珍珠扶着从马车上下来,看着面前这一座看起来巍峨宏伟的宅子,微微点头,脸上的神色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满意。

漠北的建筑跟上京的建筑风格相差甚大,不似上京和水乡的那么精致,而是从外观都带着一股子的粗犷之感。

鹤语从大门进入,一进门,她脸上的神色就差点垮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