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品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

精品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

酥九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元卿寒萧承瑞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是由网文大神“酥九九”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唇角扬起狰狞的笑。“你们两个活的够久了,也该去死了。”元若雪眼底满是怨毒,悄悄地拿出簪子,揭开了纱布,往那伤口处刺了过去!银霜银月惊醒,顿时惊叫了起来:“侧妃,您要干什么?”“你们两个若是真的活了,元卿寒的地位必然不同往日,所以,你们必须去死!”元若雪眼底闪过怨毒,毫不犹豫地朝着银霜银月下了手。萧承瑞正......

主角:元卿寒萧承瑞   更新:2024-06-15 21: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卿寒萧承瑞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由网络作家“酥九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元卿寒萧承瑞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是由网文大神“酥九九”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唇角扬起狰狞的笑。“你们两个活的够久了,也该去死了。”元若雪眼底满是怨毒,悄悄地拿出簪子,揭开了纱布,往那伤口处刺了过去!银霜银月惊醒,顿时惊叫了起来:“侧妃,您要干什么?”“你们两个若是真的活了,元卿寒的地位必然不同往日,所以,你们必须去死!”元若雪眼底闪过怨毒,毫不犹豫地朝着银霜银月下了手。萧承瑞正......

《精品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精彩片段


萧承瑞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脸色阴狠:“本王才不会上你的当!”

元卿寒嗤笑,在心底暗骂。

当真是个蠢货。

真不知明帝是如何看上萧承瑞的,若是真的把大宁交到了他的手中,整个大宁恐怕都要倾覆!

所幸,最后接手大宁的,是当今摄政王君千绝。

想到君千绝,元卿寒浑身都紧绷起来,眼底闪过惧怕。

希望等她治好了高副将之后,君千绝能留下她。

“王妃,您去哪儿了?真是担心死奴婢了。”

刚进清寒院,林嬷嬷就迎了上来,她一脸紧张,泪水都快涌出来了。

元卿寒心底一阵愧疚,拉住了她的手安抚:“我没事,嬷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林嬷嬷惊愕地看着元卿寒,受宠若惊道:“王妃,您是主子,奴婢只是个下人,您不用跟奴婢说对不起的……”

她哪里承受的起?

云卿寒笑了笑,随手扒拉了几口饭菜,又沐浴更衣,给脸上抹了药,这才深深地睡了过去。

当晚,元卿寒做了个梦。

那长相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来找她了,“元卿寒,我要走了,你该学的东西也学到了,从此以后,医药箱就是你的了。”

那女子面容憔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祝你一切顺利。”

“你要去哪儿? 等等……”

眼见那女子逐渐透明了起来,元卿寒惊慌地追了上去,可无论如何,也抓不到她。

“王妃,王妃?您是不是梦魇了?”

元卿寒一身冷汗,急的从梦里醒了过来,就见林嬷嬷担心地守在床边。

元卿寒点了点头,接过林嬷嬷递过来的温毛巾擦了擦汗水,这才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不到一个时辰。”

元卿寒轻轻地叹了口气,重新躺下了。

不过这次,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那个梦代表着什么?难道,那千年之后的女子死了吗?

这个危险的想法在脑中闪过,元卿寒心底难受极了。

萧承瑞当晚,并没有留在元若雪房中。

他在书房里躺了许久,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鬼使神差的,他又回来了,不过,却没有惊动任何人,只在暗处盯着落雪院的动静。

许久,都没有任何响动。

萧承瑞心头一松,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他竟把元卿寒的话放在了心里,觉得有人会暗中对银霜银月下手。

真是可笑。

那个丑女人的话,没有一句能信的。

所谓的救他如此,今天的暗害,更是如此。

正当萧承瑞要离开之时,他却听到了元若雪房中传来了动静。

随后,房门被轻轻推开,一身白衣的元若雪走了出来,轻手轻脚地朝着银霜银月的房间而去。

萧承瑞紧紧地盯着那白色的身影,心中莫名紧张了起来。

惨淡的月光下,元若雪如同一个女鬼,漂亮,冷厉,面上毫无感情。

“吱呀”一声响,银霜银月的房门被推开,萧承瑞也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

元若雪站在床边,冷冷地盯着银霜银月,唇角扬起狰狞的笑。

“你们两个活的够久了,也该去死了。”

元若雪眼底满是怨毒,悄悄地拿出簪子,揭开了纱布,往那伤口处刺了过去!

银霜银月惊醒,顿时惊叫了起来:“侧妃,您要干什么?”

“你们两个若是真的活了,元卿寒的地位必然不同往日,所以,你们必须去死!”

元若雪眼底闪过怨毒,毫不犹豫地朝着银霜银月下了手。

萧承瑞正欲阻止,可浑身却如同被钉子钉在地上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元若雪万万没想到她竟敢如此,惊的坐在地上起不来,眼泪和恨意一起涌了上来。

“姐姐,我只是说了实话,您怎么这么狠心……”

说完,她又愤怒地看向萧承瑞:“王爷,我好疼……”

宁妃揉了揉疼痛的肚子,一脸恼火地看向萧承瑞。

“瑞王,你就是这么管女人的吗?”

萧承瑞也怒极,上前扶起元若雪,俊脸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元卿寒,你竟如此放肆!”

元卿寒勾唇冷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瞬间,萧承瑞的俊脸歪向一边,他猛然转过头来,脸色扭曲。

“萧承瑞,是你请我来救萧承九的!你这个废物,连个小妾都管不住,让她在这里裹乱!是不是等萧承九死了你们才开心?”

整个大殿寂静万分。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元卿寒身上,震惊至极。

这个丑王妃是得了失心疯吗?竟连王爷侧妃都敢打?

元若雪震惊之后,很快幸灾乐祸了起来。

萧承瑞自尊心极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元卿寒这个贱人打了耳光,一定会杀了她的!

萧承瑞猝不及防,脸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他忍住一拳打死元卿寒的冲动,看向静躺着如同死了一样的萧承九。

他握紧拳头,“元卿寒,你若是救不回来老九,本王定把你千刀万剐!”

元卿寒冷笑一声,杀气腾腾地走向站在一边惊的呆若木鸡的宁妃。

看着她那疤痕遍布,狰狞凶狠的脸,宁妃忍不住后退了一下,声音颤抖地道:“元卿寒,你敢动本宫一根寒毛试试!”

元卿寒冷冷地看着她,骂道:“你若是不想让你儿子死,就闭嘴在一边安静的等着,要是想让他死,就尽管闹腾!”

宁妃被她脸上狠色所震慑,愣了一下,不敢动了。

反应过来自己竟对元卿寒产生了惧怕的情绪,宁妃那端庄貌美的脸微微扭曲。

她堂堂皇妃,竟然怕云卿寒这个不受宠的王妃?

真是岂有此理!

元若雪不甘心,可怜兮兮地看着宁妃:“宁妃娘娘,让您受委屈了。”

宁妃狠狠地瞪她:“闭嘴!”

元若雪浑身一颤,如同风雨中颤抖的小白花儿般,可怜至极。

萧承瑞深吸了口气, 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望着元卿寒那忙碌的背影,元若雪心底怨气冲天。

元卿寒捡起氧气瓶,让林嬷嬷接着给萧承九吸氧,毫不犹豫地给他打针。

大殿里烛光明灭,无人再敢说话,除了呼吸声,别无其他。

元卿寒打完针,坐在床边,静静地等着他的反应。

看着久久没有反应的萧承九,元若雪终于忍不住了,哀声道:“宁妃娘娘节哀……九皇子已经走了……”

元卿寒皱眉看向她,冷冷地问:“元若雪,你不挑事儿会死是吗?”

元若雪瑟缩了一下,躲到了萧承瑞身后,哭着道:“姐姐,我只不过是说实话而已,九皇子已经去了,我们也该认清现实……”

长孙迟眼神眯了眯,抚摸着胡须叹息:“可怜的九皇子,年纪轻轻就被折腾没了,造孽,造孽啊……”

宁妃浑身颤抖地走了过去,抓住萧承九的手,失声嚎哭了起来。

“我的小九儿啊,就这样没了……”

说完,她双眼通红地看向萧承瑞:“瑞王,元卿寒这个女人给小九儿下毒,还威胁本宫!等回宫以后,本宫必然禀报皇上,治你们瑞王府的罪!”

萧承瑞深深地吸了口气,沉声道:“宁妃娘娘可别乱说,无人给九弟下毒,他是过敏没救回来。”

虽不知道元卿寒口中的“过敏”究竟是什么意思,可萧承瑞知道,若是承认有人下毒,那不但元卿寒就保不住,瑞王府也必然要被牵连。

宁妃气极反笑,通红的眼底满是泪水和恨意:“过敏是什么东西?方才元若雪分明对本宫说,是元卿寒下的毒!瑞王,你莫不是要包庇她吧?”

萧承瑞握紧了拳头,冷声道:“宁妃娘娘,本王只是陈述实情。”

说完之后,他阴鸷的眼神盯住了元卿寒:“跪下,给宁妃娘娘道歉。”

方才元卿寒那样嚣张,可到底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萧承九死了,她恐怕也得陪葬。

元卿寒傲然地抬起头,冷声问:“我没有错,为何要跪?”

即便萧承九真的死了,错的,该跪的也是这些拖延时间,任由萧承九去死的人!

萧承瑞深邃狭长的眸子里寒气翻涌,抬手就是重重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还敢顶嘴!跪下,给宁妃磕头认罪!”

元卿寒瞳孔一缩,想要躲开,那巴掌却还是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脸被打的歪向一边,本就高高肿着的脸,顿时又如同发面馒头般鼓了起来。

元卿寒捂着脸,凤眸被恨意烫的通红。

她扑过去和萧成瑞扭打在一起,很快被悦山抓住,反剪了双手,踹在膝盖上。

“贱婢!竟敢伤王爷和侧妃!”

悦山脸色阴沉,大手如同铜浇铁铸般有力,心底满是怒火。

他早看元卿寒不顺眼了,这个贱人竟还敢打王爷踢侧妃,死一万次也不为过!

元卿寒被迫跪在地上,右腿膝盖疼痛不已。

她猛然抬头,凤眸里满是凌厉的怒火:“萧承瑞,你过河拆桥,禽兽不如!”

萧承瑞厉声呵斥:“闭嘴!”

他这是为元卿寒好,她不体谅就算了,竟还骂他!

“放开王妃!”

林嬷嬷扑过去,却被悦山一脚踹开。

她想去求宁妃,却见床榻上的萧承九手指动了动。

林嬷嬷顿时激动了起来:“王爷,宁妃娘娘,九皇子醒了!”

萧承瑞和宁妃连忙往床帐里看去。

果然,萧承九已经醒了,身上的红斑也褪去,呼吸也顺畅了起来。

“小九儿!我的小九儿啊!”

宁妃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萧承九,喜极而泣:“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元若雪瞳孔缩成了一条线,她捏紧了手指,给长孙迟使了个眼色。

长孙迟连忙上前:“恭喜宁妃娘娘,恭喜九皇子,想来是上天垂怜,让老夫的药起了作用……”

“闭嘴!你个不要脸的老狗!”

萧承九咬了咬牙,下床直接踹在长孙迟膝盖上:“本皇子本就喘不上气,你还把那又苦又大的药丸子塞进本皇子嘴里!你是想谋害本皇子吗?”

长孙迟捂着膝盖摔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萧承九:“九皇子,是老夫救了你啊!”

“放屁!”

萧承九一脚踢在他下巴上,长孙大夫顿时疼出一身冷汗:“救了本皇子的人是三嫂!”


说完,元若雪深深地看了长孙迟一眼。

长孙迟立刻会意,冷傲地笑道:“王妃既然这么喜欢抢功,那老夫让给您就是,只是这功劳常有,医术可不常有。”

元卿寒眼底满是轻蔑,嗤笑道:“长孙大夫说得对,希望下次九皇子再犯此病的时候,你们不会来求我。”

九皇子过敏严重,这次长孙迟这老匹夫能抢功劳,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萧承瑞眼底聚满寒气,脸色冷厉:“你这个毒妇!竟还敢诅咒老九!”

若是传出去,他瑞王府怕是要被人诟病。

元若雪拉住了他的衣袖,劝道:“王爷,姐姐只是爱慕您,想要抢功劳博取您的关注而已,求您不要生她的气……”

“雪儿别怕,本王听你的。”

萧承瑞眼神冷极,浑身戾气。

“元卿寒,这次本王就看在雪儿的面子上放过你,若是再有此下次,本王就命人把你关进笼子里,看你还怎么犯贱!”

元若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杏眸里光芒流转,深处却藏着恶毒:“王爷,姐姐又不是畜生,怎可关在笼子里?”

说完,她得意地看向了元卿寒,眼底满是挑衅。

元卿寒深吸了口气,竭力把怒火压了回去。

她眼神冰冷锐利,凉凉地笑道:“元若雪,你怎么还笑的出来?你天天病恹恹,离开萧承瑞一步都不行,你才是那个被圈养的吧?”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骂我?”元若雪心中暗恼。

面上却柔弱可怜,泫然欲泣,委屈地看向了萧承瑞:“王爷,雪儿也不想自己身体不好,您会不会觉得雪儿很没用?”

元若雪掐紧指尖儿,心里疑虑重重。

若是放在往日,元卿寒被这么刺激,必然羞愤地寻死觅活。

可现在,元卿寒却没有任何反应。

仿佛彻头彻尾地换了个人。

萧承瑞牵住了元若雪的手,轻声安慰:“雪儿,你受苦受难都是因为本王,本王爱你都来不及,怎会觉得你没用?”

元若雪爱慕地望着他,泪光闪烁:“王爷,您对雪儿真好。”

萧承瑞拉住她的小手儿,眼神如刀地看向元卿寒。

“元卿寒,你若是再胡言乱语,本王就割了你舌头,让你做回那个哑女!”

“王爷对元若雪深情至此,让人感动。”

元卿寒挑眉讥笑,无所谓地进了厨房 。

若是放在从前,她必觉得屈辱心碎,可现在么……

渣男贱女而已,他们放屁,她就左耳进右耳出。

等时机成熟,她自会让元若雪这个妖孽现形!

至于萧承瑞么……也少不了他痛哭流涕的那一日。

见她如此无所谓,萧承瑞眼神晦暗。

她竟不伤心。

若是放在从前,她必然要大闹一场,痛哭流涕,心碎至极地缠着他……

见萧承瑞的眼神黏在元卿寒身上,元若雪长长的指甲嵌入心。

面上却温柔小意,无辜可怜:“王爷,今天风大,雪儿冷的慌,我们能不能先回去?”

“本王这就带你回去,雪儿,今日老九会在府里留宿,本王希望你能安排周全。”

看着她苍白的脸,萧承瑞心底一阵愧疚,连忙带着元若雪和长孙大夫离开。

他这是做什么?

救了他的命,善良温柔的雪儿站在冷风中,他不关心。

他竟在想元卿寒那个又丑又贱的女人?

元若雪眼前一亮,柔柔地答应下来:“王爷放心。”

萧承瑞扬唇笑了笑,又叮嘱长孙迟:“长孙大夫,这几天你就留在王府,照看九皇子,治疗银霜银月。”

长孙迟恭敬地应下:“老夫一定竭尽全力照顾九皇子,救治银霜银月姑娘,只是王妃下手太过狠毒,如今两人感染,高烧不退,实在是性命堪忧啊……”

萧承瑞眼底掠过阴寒,却没说什么,只吩咐侍卫悦山。

“悦山,一会儿彻查厨房的人,看看老九因何中毒,又是谁在背后害本王!”

萧承九年纪虽小,可是明帝最为疼爱的小儿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必然要殃及他。

说不定,连太子之位都无望。

悦山深吸了口气,毫不迟疑地道:“属下必然把那幕后之人揪出来!”

厨房,元卿寒冷冷的眼神扫过那些大虾,蹙眉道:“送一盘到清寒院。”

厨房里没什么易过敏的食材,九皇子的过敏源,应该就是这大虾。

厨娘眼底露出不耐,把铲子扔到了一边冷笑:“王妃,这些可是南边加急送过来的好东西,整个瑞王府也只这么些。”

“怎么?我这个王妃吃不得?”

元卿寒眼神微冷,瞧着那厨娘问道:“这些东西是招待谁的?”

厨娘骄傲地说:“自然是招待九皇子的,雪侧妃也喜食虾,至于您么,那边有饭菜,您看着来。”

元卿寒得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让林嬷嬷端上两盘青菜,回了清寒院。

林嬷嬷气愤地道:“王妃,他们真是欺人太甚,王爷也是糊涂,今天那九皇子中毒分明是您救回来的!”

她看的一清二楚。

元卿寒把那奇怪的针刺进九皇子胳膊上以后,九皇子的状态就开始转好。

至于那长孙大夫,不过是恰好撞上王妃的药发挥了作用。

元卿寒扬起唇角:“九皇子不是中毒,而是对虾过敏。”

“过敏?那是什么?”

林嬷嬷好奇地看着这云九倾,问道。

云九倾耐心地解释:“有的人天生对有些食物或者物体敏感,服用或者食用以后,轻则恶心呕吐,重则满身红疹喉咙肿痛,更严重的,可能因此而死。”

林嬷嬷蹙眉思考片刻,豁然开朗。

“王妃,我听说一位贵人只能穿绫罗绸缎,若是穿上了粗布麻衣,就会满身红疹,瘙痒不止,这也是过敏吗?”

元卿寒笑着点头:“林嬷嬷,你很有悟性。”

林嬷嬷红了脸:“王妃过奖了。”

抬头偷偷地看了元卿寒一眼,说道:“王妃,您跟府里下人传的一点都不像。”

元卿寒眼底掠过异色,笑问:“他们都是怎么说我的?”

林嬷嬷摇了摇头,“奴婢不敢说。”

元卿寒嗤笑:“必然是说我又丑又哑,心思歹毒,还苛待下人,对不对?”

林嬷嬷眼神闪烁,不敢承认。

元卿寒呼了口浊气,问道:“嬷嬷,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