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全文章节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

全文章节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

芭了芭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芭了芭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南初桑景淮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内容介绍:一顿饭。”她说话的时候,尾音上扬着,就像是躲避在树叶里的夜莺。偶尔婉啼,悦耳动听。......

主角:南初桑景淮   更新:2024-02-12 2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初桑景淮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章节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由网络作家“芭了芭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芭了芭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南初桑景淮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内容介绍:一顿饭。”她说话的时候,尾音上扬着,就像是躲避在树叶里的夜莺。偶尔婉啼,悦耳动听。......

《全文章节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精彩片段


南枫又开着车,回到了尊豪。

先把苏郁忽悠走,她还得回来应付安辛丑。

安少是泰丰小开,人不坏,但是游戏人生又小家子气。

得罪了他,以后这行不好混。

尊豪楼下是餐厅,楼上是客房。

她在酒店大厅找了个看起来顺眼的服务生,给了他两百块钱小费。

对方受宠若惊,南枫说:“我等会去8188,十五分钟后,你上来按门铃,就说线路有问题,要进来检修。”

服务生收了钱,又见南枫漂亮,满口答应:“好的。”

南枫交代完,这才放心上楼。

她两边都不得罪,滑的像鲶鱼,谁都捉不到。

秘书这行水深的很,如果不机灵点,早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南枫来到8188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敲了敲门。

隔着门,里面有个模糊的男声。

“进。”

她刷卡进门,屋里竟然一片漆黑。

她一边自报家门:“安少,我是南枫。”

一边在墙壁上摸索着开关。

总统套她只订过没进来过,地方太大,连灯的开关都不在正常位置。

她摸索着走到了客厅,依稀看到一个黑影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

窗外的微光从丝质窗帘透进来,房间里的一切都隐隐约约。

像是海市蜃楼,随时都会幻灭。

南枫没有走进去,装模作样地解释为什么来晚了。

“安少,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胃有点不舒服,出去买了点药。”

说着,她终于在墙壁上摸到了开关。

她如释重负,啪的一声把灯打开了。

顿时,灯火通明。

客厅中央的水晶吊灯将屋里照的如同白昼。

南枫下意识地捂住眼睛,等能适应了光亮的时候拿下手,看见了坐在对面的男人。

黑色西装,淡蓝色衬衫,系着藏青色暗金条纹的领带。

这条领带,还是她上次出差在机场给他买的。

南枫怎么也没想到,坐在沙发上的人,竟然是桑胤衡。

一时间,她有点语塞,同时她环顾四周。

忽然,桑胤衡开口了:“不用看了,安辛丑喝多了,我让人送他回家了。”

南枫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呢,还是郁闷桑胤衡创造了这么尴尬的一幕。

她嘴角习惯性地上扬。

记得她刚上班的时候,有个秘书带过她,曾经告诉她一句话。

做她们这行的,就算鞭子抽在了身上,也要面带微笑。

微笑就是她们的面具,也是盔甲。

她依着门框站着,巧笑倩兮地应着:“哦,是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桑先生。”

她刚挪动脚步,桑胤衡又开口了:“安辛丑跟我打赌,他说你一定会来。”

“那桑先生赌什么?”她装作好奇地询问。

桑胤衡抬起眼皮,水晶灯的光敛入他的瞳中。

那光很白,显得他的眼神很刻薄,很犀利。

南枫的后背上,爬满了绵绵的汗。

她等了良久,才听到桑胤衡语气淡然地说:“一顿饭。”

南枫笑了,笑的妩媚愉悦:“真开心,我还值一顿饭。”

她说话的时候,尾音上扬着,就像是躲避在树叶里的夜莺。

偶尔婉啼,悦耳动听。


那里小小的纽扣随着桑胤衡的抬脚,不知道到哪儿去。

她寻了一气直起身来,刚好看见电梯能在桑胤衡的面前缓缓关上。

她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怎么这么冷,不带一点情绪,也看不出丝毫情感。

就算是养过一条狗,丢弃了,看到别人正在猛揍也会有点反应。

忽然这个时候南枫有点崩溃。

她不知道是崩溃自己这一面被桑胤衡看见了,还是崩溃她居然有点崩溃。

南枫深吸一口气,顾不得那枚纽扣。

小关没跟着桑胤衡进电梯,她跑过来关切地询问南枫什么情况。

南枫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跟小关说:“你快点上去吧。”

南枫这才想起来寰宇跟这家公司有合作,今天桑胤衡应该是来开会的。

就这样好死不死的,自己最不堪的一面被他看见了。

小关又询问了几句就匆匆的跑进电梯。

那个女人已经被保安给赶出去了,南枫怕她在门口还堵着自己,就从地下停车场绕了一圈,从后门出去上了自己的车。

为什么忽然崩溃呢?

她也不知道,如果桑胤衡一直对她不好,真的把她当做一个玩物呼之即来,挥之则去,那也倒罢了。

但她跟桑胤衡在一起的时候常常忘掉了他们上下属的关系。

有的时候真有一种错觉,桑胤衡把她当做女友。

现在梦醒也不晚。

南枫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自己红肿的面颊,调整了一番才发动了汽车。

她以为这场闹剧应该结了,但是没想到没完没了,还有续集。

下午她刚刚吃完饭就有人敲门,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居然是警察。

南枫狐疑地打开,警察看到她就问:“你是南枫?”

她点点头:“对,我是。”

“昨天晚上极夜会所的事情你还有印象吗?”

南枫没吭声,警察又说:“对方的左边睾丸造成永久性不可恢复创伤,对方报警了,麻烦你跟我们去警局一趟。”

南枫换了件衣服,就跟着警察走了。

到了警局,她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警察说了一遍。

她说是庄泽明对她动手动脚,差点在包厢里就把她强了,她是不得已才踢了她一脚。

南枫多多少少懂点法,她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如果不小心伤了别人,那也只能是防卫过当。

警察耐心听她说完,然后跟她说:“现在司法鉴定他已经构成了二级伤,对方也不肯和解,所以只能走法律程序,按现在的情况你可以取保候审,叫家属过来把你领走。”

南枫认真地想了想,居然暂时找不到一个人能来把她领走。

小山和妈妈肯定不行,她不想让他们知道。

她唯一的闺蜜尚小昂前几天去外地学习了,还没回来。

南枫没什么朋友,她这几年都是围着桑胤衡转的。

她翻着电话簿,除了以前的客户就是一些点头之交,萍水相逢。

她的手指在苏郁的电话上稍微停顿了一下。

自从上次她告诉苏郁她的情况之后,苏郁就再也没在她面前出现过,电话也没有。

南枫想她已经知道了苏郁的选择,人之常情,她能理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