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

全集小说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

月下晚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江锦心江玉淑是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你觉得如何?”锦心听完,心头一跳,神态惊讶,让睿王蹙眉,“怎么了?”锦心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直接,赶忙敛下神色,摇摇头,“没事,只是不明白王爷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事了。”“高将军为我身受重伤,至今未脱离危险,威远伯又掌管宫中禁卫军,高明耀也颇受皇上重用,与本王一同在军中厮杀出来的将才,就算不为着高氏,也得顾及威远伯爵府,再则,她的孩子,是被王妃害了,终究是......

主角:江锦心江玉淑   更新:2024-06-11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锦心江玉淑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由网络作家“月下晚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锦心江玉淑是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你觉得如何?”锦心听完,心头一跳,神态惊讶,让睿王蹙眉,“怎么了?”锦心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直接,赶忙敛下神色,摇摇头,“没事,只是不明白王爷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事了。”“高将军为我身受重伤,至今未脱离危险,威远伯又掌管宫中禁卫军,高明耀也颇受皇上重用,与本王一同在军中厮杀出来的将才,就算不为着高氏,也得顾及威远伯爵府,再则,她的孩子,是被王妃害了,终究是......

《全集小说阅读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精彩片段


进门便看见林侧妃趴在睿王身边哭,满脸的泪,还不知轻重的抱着睿王,他也是疼的紧,却也不好说。


“林侧妃,你要是再这样压着王爷的伤口,御医就白包扎了。”锦心忙上前道。

林侧妃在这才坐了起来,关切的看着睿王,“王爷,这究竟怎么回事啊?怎么伤这么严重。”

“无事,没伤及要害,此事已经移交奉天府,会有结果的。”睿王的模样,看样子并不是很生气。

想想也是,睿王刚出宫就遇到行刺,天子脚下,谁会这么对睿王,他素来有功绩,也没有做不利于民的事,总不会是民间刺客的。

那这件事,显而易见就是皇子之间的竞争了。、

终究自己是没死,只要查下去,总会有个结果。

睿王打发了林侧妃出去,便让锦心留下,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最后,睿王忽然认真对她说道,“本王打算宽恕高氏,抬为庶妃,你觉得如何?”

锦心听完,心头一跳,神态惊讶,让睿王蹙眉,“怎么了?”

锦心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直接,赶忙敛下神色,摇摇头,“没事,只是不明白王爷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事了。”

“高将军为我身受重伤,至今未脱离危险,威远伯又掌管宫中禁卫军,高明耀也颇受皇上重用,与本王一同在军中厮杀出来的将才,就算不为着高氏,也得顾及威远伯爵府,再则,她的孩子,是被王妃害了,终究是王府对不起她,也算抵消她先前做下的事。”

锦心听着睿王细数种种,心里却缓缓沉下。

说了这么多,其实睿王还是念着高氏的好的,高家纵然是得力助手,但高家也不是只有一个女儿,高家也不是傻子,朝中局势,三王鼎立,难道他们还能去选其他两位没有什么政绩的王爷吗?

何况,睿王名义上,还是嫡出,齐太傅又是睿王的老师,齐太傅的学子多为在京为官,也算睿王的师弟,种种天时地利人和,威远伯不会傻到为了个女儿和睿王翻脸。

不过是王爷替高氏找了个借口罢了。

但锦心不过稍稍整理思绪,便恢复了正常。

“王爷所思所虑必然是有缘由,婢妾自然是支持王爷的。”

睿王不过是找个人认同他而已,他心意已决,谁的反对都不管用。

只是锦心明白了一件事,睿王终究是只看重自己的利益,他不是不知道高侧妃的品性如何,他不在乎。

睿王看她没有强烈的意见,心里松了口气,随后又道,“她性子虽然有些差,但不是个恶人,先前她为难你,也是不懂事,如今在偏院待了许久,她早就知错了。”

锦心低下头,不说话。

“这件事,你跟林侧妃那边说一下,你素来跟柳侧妃交好,与于她说说,等过些日子,便正式迁出来,你觉得呢?”

她觉得?她觉得很不好。

但她还能说不行吗?这一切,他都做好打算了,让自己去后院的人铺垫一下罢了。

但高氏出来,这日子,可就难捱了。

自己这肚子的孩子,还不定能不能顺利生产呢。

锦心深吸口气,脸色虽有不悦,但还是扯出一个笑容,道,“婢妾明白了。”

离开清风台的时候,锦心只觉得心是冷的,身上也是冷的,对睿王有了失望。

但锦心没有立刻回自己的屋子,而是转道去了柳侧妃那边,柳侧妃此时已经缓和过来了,但脸色很差,整张脸白凄凄的,眼神也有些飘忽。


精选一篇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月下晚风,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目前已写601933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87章 只想要她,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宣妃什么时候下线呀[什么]

感觉顾昭后期要黑化的节奏啊,果然没有无怨无悔的人,总会有所求

看到最后收回前面的话 后期的处理还是可以的 就是刚从王府模式转换到后宫模式的那段儿 明显有点衔接不好 后面好了许多可能作者也逐渐找到感觉。 要是有人买版权接拍就好啦,印象中还从来没有王府转宫斗的电视剧!

章节推荐

第219章 看似危机

第220章 不过如此

第221章 教她

第222章 鸿儿不见了

第223章 锦心发疯

作品阅读


“本王去雅兰轩看看锦心,你也一起去吧,就在那边用膳。”


林侧妃有些失落,还是不死心,“那晚膳之后呢?”

看出她的情绪低落和眼里的殷切,睿王也有些心累,但还是压下那股疲惫,对她笑道,“自然是去迎喜居。”

她这入府时间也有大半年了,肚子始终没有动静,林侧妃自然是着急的,但一时又查不出有什么问题。

坐胎药也吃着,就是怀不上。

而此时,南院的望月居里,柳侧妃听到投到高氏院子里的东西被发现了,已经被清理掉了,高氏却没事。

柳侧妃很是遗憾,这些东西,她找人弄来,花费不少银钱,连夜投进去,竟没有一点收获。

“你找的什么人办事,这么蠢,稳准的事都做不好,我这些银子买条狗都能咬一口那贱人的肉呢,这些可是我花了百金买的,就这么打水漂了。”

柳侧妃说着,拍着桌子,十分恼怒的看着办事的侍女。

新提拔上来的丫头,办事始终没有银杏牢靠,但她也无人可用,又信不过新买进来的,经过了林侧妃的手,她是谁都不要,每回添置下人,她这屋都不要,只要自己先前陪嫁带来的丫鬟。

但这丫鬟实在是这批里,稍会看眼色的,只是办事始终办不到自己的心坎上。

“主子别急,这回不行,咱们下回还有机会,那高氏已经被安排到了西院了,就是先前江庶妃住的梅香居,那个地方不是被先王妃投放过毒蛇吗?咱们故技重施,就说是那些毒蛇没有抓干净,谁又会怀疑真假呢?”香云连忙又献计。

柳侧妃这话是听进去了,思考了一下,眉头舒展,笑了一下,“这话你倒是说到了点子上。”

柳侧妃倒是个很有执行力的人,也没想过自己会被人盯上,她素来对自己的手段有信心,所以当日便让香云去购买毒蛇。

对于高氏的恨意,不比对江玉淑的少,自从知道王爷经常去偏院找高氏后,柳侧妃便知道,高氏早晚会出来。

她不会给高氏这个机会的。

这次香云倒是办的不错,不过几个时辰后,毒蛇很快采购回来,当夜打听清楚了,高氏住进了梅香居,王爷去了雅兰居用膳,今夜宿在林侧妃屋里。

当夜,毒蛇便被放了进去,数量虽不多,但都是毒性极强的,攻击性也极强的毒蛇,其目的自然是要高氏今夜必死无疑。

但她没想到,她的人经过后院的出去采买这些东西,都被锦心的人看见了,甚至跟踪去了市场,是哪个老板卖给她的都打听清楚了。

锦心此时正在给孩子缝制小衣裳,也没有睡意,秀嬷嬷看着时辰不早了,便催促道,“庶妃,你还是早些休息吧,对孩子好。”

“还有一个花样便绣完了。”锦心头也不抬道。

还有一场好戏要看呢,她不得撑着精神看吗?

秀嬷嬷应了一声,没有继续催促。

经过几个月相处,秀嬷嬷还是挺喜欢这个庶妃的,懂礼数,知进退,明事理,该争的争,该放的放,也不会无理取闹,还懂得拢住男人的心,对下人也是宽厚,瞧她做事也滴水不漏,既不搞拈酸吃醋那套,也不会不争不抢,还情绪稳定。

这样的人,在秀嬷嬷看来,更适合做正室,能一视同仁对所有妃子。

但她是皇后的人,她意识到这点,赶忙压下这个想法,可别在皇后跟前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免得被掌嘴。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锦心往前走,看着江夫人,唤了一声母亲,江夫人很嫌弃被锦心这么叫,可是碍于宫人在这里,她不会驳斥。


“我有话与你说,可否借步说话?”

锦心闻言,征求意见一般的眼神看着秀嬷嬷,秀嬷嬷脸色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奴婢奉命伺候江庶妃,半步也不能离开。”

锦心点点头,看向江夫人,道,“这是奉皇后之命前来照料我起居的秀嬷嬷,也不是外人,母亲有话请说。”

江夫人闻言,神色冷下来,看向秀嬷嬷,“还请嬷嬷行个方便,若是我这面子不管用,我也是可以去请示太后再来。”

秀嬷嬷听这话脸色也是直接冷下来,却没有说什么,站到了十步之外,目光一瞬也不离开锦心,态度十分明显,她不会再让步。

江夫人也没有纠结,反正她那边也听不见了。

“王妃禁足的事,你可有法子搭救她?”江夫人直接问。

“夫人你还不知道王妃为什么被禁足吗?她迫害王爷的所有子嗣,此事惹怒王爷,这才被禁足,先后有三个孩子死于王妃的手里,王爷没有休妻还家,已经是顾忌太后了,我如何有法子搭救?”

“你如今不是怀了孩子吗?你寻个借口,找个法师进门,就说这孩子胎灵弱,难以到这世上,本该是要到正妃肚子投生,却阴差阳错进了你的肚子,需要和王妃同居一屋檐下,生产之后,养到她名下,便算作是投生到王妃肚子里,方可保命,此事,只要你肯松口,剩下的事,我来安排。”江夫人低声,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度。

锦心听完,差点就冷笑出来,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也没有回话。

江夫人这是早就想好对策了,甚至都为将来抢夺孩子的时候布下了局。

她若是答应了,便是傻到了极点。

都这时候了,江夫人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在后院苟且求生的低贱庶女。

“怎么不说话?”江夫人皱眉问她。

“我不同意。”她道。

江夫人闻言,当即脸色就变了,扣住她的手,低声厉害道,“你别忘了,你母亲和小弟还在我手上,你若是敢不答应,回去我就找个借口处死他们。”

锦心的手被抓着疼,秀嬷嬷立即察觉不对,当即冲上来,江夫人这才松开她。

锦心咬牙看着江夫人,很是生气,她肤色白,本就容易显出伤痕,江夫人手上戴着两个戒指,愣是划着她的手腕有了淤痕。

此时,江夫人脸色又恢复了正常,道,“别忘了母亲刚才说的话,你好好保重身子,家中的一切,你尽管放心。”

说完便走了。

“江庶妃,你没事吧?”秀嬷嬷担心的问。

她的担心不是假的,这要是出事了,她一家老小都得死啊。

锦心摇摇头,却眉头紧皱。

江夫人真是无耻,她是要逼自己作恶啊。

偏殿休息了不知道多久,宫宴结束后,便有人来通传,让锦心随她们出宫,睿王已经殿下等她。

林侧妃神色娇羞的跟在睿王身后,见锦心出来,她笑着上前,“锦心姐姐,你刚才可没有看见,王爷在殿前舞剑的雄姿,赢得一片喝彩,皇上还夸了王爷文武双全,才貌双修呢。”

锦心看向睿王,或许是得了皇上的赞誉,睿王的眉间的志气高昂。

确实,若论几位王爷里,只有睿王善于武术,箭术,更是上过战场,立过战功,这几年留京务政,也从未懈怠练武,身姿挺拔的他,自然是吸引无数少女的目光。



江玉淑听闻此事后,暴怒了起来,急急找来,却被赶来的江夫人安抚住。

“母亲,你糊涂,你为什么要同意将那个贱妇抬为姨娘,为什么要给她名分?”江玉淑气得跺脚,委屈的哭了起来。

让她有了名分,江锦心便是自己的庶妹,在王府,就不是普通贱婢了,她也是有出身的贵妾了。

那自己先前的话,做的事,都算什么?

王府里的那些贱人,又会怎么看自己?

尤其是高侧妃,她一定会看自己的笑话,自己往后在王府,就是一个笑话。

江夫人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

“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哥哥和弟弟,我们现在动不得这贱婢,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豁得出去,她若是真的将这些事抖落出去,你兄长和弟弟,将来如何说亲呢?”

“那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吗?”江玉淑生气质问。

“我只是暂时让她抬了名分而已,他们的命不还是捏在我手上吗?也是我失策,没想到她来这一出,你回去之后,寻个法子,让她消失,嫁祸给其他人,如此,便也没事了,这贱妇母子,等你那边料定,我便处置了,不过权宜之计而已,你可别为了这点小事,伤着小皇孙。”

听着母亲这一番话开导,江玉淑这才稍稍安定。

只是想到今日后,江锦心是侯府庶女的身份传回王府,整个王府的贱人肯定都会笑话自己的。

一想到这个,她只想立刻杀了江锦心。

而齐远侯陪着安氏回了院子,锦心便对齐远侯道,“父亲,既然夫人已经答应了抬我母亲为妾室,还请父亲往后,多多庇护我母亲。”

齐远侯此刻看着儿子这一身伤痕,心中全是心疼与愧疚,也没有计较锦心语气里的不信任。

“这是自然,今日我便做主,赐她们住在听风阁,这下,你且放心了吧?”

“还不行,父亲,我要你护着我母亲,否则她就是做了姨娘,日子也会更艰难,小弟也面对更多的恶意,作为男人,您就真的接受被一个女人这么压着吗?”

锦心其实知道,江天诚其实也很不满江夫人,但他又愧疚,又很依赖江夫人的母族势力。

他也在试图拿回主权,很需要刺激一下自尊心。

江天诚哼了一声,“谁说我怕她了,我只是觉得对不住她,让着她而已,这次她们确实是过分了,我必然不会再让他们乱来了。”

“父亲英明,若我得了机会,定会在王爷面前,多为父亲说好话。”

这话倒是让江天诚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还不指望你,我嫡出女儿是正妃,又怀着小皇孙,难道他将来还不念着我这个老丈人吗?”

“你怎么笃定就是皇孙,不是女儿呢?再说,父亲您就笃定姐姐会念着您的好吗?”锦心挑眉笑问。

这话让江天诚心头一跳,有些不安,还是不能理解,“你这话什么意思?”

“夫人这么年怎么对您的,您心里有数,姐姐又和夫人一条心,女儿最能贴心母亲,她只会恨您让夫人伤心,可是我就不一样了,从前的事,在今日之后,一笔勾销,只要父亲往后对我母亲好一些,以我今日的恩宠,怀孕是迟早的事,难道我的好处,父亲就不想要了 吗?”

这话让江天诚心里咯噔一下,确实没想到这个,压根没有把这个女儿放心上过,更不会觉得她在王府能有什么出息。

可是她过府不过半个月,王爷先是给位份,又为她惩戒了高侧妃,江玉淑这么些年,没少回来哭诉王爷为了这侧妃委屈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锦心刚去了半个月,就闹出这样的事,还准许回门,这一箩筐的东西,不都是睿王的心意吗?

这么想着,他倒是对锦心多了几分信心。

“好女儿,你且安心,回王府后辅佐你姐姐,姐妹要一心,你母亲的事,我会照看好的。”他笑道。

如此,锦心多少安心了一些。

虽然还可能免不了刁难,但总比在那后院吃不饱,穿不暖的强。

又与母亲和小弟说了会儿话后,这才不舍的离开侯府。

来时在坐着单独的马车的,回去的时候,却被下人带到了江玉淑的马车上。

江玉淑看着锦心坐上来后,冷眼看着她,翘儿丢下一个钉板在地上,意思不言而喻。

要让自己跪在上面。

“王妃,婢妾不能跪,否则王爷知道了,问起来,婢妾没法解释。”锦心道。

谁知道等来的,就是翘儿的一巴掌。

“跪着说话。”江玉淑挑眉,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冷意。

锦心虚虚跪在上面,并未用力,可是翘儿却上前按住她,使得她不得跪在了上面,钉子刺入皮肉的痛感,让她觉得疼痛无比,却只能忍着,脸色都涨红了几分,额间很快就疼的冒了冷汗。

“王爷那边,我会给你去回话,就说你身上不爽利,不能伺候,你给我好好的跪着。”江玉淑咬牙道。

锦心咬牙,忍着膝盖的疼痛,一言不发。

“知道错了吗?”江玉淑问。

“我没有错。”她咬牙,强硬了几分,竟然跪直了身子,膝盖竟然的衣服当即便渗红了。

“还嘴硬是吧?我告诉你吧,王爷被皇上委派去了辉县视察水利,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回来,你不要以为能做苦肉计给他看,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江玉淑呵笑,满眼讽刺。

锦心闻言,心下无奈,但也只能认下。

原本一个时辰就能回到王府,可是马车走走停停,愣是走了两个时辰才到,锦心在马车里,受尽了言语和身体的折磨。

下马车的时候,她膝盖都是软的,也完全站不起来,江玉淑她们都走了,她才缓缓从钉板上下来,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莲蓉见状,吓得不行,赶忙上马车前扶起她,心疼的哭了。

大门前,江玉淑冷哼的转过头,看了眼她们,神色轻蔑,转身进了王府。

锦心抬眼看着她们的背影,倚着莲蓉的身子缓缓站起,道,“我没事,你去打听一下,王爷是不是真的出城了。”


而且,情事上,他也只有在锦心这,才是最酣畅淋漓的,似乎,她天生就是位置而存在一般。

事后,他轻抚着她平静的小腹,眼底有些殷切和无奈。

锦心面对他这灼热的目光,竟有些心虚。

她停掉避子汤也有一个月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怀得上,月事倒是推迟了两日,但推迟几日,也是正常的。

所以自己也不敢有所期待。

王爷倒是也去过其他院子,但大家都没什么消息,锦心都怀疑,会不会是王爷不行了。

但他都能让王妃怀孕,应该是没问题的。

早上,睿王不用上朝,便也没有起,拥着锦心继续休息。

此时,秋玲却推门而入,将一碗药放在桌子上,有些心虚,但还是大着胆子,道,“主子,避子汤弄好了,给您放在这了。”

这话,让锦心身子一顿,当即清醒,却不敢起身,看着身边的男人,还在睡觉,她这才缓缓起身,掀开帘帐,盯着秋玲,“滚下去!”

但秋玲哪敢真的走,忙道,“主子,你快喝了这避子汤吧,不然凉了。”

声音之大,就是门外都听见了,何况是睿王。

锦心哪里还不知道,秋玲这是故意这么大声的,定是被人收买了。

她赶忙往身后看去,只见睿王已经坐起,眼神冷冷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几分冷肃,问道,“这是什么汤?”

锦心连忙下跪,解释道,“这汤我没有要她送来,我没打算喝。”

“你闭嘴,你说。”睿王冷冷对锦心说完,又看向秋玲。

秋玲连忙下跪回话,“回王爷,这是避子汤,王爷饶命,奴婢也是奉主子的命准备的,她说不想生孩子,便让奴婢每次等王爷一来,便准备上,一直是主子的吩咐,奴婢不敢擅自违抗。”

“你闭嘴!”锦心呵斥。

莲蓉呢,莲蓉去哪儿了,这件事一直是她让锦心负责的,很早都不喝了,为什么秋莲会突然端药来。

睿王脸色阴沉如墨,眼睛直勾勾看着锦心,眼神一点温度都没有,十分失望的模样。

锦心看着他这般的眼神,心底一点点发冷,惧怕是上前,想解释,可是却被睿王一把推开,她瞬间被推倒在地。

“你是一开始就喝避子汤是吗?”睿王咬牙,因为愤怒,脸上的横肉都有些抽搐,眼底阴冷,若不是克制着情绪,他会立刻起身,将她掐死。

他这么努力的在她身上耕耘,便是想让她生自己的孩子,生自己的长子,他想给她最大的恩宠,可是她却视作猛虎水兽,避之不及。

锦心不安的摇头,爬起身要解释,可是他却起身,将桌子上还温热的避子汤拿了起来,往锦心这边走来,锦心慌了,急忙退后。

他是要杀了自己吗?

她不想死,她还有母亲和小弟要呵护,她要是死了,母亲和小弟就在侯府过的生不如死的。

“你不是不想生吗?那就喝了吧,你也不配生本王的孩子。”他咬着牙上前,蹲下,扣住她的脸,锦心摇头,却被他灌进来,锦心急忙挣扎,推开,将入口的避子汤给吐了出来。

睿王站起,居高临下看着她,呵呵冷笑, “本王以为,你身份低微,只能依赖本王而生,如今看来,本王是想多了,既然你不要本王给你的恩宠,那你便自生自灭吧。”

说完便往外走去。

锦心急了,欲要爬起身,可是身子因为刚才惊慌过度,早已疲软。

“王爷,婢妾没有不想生,你听婢妾解释。”锦心慌忙大喊追上前,在门口却被两个护卫给拦住,只能远远看着王爷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然而,锦心没想到,园子的门口却打开,管家走了进来,对锦心道,“江主子,老奴来跟您要一个人。”

锦心闻言皱眉,“洪管家,我这里连带我 ,就三个人,你要谁?”

“是林侧妃交代的,说是看上秋玲是个机灵的人,想要到迎喜居去伺候,还请江主子放人。”管家客气道。

秋玲见状,赶忙起身,“奴婢就是秋玲,奴婢愿意去林主子跟前伺候。”

锦心脸色变了变,忙道,“洪管家,我好歹是庶妃,本该伺候我的奴婢有三个,先前那个手脚不干净发落了之后也没给我送来新的使唤,再要走秋玲,我可就没有人使唤了。”

“王妃已经下令将这里封锁,江主子应该也用不上这么多奴婢了,再则,林侧妃指定的人,老奴也不敢不办啊,还请江主子别难为我。”

这话就是没有的商量的余地了。

锦心也只能妥协,看向莲蓉,道,“莲蓉,你们好歹姐妹一场,那就去送送吧。”

莲蓉应了一声,随即带着秋玲进屋去收拾自己的包裹了。

她的东西不多,没一会儿功夫便收拾完了。

莲蓉端来一碗甜汤,递到秋玲手上,道,“既然你要走,我也知道不好留你,这甜汤是今早主子赏我的,看在姐妹一场,一人喝一碗,也祝贺你日后前途无量。”

秋玲看了眼这甜汤,刚想要喝,可是想到自己都做了对不起锦心的事了,如今又要离开这里,她怎么会真的这么好心。

她想定后,便推开了莲蓉送来的甜汤。

“莲蓉姐姐,我知道我对不住主子,我到林侧妃那边后,定会想法子帮你们的,我走了。”

说完挎起包裹就往外走,莲蓉急了,想骗她喝了。

可是秋玲一心想着离开,急匆匆的就跟着管家去了迎喜居。

锦心得知此事,也是急了。

秋玲肯定会出卖自己的。

正当自己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却传来了秋玲毒发身亡的消息。

锦心看向莲蓉,“她不是没喝吗?”

莲蓉也是不理解,道,“这丫头很警惕,奴婢怎么劝,她都没喝,此事不是我们做的。”

管家前脚把人送到迎喜居,秋玲便在迎喜居的园子里毒发,这事本就蹊跷,看来是冲着她来的。

“甜汤处理干净没有?”锦心问。

“奴婢处理干净了,屋里很干净。”

那就好,锦心虽然担心,但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人死得太快,连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没了气息,人又是在迎喜居没的,事情也闹得不小,把王妃都惊动了,来了迎喜居。

林侧妃当即指证此事是锦心干的。

随后,锦心便又被带到了迎喜居这边,看着被抬上来的秋玲,锦心故作害怕的躲了一下。

“江庶妃,林侧妃说秋玲是你杀的,你可认?”江玉淑冷声问。

“婢妾不认,人是在迎喜居没的,此事管家可作证,在婢妾那边可是一点事儿都没有。”锦心忙解释道。

“撒谎,秋玲做错了事,你怀恨在心,定是你做的。”林侧妃目光锐利的盯着锦心道。

“侧妃这话,婢妾不能认同,她做错何事,婢妾要杀人?”

“自然是她擅自端了避子汤给你,让王爷知道你喝避子汤一事,让你失宠,你怀恨在心,杀人也未可知啊。”林侧妃哼了一声。

“林侧妃是凭猜测而诬告婢妾吗?”她问。

“自然不是,我刚才检查这奴婢身上有许多伤痕,必定是你时常虐待,她才恨你入骨,揭发了你,你便杀了人,若要证实的话,你们解开她的衣服,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林侧妃咬牙道。


“这衣裳很适合你。”他笑道,随即伸手,让她搭着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江锦心眉眼弯了起来,笑道,“是王爷会挑衣裳,婢妾不过是穿着给王爷看的。”

这话立即取悦了他,捏了捏她的脸,“你很会取悦本王。”

那是啊,她这些日子,怎么可能就只在这府里闲着,这几次侍寝下来,她也一次次试探探索,发现他并不喜欢规矩沉稳的女人,也不喜欢没有分寸的女人。

太本分或者不本分,这中间的尺度,极难把握。

江锦心打小就惯会看人眼色,知道怎么讨好别人,察言观色,在齐远侯府的时候,她要没这点眼力见,侯夫人早就将自己给抹杀了。

“婢妾的一切都是王爷所赐,自然以王爷为大,婢妾能有福分伺候王爷,婢妾已然十分满#@足了。”

“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他抚着这张滑嫩的脸,对她的奉承十分受用,他不是不知道她在讨好自己,可是他不在乎。

这王府的女人,哪个不是在刻意迎合自己。

牵着她的手,带回了清风台。

白日里做这种事,确实荒唐,但睿王在外头事事小心,万事谨慎,回自己的地盘,哪里还会在乎这么多礼数呢。

睿王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要说美貌的女子,他也不缺,性子特别的有高侧妃,温柔的柳侧妃,王妃自然也是体贴的人,他按说不该这么急色才是。

但这女人身上就像有什么魔力一般,那是别人给不了的感受,她的身子软绵馨香,每每情到深处的嗓音,都让他着迷。

他最爱看的,就是她为自己发疯的姿态。

思及此,他啃咬在她的颈项上,她嘤咛一声,那魅惑的哼唧,他差点又要发疯了。

“你果真生来就是勾人的东西。”他低沉道。

“婢妾只想勾着爷。”她笑,双手搭上来。

这白日里她被王爷带回清风台的事,传遍了王府,高侧妃在自己的院子里发疯,然后砸了一大堆东西,面对进来劝解的丫鬟,一个个都被轰了出来。

而江玉淑知道这个事后,顿时笑出了声,虽然心里堵得慌,但高侧妃显然更生气,所以这事还是自己赢。

起码,明面上,江锦心是自己的人。

一场贪欢之后,睿王食髓知味,却也还是拘着她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早,她伺候睿王穿衣上朝,一度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睿王见状,淡淡道,“有什么话就说,免得一会儿本王走了,你想说也没机会了。”

闻言,她立即道,“婢妾想向王爷讨那本河山游记。”

他淡淡叹气,“本王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本书而已,拿去吧。”

送走王爷后,莲蓉皱眉上前,问道,“主子,你为什么不跟王爷说,你每次侍寝后,都要去栖鸾院受罪的事呢?”

江锦心目送王爷彻底走远后,转身回屋,笑容收了起来。

“这些都是小伤,王爷就算知道了,也只是斥责一下而已。”她淡淡道。

这些事,需要王爷自己去发现,那样才能让王妃收敛,不然自己告状,下回只会变本加厉。

她抬手,看着自己细嫩的手指,几日消停下来,她的手已经不疼了。

大半个月没有做过活计,自己的手也看着白嫩了些,美貌就是自己的本钱,她可得好好利用。

回自己的居所后,她吩咐莲蓉道。

“去拿针线来,我再做几样绣品。”

趁着有时间,手没事,多做些,晚些时候,只怕还得去栖鸾院。

她现在没钱,就靠着绣活做好送出去换点钱,虽说在王府吃喝不愁,也没花钱的地方,可是母亲和小弟却银钱紧缺,眼看快入冬了,夫人肯定不会给他们置办冬衣和冬被。

她在侯府的时候,还能私下挣点钱置办,现在她在王府出不去,母亲眼睛不行,只怕日子更是艰难。

莲蓉将东西给她拿来。

做了一上午,得出几个花样,江锦心正疑惑江玉淑怎么还没派人来叫自己,随后便听到莲蓉阻拦的声音。

莲蓉随后被推倒在地,哀嚎一声,江锦心起身查看,便看到高侧妃气势汹汹的往走来,一个巴掌打在她脸上。

“小贱人,生得一副狐媚子模样,前些日子看你就觉得不是个安分的东西,没想到你胆子倒是大,敢比着我的份例找王爷讨赏赐,你什么东西啊,也配穿这身皮。”

一番话说完,对身边的婆子冷声下令,“将她这身衣服给我扒下来,烧了!”

几个婆子随即上前,莲蓉赶忙上前阻拦,抱着锦心,大声道,“这是王爷专门赏给我们主子的,你们敢扒的话,王爷定会惩罚你们。”

几个婆子随即站定,看着高侧妃,不知该不该继续。

“给我扒下来,王爷要是怪罪,我担着。”高侧妃冷声下令。

几个婆子上前,开始撕扯锦心的衣服,锦心死死揪着衣服,抬眼,怒视着高侧妃,死死盯着她。

高侧妃见状,上前又是一耳光,“还敢瞪我,再瞪我一眼,我就将你的脸给划了。”

高侧妃这么说,自然是真的会这么做。

衣服还是被婆子们扯了下来,只剩里衣。隔壁翠芳斋,听雨阁,玲珑阁,一个院子的侍妾和通房,全都站到门口,观看这边的撕扯,一个个神色看好戏的模样,更有解气的表情看着她被高侧妃凌#@辱。

“主子,里头还有这些,都是上好的料子和首饰。”婆子们从里头又搜出来她的衣物呈现在高侧妃跟前。

高侧妃哼了一声,眼神嫌弃,道,“丢院子里,烧了,那些首饰,拿去给那些通房和侍妾分分,人人有份,也好沾沾她的骚气,让王爷也多宠幸宠幸她们。”

说着她捂着嘴轻笑起来,连带着那些婢女也跟着笑了起来。

首饰拿过去给那些侍妾的时候,她们还不太敢接,可是看着这些首饰都是好东西,实在也没忍住,有一个人伸手挑了以后,剩下一个个都赶着上前抢着拿了。

那画面,惹得高侧妃笑得更加开心了。

院子里烧起了火,里头都是锦心的东西,连带着她这几天刚绣好的绣样都被烧了。

锦心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火势渐起,泪珠却从眼里滴落。

从前在侯府再难,再苦,却也没有在人前这般被脱衣服当众凌#@辱过,今日这份耻辱,她记下了。


江玉淑给家中送信,让再请一次看诊,顺便让锦心也看看,好让她也怀一个。

两个都能怀,总有一个男丁的,无论是谁生男孩,都是江玉淑的孩子。

锦心不过是自己的载具。

但她当然不能说,还得好好对她,等她完成自己的计划,便让她去给自己的孩子陪葬!

陈大夫也是见惯了这些后宅夫人,脸色没有多少变化,但面对的终究是权贵,他还是十分客气有礼的。

江家自然没有说她们的身份,这陈大夫也不会出去乱说的,他这点行规是知道的。

两人分别进了内屋去看诊,陈大夫看完江玉淑的脉,便摇摇头,道,“贵人这刚流产不久,是否月事还未干净,淋漓不尽,又恶臭难闻?”

江玉淑闻言,脸色垮下来,尴尬的拿起帕子遮住自己的脸,嗯了一声,又问道,“可有法子再孕?”

这话让陈大夫反应有些大,立即皱眉,嗤道,“您在和小月子的月事都未处理好,如何能再准备怀孕?何况您的宫体受损,尚未恢复,加之气血两虚,肝气阻滞,怕是心情郁结,睡眠也不好,时常生气,种种加起来,你若是不好好调养,也是寿数不长,先调养才是正经。”

听到这话,江玉淑立即紧张了起来,“那我是不是不能生了?”

“你怎么还纠结生育之事呢,你现在是身子亏虚的厉害,再这么跟自己过不去,你也没几年好活了。”

陈大夫实话实说,却不是江玉淑爱听的,习惯了听好话,她当即就发作起来,怒拍桌子,喝道,“放肆!我让你治好我的病,再开方子让我怀孕,你说那些无用的话做什么??”

陈大夫一愣,被江玉淑突然发作给吓着了,他也是受捧习惯了,也不知道江玉淑的身份,便只当是一个普通妇人那样诊断,何况,这主人家多次请求自己,态度卑微,他都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发难。

但细细想,毕竟是侯爵之家,他也只能忍下去,软了态度,笑道,“贵人息怒,既然你要方子,那我便给你方子,不过这方子药性猛,我先与你说好,身子弱的是受不住的,即使怀了胎,也是极其过程艰难,若万幸保到生产,那生产也是不一定能顺利。”

“这就是不用你操心了,你只管开方子便是。”江玉淑听到自己还有机会,也放心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

王府这么多上好补品,难道还不能保自己顺利怀胎吗?

若是真的怀上,她绝对大门不出,再不理会那些贱人,全心保胎。

陈大夫叹气一声,其实还有个话没有说,便是这孩子即使侥幸生下,也是个体弱多病的,未必能养活。

但看这贵人的厉害眼色,他这话可不敢说,他往后再不来这家了。

江玉淑从里头出来,拿了一张方子,面色十分愉悦,十分满意。

江夫人见状,赶忙让锦心也进去。

锦心进去后,江夫人看着女儿神色轻松,便问道,“陈大夫如何说?身子无碍吧?”

江玉淑哪能跟母亲说实情,反正他给了这方子,只要自己调养些日子,也会有好消息的,就没必要让母亲担心自己了。

“身子无碍,这方子便是他开的,会有好消息的。”江玉淑笑道。

江夫人扶着心口,深舒口气,对着外边的天地双手合十,虔诚的拜了几下,嘴里念念有词的,随即笑呵呵的牵着江玉淑的手,坐了下来,满心欢喜。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说着,她让人搬东西去芳菲轩,但这下更是惹到了睿王,呵斥道,“之前住哪儿就滚回哪儿去,谁允许你住到婉月居的?”

“王爷恕罪,婢妾是因为先前住的院子,实在简陋,冬日寒冷,婢妾是问过了王妃的,这院子空着,便让婢妾搬来了。”陈庶妃赶紧把王妃搬出来。

“不要让本王多说一次,滚回去,既然你嫌先前的院子不合适,那就降为侍妾,去西院住吧。”睿王神色冷冷的目视前方,面无表情道。

陈庶妃吓得一哆嗦,脸色霎时就白了,还想求情,睿王却踏步离开了。

锦心站在原地,看着睿王发了这通火,心里更加确定了,高云婉在王爷心中,始终是有一席之地的。

锦心看不明白他了,他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又或许,他只是单纯看不惯陈庶妃这么急于落井下石,侵占别人的东西,才会这么生气。

王爷一走,陈庶妃才缓缓回了神,下人们都看着自己,陈庶妃顿时恼羞成怒,忽然站起,上前盯着锦心,怒道,“是不是你?一定是你在王爷面前说了我的坏话,否则王爷怎么会这么对我!”

这话让锦心皱眉,心里很不悦,冷冷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没点数吗?前天你去羞辱高侧妃,昨日又住进别人的居所,如此小人行径,任是谁都会厌恶的吧?”

“若不是你跟王爷说,他怎么会知道!”陈庶妃怒吼。

“这睿王府是睿王的天下,这里的一切,他怎么会不知道,你自己蠢,就以为所有人跟你一样蠢!”锦心嫌弃道。

陈庶妃被这么一说,气的更是怒火更盛,死死盯着锦心,锦心却回了屋,叫人关了门。

陈庶妃咬牙,气得跺脚,却无可奈何她。

陈庶妃这才刚搬进来一晚上,就被王爷斥责,降了位份,赶去了西院,这事全然成了整个王府的笑料。

回了屋里,锦心吩咐莲蓉去弄来避子汤。

莲蓉闻言,很是不解,“主子,你不说要给王爷生孩子吗?王妃也没有再让人送来避子汤,显然是准许你生了,你为何还要喝呢。”

锦心叹气一声,“眼下不合适。”

她也想生一个自己的孩子,这样就能站住了脚跟在王府,可是江玉淑怎么会这么这么心善,就让自己生了呢,定是想借自己的肚子,生一个孩子,养在她名下。

那样的话,自己的利用价值就没有了。

彻底失去价值的人,下场可想而知。

还不是时候,再等等吧。

莲蓉不明白主子的想法,但她事事都听主子的,便去炖了药来给她喝了。

因为睿王的孩子接二连三都没有了,又碍于王妃正在坐小月子,便没有叫去宫中听训,而是又给睿王赐了婚。

这次赐婚的是皇后娘家的侄女安阳郡主,是国舅爷的嫡长女,刚刚过了十五岁生辰,是国舅爷最疼爱的一个女儿,时常出入宫中,更是深得皇后喜爱。

按说,这样的身份,做王爷的正妃,都是可以的,可是她偏偏早就钟情于睿王,只是没有合适的时机。

如今由皇后做主,便将她赐婚给睿王做侧妃。

睿王当即就领旨了。

可是这个消息传回王府的时候,立即就炸开了。

锦心知道消息的时候,也是愣住了,没想到这才刚走了高侧妃,便又来个安阳郡主。

这样尊贵的女子,竟然也肯屈尊做个侧妃,往后这宅院,怕是更热闹了。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侧妃得知此事,要将自己半年的月例银子给那个小贱人,完全压制不了脾气,就在自己屋子里又开始发疯。

得亏是她自己住一个院子,不然的话,与她同住的人,肯定得遭殃,时不时就发疯的性子,下人都不敢来这院子伺候,何况谁敢跟她住一个院子呢。

王府的月例银子,王妃一个月二十两,侧妃十五两,庶妃十两,侍妾七两,通房五两银子,外加衣服和布料与首饰按位份供给。

衣食住行都是按照位份品阶来分的。

大多数府邸的庶妃以上的品阶不靠这些月例银子过日子,衣服也是,都有自己的体己,也就侍妾和通房靠着这些东西过活,有时候还会给内务处扣了,她们也有苦难言。

不得宠的人,在哪儿都是最底层的存在。

侧妃半年的月例银子就是九十两银子。

翘儿带人去了婉月居的时候,双方下人差点打了起来,高侧妃甚至敢动手打了翘儿,双方闹的动静不小。

高侧妃扬言,让王妃亲自来拿,否则她不会顺服这个惩罚。

江玉淑看着被打脸肿的翘儿,一拍桌子,咬牙道,“好她个高云婉,向来就不服本妃管教,今日竟敢打本妃的人,反了天了。”

说着,便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来了婉月居。

高侧妃坐在太妃椅上,神色轻蔑的看着被人搀扶着来的江玉淑,顿时阴阳怪气出声,“哟,王妃这不在自己院子里安胎,跑来妾身这里亲自处置妾身,早等着这天了吧?”

江玉淑眼神锐利,不理会高侧妃,坐在了下人搬来的凳子上,冷声对身边的小厮道,“动手吧。”

这些人随后手脚麻利的进了内屋,翻找东西,找出好些布料缎子,和首饰盒端了出来。

高侧妃脸色骤变,怒道,“江玉淑你干什么?不就是扣我的月例银子吗?你扣就是了,凭什么动我的东西!”

“王爷吩咐了,让你照价赔偿给江玉淑,你穿过的东西,别人可不要,这些料子就赔给她吧。”江玉淑淡淡道,神色却满是解气的样子。

高侧妃咬牙,想去阻止,却被江玉淑带来的人给拦住。

等东西搬得差不多了,江玉淑才缓缓起身,得意的看着她,“你也有今天,看看你这样子,我心里可真畅快。”

“你得意什么?不就是一些身外之物吗?我不缺,倒是你,引狼入室,你也不好过吧?”高侧妃冷哼道。

“那就不用妹妹操心了,对了,王爷还说,让我请一个教习嬷嬷入府,教教你怎么做一个侧妃,免得你将来出去给王爷丢人。”

说完,江玉淑带着人畅快了离开了。

从高侧妃入府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畅快,即使自己怀着身孕,王爷也只是客气对自己,却还是时常去婉月居,如今,王爷下令惩治她,江玉淑心里别提多解气了。

“翘儿,让人将这些东西,全部送去梅香居。”江玉淑笑道。

翘儿闻言,却觉得不忿。

“王妃,给些银钱便算了,她哪配这些好东西。”

江玉淑皱眉,瞥了她一眼,不悦道,“你懂什么,这些不过是小钱,这些东西也不值当什么,但都给了她,更能让高云婉呕心,让她去恨江玉淑去。”

这话倒是让翘儿眼前一亮,笑弯了眼睛,应了一声是。

东西琳琅满目的,全部送进了梅香居,还有一板的银锭送到了江玉淑的桌子上。

江玉淑看着这些东西,心底冷笑着。

江玉淑搞这么大的动静,让高侧妃里子面子都没了,还拿了这么多好东西过来,明显是引火到这边。

不过,她和高侧妃终究是水火不容了,这东西,她拿得心安理得。

她拿出一个银锭子,递到莲蓉手上,“跟着我,你受苦了,这是赏你的。”

莲蓉闻言惶恐的跪下,“奴婢不敢这么想,能跟着主子您,是奴婢的福气。”

“你起来说话,不要动不动就跪。”她拉起莲蓉,第一次用严肃的语气跟她说话。

莲蓉只好站起。

“我在这府里,没有可以依赖的人,也没有亲近的人,你是唯一一个跟我相依为命的人,从前,我为人奴婢,不愿意跪,却为了生存不得不妥协,我不愿意苛待你,就像在善待我自己一般,你可明白?”

莲蓉闻言,感动到落泪,重重点头,“奴婢明白,奴婢往后定会全心全意侍奉主子,不会有异心。”

锦心闻言一笑,“那你可得记着今日这话。”

主仆俩的心到这一刻才彻底靠近。

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自己处置的,王爷也应允了回府,但也要等王妃这边启程,她才能跟着回去。

她就是个侍妾,位份低,又是齐远侯府出来的,她自己回去了,会惹人非议王妃和王爷之间的情分,但江玉淑回了,她跟着回,便不会引来这些非议了。

一大早,她收拾好了东西,等着王妃那边吩咐启程。

江玉淑心情好,自然也允许她坐了马车回去,看着她带了一大堆东西,都是昨日自己在高侧妃那刮出来的,一想到穿在贱妇母子身上,她就觉得想笑。

抵达侯府门口,齐远侯夫妻在门口亲自迎接,看着江玉淑下来,江夫人欢喜上前,江玉淑明明小腹平平却走出了大腹便便的既视感,左右还要人扶着。

江夫人笑呵呵的上前,看着扁平的腹部,小心又欢喜道,“慢着些,别伤着我们的小皇孙了。”

江玉淑三年才怀上这一个,又是睿王第一个孩子,之前那些都生不下来,这一胎,宫里宫外都十分关心,侯府自然也要小心照顾着。

齐远侯也是脸上堆满笑容,如今睿王在朝上声势渐大,太子隐隐有下台的危机,本就不堪重用,这几位成年皇子里,睿王是皇后嫡出养子,又备受皇上重视,太子之位一旦有变动,那这新人选,自然是在几位成年皇子中选了,睿王便是最有可能的人选了。

自家女儿而今又是他的正妃,怀的这个孩子,重要性可想而知了。

锦心也从马车上下来,对着齐远侯和夫人微微行礼,她这一出现,现场气氛立即变得微妙起来。

江夫人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