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其他类型 > 原则崩坏

原则崩坏

纪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纪南刚从学校忙完,博士在读的身份让她轻松胜任了大学老师的工作,顺带兼职了学生会办公室的主任。这届带的学生会出奇的贴心,自己忙完了非留下来帮她把资料也整理完不可,没有浑水摸鱼的人,工作硬是提前了好几天完成。

主角:纪南关砚北   更新:2022-09-10 1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南关砚北的其他类型小说《原则崩坏》,由网络作家“纪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纪南刚从学校忙完,博士在读的身份让她轻松胜任了大学老师的工作,顺带兼职了学生会办公室的主任。这届带的学生会出奇的贴心,自己忙完了非留下来帮她把资料也整理完不可,没有浑水摸鱼的人,工作硬是提前了好几天完成。

《原则崩坏》精彩片段

纪南刚从学校忙完,博士在读的身份让她轻松胜任了大学老师的工作,顺带兼职了学生会办公室的主任。


这届带的学生会出奇的贴心,自己忙完了非留下来帮她把资料也整理完不可,没有浑水摸鱼的人,工作硬是提前了好几天完成。


纪南今天没有在学校分配的教师宿舍休息,自己开车回了家,因为工作忙完了,还开心了逛了蛋糕店买了些甜品。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听见屋里一阵奇怪的呻吟声,很熟悉,像是她男朋友郝泽宇的声音。


纪南飞快的从震惊中冷静下来,想到自己通常回家之前都会给郝泽宇知会一声,这次临时起意就没有说,没想到撞见他偷情,可是她越听越不对劲。


门后面的郝泽宇正在娇羞的呻吟,时不时低声说:“好哥哥,慢一点,啊,太快了,你操的我好爽。”


声音离得很近,家里的隔音纪南知道,这绝对是在客厅里干柴烈火呢。


纪南贴着门听了很久,直到屋里的人提到她:“你可真骚,你老婆知道你比她还会叫吗,嗯?屁股撅高点,看爸爸操死你。”


郝泽宇不知道说了什么,纪南也没心情听了,心里直犯恶心。


纪南坐着电梯下楼,回车里面掏出手机给郝泽宇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


“喂?宝贝,咳,怎么了。”郝泽宇故作镇静的咳了两声,若不是纪南刚刚就站在门口听了一出戏,她可能还真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我到楼下了,工作忙完能歇几天。”纪南语气平平,一本正经的通知他,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很慌乱,说了几句知道了就赶紧挂了。


纪南坐在车里,懒散的举起手机录着楼道口,果然一个男的匆匆忙忙从里面出来了,看起来也不高,皮肤黝黑,表情很是不爽。


纪南没着急回去,她把照片发给了闺蜜赵文瑶,并飞快的打了一行字。


「姐妹,我对象好像是个gay。」


赵文瑶立马打来电话,听完这事儿也觉得恶心:“他怎么好意思的啊,住着你的房子在里面搞男人?要不要脸。”


纪南提醒:“是被搞。”


赵文瑶:“什么?他还是个0?!不过也是,就他那身子板,老娘都能给他掰折了,操,真几把恶心,赶紧的给他撵出去。”


纪南相比赵文瑶,心平气和了很多,反过来还宽慰了她几句,挂了电话以后,她想了很多。


纪南是独生女,从小循规蹈矩,她父母都是正经单位退休的干部,望女成凤,她没有拒绝的权利,从小就开始上最好的补习班,跑关系进后来的尖子班,就为了成绩能名列前茅,她的人生就好像被父母安排好的一样,上哪所学校,学什么专业,和什么人来往。


郝泽宇也是她大学毕业后父母安排相亲认识的,纪南父母看准了他家境不错,人也老实,没什么脾气,好把控。


纪南没有拒绝,父母的专制在她读大学的时候才有所好转,二老埋怨自己的女儿活的木讷,就知道念书,害怕她找不着对象,连忙张罗着相亲。


其实纪南很早就开始谈恋爱了,她当然有自己喜欢的类型,她喜欢那种活的无拘无束的男孩儿,在高中时期,老师看她安静,把班里调皮捣蛋的男生安排给她做同桌,没想到乱点了鸳鸯。


纪南身材高挑,发育也好,五官又属于很耐看的类型,尤其是一笑起来,如沐春风。


当时的同桌盯着她没几天就陷入了爱河,纪南也喜欢偷偷打量他,他不学无术,爱顶嘴,总是吊儿郎当的不把班里的规矩放在眼里,是当时那届出了名的问题学生,可偏偏坐在纪南身边,开始不逃课了。


纪南知道他聪明,男孩子开了窍学习起来简直不要太容易,不然也不会这么皮还在尖子班里,两个人悄悄话说久了,时常被班里同学调侃,一来二去也就顺其自然的在一块了。


纪南情窦初开,单纯的不行,正激发了男生的保护欲,可惜好景不长,还没过一学期就被班主任告知了家长,纪南的母亲气的不行,硬生生把男生逼到了平行班,纪南对此也很愧疚。


后来两人约定考一所大学,男孩却意外落榜,从此便天各一方了,不过纪南很开心,似乎背着父母干的所有事,都能让她变得开心。


她身材高挑,人又聪明又温柔,在大学不可能没有人追,她从来没告诉过父母自己的感情状况,都死死瞒住了,才让二老以为自己闺女纯洁无暇,单纯的不行。



纪南喜欢囤东西,开始赚钱后也开始喜欢攒钱,她不靠父母就买了自己的车和房,如今28了,对男女感情也看的淡了,挣钱才是让生活变好的唯一途径。


至于感情,有没有也无所谓,和郝泽宇在一块能让父母开心,她就试着在一块呗。她原本以为自己对这种事不会有太大的情绪起伏的,可得知自己差点当了同妻,还是气的不行。


“我养条狗都比养个男人强。”纪南仰天长啸,心想决不能就这么放过郝泽宇,他凭什么,花着自己的钱钓凯子,还在自己家里约炮,真把她当HelloKitty啊。


纪南提着小蛋糕上楼进门,看见郝泽宇谄媚的系着围裙朝她笑:“宝贝,不是说到楼下了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纪南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随口说:“想吃蛋糕了,出去买了点。”


她打量起来屋里,应该是收拾过了,还有刺鼻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她冷笑,看着做晚饭的郝泽宇,还真有那么一丝居家好男人的气息。


郝泽宇接过蛋糕放进冰箱,看着纪南走进卧室,心突突的跳,生怕她看出什么端倪。


纪南盯着这两米的大床出神,心想这两男人不会还滚过自己的床吧,她有点想吐,一脸嫌弃的又转回家门口,穿好鞋敷衍的朝郝泽宇说了一句:“你自己吃吧,学校出了点事要我回去。”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拎着包走了。


纪南开车绕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檀城兜圈,最后停在了一个酒吧,本来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可她心里一直冒着一股火没处撒。


这个酒吧是她大学时经常和赵文瑶来的地方,也算熟悉,不过当了人民教师后就没怎么来过了,为人师表,总得以身作则才行。


纪南走到吧台直接要了瓶白地兰,倒在精致小巧的玻璃杯里一饮而尽,这酒度数不低,果香味冲淡了酒精的辛辣,但后劲却很大,纪南喝了一杯后缓了缓,开始审视起周围的人群。


来酒吧的都是些大学生,目的性强,出来也都是成群结队的,只有吧台有那么几个和她一样的落单的人,是真的来喝酒的。


纪南今天穿的多,除了脖子和手腕都遮的严严实实的,也没什么人注意她,不过她倒是盯着旁边走来的一个男人出了神。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不是很呛人,黑色短袖遮盖不住他的两只大花臂,光是看着就很痛,男人应该是经常健身的,手臂上的明显的肌肉显得他的肩膀很宽。


纪南回神又喝了一杯,她其实不是个重欲的人,也可能是她谈过的对象技术都很烂,她一直没觉得这档子事有什么爽的,想到郝泽宇的呻吟声,她不由的又想起来屋里那个奸夫说的话,什么叫比她还会叫,她在床上根本不怎么出声的好吗,她前男友说,在床上看着她无所谓的样子,自尊心很是受挫,原本以为郝泽宇和自己谈了将近两年,也是因为自己反应无趣才硬不起来,现在才知道,是因为他被肛才有感觉。


亏她还好心安慰他,这种事都无所谓的,所以说起来,她也将近两年没做了,想到这,她又喝了一杯,口腔里辛辣的刺激让她眉头一皱。


刚刚的男人买完酒就坐在纪南旁边开始捣鼓手机了,也是因为坐下纪南才看清他的脸,棱角分明,头发也很短,应该是烫过,带着纹理很随意的趴在头上,刚呡完酒的嘴唇上还有湿润的水光。


鼻子这么挺,嘴唇还这么厚,纪南心想,赵文瑶说过这种男人性欲很强,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又赌气似的继续盯着旁边的男人,她凭什么不能睡个器大活好的弟弟恶心郝泽宇呢。


男人突然低笑一声,偏过头来看纪南,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赤裸裸的对上,他缓缓开口,带着一丝笑意:“姐姐,你眼珠子快粘我身上了。”


纪南被突然的对视整的无措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脸上一阵燥热,男人的瞳孔很黑,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一般,说话的音色少年感十足,却有着一丝邪气。


男人见她盯着自己的嘴不说话,又开口说道:“姐姐,你的眼神暗示有点过于明显了。”


纪南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唇忍不住开始幻想,听见他的话回过神来,然后抿嘴一笑,说了句不好意思。


纪南就这么喝了半瓶白地兰,然后起身打算接着回她的职工宿舍休息,看着剩下的酒有点可惜,往旁边一推大气的说了一句:“送你了,弟弟。”



关砚北起的居然比她还早,纪南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就看到一桌子的早餐,有点感动。


关砚北穿着黑色运动短裤和白T,肌肉隐隐若现,在小灶台那里忙活着,听到动静回过头来。


“醒的挺早,睡够了?”关砚北的声音带着清晨的鼻音,说话间也是威慑力十足。


“嗯,我得走了。”纪南听见他反问的语气就不自觉的想到昨天的一些事,腿微微发软,又要强撑着自己大姐姐的形象,故作镇定的打算开溜。


“先吃饭吧,不然白做了。”关砚北招呼她坐过去。


纪南只能认命的去餐桌上吃饭,喝了杯温热的牛奶,胃里舒服了不少。


“还疼吗?”关砚北突然问。


纪南脸上泛起红晕,差点被噎到,结结巴巴的想解释昨天只是喝多了。


“我是说头。”关砚北沉默了一下,有些好笑。


纪南尴尬的脚趾扣地,吃完早餐就打算撤了。


“加个微信吧,你要是有需要,随时来找我。”关砚北拦住她,人畜无害的笑着。


不是他对纪南一见钟情,要说有好感那肯定还是有的,只是他真的觉得错过她这种为自己量身定做似的体质有些可惜。


纪南礼貌的扫了他的微信码,心想这是第一次出轨也是最后一次了,回去就给你删了。


她打车去了昨天的酒吧,自己开车回了学校宿舍继续休息,难得的假期居然不能回自己家,真的晦气。


她联系了中介打算把房子卖了,再买个别的地段的公寓,再次期间她要狠狠折磨郝泽宇,让他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


纪南躺在宿舍的床上望着手机里倒影着的自己,突然就开始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激情,越想她越觉得出格,忍不住打开关砚北的微信头像,点进去看他的朋友圈。


关砚北的头像是他带着鸭舌帽只露出半张脸的自拍,看不清五官,但也是真的很帅,朋友圈的背景是他花臂上的定稿图,纪南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他结实的手臂,力气大到把自己禁锢的一动不能动。


“疯了……我在想什么啊!”纪南喃喃自语,只能安慰自己是第一次遇见活好的男生才情不自禁的回想。


关砚北的朋友圈什么都没有,只有头像下面的签名有四个小字:只混小圈。


“什么意思...”纪南的好奇心比较重,学术研究的本能让她想搞明白一切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她给赵文瑶发微信,问她世界上除了娱乐圈还有什么圈比较出名。


赵文瑶不明所以的说那可多了去了,什么电竞圈,cos圈,只有你想不到的。


纪南又问她有没有比较小众隐晦一点的圈子。


赵文瑶想了想,姬圈腐圈?也不算小众……难不成你想问字母圈?你学生又干啥事了啊,有瓜给我吃两口!


纪南啊了一声,赵文瑶笑笑,还有女博士不知道的事啊!这种东西说了你也不知道,展开来讲会震碎你的叁观的。


纪南开始打开浏览器一点一点的搜,看着这些陌生的字眼有点吃惊,又忍不住心里的好奇继续解惑,直到在一个帖子了看见有人分享字母圈爱好者的app,她脑子一热就去下了。


只是看看而已,她这么安慰起自己。



随意注册了一个ID,用手机里存的可爱狗狗做了头像,就开始翻阅起来,一边翻一边查,差不多摸清了个大概。


这时候消息列表突然有个人和她说话,问她是不是小母狗,有没有主,纪南打了个问号,正想卸了这个软件,突然想到什么,回了他一句:“你知道小圈是什么吗?”


纪南心跳的飞快,有些懊恼自己平白无故的在宿舍折腾这些,真的是疯了。


他又接着问她是不是小白,找不找主之类的,纪南果断卸载了软件,胳膊撑在额头上开始叹气,信息量接收的有点过大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像个变态。


她双腿翻身夹住被子摩挲起来,脑子里全是昨天被关砚北压在身下的画面。


纪南闷哼一声,急促的呼吸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盯着天花板发呆,直到意识逐渐清醒,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真的要疯了……


她赶快起身去浴室洗澡,打算冲洗掉自己身上的污秽,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背着男友和别的男人睡了,甚至还觉得前所未有的爽,爽到她到现在都有点不能忘怀。


这事做的太出格了,纪南眼神逐渐坚定,决定忘记昨天发生的事。


纪南本想快点和郝泽宇说清楚的,可是他那个皮肤黝黑的姘头再次出现在自家单元门口时,她一股无名的火又窜了上来。


她拿着钥匙打开门,就看见两个男人齐齐坐在沙发上朝门口看过了,郝泽宇显然有些无措。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纪南神情自若:“这位是?”


“哦,这这是我朋友,路过来看看我。”郝泽宇冷汗直流,那男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玩着手里的水杯。


“怎么还有我没见过的朋友。”


纪南继续,郝泽宇在交往一周年的聚会时,把自己的朋友一一交待了个遍,当时亲朋好友其乐融融,都在祝他们两个早点结婚。


郝泽宇支支吾吾搪塞过去,纪南说有事要宣布,多余的男人知趣的找了借口开溜。


“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赵文瑶你也知道,她生意赔了,不敢告诉家里人,现在利滚利欠的钱有些还不上了,我想……把房子先卖了。”


纪南张口就来,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赵文瑶被高利贷折磨的困境。


郝泽宇斟酌着开口:“那……那我们两个住哪?”


他知道纪南挣得多,他可太喜欢现在的日子了,闲的没事做个家庭煮夫,纪南还不怎么回家住,二百平的大房子留给自己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私会,实在是妙,如果这样的生活有期限,他希望是一辈子,虽然还没和纪南结婚,但也只差扯证了。


纪南心里觉得好笑,脸上又立马露出一副愁苦的面容来:“我倒是可以在学校的宿舍里住段时间,你……”


“啊,可是我手头的钱没有办法维持生活开销的前提再租个住处。”郝泽宇害怕她瞧不起自己,可也不想放弃眼下的生活,“要不再等等。”


“不行,你也知道,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法院都已经起诉她了,我不能看着瑶瑶变成这样不管不顾。”


郝泽宇咽下到嘴的话,只能认命,再说下去他害怕纪南瞧出端倪。


“你相信我,顶多一年,等瑶瑶缓过这个时期,我肯定能再买个房子的,到时候我们换个更大更豪华的好不好。”


纪南的糖衣炮弹里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郝泽宇听着她画的大饼一愣,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纪南让他尽快整理自己东西,实在不行就先和爸妈住段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