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选篇章甜宠:指挥官他温柔又腹黑

精选篇章甜宠:指挥官他温柔又腹黑

有鱼入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甜宠:指挥官他温柔又腹黑》是作者“有鱼入舟”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星楠裴闻炀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是一条稀有的粉色美人鱼,人人都觊觎她想拥有她。对她来说周围的一切都很危险。人鱼上岸与人类结合可以保持人形,但需要一定的频率,鱼尾才能不显露出来,否则会被人类海洋实验中心的人抓去做非人实验!注射化腿的针剂,剥下鳞片,挖走泪腺,砍掉蹼,培育新物种……于是她逃出实验室后,强迫一名男人和她交尾让她化为人形,可她后来才发现这个男人竟是来抓她的最高指挥官..........

主角:星楠裴闻炀   更新:2024-07-10 21: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星楠裴闻炀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篇章甜宠:指挥官他温柔又腹黑》,由网络作家“有鱼入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甜宠:指挥官他温柔又腹黑》是作者“有鱼入舟”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星楠裴闻炀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是一条稀有的粉色美人鱼,人人都觊觎她想拥有她。对她来说周围的一切都很危险。人鱼上岸与人类结合可以保持人形,但需要一定的频率,鱼尾才能不显露出来,否则会被人类海洋实验中心的人抓去做非人实验!注射化腿的针剂,剥下鳞片,挖走泪腺,砍掉蹼,培育新物种……于是她逃出实验室后,强迫一名男人和她交尾让她化为人形,可她后来才发现这个男人竟是来抓她的最高指挥官..........

《精选篇章甜宠:指挥官他温柔又腹黑》精彩片段


裴闻炀浓密的黑睫盖住情绪,温晃的阴影将星楠遮拦在光亮之外,恶劣的答案是他所预想的一样。

他说:“不会。”

“这世上有许多露水情缘,不必都用负责不负责这样的话来规责。”

“那是情爱画出的界限,虚伪也苍白,你与我,认识都算不上。”

“不要对我抱有期望。”

裴闻炀的声音好听,时刻裹挟着不容辩驳的强势。

他在处理任何事情都是如此,考虑长远,更考虑可能性,答案会在一开始给出。

“嗯。”星楠喃喃嗯了一声。

星楠指腹蜷缩。

“……那我可以离开了吗?”他的呼吸绵重,此刻星楠只想从这里离开,这间审问室让他害怕,裴闻炀更让他害怕。

“等血液检测结果出来。”裴闻炀说。

话语间裴闻炀靠近星楠,抓住他的手解开了星楠手上的手铐,禁锢的桌面也被解开。

裴闻炀太像一个任何事都按部就班的无心之人,他手里的枪时刻可以掏出来要了你的命,只要露出任何马脚,都是死路一条。

“裴闻炀……”星楠刚刚看清了裴闻炀的编号与名字。

他第一次叫了裴闻炀。

太久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了,裴闻炀眉头紧锁又舒展开。

星楠开口道:“你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我举报你,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我接受你的赔偿……还……还想……”

裴闻炀本以为星楠会要普通人要不到的权力又或者前途。

这或许是他这辈子与掌权者距离最近的一次,说什么样的话出来都不奇怪。

“想要什么?”裴闻炀问。

“我冷。”星楠摸了摸自己单薄地衣裳,“可以…给我一件你的衣裳吗?”

人鱼有寻偶期。

星楠知道自己日后会需要裴闻炀的气息,一定会不受控制的来找他。

星楠只希望自己能失控的晚一些。

对他来说,没有比裴闻炀更危险的人。

裴闻炀没回答星楠的话。

五分钟后星楠的血液检测结果出来了。

职员将检测单恭敬地交到裴闻炀手上,“裴指挥,血液结果出来了。”

星楠闻言心慌地摩挲着指腹。

拿着检测结果的职员迟了一下,欲说不说的模样。

“有问题?”裴闻炀语气是让继续回答的意思。

职员:“基因有些特别,但确认人类没问题。”

“就是检测出来重度营养不良。”

“不知这小孩怎么回事,长期没吃过饭一样,哪哪都没达到健康标准线。”

“严重到了需要住院治疗的临界点。”

“民众没有自护能力,我们需要管的。”

重度营养不良……

裴闻炀窥探看星楠一眼,那漂亮的身形确实单薄。

“你可以走了。”裴闻炀眼神审视后转离,从审问室离开。

星楠踏着步子出了审问室,裴闻炀已经走远了。

他没要到裴闻炀的衣裳……

该怎么办。

星楠观察着防控局的宽阔的办公室神情失落。

他缓缓往前。

没有裴闻炀气息的东西,对他来说太不安全,星楠寻着气息一路走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

上面写着:高级指挥官,1-1。

是裴闻炀的办公室。

这是星楠第一次有想偷东西的冲动。

这是不对的,但任何恶劣的行为都不能和性命相提并论。

星楠回头望去,这是防控局三楼,这层的人好像都出任务了,没有人。

星楠步履不前又不甘后退。

犹豫片刻,见依旧没有人路过,星楠大着胆子小心翼翼走进了裴闻炀的办公室,他的动作很快。

裴闻炀办公桌上的东西不多,不能拿太显眼的,又要是贴身用过的。

办公桌下半开的抽屉里有一根靛蓝色的领带,星楠将其藏在衣袖中迅速往屋外走!

一路心跳的慌乱。

从办公室出来星楠便看见裴闻炀从一侧回来!

星楠不由地手无足措。

“站在那里做什么?”裴闻炀言语中有摆在明面上的试探。

星楠呼吸急促,手捻紧。

“我……我……以为这是出口……对不起!”

星星站着鞠了一躬,因为太正经显得乖的要死。

道歉后星楠藏好领带就要离开。

忽然一件厚重的外套落入星楠怀中,带着淡淡的烟草与苦桔香水的香味,他下意识接住。

是裴闻炀扔过来的。

星楠眼底闪过一丝光亮。

是裴闻炀的衣裳,上面全是他的气息!

星楠抬起星亮的眸。

欣喜之余对上的是裴闻炀依旧冷漠的面容。

不嘻嘻。

“谢……谢。”星楠紧紧攥着衣裳。

好凶。

星楠不敢多留,正要抱着衣裳跑走,路过裴闻炀的时候,忽地手心一暖。

星楠手心多了一瓶玻璃罐装的牛奶,是加热的。

“给我的吗?”星楠问。

还没等裴闻炀冷漠的话开口,星楠微微弯眸笑了,“裴闻炀……你人真好。”

他的眼睛太过明亮璀璨。

真是单纯乐观的可怕。

“昨日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提及。”裴闻炀淡淡的言语仿佛刚刚那杯热牛奶不是自己递出去的,漠然才是他的常态。

“我知道的。”星楠摩挲着牛奶瓶垂眸。

裴闻炀:“有什么要求一次性提出,希望我们不会再见第二次。”

裴闻炀的话抨击着星楠的心脏。

他收紧裹着裴闻炀衣裳微应声,“嗯。”

星楠望着裴闻炀离开的背影视线渐渐落寞。

“先生,请跟我来。”一侧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

一名职员将他领去了一个大房间内,比起审问室的狭小蔽塞,这里明亮又宽敞。

星楠看向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胸前的挂牌:人鱼实验部,余临。

这几个字足以让星楠精神紧绷。

害怕吗?更多的是应激反应,实验室的人没几个见过星楠。

星楠抬眼和余临眼神碰撞。

他更想,将他拽进深海,淹死。

“裴指挥说了,按照您所需要一切,通通满足。”余临一头长发束着高马尾,大气的脸配合着锋利的气质,有几分雷厉风行的味道。

余临观察着星楠,少了几分善意。

“希望之后,您不要以威胁或其他名义再来找裴指挥,我的意思应该很明确了。”

“现在提出您的条件。”男人示意道。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星楠说,“我不会再来找他。”

靠近裴闻炀,就是在给自己找不同死法。

余临走近星楠,“据我所知,裴指挥不是一个私生活混乱的人,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怎么可能和你厮混?”余临的语气笃定。

“你应该去问他,为什么要和我厮混。”星楠看着他,“他在上面。”

余临:“………”

“你陷害他对不对?”余临眼底交织着愤怒。

余临是个心细的人,看待问题多了几层,事已经定论,但他还是言语试探。

陷害……

星楠与之对视,“你好像很看得起我。”

人类的本事莫过于药物控制,少有人能近得了裴闻炀的身,答案清楚明白。

裴闻炀只会是自愿的。

余临厉色地转眸,满是告诫的恶意,“不要自作聪明。”

余临:“谎言总会败露的。”

余临:“我还会继续追查的。”

对于余临,星楠眼中有无端的憎恶。

星楠并不惧怕这样的威胁。

太麻烦的话,让他消失就好了。

星楠突然抬手掐住余临的脖子!

只轻微的力道便让人脸颊缺氧泛红,罪魁祸首的的表情依旧淡然,眼里纯净。

“咳咳……!”余临被掐着脖子浑身僵硬动弹不了分毫,高大的身形任人宰割,那股麻木链接着手腕。

宛若提线木偶。

星楠的力道加重,余临额间青筋暴起。

“这项数据重新核查。”

“裴指挥要看。”

屋外交谈声伴随着进步声。

星楠将人甩开,他直视着余临的双眼,淡淡的光圈扩散,“预祝你不要见到我第二次。”

“你……!”

余临失神一秒。

情绪怪异地摸了摸脖子,大脑一片混乱,记忆在未知的情况下失衡。

余临像是没有再和星楠继续谈论的心情,他从一侧的抽屉拿出一张金卡扔到星楠面前。

眼底露恶。

“里面是500万。”

星楠的手触碰到金卡上。

“拿了……”余临的语气宛若命令,“就要记住自己的话,不要再出现在裴闻炀的视线之内。”

星楠握起金卡,金钱是人类世界需要的东西,他不和钱过不去。

星楠正打算离开,余临一把抓住了星楠怀里的衣裳。

是裴闻炀的。

“这是裴指挥的衣裳,留下。”

“放开!”

星楠抢过被拉扯出去的衣裳,怒意明显,太过在意的眼神落入余临眼中。

余临松开了手。

星楠抢过衣裳便飞速逃离了现场。

他对一件衣裳的在意,超出了余临的预想。

星楠走后余临拨通了一通电话,落地窗前多背影严厉挺拔。

“星楠,对,好好查一查!”

“他很不对劲,人鱼最会蛊惑人心,裴指挥什么时候这样过!”

“当局者迷。”

“血液也留着,一周后再次检测。”

“跟着他,查到他身上有一丝人鱼气息,都立即逮捕!”

余临语气狠戾地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裴闻炀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

“脖子怎么回事?”裴闻炀看着余临红的可怕的颈子眯了眯眼。

余临抬手摸了摸脖子疼的嘶了一声,迷茫道:“不知道啊,可能落枕了。”

“裴指挥。”余临没在意,他从座位上起身,余临心中疑惑,便直接问了,“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闻炀看不出什么情绪,平缓的语气磁场无端震慑,“怎么?你对我的私生活也很感兴趣?”

“不是……我怎么敢。”余临深吸一口气,“你不觉得那个叫星楠的很奇怪吗?”

“嗯。”裴闻炀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应的好似在说晚上吃什么般随意。

“裴指挥,既然这样。”余临神色愕然,“你为什么要放走他?”

“余临。”裴闻炀眼神警告地看着余临。

“是。”余临规矩站直,瞬间挺拔。

裴闻炀没看他,厌然问:“你在质问我吗?”

“不敢!”余临呼吸微窒。

他当然知道星楠很不对劲,裴闻炀多年来的警惕性并不是那么简单能够消磨掉的。

刚刚还去自己办公室偷东西。

他怎么可能不怀疑。

裴闻炀点燃一根香烟,衣裳撩起至手肘位置,手臂力量蓬勃青筋环绕,面前烟雾浮绕,遮盖的是真相,裴闻炀靠在办公桌前,磨黑的瞳孔敛起。

“这个人,我自己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