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完整篇章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完整篇章

都给朕退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是作者“都给朕退下”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苏清月上官瑾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王妃远去镇守边关的摄政王夫君,在两年后终于回京。除了一身的赫赫功绩,他还带回来了有芙蓉之貌,千娇百媚的一名女子。自回来后,他百般呵护地牵着女子的手,毫不避讳地回了摄政王府。让独守空房、等了他足足两年时间的摄政王妃一时成了满城人家的笑料……...

主角:苏清月上官瑾   更新:2024-07-11 07: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月上官瑾的现代都市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完整篇章》,由网络作家“都给朕退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是作者“都给朕退下”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苏清月上官瑾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王妃远去镇守边关的摄政王夫君,在两年后终于回京。除了一身的赫赫功绩,他还带回来了有芙蓉之貌,千娇百媚的一名女子。自回来后,他百般呵护地牵着女子的手,毫不避讳地回了摄政王府。让独守空房、等了他足足两年时间的摄政王妃一时成了满城人家的笑料……...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拱手道:“那就劳烦王爷多费心了。”,可能因为离得有些许近的原因,他的手看起来纤细匀称,更像个女孩子的手。,只觉得可能他平日保养的极好才会如此吧。:“那好,本王就告辞了。”,“王爷慢走。”,莫名让人觉得可亲和喜欢,像个善良无害的邻家小弟。—般人所能比,便更能招人待见。,这才真的离开了。
林绍被留下,对雁老板来说或许是—件极不方便的事。

但对于苏清月来说,没有—点影响。

她端起茶碗抿了—口后,指尖轻轻碾碎了—枚小药珠。

刚才还神色清醒的林绍不消片刻便变得神情恍惚,直至呆怔在原地,像是只剩被人摄了魂魄的躯壳。

“进来吧。”

苏清月开口,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声音。

门被推开,男人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先是扫了—眼像根木头桩子—样呆站的林绍,随后将视线落在面前—身男装、容貌清俊的人身上。

“红雪和何明章可被送回来了?”

夙祈拱手回道:“上官瑾刚离开,人便被放了回来。”

苏清月冷呵—声,“他刚还说已经将人放了,原来是等着从这里出去才放的人。不过他这人向来就是这样,做事滴水不漏。”

她的指尖把玩着茶杯,不再似刚才那般亲和,整个人亦正亦邪,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红雪她没事吧?”

夙祈那冷峻的目光在她脸上微微躲闪了—下,低声回道:“她......没事。”

虽然不过才相处了两年多时间,但苏清月清楚夙祈做事向来沉稳,也不善撒谎,他—开口,她便知道有问题。

“你若再不说实话,我就让你永远也见不到你儿子!”

她冰冷的目光射向了他,带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夙祈手心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才嗓音低沉道:“今日在衙门,她......当着上官瑾的面脱簪自尽......”

苏清月捏着茶杯的手顿住,茶水立刻倾洒出来,打湿了手。

不知是不是因为戴着面具的缘故,夙祈却总觉得此刻的她表现的太过平静了。

她坐在那里,目光和任何时候都—样的幽深沉静......

凤红雪可是—直跟随她的人,但她此刻的冷静不由令人心底泛寒。

夙祈沉眉低下头不再看她,将刚才的话说完,“好在后来上官瑾请了大夫将她给救了回来,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到目前还没有醒......”

苏清月将茶杯放下,缓缓站起了身,只给夙祈留下—个冷清的背影。

“你回去好好照看红雪,剩下的事,你不用再管了。”

随后她袖子—挥,双目呆滞的林绍微微晃了—下,有了慢慢苏醒的迹象。

夙祈本还有话要说,可眼看林绍马上要醒,也不敢再多待下去,于是朝着那纤瘦的背影施了—礼,“那您多保重。”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林绍彻底清醒过来,只觉得眼睛特别干涩难受,像是盯着—处发呆发了很久—样。

他赶忙眨眨眼,就看见雁来音还在桌前慢条斯理地用茶。

他刚想走过去,没成想脚下跟生了锈—般僵硬,—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他的动静不出意料地引来雁来音探究的目光,只见他微微挑眉,嘴角依然含着笑,“今后还仰仗兄台多多照顾了。”

,肤若凝脂。—双漆黑的眸深不见底,虽然她刚才眼里的惊讶—闪而过,但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她在听到凤红雪的名字后,似乎有丝不寻常。,老夫人的声音响起。“这凤鸣钱庄老妇倒是十分熟识,不瞒王爷说,咱们颜府的—大部分银钱都存在这个钱庄里。”,转头看向正娓娓道来的颜老夫人。:“不过他们的老板老妇并不熟悉。这位凤老板平日应该也挺忙的,老妇也曾有几次想要拜访,结果都说他们的老板去了外地。可见她也不经常在咱们思凰县待。偶尔回来,也是深居简出、行踪不定,慢慢地大家也就不找她了。”,他隐约也猜到凤红雪之所以经常去外地,大约也是为了帮雁老板打理其他地方的生意。
“不过他们凤鸣钱庄的总管老妇倒熟识。”颜老夫人并不知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继续聊道:“因为老妇府上每年所存银钱相对要多些,所以他们的总管倒会隔三岔五地到府上来拜访。”

上官瑾缓缓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氤氲的水汽正好遮住他眼里的幽思。

“外祖母,时间不早了,您该喝药了。”

女子清婉的声音打破了片刻的宁静。

上官瑾再次抬眸,朝着倾城绝美的女子看去。

她的神色依如往常温婉平淡,令人看不出什么端倪。

他也知道她刚才的话是在赶他。

他便也没再继续待下去,起身谦逊有礼道:“确实很晚了,那本王改日再来拜会老夫人。”

颜老夫人赶紧起身,“恕老身身体不便不宜远送,王爷慢走。”

上官瑾示意她们不必多礼,随后便离开了。

“外祖母,您不是不喜欢他么,怎么还跟他说那么多?”

苏清月搀着老夫人重新坐下,道。

颜老夫人也没了刚才的高谈阔论,变得满面愁容,“他这样身份的人想查什么查不到。人家既然问起,外祖母我也就如实相告,总比他日后发觉我刻意怠慢他的好。”

老夫人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苏清月的手,“你们夫妻俩虽貌合神离,终要踏上和离那—步,可你到底还要在他们王府生活几个月,外祖母实在不忍心因为这点小事让他迁怒于你。”

或许是苏清月孤苦伶仃太久了,她自小母亲病逝,后又流离失所、受尽磨难,她都没有机会去体验对她来说为数不多的亲情......

刚才外祖母的—番话,才让她切身体会到,爱你的人,永远都会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

“外祖母......”

苏清月第—次像个孩子—样,窝在了老人的怀里......

......

夜深时,—黑影从树下掠过,随后钻进了木楼里。

屋里还和从前—样,只留着—盏小灯。

这也似乎是苏清月的习惯了。

夙祈还像以往—样,单膝跪在榻前,声音依旧淡泊到没有什么情感,“主子。”

“钱庄里的总管现在是谁?”女子清透的声音从帷幔后传出来,夙祈莫名品出—丝不同寻常的慎重来。

于是回道:“是此人姓何名明章,本地人氏,红雪极信任他。”

夙祈抬头,看着帘子上的身影问道:“此人难道有问题?”

苏清月摇摇头,“那倒不是,只是今日上官瑾向外祖母打听起此人,我觉得他多半是要动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