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郡主离开后,皇帝陛下后悔了

完整作品郡主离开后,皇帝陛下后悔了

云挽财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郡主离开后,皇帝陛下后悔了》,是作者“云挽财财”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裴靖川林逐云,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她答应只爱她一人,但三宫六院却被一个个填满。而他的白月光也被他捧上后位,他承诺让她在后宫过得肆意,却说她不适合当皇后。后来她高烧觉醒,发现她是书中空有高贵身份却长了恋爱脑的恶毒女配,入宫为贵妃却骄纵任性,为难女主,与皇帝生出许多误会,甚至危及处于朝堂中的母家,最后郁郁而终。于是她选择远离皇帝,招婿回家,可皇帝却后悔了,要求她为后.........

主角:裴靖川林逐云   更新:2024-06-11 21: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靖川林逐云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郡主离开后,皇帝陛下后悔了》,由网络作家“云挽财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郡主离开后,皇帝陛下后悔了》,是作者“云挽财财”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裴靖川林逐云,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她答应只爱她一人,但三宫六院却被一个个填满。而他的白月光也被他捧上后位,他承诺让她在后宫过得肆意,却说她不适合当皇后。后来她高烧觉醒,发现她是书中空有高贵身份却长了恋爱脑的恶毒女配,入宫为贵妃却骄纵任性,为难女主,与皇帝生出许多误会,甚至危及处于朝堂中的母家,最后郁郁而终。于是她选择远离皇帝,招婿回家,可皇帝却后悔了,要求她为后.........

《完整作品郡主离开后,皇帝陛下后悔了》精彩片段


不可否认,裴靖川的这一番话在她听来,很是真诚。

若是她没经历过梦中的场景,哪怕再不高兴也会体谅他,认同他的看法。说不定真的会按照梦中的轨迹,入宫为妃。

她虽然娇纵任性,但好歹也是世家之女,对于朝堂权势之事并不是完全不懂。

这样看,画本子里面说她是恋爱脑,好像也没有错。

裴靖川看着举止骄矜的人儿没有说话,也不着急,等待着她的回应。

林逐云也没有让他等太久,没过一会儿,她站了起来,用往常的语气喊着,“闻洲哥。”

“怎么了?”裴靖川听着她如以前一般,只要耍性子的时候,通常不会有一些不同于平时的称呼。

不叫他闻洲哥哥,也不叫皇上。

可是,这一次他却想错了。林逐云之所以这样称呼他,是因为觉得叫闻洲哥哥太过于亲近,而称呼皇上,又让人觉得她还在闹脾气,说出来的也是气话。

林逐云目光莹莹,眼神平静的看着他,说道:“我不想入宫了。”

男人一听,宠溺的笑容僵在脸上,他不确定的问道:“蓁蓁,你说什么?”

林逐云一改刚才随性的态度,起身跪在了他的面前,一字一句道:“皇上,臣女不想入宫了。”

“起来,让你跪了吗?”裴靖川见状,都要气笑了。

在外人面前,他都没有这么让他行礼。现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她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裴靖川一把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可林逐云却不愿意抬眼看他。

裴靖川心中恼怒,气她对他如此恭敬,也气她随口说出不进宫的话,更气她面对他的躲闪。

他一把抬起她的下巴,让娉婷袅袅的人儿被迫看向他,冷声问道:“为什么?”

许是以前被纵容惯了,哪怕做了那样的梦,林逐云也没有对他心生惧意。

她轻声开口,“我自小得到的东西都是极好的。所以,也不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夫君。”

“蓁蓁,我是帝王。”裴靖川自然懂得她话中的意思。

林逐云听着他的话,却不气恼,“是你教我的,我不需要为了任何人去委屈我自己。”

“我体谅你作为帝王的身不由己,但是我不愿意为了你委屈我自己跟别人分享夫君,更不想当妾。”

裴靖川喉间一哽,她向来聪慧,他是知道的。如今,他竟然觉得以前教给她的东西,如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的目光澄澈,看起来刚才的话一点也不像气话。裴靖川莫名觉得有点心慌,总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

裴靖川压抑住心里不正常的情绪,循循善诱般开口,“蓁蓁,你明白的,我只喜欢你。哪怕将来后宫有再多的妃嫔,也只是摆设而已。”

“可是我一直以为闻洲哥的后宫,会只有我一个人啊。你年少时,明明说过会娶我为妻的。”林逐云故作天真的看向他。

“在我的心中,你从来都是我未来的妻子,这一点在我的心中,从未改变。”裴靖川语气真诚,宛若肺腑之言。

“蓁蓁,但是身为帝王,我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江山社稷,朝堂后宫都需要平衡。林家此时,不适合再出现一位皇后了。”裴靖川语气中带着一股无奈。

林逐云心中苦笑,她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出声说道:“可后宫中,也不适合再出现一位备受宠爱的高位林家妃嫔,不是吗?”

她拒绝之意明显,裴靖川着急抓住了她的手。

“蓁蓁,你再给我一些时间。”裴靖川实在不愿意在心爱之人面前,说出如今朝堂并不完全在自己掌控中的事实。

实在是因为他的好父皇,给他留下了一堆烂摊子。谁知道为何年少时的父皇,在后来遇到苏贵妃的时候,突然变得昏庸起来。

林逐云不愿再与他纠缠下去,她害怕自己再说下去便会对眼前的帝王心软。

于是,她明艳苍白的脸上,升起一个不快的笑容,“再给你一些时间?给你一些时间去跟袁念容培养感情吗?”

“皇上属意的皇后,便是名满上京,端庄大方,温婉贤淑的袁小姐吧。皇上由袁太师授学,跟袁小姐应该也相处过不短的时间,你们想必也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皇上对我态度早就变了,恐怕皇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

林逐云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将自己的手腕从裴靖川的手里面抽出来。趁他失神之际,林逐云将手抽出,退后两步。

她再次跪了下来,一字一句道:“日后,臣女必定会谨记宫规礼仪,不敢造次。”

既然决定了不做他后宫中的贵妃,那便不能再用以前的相处方式了。以前他那般纵容,她也乐于与他亲近,但是以后是万万不能了。

她必须明明白白的告诉裴靖川她的立场。

裴靖川见她神色认真,没有勉强,没有作戏。

他们两人现在,就像是一个恭恭敬敬的世家贵女,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再没有了之前旖旎的氛围。

他自小尊贵,身边从来都是听话讨好之人。从登上帝位后,朝堂虽然不是他的一言堂,但从未被别人下过面子。

能让他服软之人,从来都只有林逐云。

可今日,那满眼都是他的人,在他耳边喊着他闻洲哥哥之人。竟然跪在他的面前,口口声声要跟他划清界限。

裴靖川怒急攻心,心脏仿佛开始抽疼起来,若换作他人,早就被拉下去杖毙了。

他紧攥拳头,沉声问道:“你这是要跟我划清界限?”

“臣女只是恪守臣女本分。”林逐云不卑不亢的开口。

“好好好,好一个恪守臣女本分。”裴靖川弯腰低头,狭长的凤眸直视她的眼神,“蓁蓁,你既然想跟朕做君臣,那朕就如了元安郡主的愿。”

男人说完后,站直身体,甩袖离开了清悠斋,步履稳健,但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他怒气汹汹。

她既然想要做君臣,那他就让他看看真正的君臣是什么样子。

蓁蓁,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才让你如今养成这样骄纵任性的性子。若是真做了君臣,你受得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