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品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

精品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

雪笙冬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姜雪笙谢渊出自古代言情《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作者“雪笙冬至”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她因皇帝的一次赐婚,嫁给了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可新婚当夜,夫君便离她而去,留她独守空房。王府之中,有着处处与她作对的白莲花,还有不宠爱她的婆婆。在这深宫之中人们尔虞我诈,阴谋不断。而她却心无所争,一心向往着宫墙外的那个家……...

主角:姜雪笙谢渊   更新:2024-06-11 21: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雪笙谢渊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由网络作家“雪笙冬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姜雪笙谢渊出自古代言情《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作者“雪笙冬至”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她因皇帝的一次赐婚,嫁给了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可新婚当夜,夫君便离她而去,留她独守空房。王府之中,有着处处与她作对的白莲花,还有不宠爱她的婆婆。在这深宫之中人们尔虞我诈,阴谋不断。而她却心无所争,一心向往着宫墙外的那个家……...

《精品阅读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莲花处处作祟》精彩片段


“咳”

太子给了林舟一个眼神。

“墨侍卫,还请移步院外…王妃和陆神医要为殿下看诊。”林舟上前说道。

墨二看向雪笙,王爷让他留下保护王妃…

“墨二,你先出去吧,阿玉陪着就行。你去辰王府马车上等着。”

“是…”太子的病情,他身为辰王府侍卫确实不应知晓。

众人退下,寝殿内只有太子,陆深,林舟还有雪笙与阿玉。

“咳,咳…这我们也要不要出去?”陆深忽然开口。

夭寿了!这辰王妃和那位苏姑娘…看太子这神情,根本就是同一人啊!

陆深忽然心跳加速,兄夺弟妻…强取豪夺…爱看画本子的陆深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

刺激啊!

“陆深,你先去配药。林舟出去守好明德殿,不许任何人靠近…”太子一一吩咐着。

“遵命!那麻烦这位姑娘陪我一起去…配药…”陆深飘到阿玉面前。

阿玉冷冰冰的看了一眼陆深,而后看着雪笙。

雪笙轻叹一口气,对着阿玉说:“阿玉,你懂医理,去帮陆公子整理药材吧,放心…”

阿玉陪着雪笙十一年了,心思聪颖,很多时候,两人不需多言,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而且性情沉稳,不似芷萝性情跳脱。

这也是她今天带阿玉来的原因。有些事,有些话,总要问清楚,说明白。

寝殿中,一时间只剩下两人,沉默着…

“不知我该叫你苏落还是姜雪笙?”

“那我该叫你谢渊还是萧承渊?”

萧承渊轻笑出声,声音却夹杂着哽咽。

“为何化名苏落?苏是母姓,我知…”

“落落是外祖父给我起的小名…”

“那我还是想唤你落落,我也想听你叫我谢渊…”太子声音越发嘶哑。

雪笙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如今都长大了,这里是京城,东宫,不再是安城的乡下了。

“落落,还不肯进来见我吗?是我无用,现在都无法走到落落身边…”萧承渊挣扎着欲起来。

雪笙深吸一口气,绕过屏风,走到床前,犹豫一下,弯腰伸出手扶着他坐起,又拿过软枕垫在后背。

刚准备收回手直起身时,萧承渊却一把抱住了她,紧紧搂在怀里,仿佛想把她揉进骨子里。

雪笙一惊,欲把他推开,可是脖颈处忽然传来的温热,让她身体一僵…那是眼泪…

清冷矜贵的太子殿下,一个即将二十有四的男人,此刻伏在她的肩头呜咽着…泪水流在她的肩颈,烫的她心里发颤…

欲推开他的双手,慢慢放于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如同四年前刚把他捡回来时,他因疼痛难以入眠,雪笙也是这般哄着他…

萧承渊感受到了她的动作,将她搂的更紧,呜咽声也大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落落…

雪笙也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那些她曾经不懂的悸动,都在此刻明了了。

萧承渊只觉得,空荡了三年多的心终于在此刻落下了…感受着怀里暖暖的温度,熟悉的香味,终于不再是午夜梦回时,一碰就散的虚影了…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唯有萧承渊带着呜咽声唤着一声声的落落。

不知过了多久

“谢渊,我要喘不过气了…”雪笙小声的说。

萧承渊赶忙松了松手臂,但仍不肯放手,还是把她搂在怀里。

“好些了吗?”头顶传来了他温柔的嗓音。

“…松开…”雪笙轻打了一下他的后背。

“不松,不能再放手了,你会走的,会消失不见的…”堂堂太子竟耍起了孩子气。

“…萧承渊,你今年几岁了,还耍无赖,再不松手,我不客气了哦…”

“嗯,落落不要客气…以前我不听话时,你会用金针扎我,还会用竹子揍我…我都想好久了…”一副求揍的语气。

当年在安城,他不好好养伤,不好好吃饭时,小姑娘就会用金针扎他,有时会拿着竹条轻打他…像个小夫子一般。

“……”怎么三四年过去了,反而越长越小了。

“你知道你现在抱得人是谁吗?我们这叫什么吗?”雪笙忽然问道。

“当然知道,我现在抱着的是我的落落…我们这叫久别重逢,再续前缘…”萧承渊诺诺的说。

“不,你现在怀里抱着的是,辰王妃姜雪笙,你的弟妹!我们这叫红杏~出墙,说难听点叫奸夫~淫妇…”

萧承渊身体一僵,雪笙趁机钻出他的怀抱,坐在床尾,嘴角带笑的看着他。

萧承渊这才反应过来,小姑娘又戏耍他,以前也是,总是将他戏弄的面红耳赤…

他的落落回来了…是真的回来了。

雪笙看着眼前的男子,发现他眼眶通红,又起了水雾,一时语塞,以前没发现他这么爱哭啊…

“那个,男子汉大丈夫,不准哭…我这话虽不好听,可是却是事实…不是吗?”雪笙低下头说着。

方才他们都一时昏了头,失去了理智,才忘记他们如今之间的身份有别…

萧承渊这才从刚才的兴奋中跌落。他看了一圈,这是东宫,他是太子萧承渊…而身边的女子,是辰王妃,他的弟妹…

“落落,你靠近一点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你离的太远,我害怕…”萧承渊哽咽着说。

雪笙看着他,而后移步到他身边坐下,萧承渊立马握着她的手。

“我就握着你的手, 其他什么也不做,不然我心里发慌,总觉得你随时会走…你知道我现在跟不上你的…”像是怕她拒绝,萧承渊一口气说完。

雪笙叹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当年到底怎么回事?”

萧承渊握着她的手,将当年的事一一一道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