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文章全文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文章全文

风月都相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是由作者“风月都相关”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蓝蝶贺沧澜,其中内容简介:他对她的喜欢,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怎么都忘不了。可他知道那个倔强的小丫头是不会对他这个老男人上心,于是,他便趁火打劫……她以为的恋爱是这样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左手牵右手,共赴一生。没想到现实的恋爱是这样的:他:“协议签了,陪我十年,有偿。”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慌不择路,选择妥协。后来,他把她保护得很好,甚至送她出国,为她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而她却以为这只是交易……十年后,她将协议放在他面前:“十年到了,我们分手吧!”他:“在一起过吗?何来分手?不过,恐怕你走不了了!”角落里的小包子委屈可怜,生怕妈妈真的走了。后来,他带她去...

主角:蓝蝶贺沧澜   更新:2024-07-11 19: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蝶贺沧澜的现代都市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文章全文》,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是由作者“风月都相关”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蓝蝶贺沧澜,其中内容简介:他对她的喜欢,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怎么都忘不了。可他知道那个倔强的小丫头是不会对他这个老男人上心,于是,他便趁火打劫……她以为的恋爱是这样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左手牵右手,共赴一生。没想到现实的恋爱是这样的:他:“协议签了,陪我十年,有偿。”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慌不择路,选择妥协。后来,他把她保护得很好,甚至送她出国,为她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而她却以为这只是交易……十年后,她将协议放在他面前:“十年到了,我们分手吧!”他:“在一起过吗?何来分手?不过,恐怕你走不了了!”角落里的小包子委屈可怜,生怕妈妈真的走了。后来,他带她去...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文章全文》精彩片段


蓝蝶低着头,抿着唇,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她在想,这大概是贺沧澜的手笔。他在背后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她还不清楚。

不过,总会一件一件抽丝剥茧的显现出来,到了最后,连让蓝蝶拒绝的一丝机会都没有。

“奶奶。”蓝蝶乖巧的依偎在老人的身上:

“我们先让蓝田尽快配型好吗?只要蓝田能够康复,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暗夜的微光里,祖孙两个相依相偎。

未来的路很迷茫,不过,有了那丝丝缕缕的青松香,蓝蝶漂泊的心,似乎看到了安全港湾的点点灯光。

只是,灯光到底可以为谁照亮远方,她其实很迷茫,更没有安全感,也觉得,是奢望。

贺沧澜没料到,一个活动折腾了他近半个月的时间。

这次参观至关重要,关系着接下来国际上一次g方多国盛会的召开。

盛会此次的举办地设在了澳洲的墨尔本。

父亲贺建波,大哥贺挽澜均代表g家最高规格出席,让父亲钟爱的小儿子贺沧澜自然被带到了身边。

不仅如此,还作为g家某种代表在会后发言、展示。简直把贺沧澜忙的连正常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发言、接待、应酬、参观,还需与到来的他国相关企业签订合作,共同商量投资……

半个月下来,贺老笑称自己的儿子立了大功,却瘦了十斤。

虽是如此说,却是满心满眼的称赞。

当拿到返程机票的时候,贺沧澜终于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看着车窗上倒映出来的自己,衣冠楚楚的成功男人模样,眼底下却是两块显而易见的乌青,明显睡眠不足。

他懒散地倚靠在后座座椅,摸出手机,想了想,扔到了一边。

两周了,他因为重大会议安全因素,很多时候需要关闭手机。

忙到没边了的时候,他也会像海绵挤水一样挤出想她的时间。

想她在做什么,想她这么热的天,是不是又傻乎乎地出外景去了。

可她竟然真的就一个电话和信息也没有。

贺沧澜在想:是不是自己不再主动联系,她就真的和他再也没有交集,变成两条平行线了?

明明,她现在过的很艰难,成为了被债务压制的喘不过气来的傀儡。

可她却从不主动向能给她扔掉债务的人低头、求索,只是一次次被动承受。

也许,对那个曾经温柔却坚定的蓝蝶公主来说,被动承受,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贺沧澜烦躁地燃起了烟,最终还是忍不住拨打了她的电话。

“你是真沉得住气!”贺沧澜一股子没好气。

“嘘,小点声,我在给人上课呢。”蓝蝶声音压的很低。

“又上什么课?”

“在你家,给南南上芭蕾课!”

……

快要被她气笑了!

“我以为你走失了呢,还知道进我家的门?”

贺沧澜松散地斜靠在椅背上,皱着眉,一脸散漫状。

左手拿着手机,右手夹着雪茄,缭绕的烟雾在修长的五指间蔓延,像手心剪不断的长长的思念的线。

而线的卷轴,却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蓝蝶听到他说的那句话,一语双关,又琢磨着话里的语气,分明有带了气恼的责难。

唇角不由自主地翘起来,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你去哪了?”声音带了示弱的娇软。

“天边!”贺沧澜听着那声音,不仅火没灭,反而像在火上浇了油。


车子很快到了京大,开到了她的宿舍楼下合适的距离。

正值中午饭点,如果不是贺沧澜有约,他也许会考虑带着蓝蝶尝尝地道的b京菜。

他看着那个身子紧贴着车窗的小姑娘,直接把身子凑了过去。

蓝蝶只觉得那熟悉的青松香,带着强烈的欲望,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

贺沧澜一只手臂把她困在怀里,一只手捏住她的后颈,毫不犹豫地含住了她的唇。

兰花香让他太着迷!

唇的软香如玉,让他欲罢不能!

也许,还有别的情愫,那就是,又是一周没见,他或许是真的想她了!

蓝蝶依然在奋力挣扎,只是,他太有力气,那铁一般的胳膊,又困的太紧。

这次,他口允的她凶狠,连咬他的机会也没有。

只好在十指能接触到他身体的地方,用了力气的抓挠。

贺沧澜完全沉浸其中,不知休止地品着人间至味。

直到吻的她气喘吁吁,没了力气,他松了口,为她理顺了凌乱的发,抱了抱她,哑声:

“蓝蝶,回去吧!”

“贺沧澜!”她软软地喊了他一声。

“嗯?”

“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好吗?!”

她的话语里,像哀求,更多的是无奈。

男人的语气,带着冰冷的不容拒绝:“不好!”

他拿过她的手机,直接找到通讯录,把自己常用的私人电话存了进去,顺便加了微。

“蓝蝶,耳环要别人帮忙才可以取下,这是专属的盛放盒,搞不明白的话给我电话。再见!”

男人把一个十分古朴奢华,又看起来很奇怪的盒子递到了她手里。

很快,便恢复了矜贵傲慢又疏离的样子,仿佛刚才吻她那样热烈忘我的人,不是他!

易安适时地拉开了蓝蝶一侧的车门。

蓝蝶默了默:“卡和耳环我会一起还你!”

说完,不等他回答,迅速走下车,头也不回地往宿舍走去。

贺沧澜一直看着她的纤细身影,消失在宿舍楼里。

心里,有各种说不出的滋味。

耳环不是因为他要去香港,才会特意作为出行礼物为她买的。

他在国外的朋友,恰好在此期间,告诉喜欢收藏的他,这款稀有的蓝宝石耳环重现。

他只看了图片,便觉得耳环那出尘的视觉冲击,蓝色天鹅绒般的质感,十分配那个叫蓝蝶的雪玉美人!

他当机立断买下了它!

送给她的东西,他喜欢和她的人一样,独一无二!

“走吧!”

贺沧澜半是慵懒地倚靠在椅背上,眉头轻皱,手不自觉地去按揉眉心的位置。

易安从内视镜看到他的样子,心里跟着叹了口气。

他可以更加肯定贺沧澜对蓝蝶的不一般了!

贺沧澜在面对金融·危机,处理很多棘手事件的时候,都没有这样愁眉不展的样子。

那句“卡和耳环我会一起还你”,大概是真的刺痛了他的心。

不能和她承诺什么,不到万无一失的时候,他是定不会说出我要和你怎样之类虚无缥缈的话。

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想过把那个美丽的蓝蝶,当做用玫瑰花和金钱堆砌起来的玩伴。

那和廖仲清口中明码标价想要包养她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可他现在很明显让她有了这样的误会,可他一时无法和她解释。也解释不清。

他还必须要给她金钱,让她摆脱被金钱束缚的脚步,活的快乐,更自由的去提升自己,追求想要的生活。

期间,还要时刻考虑自己和她的每一次见面,会不会给她带去可能有的无妄之灾,各种的矛盾纠结!

“贺总,先回去换一下衣服?”

易安虽看他不悦,依然尽职尽责地提醒。

衣服?贺沧澜低头,看了一下上身的白衬衣。

本是熨烫笔挺的上衣,在左右的腰腹位置,果然多出来一些折痕。

那是被他禁锢住的两只小手的位置。

此刻,那种挣扎时候小手在他腰腹处抓挠的触感,丝丝缕缕地在身体的肌肉无限蔓延。

每次她都是那样的抗拒和不忿!

不知究竟到什么时候,那双小手,可以主动攀上他的脖子,或者,沿着纽扣的缝隙,去感受一下他那长期健身和运动造就的好身材!

贺沧澜回了易安一声“好!”

便拿出手机,看信息的时候,想起刚才主动加上了她的微。

头像非常的简单,是一只在繁花盛开的背景里,恣意飞舞的美丽的Fender’s Blue Butterfly。

这种濒临灭绝的美丽蓝蝶,只在美国俄勒冈的威拉米特河谷才能找到。

和她一样,带着遗世独立的惊艳和韵色!

内容设置了仅三天可见,干干净净,窥不见任何她的私生活。

只是在页面的背景图上,是一副婉约清新的水墨画,落款是她的名字。

还是个国画也很棒的小才女!贺沧澜的嘴角,淡淡勾唇。

想到刚才她肩膀微抖的哭泣样子,心里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打开对话框,输了删除,又重新输入,最后,发出去的只有几个字:“中午好好吃饭!”

蓝蝶匆匆回到宿舍,丛月和田贝贝居然都在。

两人一眼就看到了她耳朵上戴的蓝宝石耳环。

每个都是二十多克拉的重量,闪着金贵的蓝色幽光。

“哇塞!”田贝贝尖叫着走了过来:“蝶儿,谁送你的?”

蓝蝶淡笑了一下,不想接话。

她曾是蓝生集团千金的事瞒不住,她如今是落难千金的事,更是被林翌传的无人不知。

如今,欠着一屁股债的她,突然耳朵上挂着两套房子出现,谁会不多想?又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她赶紧抿住了又被他亲肿的唇,闷闷的坐到床上不说话。

丛月瞪了田贝贝一眼,示意她离远点,少八卦闲事。

她走过去,坐到蓝蝶身边,握着她的手:“蝶儿,不开心的话,就不讲!上午那个伴读面试的顺利吗?”

蓝蝶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那就太棒了!那不得去吃顿好的庆祝庆祝啊?”丛月冲田贝贝使了个眼色。

“对对,要不,今天我们去校门口下馆子,我请客,给蝶儿庆祝庆祝!”田贝贝也收起了猎奇。

蓝蝶很感激这两个朋友的温暖呵护,只是,心绪起伏,有些没胃口。

正想着拒绝的时候,手机响,她拿起来,头像是一片沧海汪洋,却没有名字的人发来消息:

“中午好好吃饭!”

……


蓝蝶看着一脸关心的宋屹,不自然地笑了笑:“没事了,谢谢宋屹!”

宋屹扫了一眼她的微表情,大概知道她并不想回答去了哪里的问题,而自己一时心急给问了,显得有点越距。

“我正好来附近办事,想着你应该在台里。这个点,一起出去吃饭?”

蓝蝶忽然想起了贺沧澜说的送饭的事,一时也分辨不出是不是随口说说。

又见宋屹一脸认真,心里过意不去:“我请你吧!”

宋屹唇角上扬:“听说京视台里自助餐厅的饭味道不错!”

蓝蝶敛了眉:“出去吃吧,附近有家鲁菜做的可以。”

两人都心照不宣其中的意思。

宋屹想在蓝蝶电视台同事面前露个脸,蓝蝶果断选择了拒绝。

两人进了餐厅没坐下多久,便遇见了熟人。

林翌恰好也在这家餐厅,一个人占了个绝佳位置,座位上摆满了精美的购物礼袋。

“这不是小蝶吗?你居然还来的起这家餐厅?”林翌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

“你花父母的钱来的起,我花自己赚的钱也来的起。”蓝蝶面色淡淡。

“是呢,上次去名流会上跳舞来着。”林翌走近了,上下打量着蓝蝶的穿着。

是一套米白色小香风的套裙,配套的米白色小羊皮鞋子,清一色某高奢品牌。

套在蓝蝶身上,仿如定做。雪肤红唇,美的不可方物。

是贺沧澜的眼光。

“啧啧,这一身好贵的,鞋子还是限量款!”林翌直接凑近了用手摸:

“不是假货啊,小蝶,你哪来的钱买?”

蓝蝶的脸慢慢变红,不知怎么回答她,更不想和她纠缠。

两家原本是世交,两人又是同龄,自小蓝蝶都是掏心掏肺的和她交往,把她当成亲姐妹。

在林翌第一次对她露出真面目,她因父母离世伤心欲绝,林翌却在一边冷笑的时候,她第一次品尝到了友情背叛的味道!

那种完全不敢相信,又痛彻心扉的感觉,让她一度对于非亲非故的人的好意,产生天然的排斥和怀疑。

她一直在隐忍,怀着对逝去的友情的最后一点体面的祭奠!

“衣服是我陪蓝蝶买的!”一旁的宋屹突然发声了。

他抬起头,笑容温和:

“这位美女,如果你是蓝蝶的朋友,我们就一起坐下来,聊点轻松的。如果不是,现在请你,马上离开!”

林翌眼睛抬起来,半是不屑的打量着宋屹,见他穿着白衣西裤,正装打扮,年轻却不缺摄人的气场,一时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三人僵持的尴尬,被蓝蝶的手机铃声打破。

林翌见蓝蝶拿的手机,眼睛忽然有被刺痛了的感觉。

那是她心心念念的某牌最新款,蓝蝶这种破落千金,居然先她一步用上了?!!!

实在气不过!!!

电话是易安打来的。

“蓝小姐,我已经到了电视台,您在哪个办公室?”

蓝蝶没想到易安还真的过来了,面上一红:“易叔叔,我在电视台门口的鲁味斋。”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蓝蝶便看到了那辆银魅。

她大概能感觉到,易安单独出现的时候,一般是劳斯莱斯出场。有贺沧澜的时候,就会换成迈巴赫。

易安拎了两个精美的食盒,很快进了餐厅。

他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与蓝蝶坐在一起的宋屹,眼神微微透了一丝诧异,却在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时候,恢复了正色。

“蓝小姐,保温的,趁热吃!”易安恭敬放好食盒,打开。

清一色细白骨瓷盘,两荤两素一粥一汤一糕点,每样都十分考究,并附有专门的菜单名。

两荤是贵芷鱼和干连海参花菇鸡;两素是凤起潇湘和清炒茭白;当归羊脊汤,桃花粥加豌豆黄点心。

易安放好后,恭敬退到一旁。

林翌虽然刁蛮,却不是不识货的人。

她眼见的面前那散发着香味的午餐,简约却不普通,非深宅大院里的名厨,做不出这样的成色。

又见送饭的易安气质卓然,仪态与行事,若不是跟在十分厉害的人物身边,锻炼不出那样的仪态风度。

林翌心里犯起了嘀咕,嘴跟着秃噜:“小蝶,你是有金主了?”

“砰”的一声,是茶杯敲在桌面发出的撞击声。

宋屹抬起头,面色依然沉稳:“这位小姐,是不是刚才和你说过的话,需要再重复一遍?”

“你干嘛?小蝶是我朋友,我关心她怎么了?”林翌撅着嘴,索性一屁股坐到了桌旁:

“点了这么多,还有人专程过来送,哪能吃的完?算我一个喽!”

蓝蝶了解她的性子,看她已经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嚼起来,抱歉地看着宋屹:“对不起。”

宋屹抬手,轻轻碰了碰蓝蝶的发:

“下次带你去我单位附近吃饭,也有一家好吃的鲁菜餐厅。”

蓝蝶没来的及躲避,心里莫名生出了慌乱和着急的感觉。

她瞥了一眼不远处品茶等待的易安,好在他应该没有看到。

本来已经足够尴尬,她担心这无中生有的小动作,如果被贺沧澜知道了,会给宋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顿莫名其妙的饭!

吃的嘴上泛光的林翌成了最大的赢家!

“小蝶,什么时候再有送饭这种好事,call我!太美味了,连正宗的看老字号京味都比不过。”她夹起了最后一块豌豆黄。

蓝蝶面色沉沉的看着她:“你豪门贵女,不觉得和我站一起是耻辱了?”

林翌白了她一眼:“就吃的时候叫我就行,吃的好了,我再给你介绍更多的走穴赚钱机会!”

蓝蝶撇了撇嘴,没说话。

自从落了难,林翌和她说的十句话里,有八句是挖苦她,来突显自己的高高在上。

她看着那个熟悉的眉眼面孔,一瞬间,觉得还是从前:林翌活泼爱耍赖,蓝蝶娴静爱撒娇。

两人经常手牵着手,是别人口中形影不离的姐妹花。

这样的感情,都会变吗?

有泪水涌动,眼前的人也变得模糊。

直到易安走过来:“蓝小姐,下午的外景,如果您执意要去,我就开车送您,在您身边跟着打个下手。”

蓝蝶猛的回过神来:“不用不用,易叔叔,您有正经事要忙,哪能给我一个小主持打下手!”

易安微笑:“把蓝小姐照顾好,就是正经事!”

……


就在蓝蝶对着镜子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她忽然想起了男人说的话,五分钟后会有人来找她。

“谁……谁啊?”

“蓝小姐,我是易安!”

门开,易安笑眯眯地站在门口:“蓝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易叔叔,谁让您过来的?”

易安微笑回避了这个话题:“蓝小姐,和您汇报一下我们接下来的安排,我先带您去给腿部换药,然后送您回京大!”

蓝蝶知道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她不是没有查过手机资料,查过国安,查过那位神秘的贺总。

不出所料,所有关键的信息,全都查不到。

“蓝小姐,这个您拿着!”易安递过来一个精美的礼品袋。

蓝蝶警惕地看了一眼。

礼品袋很轻,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张显眼的黑卡,一盒简装的药膏。

“易叔叔,请问,这是什么意思?”蓝蝶一脸真诚,她想知道这算什么?

“卡里是今晚表演的酬劳,蓝小姐应得的,密码是六个1。药膏是家庭医生专配,消肿止痛的。”

易安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的配合,蓝蝶接过东西,轻轻地说了声:“易叔叔,谢谢!”

……

廖仲清一直纳闷,贺沧澜消失的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他明显的感觉到,贺沧澜回来后,心情好了很多。

就在他准备套话的时候,贺沧澜一声“胡了”,把他拉回了现实。

十三幺!廖仲清的脸都绿了!把把输,输惨了!

“沧澜,你身上不对劲!”廖仲清凑过去闻了闻:“有妖气!”

贺沧澜也闻了闻他:“离我远点!你身上也不对劲,有晦气!”

众人大笑,继续摸牌。

“你们玩的开心,都不带我们的!”廖仲清的妹妹廖仲秋过来,胳膊上还挽着一个女子。

女子看了座上的贺沧澜一眼,也附和了一句:“就是嘛,我们也想凑个热闹。”

“仲秋来我这,书仪呢?”廖仲清望向了贺沧澜。

他知道贺家和汪家关系很微妙。

两家身居要职的人,几乎默认了贺沧澜和汪书仪到了合适的时间,便会水到渠成的关系。

只不过,贺沧澜对感情的事,向来讳莫如深。

即便是兄弟,也不敢贸然拿他和汪书仪开玩笑。

贺沧澜不接茬,其他人也不敢说话。

汪书仪站在那里,一时有些尴尬。

手机铃声响。贺沧澜拿起手机,起身:“书仪坐这里吧,我有点事,先去接电话。”

汪书仪看了他一眼:“谢谢,我牌技差,一会回来指点我啊。”

贺沧澜没有接话,直接走了出去。

电话是易安打来的。

“贺总,已经办妥,平安送到!”

贺沧澜看着窗外渐渐升起的夜色:“情绪还好吗?”

“蓝小姐人很温柔,一直很平静。”

很温柔?贺沧澜想起了那个不停闹腾的女子,咬人,抓人,踢人……

唇角浮起笑意,他“嗯”了一声,便直接挂断。

……

蓝蝶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回到了家里。

她租的是丛月家的老房子,虽然居住环境一般,但是地段繁华,离学校近,方便她能随时回家照顾奶奶和弟弟。

丛月的爸妈待蓝蝶和亲女儿一样,知道蓝蝶爸妈走了,境况很难,对她格外照顾。

房子本是不想收钱,又怕蓝蝶难堪,便象征性地收取,低于市场价很多。

“奶奶!蓝田。”一进家门,她便带上了灿烂的笑容。

“还是小蝶有口福,奶奶刚刚熬好了皮蛋瘦肉粥!”

蓝蝶换洗好,抓紧到厨房帮忙盛粥,端菜,洗水果。

奶奶看到那个忙碌的身影,悄悄叹口气,眼里翻涌着泪花。

以前,孙女那双葱白般的手指,会跳舞,会弹琴,会画画……

如今,那双手,学着切菜,试着洗碗,还要在学习之余试着去做各种零工赚钱。

家里的重担,真的是全落到那双窄肩上了!

“姐,你嘴怎么了?”蓝田盯着她。

“蚊子咬了,肿了!”蓝蝶轻抿了一下唇:“趁热吃饭,别管那些有的没的!”

蓝田笑:“姐,我记得追你的人可多了,你没谈恋爱吧?”

“谈你个头!吃饭啦!”蓝蝶捶了那个坏笑的蓝田一下。

蓝蝶和蓝田是龙凤胎。

在蓝生集团还没有倒闭的时候,查出了白血病。一直用昂贵的药物和治疗续命。

姐弟俩感情非常好!

如今这样的情况,蓝蝶硬是咬紧了牙关,用最大的努力,为蓝田治疗。

夜深人静,蓝蝶回到自己的房间,疲惫的直接倒在床上,懒懒不想动。

一天又一天,每天都忙的像个陀螺!

蓝田调侃的“谈恋爱”,曾经觉得很美好的事情,如今,没有时间!

18岁那年的订婚礼,曾经让蓝蝶以为,自己是那个最幸运的女孩。

那个从小照顾自己的哥哥,成了自己的未婚夫。

康霁安牵着她的手,眼中有星辰,他说:“小蝶,我会爱你护你,一生一世!”

蓝蝶羞红了脸,她说:“霁安哥哥,往后余生,四季冷暖是你,心底温柔也是你!”

一对璧人!

康霁安想要现场吻她,被她用胳膊挡了回去。

男人眼神温柔:“我的小蝶才十八岁,还是个会害羞的小姑娘,哥哥不急,会等着你!”

他在医院的工作很忙,她在大学的日子却有些闲。

康霁安总会挤出工作之余的时间,牵着她的手,走遍京市的大街小巷。

她突发奇想说想要吃沪市的蟹粉汤包。第二天清早,便会有直接从沪市空运过来的正宗蟹粉汤包,准时抵达,还冒着腾腾热气。

这便是她的霁安哥哥!

蓝蝶轻轻擦着不断涌出的泪花。

她其实真的舍不下!可现实让她学会了坚强、忍让和低头。

有时,她甚至会后悔,除了牵手,她连一个拥抱都没有给他。

她本以为时间很长,一生足够他们循序渐进地交付彼此。

一阵懊恼的情绪突然涌上了心头。

鼻腔中,仿佛又萦绕了那味道独特的青松香。

她喜欢那种味道,却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强迫她的男人!

他凭什么!

……


[看到这里的宝,可能有疑惑,蓝蝶怎么了?被廖仲清强吻几次了,还能和对方心平气和相处,难道不得拨打幺幺零嘛^_^]

廖仲清这种男人,如果他想,就绝对不会缺各种爱慕他的女人,还都是尤物级别的女人。

至于他会做什么样的选择,那全凭他本人的喜好。

他周围多的是玩·弄感情的子弟,早就有明确的结婚对象,依然在外面花天酒地,但照样多的是数不清的清纯佳人飞蛾扑火。

但,绝对有从一而终忠于爱情的男人,要相信!才会得到!

而廖仲清,正是那个喜欢自由追逐爱情的人。

长期接受m国文化熏陶,他对爱情的追求相当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他只喜欢自己想要的!像猎人一样,有明确的目标。骨子里带着对默认联姻的排斥。

不管有没有蓝蝶的出现,他都不会选择汪书仪。

仅见了一面,他就觉得对她没有什么感觉。

如果遇不到让他有感觉的,一生孤独他也有胆去尝试。

而那个让他有感觉的女孩,只一出现,他便已果断出手,并用自己的方式去独占对方。

19岁的大三女生蓝蝶,处于人生的艰难时刻。但她绝对也有自己爱情的标准和幻想。

对于廖仲清,她从未从其他方面去否定他,哪怕他一次次强吻她。说明她不是完全没感觉的。

这是她为什么明知廖仲清对她有想法,依然不排斥和他见面的原因。

她之所以拒绝,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清醒。

阶层差距太大,可能终其一生也入不了贺家的门。她怕成为那个笑柄!

而廖仲清的一次次不解释,更让她误以为他只是想把她变成金丝雀,仅此而已!

她只是在是否成为他的金丝雀之间纠结摇摆……

因为她明白,从恋爱顺利到婚姻,对她和廖仲清来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

蓝蝶知道此时此刻,和他非要较某些真没用,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廖仲清看着那个纤柔娇媚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蕾丝裙睡衣,乌黑如瀑的秀发,柔顺地披垂下来,显得露出来的皮肤,更加雪玉无瑕。

她像一只乖乖的小兽一样,慢慢地挪走了靠枕,把自己一侧的枕头,悄悄搬到了床的最边沿上。

摆明了,要远离他的枕头,能有多远是多远。

廖仲清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发笑,床是两米五的,蓝蝶的如意算盘打的挺好!

可是,他会给她机会吗?他自己都不确定!

眼看着那个散发着兰花清香的柔软身子,默默躺在了最边上,蜷缩着,绝美的面庞,在黑发间迷离而生动。

她刻意地闭上了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像风中忽闪的美丽蝶翼,微微的颤抖……

廖仲清喉结轻轻滚了一下,感觉喉咙里一阵阵的发干。

他端起她喝完水的杯子出门,来到二楼饮水处,接了杯温水,控制速度慢慢饮下。

直到心情重新恢复了平静,他回到了卧室,关上灯,只留一盏十分昏暗的小夜灯亮着。

和衣躺下,他侧目看着那个刻意远离她的背影,身段曲线玲珑起伏,夜光勾勒下,极富美感。

“蓝蝶,睡了吗?”

当然没睡!更不会撒谎。她柔声回他:“快了。”

廖仲清轻声笑了出来:“那就是没睡!聊聊吧!”

蓝蝶的心咚了一下,自己可以听见的心跳,她说:“好!”

沉默了一会,始终无人再开口。男人长臂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没什么要问我的?”

蓝蝶迅速把手抽走:“你多大了?”

廖仲清唇角一勾:“29,狮子座。”

“哪个学校毕业?”

廖仲清无语,查户口呢。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麻省理工双硕,在职读博。”

学历上被碾压了!蓝蝶抿了抿唇:“挺厉害的!”

“你想继续读吗?”廖仲清明显身体靠了过来。

蓝蝶默默地往床边又缩了缩:“我想,但是现实不允许,所以我会先选择工作。”

廖仲清点了点头:“我可以帮你!”

“不用!你大可不必!”蓝蝶眼中已经有泪光翻涌,好在是深夜,不用刻意去隐藏。

“廖仲清!”

“嗯?”

“我不想,被包……养!”她的声音压的很低,明显带了隐忍。

男人宽阔温暖的胸膛,靠了过来,轻轻把她拢进怀里。

一只劲瘦的长臂,搭在她的腰上,大手覆盖在她的小腹上给她轻揉着:“还疼吗?”

蓝蝶没有挣扎,话语已经是带了哭腔:“别这样好吗?”

廖仲清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谁想!”一会,低沉的声音传来:“蓝蝶,别多想,睡吧,晚安!”

他身体的分寸感拿捏的很好。

只是轻轻拢住了她,却并没有贴紧,两个身体之间,隔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只是把一只手臂搭了过来,大手一直覆盖在她的小腹上,为她暖着。

热源很舒服,睡意也渐渐袭来,蓝蝶不再追问,很快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身上的青松香,仿佛带着催眠的作用,有他在身边,这一觉,蓝蝶睡的特别踏实。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只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人,早已不见。

那双大手,也换成了一个很可爱的卡通暖水袋。

蓝蝶起身,环视了一下睡了一晚的这间卧室。

大床,衣柜,沙发,钢琴。

巨大的落地窗前,是一处设计高雅的休闲区,可品茶,休息,赏景。

窗外正对着一处花园,园内蔷薇满架,奇石林立,小桥流水,种满荷花的池塘和观景台,极其风雅。

她暗暗叹了一声“好美,”心情很好,推开房门,已经有一位五十多岁的面善阿姨在等待:

“蓝小姐,您醒了?先洗漱,我去安排早餐。”

“请问,怎么称呼您?”

“叫我兰姨就好,我在贺家多年了,二少出国前,都是我在带。”

“哦!那他人呢?”蓝蝶心里想着,嘴一顺就说出来了。

“二少一早就出去了!很忙!有事找我就好。蓝小姐先洗漱吃早饭,十点会有家庭医生过来给您针灸!”

针灸?蓝蝶眼睛一转,看来昨晚已经做过一次了,所以腹痛才会缓解。

她礼貌地笑了笑:“谢谢兰姨!”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