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

精品篇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

红色小枫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讲述主角南浅顾霆枭的爱恨纠葛,作者“红色小枫叶”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闺蜜小叔回国后,接手了家族的集团成了集团总裁。可惜一副英俊的外表脾气却差到爆表。此前她被男友带绿帽后,一气之下进错了酒店房间,还错将闺蜜的小叔错认成了男友。两个人的命运开始纠缠,火速闪婚后,她发现那小叔背地里竟又欲又撩……...

主角:南浅顾霆枭   更新:2024-05-17 03: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浅顾霆枭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由网络作家“红色小枫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讲述主角南浅顾霆枭的爱恨纠葛,作者“红色小枫叶”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闺蜜小叔回国后,接手了家族的集团成了集团总裁。可惜一副英俊的外表脾气却差到爆表。此前她被男友带绿帽后,一气之下进错了酒店房间,还错将闺蜜的小叔错认成了男友。两个人的命运开始纠缠,火速闪婚后,她发现那小叔背地里竟又欲又撩……...

《精品篇惊爆!抓奸错进了闺蜜小叔的房》精彩片段


等南浅睁开眼的时候,看到陌生的环境,立马挣扎着要坐起来。

但是浑身酸软无力,挣扎的过程中吵醒了身边的顾霆枭:“小浅,你醒了?”

南浅听到顾霆枭的声音顿时心安了,便看向了自己的身边,双眼布满血丝的顾霆枭正在着急的看着南浅。

“四爷,这是哪?”南浅揉着太阳穴回忆着。

“这是家里的主卧,你在浴室泡澡的时候因为高烧晕了过去,已经昏迷了两天。”顾霆枭一边说一边伸手试探着南浅的额头,确定已经退烧了才松了一口气。

“口渴了吧,喝点水。”顾霆枭从床上走下去,端了一杯温水递给了南浅。

南浅坐在床边上将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喉咙间的干疼好了很多。

“我怎么会发烧?”南浅甩了甩头,坐在床上看着顾霆枭。

听到南浅的问题,顾霆枭的表情略微尴尬。

“家庭医生来过了,经过检查...是累着了.....”顾霆枭顿了顿,还是把原因告诉了南浅。

“累着了?”南浅回忆了一下,确实干了很多的事情,但不至于累着了。

她仔细看了眼顾霆枭的表情,突然反应了过来。

“不会是....??”

南浅有些脸红的看着顾霆枭,后者则点了点头。

“我......”南浅有些无语。

“我最近不动你了,你好好休息。”顾霆枭伸出手摸了摸南浅的软发,语气带着一丝歉意。

当家庭医生告诉他南浅是因为初经人事,身体承受不了高强度的频率导致的发烧,他沉默了很久。

顾霆枭一直等到南浅身体完全康复后,才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公司。

站在集团大楼面前,南浅下意识抬头看着这栋楼,GT集团。

“四爷,这就是你告诉我的小公司??”南浅惊讶的问道。

“跟顾氏比,的确是小公司。”顾霆枭点了点头。

整栋大楼66层,都属于GT集团。

GT集团的总裁,正站在自己的身边,跟自己一起抬着头看向楼顶的招牌。

顾霆枭带着南浅走进了GT大楼,坐着总裁专用电梯径直上了66楼,总裁办公室里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男人,正训着面前的几个员工。

当顾霆枭走进去的时候,男人先是不耐烦的看了眼门口,当看到来人的时候脸色好了许多,收回眼神后把手里的文件夹扔到了面前的一个男人怀里:“回去重新做预算!今天下班前给我送过来,在做不好,你给我滚蛋!部门经理的位置换人!”

等办公室里就剩了顾霆枭、南浅和男人的时候,男人的面部表情完全恢复了。

“顾总裁,你终于知道露面了。”男人走到了顾霆枭面前,语气带着埋怨。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顾霆枭听出了男人的话里有话。

“你的私人飞机停在停机坪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男人无奈地说道。

“小浅,过来。”顾霆枭朝着走到落地窗前看景的南浅摆了摆手。

南浅走了过去,顾霆枭一把搂过了南浅:“这位是GT集团的执行总裁,墨宇。”

一身高级定制西装的墨宇看到顾霆枭搂过南浅的一瞬间,嘴巴就没合上过。

他一开始还以为这是顾霆枭的新秘书,没想到顾霆枭竟然来了个搂肩介绍。

“这是我太太,南浅。”顾霆枭看着一脸震惊的墨宇淡笑了起来。

“你...你好,我是墨宇,也是霆枭的兄弟。”墨宇回过神,自己介绍了一下。

“你好,我是南浅。”南浅不失礼节的笑了起来,露出了浅浅的两个梨涡。

“真没想到你回国这才多久,竟然结婚了。”

坐在茶桌面前,墨宇一边泡着茶,一边念叨着。

顾霆枭点了点头,也算回答了墨宇的问题。

“公司这几个月怎么样?”

顾霆枭一边翻看着这几个月的综合报表,一边随口问着。

“大部分的项目都很顺利,就是有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墨宇先给南浅倒了茶,然后才给顾霆枭倒。

“说说。”顾霆枭抬起头看着墨宇。

“咱们有批货要从港口进来,但是那里的海关就是不给放行。”

“我找了很多关系,都不行。”

墨宇的脸上有些愁容。

“海关?之前也没有过矛盾,为什么不放行?”顾霆枭有些疑惑。

“我托人问都没问出来。”墨宇摇了摇头。

“只问出了是上面的意思,但是咱们那批货再不进来的话,就过了合同时间,要赔不少钱。”墨宇无奈地说道。

“哪个港口?”一直坐在一边的南浅突然问了句。

“西海岸港口。”墨宇想都没想回答了南浅。

“西海岸港口......”南浅轻轻地念叨了一句。

“我打个电话问问。”顾霆枭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不用打了,你们拿不出来。”南浅看向顾霆枭摇了摇头。

听到南浅的话,顾霆枭和墨宇同时看向了南浅。

“我给你们要出来。”

南浅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南浅打开扩音把手机放在了桌面上。

“浅?”

男人的语气惊喜中带着疑惑,他完全没想到南浅会联系自己。

“Bobi,你给找好墓地了吗?”南浅淡淡地问道。

“墓地?什么意思?”Bobi更懵了。

“我的货,你现在也敢压着不放了。”南浅的语气依旧很平淡。

“上帝,你别开玩笑了,我哪敢压你的货,你把货号告诉我,我去查!”Bobi赶紧否认。

南浅抬头看着墨宇,墨宇反应过来立马把货物信息递给了南浅。

听完了南浅报的货号,对方沉默了许久。

“浅,这是你的货?”Bobi再次确认道。

“对。”南浅肯定的回答。

“这批货的确是被压了,你跟GT集团什么关系?”Bobi的语气带着些为难。

“需要我给你写份情况说明?”南浅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不是的,浅,这批货是上面指名要压在这里的,让我们再拖十天,就可以放货了。”Bobi解释道。

“谁?”南浅听到Bobi的语气,便知道这事不是Bobi的主意,他已经是港口的老大了,他的上面只有官方。

“浅,你知道的,我不能多说了。”Bobi没有直接回答。

“好,我给你十分钟时间,你通知你的上面,我今天就要这批货,十分钟之内给我答复。”

“十分钟后如果没有放货,我带人去平了你那一亩三分地!”

南浅说完后,没等Bobi回复,直接挂断了电话。

“小浅,这是?”顾霆枭看到挂断了电话,开口询问着。

“Bobi,西海岸港口的局长。”南浅回答着。

“这个Bobi,我联系了好几次,连他的秘书都不接电话,小浅,你跟他很熟?”墨宇有些吃惊地看着南浅。

“他想跟我熟。”南浅想了想,解释了一下。

“你们得罪谁了?是政府那边压的货。”南浅不解地问道。

“GT集团在这里的口碑一直很好,政府那边我们关系一直都不错,要说得罪,两个月前跟另一家公司招标的时候,闹了些不愉快。”墨宇把两个月前的事情解释一下。

南浅和顾霆枭听完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GT集团和另一家公司一起投标,开标的那天GT集团中标了,另一家公司怀疑GT作假,当场就跟闹了起来,随后墨宇没搭理对方,带着人直接走了。

但是对方不算完,这两个月一直背地里跟GT对着干,但是因为资质和实力,都没能干过GT。

南浅给艾伦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对方公司的底细查清楚。

刚打完,南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Bobi的。

“说。”南浅接了起来,依旧是开着公放。

“浅,上面听说这批货是你的,同意放行了,你可以派人来接货了。”Bobi说完后,南浅闭上眼细细思考着,迟迟没有说话。

“浅?”

电话另一头的Bobi再次确认南浅有没有听到自己说话。

“条件是什么?”南浅缓缓睁开眼,淡淡地问道。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们不方便出手。”Bobi听到南浅的话,也没在遮遮掩掩。

“你住的Hell公寓被火烧空了应该不用我说了,上面的意思想保住威廉,只要能保住他,以后GT的货会畅通无阻。”Bobi把原话转告给了南浅。

“这批货,不需要你放行了。”南浅直接拒绝了。

“啊?”Bobi愣住了,他没想到南浅竟然拒绝的这么痛快。

“一会我亲自带人去抢出来,你赶紧去汇报,做准备。”

南浅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Hell公寓?”墨宇听到了重点,顾霆枭娶的这位太太,住在Hell公寓里。

南浅看了眼顾霆枭,后者则淡淡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南浅便认真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简单介绍一下,南浅,二十二岁,京市南家大小姐,在M国的身份是NQ的大当家。”

听完南浅的介绍,墨宇双眼都是震惊,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竟然是NQ大当家。

抛去这个身份,自己也是京市人,南家大小姐的事迹也略知一二,只是刚才没把她往南家人身上想。

“真是荣幸啊,极少露面的NQ大当家竟然坐在我面前喝茶。”墨宇笑着说道,看着南浅的眼里掩盖不住的欣赏。

“墨家大少爷,墨宇,我也听过你的名字。”南浅回应道,京市的富二代圈她还是熟得很。

墨宇是墨家大少爷,但是墨家的产业是他不喜欢的,主要跟药物和医疗器械有关,所以他只身前往M国创业,剩下的南浅也不知道了。

没想到墨宇的创业,竟然是跟顾霆枭一起。

“你真打算去抢货物?”墨宇想到刚才南浅跟Bobi的话,有些迟疑的问道。

如果南浅真的带人去抢,那以后GT的货物都会挺麻烦的,毕竟这是在M国。

“喝茶吧,一会你就知道了。”南浅笑眯眯的说道,悠闲地不行。

墨宇看了眼一直沉默的顾霆枭,顾霆枭想了几秒,最终点了点头。

十几分钟后,墨宇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瞥了眼来电号码,然后接起来打开了扩音。

“墨总,海关那里通知我现在可以去港口接货了,已经给加急通过了。”来电的是墨宇的助理。

墨宇的眼里有些惊讶,但还是很沉稳的点了点头:“好,去接货。”

“小浅,能给我讲讲吗?”顾霆枭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南浅在官方那里也吃的开。

南浅笑了笑:“四爷,Bobi以前找NQ帮了不少忙。”

“都是他们官方不方便出面的忙,跟我作对就是跟NQ作对,他不是傻子。”

“刚才他提到威廉,是在试探我能不能帮他们保住这个人,我刚才的话就是正面的回答他了。”

南浅解释完了后,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这女人的确是聪明,胆大,有能力。

“我采访一下南大小姐,你在M国这么狂,不担心这里的人找到华国?”墨宇好奇地问道。

“有胆量就去,我猜他们连M国机场都进不去。”南浅挑了挑眉,这些事她根本不放在眼里,毕竟......

顾霆枭意味深长的看着了眼南浅:小丫头,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小叔,累死我了。”南浅走进总裁办公室,直接趴在了沙发上一动都不想动。

身后跟着霆枭和裴言洲两个人,坐在了茶桌面前。

“小浅,过来喝茶。”裴言洲熟练地泡好茶后抬起头看向了南浅。

后者正趴在沙发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着了?”

裴言洲有些惊讶,转眼又一脸坏笑的看向了霆枭。

“你怎么把人家累着了?”

听完裴言洲的话,霆枭无奈的看了眼裴言洲:“她昨天喝多了,我看起来有那么禽兽吗?”

霆枭站起来,走向了熟睡的南浅,准备抱她进休息室,没成想手刚碰到南浅的身体,南浅突然睁开了眼腰上一用力翻了个身,然后朝着霆枭的脸上挥了过去。

霆枭立马伸手接住了这拳:“浅浅,是我。”

南浅一看是霆枭,赶紧收回手:“小叔,我...我以为有人偷袭我。”

“小浅,你这反应有点大吧?”裴言洲有些奇怪的看着南浅。

按理说,南浅的敏感度确实比正常人会高一些,但是他看到刚才南浅的动作,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没有丝毫的迟疑。

“额...我警觉度高,我成天在外面惹事,有人想趁我睡觉的时候动手很正常。”南浅走到茶桌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哎!.....”裴言洲伸手拦没拦住。

“怎么了?”南浅咽下了茶水,疑惑地看着裴言洲。

“这是...霆枭的茶杯。”裴言洲忍住笑意指了指南浅手里的杯子。

“......”

早说会死吗!?

霆枭倒是没介意南浅用自己的杯子喝茶,刚才南浅解释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了南浅眼里闪过的一丝慌张。

但是也只有一下,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这丫头...在隐瞒什么??

说话间,南浅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走到沙发上拿起了手机接了起来。

整个接电话的期间,南浅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听完了对方说话。

“好,我知道了,我...下班我去找你。”南浅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你晚上有事情?”霆枭坐在了椅子上,身子斜坐,两腿交叠。

“嗯呢,小叔你晚上自己先回去吧,我跟朋友出去玩。”南浅点了点头。

“好,喝酒的话,喝完了我去接你。”霆枭点了点头。

他知道南浅喜欢玩,拦是拦不住的,所以他愿意等她玩够了接她回家。

裴言洲和霆枭聊了整整一下午,南浅戴着耳机看着电视剧,所以完全不知道两个男人在说什么。

下班后,南浅打了声招呼,拿着包就溜走了。

看着转眼就不见身影的南浅,裴言洲笑了起来:“四爷,小浅你拿捏的住吗?”

“在我这里,她做自己就可以了。”霆枭轻轻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是这个丫头?”裴言洲正经的问着霆枭。

“如果非要娶一个女人,她是最合适的。”霆枭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安桐,怎么办?”裴言洲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从我娶了南浅的那一刻起,顾太太的位置,现在是她,以后也只有她。”

霆枭没有丝毫的迟疑回答道,随即点上了一根烟。

这一下午,因为南浅在办公室的缘故,他一根烟都没有碰。

坐在酒吧包间里的南浅一句话也不说,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眼刚进来的信息。

“喝完了吗?我去接你。”是霆枭的信息。

“好,我在TG。”南浅摁了几个字后,把手机放在了一边,然后拿起了面前的酒瓶,咕咚咕咚的一连吹了三瓶,还顺手拿了一排鸡尾酒,想都没想直接干了。

“浅姐,你疯了吧。”一个男人走上前,赶紧把南浅面前的酒都收走了。

“没事,就是口渴了。”南浅摇了摇头。

“你怎么...还上班了?”男人坐在南浅的对面疑惑地看着南浅。

“嗯,不仅上班了,还结婚了。”南浅笑了笑回答道。

“结婚了??”男人震惊的看着南浅,几天不见怎么会结婚了。

南浅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虎子,顾四爷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拿着包站起来的南浅,顺手又拎了一瓶啤酒吹了进去。

这次逄虎没有拦南浅,反而是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她喝。

南浅从TG酒吧走出去的时候,门口停着一辆法拉利跑车,车门边靠着一个男人,一身休闲装正抬头看向南浅。

“南浅?南大小姐,好久不见啊。”男人惊讶了一秒,随即朝着南浅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赵捷?”南浅也有点惊讶,笑着跟男人打着招呼。

“好几年没见,你还是这么漂亮。”赵捷端详着南浅说道。

两个人交谈的功夫,深蓝色的宾利开进了停车场,停在了红色法拉利的隔壁。

霆枭看着热聊的两个人,只是走下了车,站在车边点上了一根烟。

“你跟林枫还在一起呢?”赵捷突然看着南浅,有些迟疑地问道。

“林枫?那都是哪辈子的事情了,他劈腿了陈佳慧,你说我还会要他吗?”南浅摇了摇头,她她自己都有些吃惊提到林枫的时候,自己竟然心如止水,不带任何的情绪。

“陈佳慧?山海经里的神兽竟然也有人要。”赵捷不屑的说道。

“不过,南大小姐也算从沼泽地里爬出来了,也不知道你一向眼光都很好,为什么以前能看上林枫那个东西。”赵捷听到两个人分了,也算替南浅松了一口气。

“谁没个眼瞎的时候,现在眼睛治好了。”南浅笑着说道。

“治好了?”赵捷顿了顿,微微皱眉。

“呐,这是我...男朋友。”南浅早就看到了霆枭。

赵捷顺着南浅的视线扭头看去,看到了刚掐灭烟的霆枭,后者也看到了两个人的视线,便大步走了过来。

“顾四爷!?”赵捷脑子一时没转过来,但是下意识叫了出来。

“你认识啊。”南浅点了点头。

“大小姐,京市谁不认识他。”赵捷收起了身上的痞气。

“顾四爷,我是赵家的赵捷。”赵捷看着霆枭伸出了手。

“霆枭。”霆枭微微点头,然后跟赵捷握了一下手,随即搂上了南浅的肩膀。

“赵捷,我先走了,你朋友也该出来了吧。”

南浅知道该走了。

“嗯,等你有时间咱们再聊。”赵捷朝着南浅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两个人走了。

上车后,霆枭替南浅系上了安全带,然后又给自己系上了。

“你朋友?”霆枭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南浅点了点头:“嗯,我跟赵捷认识了很多年,关系不错。”

霆枭听到这话倒是没再说什么,他顺手递给了南浅一杯饮品,南浅接过后打开看了看,是热乎乎的红糖米酿。

南浅想都没想就喝了一口,甜丝丝的,喝进肚子后,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流过了一阵暖流:“小叔,你从哪买的?真好喝。”

“刚才路过看到的店,所以来晚了一会儿。”霆枭解释了一下。

“喝了不少酒,明天有你受罪的。”霆枭早就闻到了南浅身上的酒味,他也估计到了南浅肯定会喝不少,所以是专门绕道去买的红糖米酿。

南浅双手握着杯子,看似平静,其实心里早就似小鹿乱撞一般了。

因为她很清楚,从TG酒吧到霆枭别墅的这条路,没有任何商业街,更别提饮品店了。

她瞄了眼杯子上印的地址,便知道是霆枭绕路去买的了。

“小叔,谢谢你。”南浅很是感动。

霆枭听到南浅的话,扭头看了眼南浅,又转过头认真地开着车。

但是他的手也出卖了自己的想法,不自觉的伸向了南浅,握住了南浅的左手,不松开。

南浅也没有扭捏,而是回握住了霆枭,又帅又沉稳的小叔做老公,感觉确实不错。

赵捷走回了法拉利旁边,再次倚在了车边,回到了刚才的姿势。

南浅、顾四爷,这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哦,对。

南浅的好闺蜜是顾暖,顾四爷应该是顾暖的小叔。

富二代圈里的男人们很多都会有个小老婆,但是霆枭不一样,他未婚。

而且以南浅的身份,她也不会做霆枭的小老婆,那就应该是正常的男女关系。

赵捷想到这里,微蹙的双眉舒展开了,身为南浅的好朋友,她终于治好了眼瞎找到了个好男人,自己也替她高兴。

“捷哥。”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赵捷的思考。

“小阮。”赵捷走上前,朝着苏阮伸出了手,然后牵住了苏阮。

“处理好了?”赵捷的声音很温柔。

“都处理好了,这里的老板人很好,从头到尾都有派人保护我。”苏阮点了点头,但是脸色不是很好。

TG酒吧,是京市出警率最低的酒吧,一般人没人敢在这里闹事,就算在这里面闹了矛盾,双方都会不约而同的出去解决。

老板逄虎,为人仗义,但是手段狠厉,敢在这里闹事的人,几乎没有好下场。

所以富二代的大小姐们都愿意在这里玩,因为安全!

是真的安全,里面的安保人员身手都不赖,这里零药零毒零嫖零小偷。

就算是哪家大小姐喝多走不了了,女安保会安排住在这里的客房。

苏阮是赵捷新谈的女朋友,昨天晚上跟闺蜜在这里喝酒,喝完后时间还早两个人便打算去再吃顿宵夜,便没让赵捷来接。

没想到出门后被醉酒的人盯上了,想动手动脚。

TG的安保在监控里发现了,便冲出来在醉酒的人手里救下了苏阮。

刚才苏阮过来,就是图谋不轨的人被逄虎调查了个清楚,所以安排苏阮过来处理后面的事情。

京市排名华国第一的大城市,路边趴着的狗后面都有人撑腰,更何况人了。

所以TG的规矩,谁出事谁进来处理,只有当事人双方可以进来,其他人不可以陪同。

就是为防止双方搬出自己后面的人,导致事情处理的不公平,所以逄虎定下的规矩就是,在TG的地盘惹事,搬出天王老子都没用。

苏阮进去处理事情的时候,身为男朋友的赵捷,只能站在门口等着。

在京市没人会破了TG的规矩,毕竟来玩的人都希望自己得到保护。

“小阮,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上了车,赵捷有些着急的看着苏阮。

刚才进去的时候,苏阮的脸色也没差成这样。

“我进去之后,TG的安保人员给我了一个面具,遮住了我的脸,告诉我那个男人昨天喝醉了,对我的长相没有任何印象了,所以为了不影响我以后的生活,让我带着面具去了一个包间。”

“那个男人见到我之后就拼命的道歉。”苏阮扭过头,面色苍白的看着赵捷。

“然后呢?”赵捷知道后面肯定发生别的了。

“先是这个男人给了200万的赔偿,TG老板没让他直接转给我,而是先打在了TG账户,然后TG给我的。”

“后来,老板问我接受道歉吗?”

“我没反应过来,慢了几秒,然后那个男人自己拿出刀子剁了一根手指,我......”

苏阮说到这里,语气快哭了。

赵捷明白了,苏阮被吓到了,便赶紧伸手搂在了怀里。

TG处理骚扰女性的事情,赵捷听过几次,只要对方没松口说原谅,那施暴者就必须自己剁自己的手指,一直到对方原谅他为止。

如果这个人自己不主动或者剁的慢了,那便就是TG的人动手,一整个手直接剁。

这也是很多醉酒的人,喝的再醉也不敢在TG闹事的原因。

“小阮,别害怕了,你都看到了是不是。”赵捷轻声哄着。

“我没看到,那个人拿出刀子的时候,TG的安保就挡在了我的面前。”

“但是那个惨叫我听到了。”苏阮解释道。

“别害怕,这个人罪有应得。”赵捷继续哄着。

这件事他本来要自己出手的,他白天找过逄虎,但是逄虎却提醒赵捷,这是在TG的地头上,TG已经插手了,他就负责看结果就可以。

赵捷知道,如果不是TG的安保跑出来的快,苏阮的衣服就被扒没了。

当时她的好闺蜜刘乐乐,趁着男人扒苏阮衣服的功夫,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被摁在地上的苏阮有多绝望,只有她自己知道。

“刘乐乐联系你了吗?”赵捷突然问着苏阮。

“别提她!以后我不认识这个人!”苏阮一想到自己亲眼看到刘乐乐跑走的样子,就气的要命,瞬间也不害怕了。

赵捷点了点头,什么话便没有再说,只是在一个周之后,苏阮收到了刘乐乐的道歉短信和她被送出国的消息,苏阮便猜到了是赵捷的手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