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文章全文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

文章全文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

草涩入帘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姜亦乔路德是小说推荐《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草涩入帘青”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这是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在异国他乡,她遇到了一位有五官没三观的疯批少爷。小少爷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荷尔蒙飙升!”他说:“宝贝儿,我对你一见钟情。”他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她宁死不屈,最后他亲自送她离开。可得知她遇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她……...

主角:姜亦乔路德   更新:2024-07-19 23: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亦乔路德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全文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由网络作家“草涩入帘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亦乔路德是小说推荐《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草涩入帘青”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这是一场兵荒马乱的邂逅。在异国他乡,她遇到了一位有五官没三观的疯批少爷。小少爷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心跳加速,让我荷尔蒙飙升!”他说:“宝贝儿,我对你一见钟情。”他强行把她留在身边,她宁死不屈,最后他亲自送她离开。可得知她遇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她……...

《文章全文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精彩片段


上衣很短,稍微一伸手,就能露出她一节白皙的腰肢。

姜亦乔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当下,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两只手不自觉的扯着裙边,试图想把裙子再往下扯一扯。

但裙子就那么短,往下扯了,腰部的皮肤就暴露的更多了。

一个小时前,她接到了林小惠的电话。

林小惠说她今晚临时有课,没办法去做兼职,她跟经理请假,但经理不同意她临时请假。

经理的意思是,会所每天晚上安排的服务员都有固定人数,她突然说不来,他根本来不及找其他人。

再者,今晚会所会有贵客来。

如果她今晚不来的话,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

在这里兼职的薪水林小惠是满意的,她不想失去这个工作机会。

但她今晚的课程确实也非常重要,如果不去的话,会直接被挂科。

万般踌躇之际,林小惠询问经理是否能找人替她顶班。

经理思量以后答应了。

林小惠作为一个中国女孩儿,不是本地人,所以她在学校跟同学的关系也一般,一时之间,她也确实找不到人帮她去顶班。

于是,她打给了姜亦乔。

本来姜亦乔并不想答应的,但转念一想,林小惠是个孤儿,靠着自己的努力拿到了交换生的名额,她在这里的一切开销,都要靠着自己一边上课,一边兼职去挣钱。

再加上,小惠是在她在罗约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平时也是真心对她好的。

想到这里,姜亦乔的心就莫名的软了下来,答应了林小惠的请求。

姜亦乔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几瓶洋酒。

她站在包厢门口,犹豫半天后,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包厢门。

包厢里坐着一群男男女女,都很年轻。

坐在沙发正中央的是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男人正从沙发上起身,面向众人,“来,大家举杯,祝贺我们安娜考上了圣彼得大学,以后咱们就是校友了。”

包厢里的一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纷纷朝安娜敬酒。

安娜则是端起酒杯,微微一笑后,把杯子里的酒给干了。

但同伴看出来了,显然,她并没有什么兴致。

刚刚提议举杯的那个男人,叫约翰。

放下杯子,约翰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安娜说,“昨天我母亲的生日宴出了点状况。”

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被喜欢的男人给拒绝了。

约翰询问:“出什么状况了?”

安娜摇头,说没什么。

她父亲费明特别交代过,关于宴会的事情,让她什么都不能说。

约翰家里有点钱,但没什么权势。

他知道安娜是州政长官的女儿,所以想故意跟她拉近关系,想要巴结她。

见安娜兴致不高,便想着找点什么乐子来让安娜高兴高兴。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您好,这是你们点的酒。”

姜亦乔走到人群中央,把托盘里的几瓶酒放在了桌子上。

约翰瞥了姜亦乔一眼,认出了她是个东方面孔。

他心里瞬间有了主意。

“你,”他叫了姜亦乔,“韩国人?”

姜亦乔摇头,礼貌回答,“我是中国人。”

“哦?”约翰不屑的冷嗤了一声,“看来中国的经济也不怎么样嘛。”

“竟然还有人漂洋过海,从遥远的中国到罗约来打工?”

此言一出,包厢里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我前两天还看新闻,说什么中国经济越来越发达了!看来是个假新闻啊!”

小说《无处可逃!疯批大佬强制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就刚刚那差强人意的表现,一个肾两个肾有什么区别?

宴会厅的宾客们听见枪声,各个都花容失色,抱头鼠窜。

蔻里和雷尔从杂物间出来时,正巧遇到了州政长官费明·洛克兰。

费明满脸怒气:“蔻里,你怎么敢这么猖狂?竟然公然在宴会厅开枪!”

蔻里不紧不慢的说,“今天的事情,还请洛克兰长官多担待。”

给足了他州政长官的面子。

费明挡在蔻里前面,“蔻里,你信不信我现在直接让人把你抓了?”

蔻里笑了笑,露出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要不要抓我,洛克兰长官还是先去见见你的夫人以后再决定吧。”

蔻里把话说完,就绕开费明走了。

正要出宴会厅门口时。

“蔻里。”

有人在身后喊他。

蔻里回头,见到了一个一头银发、身姿曼妙的女孩子,化着浓烈的妆。

是费明和切尔西的女儿,安娜·洛克兰。

蔻里没搭理她,转身要走。

安娜追上去,觉得自己把蔻里拿捏住了,“蔻里,我刚刚看见你开枪了。”

蔻里面无波澜,挑着眉梢,不紧不慢道:“所以呢?”

安娜看着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拼命表达自己的立场,“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蔻里笑,他半点都不关心她会怎么说。

“安娜小姐要是愿意说,把刚刚看到的一字不漏的说出来也行。”

不管她说什么,她的那位父亲费明都会想尽办法把这件事情压下来。

对蔻里构不成任何威胁。

不过,要是这个蠢女人真的把这件事情跟所有人说了。

估计,捶胸顿足,着急上火的人,就该是她父亲费明了。

面对蔻里的话,安娜压根没听懂,选择转移话题。

“我明晚在名伦会所有个局,明晚能来捧个场吗?”

她故意在男人面前撩了一缕头发,轻轻拨到耳后,微微勾起嘴角。

安娜长的漂亮,做起这样的动作来,显得媚态十足。

若是任何一个普通的男人,无疑,都会为之倾倒。

但蔻里不是普通人,他什么风浪没见过。

曾经有多少人为了各种目的给他送过女人,或为了生意,或为了地盘,又或是为了拉拢他。

比安娜更风姿绰约的,更性感妖娆的,不计其数。

但蔻里一个都没收。

他没有回答安娜的问题,迈步直接往外走。

没走几步,想了想还是回了头,“善意”的提醒:“我觉得安娜小姐现在应该要做的,是去打一通打急救电话,而不是向我发出邀约。”

安娜皱着眉,似是在问为什么?

蔻里好心提醒:“如果人死在你母亲的宴会上,估计你们整个洛克兰家族明天就可以登上南央娱乐的头条了。”

他指的是杂物间“不幸中枪”那位。

安娜脸色铁青。

蔻里离开了会场。

徒留安娜在原地顿足。

如蔻里所说,他离开后,洲际大酒店发生的枪击事件被压下来了。

前来祝贺的宾客以及酒店的工作人员,全都被封了口。

明明都听见了枪响,却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费明是普新州的州政长官,要把事情压下来,费不了多大功夫。

上车前,雷尔有点不解,犹豫再三,还是皱眉开了口:“先生,洛克兰长官为什么会把事情压下来?”

虽然费明平时对蔻里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那些事情毕竟也没有损害到他的直接利益。

所以他不闻不问。

但今天,蔻里堂而皇之在他太太的生日宴会上开枪,把整个宴会厅里给他太太庆生的宾客都给吓跑了。


“哦对,我听说你们连茶叶蛋和榨菜都吃不起。”

有人问道:“乔治,榨菜是什么?”

“据说是一种比茅坑还臭的菜,他们中国人居然也吃得下,哈哈哈……”

“……”

包厢里又是一通哄笑。

听着那些人辱骂自己祖国的鄙夷言论,姜亦乔手里紧紧攥着托盘,眼神不知何时起,充满了一股狠劲儿。

她瞪着约翰,坚定不移的说:“也不知道你们得意个什么劲儿!明明连个高铁都没有,连个移动支付都没有,到哪都要带着银行卡和现金。中国不断在前进,有的人却越来越落后……”

约翰最开始还以为这个中国姑娘是个软柿子,想顺手捏一捏逗安娜开心开心,着实没想到她竟然会还口。

而且,她这一口罗约话还说的那样纯正。

约翰感觉自己的面子都快挂不住了,他指着姜亦乔怒斥道:“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让老板把你开了!让你在罗约混不下去!”

说完,约翰朝安娜看了一眼,安娜正坐在那里朝这边看,显然是对这出好戏有点兴趣。

他便继续唱戏。

他指着桌上的酒,“你不是卖酒的吗?只要你说一句‘中国人都是懦夫和穷鬼’,我就买你一瓶酒怎么样?”

姜亦乔对上他那双蔑视的眼睛,没有开口。

有人附和道:“对,你说几次,我们就买几瓶酒。”

“你们中国话不是有一句叫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吗?”

几人又哄堂大笑。

见姜亦乔没动,约翰上前两步,一把攥住她的手,在她耳边大声吼道:“听见我刚刚说的话没有!”

“砰——!”

蔻里把包厢门踹开的时候,就见到了姜亦乔穿着一身火辣的衣服,被一个年轻男人拽着手腕的画面。

包厢里众人循声望去,就见到一个男人站定在门口,浑身被一股强大的气焰包裹着,叫人不敢靠近。

安娜认出了来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迎了上去:“你不是说不来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间包厢?”

男人半分目光都没分给她,直接推开她,大步流星的走向约翰,把他那只拽着姜亦乔的手给掰开后,把他一把推到沙发上。

约翰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一愣,他并不认识蔻里,他只觉得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他大着声音喊:

“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酒瓶的瓶口直接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蔻里握着瓶身往约翰嘴里捅,瓶口直接捅到了喉咙,引得他不断干呕,生理泪水不断涌出眼眶。

很快,有鲜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嘴里溢了出来。

“唔……”

有微弱的声音从他喉咙发出,但发出的音节完全分辨不清在说什么。

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在求饶。

包厢里的人被这一幕给吓到,都缩到一边,不敢吱声。

下一秒,蔻里松了握着酒瓶的手。

约翰以为这场暴行终于结束时,男人一把抓住他那只碰过姜亦乔的手,将他的手摁在沙发上。

他嘴里还叼着那个酒瓶子。

蔻里第一时间去摸自己腰间的枪。

余光无意间掠过了姜亦乔惊恐的眼神,他又把手收了回来。

他的猫儿应该怕枪。

于是——

他从约翰嘴里拔出酒瓶,在桌子上轻轻一敲,瓶身碎裂,玻璃渣子四处飞溅。

蔻里毫不犹豫的把酒瓶碎裂的那端扎在了约翰的手背上。

“啊——!”

约翰发出骇人的惨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