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官嫂畅销巨作

官嫂畅销巨作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官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张元庆柳婷,由作者“一颗水晶葡萄”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个屁的官场!周强斌大概没有想到,张元庆直勾勾盯着自己,丝毫不让。听说这小子是个硬骨头,现在看还真是。他挥了挥手:“这件事到此为止,关局长你好好反省一下。”关水峰连忙一边道歉,一边灰溜溜逃走,就连饭都不吃了。至于耿耀辉站到一边,冒充一个旁观者。周强斌看了一眼张元庆:“你,跟我去二楼。”食堂一共两层,一楼是......

主角:张元庆柳婷   更新:2024-06-11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柳婷的现代都市小说《官嫂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官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张元庆柳婷,由作者“一颗水晶葡萄”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个屁的官场!周强斌大概没有想到,张元庆直勾勾盯着自己,丝毫不让。听说这小子是个硬骨头,现在看还真是。他挥了挥手:“这件事到此为止,关局长你好好反省一下。”关水峰连忙一边道歉,一边灰溜溜逃走,就连饭都不吃了。至于耿耀辉站到一边,冒充一个旁观者。周强斌看了一眼张元庆:“你,跟我去二楼。”食堂一共两层,一楼是......

《官嫂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张元庆心想,自己反击的行为,估计引起了周强斌的不快。

他教训关水峰,因为他是常委是常务,而自己没有一官半职,跟着他去奚落关水峰,就显得不识抬举了。

但是想到关水峰不分青红皂白训斥自己,张元庆又觉得自己做得对。纵然面对周强斌的阴沉眼神,他毫不畏惧的看回去。

做人一点脾气都没有,还混个屁的官场!

周强斌大概没有想到,张元庆直勾勾盯着自己,丝毫不让。听说这小子是个硬骨头,现在看还真是。

他挥了挥手:“这件事到此为止,关局长你好好反省一下。”

关水峰连忙一边道歉,一边灰溜溜逃走,就连饭都不吃了。

至于耿耀辉站到一边,冒充一个旁观者。

周强斌看了一眼张元庆:“你,跟我去二楼。”

食堂一共两层,一楼是大众食堂,二楼则是用来招待的。

耿耀辉听了心中一愣,周强斌竟然要带着张元庆这个副科去接待外面来人。也不知道来的是大领导还是大老板,需要周强斌亲自出面,肯定级别不低。

但是无论是谁,周强斌要带着张元庆上去,就算是喊他去搞服务,这是只有贴身秘书才有待遇。

耿耀辉吃了一惊,这小子难道又要当周强斌秘书了?

这周强斌怎么想的,从殡仪馆挖一个人过来当秘书?

一时之间,他都想不清楚。

旁边围观者闻言也是立刻反应过来,羡慕嫉妒的目光,四面八方而来。

这小子哪来的运气,刚刚跟的领导没了,又被另一位大佬看上了。这是祖坟烧着了吧,不然气运能这么旺?

张元庆却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想起周强斌阴冷的眼神,就不由有些逆反。此刻听说去二楼,一时没有多想,下意识反问一句:“我上二楼干什么?”

周围人都傻眼了,领导带他去接待,他还有脾气了?你难道还要领导求着你去?

周强斌也是纳闷地看着他,没好气道:“你爱来不来!”

可是紧接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周强斌说罢往二楼而去,走了几步又狠狠看过来:“你到底来不来?!”

张元庆这才想清楚,周强斌这是抬举他。一下子,心里的脾气也没了,赶紧跟了上去。

看到两人在台阶上消失,众人才纷纷议论起来。感慨这个场景,真是从来没见过。尤其最后,感觉周市长求着他陪同一样。

别说一些正科、副科,就连耿耀辉都羡慕疯了。这个副科,比人家副处都拽!

上了二楼,直奔最大的包厢。最大的包厢分里外两间,外面一间小一点,是给大领导随身秘书以及司机休息吃饭准备的。

还有一个大的在里面,是专门进行高规格接待的。

张元庆看周强斌不说话,他也不好询问。跟着进来之后,一看外面坐着的,都是一些科室的重要人物。

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秦林宇正在门口等着,看到周强斌脸上一笑,正要迎进去,一下子看到张元庆,顿时有些傻眼。

不过他办公室多年,反应速度极快,没有搭理张元庆,赶忙迎着周强斌而来:“周市长,就等你了。”

周强斌点了点头,抬腿往里面去。

张元庆也不知道是跟着还是不跟着,周强斌回过头:“小张,进来!”

“我?”张元庆看秦林宇一个副处都在门外站着,自己竟然能够进去,他都有些发蒙。不过不敢再怠慢,立刻紧随而入。

秦林宇却是傻愣愣站在外面,他到现在都没摸清楚状况,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张元庆跟着周强斌进入了大包厢,这里果然已经有了不少人。

为首是一位老者,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白色衬衫,有些儒雅。而在左手边,坐着的是市委书记陆济海,右手边则是空下来给周强斌的。在桌的还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义明。

张元庆知道最近常委班子挺忙,除了亡故的靳书记之外,市长在省里还没回来,宣传部长在党校学习。警备区的那位,向来不怎么参与这种接待。

还有一位进常委的区委书记,自然不会在政府大院。

可以说只要在家大佬,都在这个桌子上。

那么这位一丝不苟的老者,要不然是省里的,要不然就是一位老领导。看年龄和气质,应当是省里下来的。

可惜张元庆对市里情况比较了解,对省里领导并不熟。

只是奇怪的是,张元庆进来的时候,那位老者好像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他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老者的目光移开了,让他感觉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小周啊,你最后一个过来,可让我好等啊。现在做了常务,怕是不认识我老周了。”

老者笑着开玩笑,从语气上看,应当跟周强斌很熟。

周强斌是省里下来的,张元庆觉得自己猜的没错,这位老者是省部的高官。

周强斌此刻的笑容,格外亲和。他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瓶250ml的小瓶白酒,连标签都没有。

“老领导,我不是去给您拿酒了么,这酒的酒厂早就关了,我好容易让人拿的原浆。剩的不多了,就这一瓶,晚上给您老带过来了。”

周强斌在这位老者面前,乖得和一个小学生一样。

老领导笑了笑:“你这是堵我的嘴,不过就这一小瓶,够谁喝的。”

旁边市委书记陆济海适时开口:“周部长,这原浆酒我们可喝不了,咱们就适合喝勾兑的。”

众人哈哈一笑,其乐融融。

张元庆坐在靠门的位置,听到周部长这个称呼的时候,神色一动。周部长自然是称呼这个老者的,他想起来,周强斌履历里面,曾担任过省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局局长。

他能称呼老领导,再加上陆济海喊周部长,这个老者的身份呼之欲出了。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传运。

张元庆这才明白,为什么秦林宇都只能在门口待着了,这位老人家的级别确实高,副部级。

不过他更加想不通,这种规格的饭局,自己怎么有资格参加?

他看了一下其他两位秘书,一位正坐着,应当是周传运的秘书。这种省部大员的秘书,应当正处以上。

另一位秘书是陆济海的秘书郎映文,刚提的副处,未来下放出去就是一方县太爷。

张元庆一个副科坐在这里,好像狼群里面进了一个哈士奇!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张元庆摇了摇头:“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说什么都是错。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强斌又反问了一句:“这么多年没有受到重用,是客观原因居多还是主观原因居多?”

“我觉得都有。”张元庆毫不避讳的回答自己的想法。

周强斌淡淡一笑:“别人用不起来,不代表我用不起来。你认为呢?”

张元庆没有说话,他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无法回答。因为谁都没有办法预测,但是他觉得,这么多年换了这么多领导,大家都看不上关水峰,证明这个人能力确实有问题。

不过有的领导,就有着蜜汁自信,觉得自己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或许周强斌有这样的自信,张元庆固然不认可,也不能说领导做得不对。

周强斌没有等来回答,于是淡淡评价:“你小子,相当有性格。你不适合当秘书,你适合当一把手。”

果然周强斌问关水峰的情况,实际上是反过来测试他。

张元庆也不知道这个评价是好是坏。毕竟周强斌都不是一把手,他说自己适合当一把手。这就有点玩味了,侧面有可能批评张元庆过于强调自我想法,并不是一个合格秘书。

将车子送回到市政府,周强斌率先回到办公室。张元庆则是将收集的资料,带回到秘书科整理了起来。

在整理这些材料的时候,张元庆不由思考,周强斌今天的行为其实是想要打开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达到了这个效果,但是自己其实能够把这个效果扩大。

例如说,写一篇新闻稿。

于是张元庆就把资料整理差不多之后,写了一篇新闻稿。题目就叫做《政府服务送上门 为企发展解难题》,并没有突出周强斌,但是字里行间,又表达出了周市长关心企业发展,为企业服务的良好作风。

作为笔杆子,写这类新闻,可以说是手到擒来。打了一个电话给裴碌,从企业记者那里拿来了照片。

当整理好了之后,张元庆就把稿子发给了任潜学。

因为张元庆想要以秘书科的名义发稿,所以必须要通过任潜学汇报给领导以及宣传部。

按照张元庆的想法,最好当天就能上江北日报,这样一来,能够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可是稿子传到任潜学那里之后,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得到任潜学的回复:“写得不错,直接送到宣传部。”

张元庆没有多想,将稿子送到了宣传部。宣传部副部长耿耀辉接收了稿子,他问道:“你们领导看过了么?”

“发给任主任了,任主任让我来投稿。”张元庆回答。

耿耀辉低头看了看,然后露出惊讶的神情:“不愧是大笔杆子,这稿子写得不错啊。很多细节,用词非常的老练,你要是来我们宣传部,绝对是一员虎将。”

“您客气了,可需要再补充什么手续?”张元庆没有流露丝毫骄傲。

耿耀辉挥了挥手:“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耿耀辉说着又看了一下时间,张元庆也意识到今天已经周五了,而且距离下班时间很近。稿子今天估计没机会,自己总不好让他们加班。

所以张元庆起身打了个招呼,这才回到办公室。由于任潜学不在,陈强和钟颖早就跑了。

张元庆收拾了一下,等到下班时间这才离开。

路上买了一点菜,正准备回家。结果在路上碰到了林钰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两人正面碰到,都是一愣。


中午的酒桌上,除了叶山秋之外,还有一个分管殡丧咨询室、殡丧业务接洽处的张大强以及一个负责党工办的以及火化车间的部长苏力。

党工办兼火化车间,张元庆笑着主动和他握手:“苏部长是党建、生产两手抓两促进啊。”

苏力有些诧异,官场上的人,听说他是管火化的,都是避之不及。这个来调研的小伙子,倒是没有这个忌讳。

叶山秋眼神动了动,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

“张科长看着面生,之前是在哪个单位?”张大强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好感,主动询问他的来处。

张元庆也不避讳,说自己之前是市委办公室的。

三人闻言都流露出惋惜的神情,市委办公室都是领导身边的人,就算同样是副科,在市委办公室和到民政局就大不一样了。

更不要说,挂个三级主任科员,然后发配到殡仪馆了。

沾了这个晦气,想要在官场上再有进步,几乎不可能。试想,哪位领导会用一个在殡仪馆出来的人做秘书?

看到三人沉默,张元庆却微微一笑:“来,喝酒。”

叶山秋等人看他故作坚强,纷纷举杯和他共饮。一顿酒喝下来,基本上都熟了。

苏力喝大了,拍着张元庆的肩膀说道:“张科长,你虽然是来调研的,但是等于一起共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火化车间那里,我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张元庆哑然,我找你到火化车间帮什么忙?

叶山秋等人哈哈大笑,赶忙替苏力赔罪:“这家伙以前是跑业务的,就是因为讲话不注意给投诉好几次,现在管火化了。”

苏力喝大了,来了个“现场直播”,趴在桌子边就吐了。

张大强嘿嘿笑着:“这家伙,不能喝但是天天喝,别没熬退休,自己把自己业务做了。不过这家伙火化,身上都是酒精,比较省燃料。”

张元庆倒是大开眼界,这边人开玩笑,还真是什么都敢开。

叶山秋却摆了摆手:“早晚都是这一遭,人生不过二两酒……都是黄泉路上人……”

这番话,说得倒是很有水平。听说这叶馆长以前还帮忙给人写悼词,文字功底应该不错。

……

喝完酒之后,张元庆独自一人出来吹风。殡仪馆附近就是一片田野,远处是正在修的马路。

走着走着,有一个小型的人工湖,这里较为僻静。

张元庆点了一支烟,看着微风中波光粼粼的水面。心中难得平静了下来。

想到叶山秋等人的话,固然有道理,可是人生在世,怎么能一点追求都没有。正因为光阴苦短,所以更要作出一番事业。

回忆起靳书记,想到与他一起上山下乡,摸爬滚打在基层,试图要为江北市深化改革、转型升级摸出一条路。

这一年令他无比充实,只可惜,靳书记英年早逝了。

正当张元庆感慨万千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一个女人正在湖边摄影,女人背着双肩包,穿着宽松的工装裤,戴着鸭舌帽,手里拿着一个照相机认真拍着。

因为中午天热,她将外套脱下系在腰间,露出里面紧身背心。这女人有着三十多岁女人的风韵,又有着二十岁女孩的青春活力。

皮肤白皙,而且看起来很有胸怀。当她将外套系在腰间的时候,顿时附近的风景都像是活了起来。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前看你。

张元庆不由觉得赏心悦目,多看了她两眼。

女人应该爱好摄影,拍了不少照片,从姿势看非常专业,而且身体弹性很好。

等了一会,张元庆看了一下时间,准备回去睡觉了。

刚刚转身没有走几步,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

他连忙回身看去,那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掉到湖里面去了。这种小型人工湖挖的很不规则,旁边都是淤泥。

一旦掉进去,很有可能双脚被陷住,想要抽身却做不到。

张元庆从小在农村长大,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看到女人已经呛水了,他将外套一脱就跳了进去。

好容易把这个女人捞了上来,对方已经昏迷了。

张元庆怀疑水已经进入她肺部,试图拍出来,却发现于事无补。

他当机立断,立刻扛起女人就往殡仪馆停车场方向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正好苏力和张大强在门口说话。两人看到张元庆扛着一个人往这里跑,都吓了一跳。

“张科长,你这是干啥……往哪个科室送啊?要不要办手续?”苏力还没缓过劲,愣愣的说到。

张元庆没好气道:“人还活着,我往医院送!”

说完也不废话,将自己车门打开,把人扔到了后座。

开车的时候,还在想苏力这说话风格,这要在外面,给人打死都有可能。

将车子开到了医院,张元庆赶忙把人送去急救。好在抢救及时,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是要住院。

张元庆把包丢在旁边,然后帮忙缴费离开。

收费的那人看到张元庆都有些纳闷:“这位先生,你家里人怎么三天两头进抢救室?”

张元庆感觉这个收费员跟苏力有的一拼,翻了一个白眼:“什么我家里人,我是碰到别人出现意外,帮忙送到医院而已。”

“哦,我想起来了,昨天就是你救了一个老妇人。那位老妇人后来专门来问你名字。她丈夫更是让我们看到你留意一下,问你哪个单位的,要给你送锦旗。”

因为是昨天的事情,收费员还记得他的相貌。

而且那位老妇人的丈夫看起来就不简单,找到院长还查了监控,说是一定要找到这个小伙子表示感谢。

张元庆摆了摆手:“还是别了,人家听到我单位,估计觉得晦气。”

张元庆交了费就离开了,也没有留下名字。

别等到人家来殡仪馆感谢自己,送个锦旗“见义勇为,救人一命”。到时候这锦旗挂在殡仪馆,估计谁看都古怪。

知道的,了解自己是在外面救得人。不知道的,还认为自己在火炉子里面救人呢。

不过张元庆离开不久,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住院部门口,保安看到车牌号码尾号“006”立马闪开。

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急匆匆下来,国字脸一脸威严。司机也跳下车,紧随其后。

两人进入医院,所到的病房,正是那位摄影少妇所待的病房。

而在他们到达的同时,医院的院长以及科室主任也都急忙赶到,动静不小。


“然后你就去跟他们吃饭喝酒?主要是陪哪些人,一起打麻将的?”张元庆怎么可能相信就吃饭喝酒。

林钰低声说道:“有……教育局的……也有一些学校领导,还有一些其他领导……”

张元庆知道,她这是给人下了套子了。这么想来,她也是受害人。

“前两天晚上,有人喊你去宾馆,你是陪谁了?是喝酒吃饭还是作了什么?”张元庆忍不住把这件事也说了。

林钰吃惊地看着他,然后支支吾吾,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张元庆再度问道:“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五……五万……”

张元庆冷哼了一声,林钰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这五万,我借给你,暂时不用你还。以后不准再去,听到了没有?”张元庆冷冷说道。

林钰本想说不用,可是接触到张元庆的眼神,又畏惧的点了点头。

张元庆这才转身出了房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半晌之后,林钰才一瘸一拐拿着衣服去浴室。

洗好澡之后,林钰又小心翼翼出来。明明在她家,她却如同客人一样小心,不敢抬头看张元庆。

张元庆懒得看她,扭头坐到客厅桌子边。正好桌子上放了一瓶上次喝剩的酒,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咚一声就干了。

酒气直顶脑门,他脸色也瞬间涨红。火烧的感觉从胃部向整个胸腔蔓延,只有这种感觉,才能将他心中火气发泄一些。

等了一会,张元庆又干了一杯。两杯酒下肚,身上都微微出汗。他将衬衫的纽扣打开几粒,然后坐回到沙发上。

他倒要看看,今晚有没有人敢来敲门。给他抓到了,肯定要打断他一只手。

坐了有十几分钟,张元庆有些犯困,迷迷糊糊躺在了沙发上。

就在这迷迷糊糊之中,突然一股好闻的味道靠近,让他欲罢不能,沉入了一个温柔的梦境之中。

张元庆喝醉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等到第二天睡醒了,顿觉神清气爽。他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个被子,而自己什么都没穿。

张元庆吓了一跳,他裹着被子起身,林钰正在厨房,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她的脸还有些肿,不过已经消了很多。

此刻的她恢复了往日的贤惠模样,穿着家居服,围着围裙,露出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不过走路却显得很别扭。

“昨晚有些热,我出来的时候,看你把衣服都扔了。于是就帮你洗了。”林钰神色如常,只是脸色微红。

张元庆闻言松了一口气,他旁边放着一套衣服,是牛胜强的。

“你牛哥的衣服,你先套着吧,等会起来洗漱一下吃饭了。”林钰说着,又走回了厨房。

张元庆此刻不知道为何,看到林钰没有昨晚的那种气愤了。

他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这才回到桌子边。

“嫂子……”张元庆张口又忍不住想要说她两句。

林钰一脸哀怨:“我真的知道错了,如果你还是觉得我有问题,就打电话给老牛。”

听她这么说,张元庆也觉得再说就有点过分了。毕竟是人家夫妻的事情,自己跟着上什么火。

林钰看他不说了,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元庆,我其实真的没有跟人家做什么。但是要不是你阻止,早晚肯定要出事。我昨晚想通了,今天一大早已经跟学校请了假,马上又要寒假了,应该能休息很长时间。

这段时间,我准备把手机号码换了,再出去躲一躲。他们找不到我,时间长了,就不会再骚扰我了。”


自从知道自己被他针对之后,张元庆就对王耀阳非常留心。

所以他开口,主动询问裴碌遇到的麻烦。

原来是海云集团一批货被扣住了,始终没有发出去。之所以如此,就是王耀阳举报海云集团偷税漏税。

其实真实目的,是王耀阳看中了海云集团在其他地方的一个在建项目,而且势在必得。

张元庆点了点头,并没有承诺什么,但是郎映文和裴碌都是聪明人,知道这种场合主动询问的意思,基本上就是想要出手。

张元庆的能量,自然影响不到税务系统,但是周强斌是绝对可以施压的。

只是周强斌会为了张元庆出头么,两个人虽然好奇,却没有问出来。

裴碌更是说到:“元庆,我敬你一杯。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些茶叶,改天给你送一箱。”

张元庆知道他所说的茶叶是什么,上一次送了自己一盒,里面是一万块代金券。现在说一箱,怕是有几十万。

他自然不会要:“最近把茶叶戒了,裴总自己留着喝吧。不过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周一会了解情况的。”

“感谢元庆。”裴碌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张元庆的性格,一旦说过问肯定是要帮忙的。

郎映文也暗暗观察,揣摩张元庆为什么会出手,他只能想到是靳书记的原因。大院的人都知道,张元庆对靳书记的尊敬和忠诚。

说实话,官场上这种人太少了。

郎映文觉得,就冲这一点,张元庆这个人确实可交。以后相互扶持,定然会放心很多。

所以两人虽然年龄比张元庆大得多,却在桌上表现的平起平坐。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张元庆打了一个瞌睡,郎映文主动结束了饭局。

裴碌的司机早就等着了,送张元庆和杨絮回去。

两人上车之后,杨絮这才松了一口气,靠在车座上。

“你紧张什么,郎映文难道还能吃人?”

张元庆看了她一眼,杨絮也喝了一点酒,白皙的皮肤有些粉红,让他想起了小苹果。

杨絮苦笑一声:“你倒是轻松自在,那是因为你背后有人。我这种小人物,在郎秘书面前,就是一只蚂蚁。”

张元庆淡淡回应:“不至于,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连山水是自己找死,你只要不犯事,大领导又如何?越是大领导,做事越要规矩,各种力量交错,会受到很大的约束。

所以大领导不可怕,你只要不触碰他的利益,他不会轻易针对任何人。所以尊敬即可,不需要过多的敬畏,在体制内没有无所不能之人。高山,也会坍塌的!”

杨絮似有所悟,半晌没有说话。

车子先把杨絮送到了宾馆,下车的时候,杨絮忽然问道:“这几年,夏瑾瑜联系过你么?”

提到这个名字,张元庆的淡然有一瞬间被打破。不过他眼神很快平静了下去:“自从她去国外,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杨絮叹了一口气:“她回来了,我在省城见过她。不过听说她……好像要订婚了。”

张元庆没有说话,杨絮却补充道:“我相信有一天她还有她家里人会后悔的,他们错过了一个很优秀的人。”

说完之后,杨絮就离开了。

车子缓缓离开,张元庆始终没有说话。

到了小区,张元庆下车,随手点了一根香烟,烟雾有些熏眼睛。

张元庆的脑海里面回忆起去夏瑾瑜家里的场景,她的母亲把自己盘问到没有一丝尊严,她的父亲始终冷漠和高高在上的态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