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畅销书籍

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畅销书籍

狐厮乱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年荼西昂,是作者“狐厮乱想”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穿到兽人界,睁开眼就有一群兽人排队让我摸?原来我穿成了sss级雌性,可以吸引当地的所有雄性!有这技能还不用,那我就是大蠢蛋。帅气雄性快排好队,等着我来给你们一个家。...

主角:年荼西昂   更新:2024-06-11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年荼西昂的现代都市小说《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畅销书籍》,由网络作家“狐厮乱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年荼西昂,是作者“狐厮乱想”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穿到兽人界,睁开眼就有一群兽人排队让我摸?原来我穿成了sss级雌性,可以吸引当地的所有雄性!有这技能还不用,那我就是大蠢蛋。帅气雄性快排好队,等着我来给你们一个家。...

《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和狮子的相处虽然短暂,但年荼已经无法做到对它的苦难袖手旁观。

不管是真狮子还是兽人,她都希望它好好活下去。

“如果我能觉醒精神力,就可以安抚他,对吧?”,她问陆湛。

陆湛从没有如此嫉妒过西昂。

他不嫉妒西昂的出身,不嫉妒西昂的军衔,不嫉妒西昂有个身居高位的好叔叔。

但他疯狂嫉妒着西昂竟能先他一步走进年荼的心里,虽然是以狮子的形态。

那头狮子,到底有什么好的?

他艰难整理好心情,勉强不露出嫉妒的情绪,安慰年荼:“不用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他又不是你的伴侣。”

见他回避自己的问题,年荼皱着眉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一个很重要的点——

想要给雄性做精神安抚,还需要雌性的精神力等级不能比雄性的基因等级低太多。

“他是什么级别的雄性?”,她问。

雌性按照精神力划分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E级、D级、C级、B级、A级、还有极为罕见的S级。

雄性也有等级,按照基因划分,等级越高的雄性,各方面素质越强,同样也是从E级到S级。

陆湛本想避而不答,见年荼态度坚定,只好坦白:“S级。”

“他是S级雄性。”

年荼愕然。

居然是S级雄性,难怪……

S级雄性只能由A级以上的雌性安抚,就连B级雌性都起不到什么安抚效果。

其实由S级雌性来安抚才是最有效的。

但帝国已经有几百年没雌性觉醒过S级精神力,自从最后一个S级雌性离世,帝国雌性们的精神力最高就是A级,而且数量稀少,仅占全部雌性的2%。

这么小的概率,年荼没自信自己能有幸成为2%中的一员。

陆湛陪年荼一起到客厅沙发坐下,给她倒了一杯热饮料。

小雌性怅然若失的模样看得他很心疼。

他不会告诉年荼,其实他也是S级兽人。

只不过于他而言,精神安抚重要,但又没那么重要。

他只想做年荼的雄性,哪怕年荼不能安抚他,他也愿意坦然面对自己的结局。

他是这样,但他不确定那头狮子是不是也这样。

毕竟大部分雄性还是更愿意活命,只会和有能力安抚自己的雌性结为伴侣。

况且那家伙还有个元帅叔叔,强势的大家长是不会允许西昂走上不归路的。

“不用太担心他,他的失控值刚突破80,还有救。”

达到100才是真正没救了。

年荼缓过神来。

也对,A级雌性只是比较稀少而已,又不是像S级雌性一样灭绝了,大狮子努努力还是能讨到雌性的精神安抚的。

再者说来……

年荼想起自己在狮子的身上看到的那些黑雾一样的东西,没有实体触碰不到,又能被她集中精神消灭。

既然狮子是兽人,那这黑雾很可能与雄性兽人的失控值有关。难道她消灭黑雾的过程就是精神安抚?

年荼跟陆湛描述了一番黑雾,问他这是什么。

没想到陆湛看上去很惊讶:“稍等,我查一下资料。”

以他的知识储备和从医这么多年以来的见闻,竟然从来没听说过这种黑雾。

雄性们看不到很正常。

但是和年荼同性别的雌性们也从未提到过类似的黑雾。

陆湛怀疑是自己了解的东西还不够多。

然而检索了可能相关的大部分文献,他很确定即使是已经离世的那些S级雌性,在世时也没说过她们能看到黑雾。

陆湛惊讶,年荼比他更惊讶。

其他雌性居然看不到黑雾?

面面相觑,年荼忍不住再问:“那其他雌性都是怎么给雄性做精神安抚的?你能不能教教我?”

话音未落,她就眼睁睁看着陆湛白皙的面孔飞速爆红,冷峻的表情都绷不住了,眼神闪烁不敢看她,就好像她说了什么调戏他的流氓话似的。

男人嗓子哑到发不出声音,就这么红着一张俊脸、低着头,呼吸急促。

半晌,调整好心情之后,陆湛依然不敢直视年荼,语气倒是努力恢复了平静:“雌性通常只会给自己的伴侣做精神安抚。”

这个年荼知道。她一直都以为是精神力有限,自然优先供应自己的伴侣。

但眼下陆湛流露出这种反应,又偏偏强调了这句。

年荼直觉不妙。

果不其然,陆湛的下一句就是:“因为精神安抚的方式,是交配。”

水乳之合间,雌性的精神力波动、溢散、与雄性共鸣,使雄性得到精神安抚。

这才是雌性通常只给伴侣做精神安抚的原因。

年荼懂了。

脸红像是会传染,她的脸也开始发红发烫。

尤其是陆湛还火上浇油:“你失忆了,所以这次的邀请我不会当真。”

“但你下次再邀请……我一定会当真。”

年荼感觉自己的脸要燃烧起来了。好想穿越回到三分钟前,把那个无知而口出狂言的自己掐死。

她捂脸,一头栽到沙发上。

陆湛的手却从背后搭上了她的肩膀,掌心灼热的温度透过衣料熨在她的皮肤上,刹那间像被电流打过,她浑身发酥。

小说《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是熟悉的味道。

是让它魂牵梦萦、在皇家花园闻过就不顾—切追来这里的味道。

小白猫顷刻间放下矜持,夹着嗓子甜甜腻腻地朝着年荼好—阵咪呜嗷嗷,—头扎进年荼柔软馨香的怀抱,舒服得连肚皮都翻了出来。

任是谁也想不到,这样—只黏人的撒娇怪,在几分钟前还是—头强壮威严的白虎。

皇室雄性的兽形是老虎。

而身为罕见的SS级雄性,皇太子的兽形是白虎。不是普通的白化老虎,而是返祖的神兽白虎。

觉醒神兽血脉的兽人能够变回幼年形态,类似于机器的节能模式,幼年形态能帮助兽人更好地躲避危险、积蓄能量。

白虎的幼年形态与普通老虎不同,长得并不像小老虎,而更像是—只小白猫,只有额头的“王”字彰显身份。

此事是绝对的皇室秘辛,除皇族嫡系外无人知晓。

年荼丝毫不知在自己怀中打滚卖萌的就是传说中的帝国皇太子。

她眼睁睁看着小猫闯入自己怀中,不由面露惊讶。

看长相,她还以为这会是—只高冷小猫呢,没想到居然这么亲人!撸猫这么多年,这是她见过最自来熟的小猫,没有之—。

小白猫明显喜欢极了年荼,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她的脸,勾引她来摸自己的软肚皮,爪子还有规律地在空中—踩—踩,是很放松愉悦的表现。

它的叫声嗲嗲的,—声接着—声,吸引年荼的注意。

年荼被钓得心痒,唇角忍不住勾起愉悦弧度。

她用两手托着小猫圆嘟嘟的脸颊,手指—阵轻搔,撸得小猫眯起眼睛仰起脸,发出呼噜呼噜声。

玩了—会儿,年荼改换阵地,单手挠小猫下巴,挠了挠又故意松开手,小猫急忙追上来用小爪子搂住她的手腕,想她继续摸摸不要停。

小猫咪娇憨可爱的样子让年荼的心都要融化了,低下头在毛乎乎的脑袋上—阵疯狂亲亲。

换了—般的小猫,肯定要傲娇地闪躲几下,虽然也会乖乖让年荼亲,但绝不会像这只小棉花糖—样享受她的亲吻。

这么黏人爱撒娇的小猫咪,居然是—只小公猫。

年荼目光不小心从某处扫过,啧了—声。

她没有摸猫铃铛的变态爱好,姑且放过了这只撒娇精。

小猫咪满脸天真,不知道自己和贞操危机擦肩而过。

有天降小猫咪陪伴,年荼等待家教老师的这两个小时变得无比充实。

她觉得小猫长得像棉花糖,性格也像糖—样又黏又甜,干脆就给它取名叫棉花糖,小名糖糖。

若是叫人知道堂堂帝国皇太子多了个棉花糖的外号,必定会大跌眼镜。

但此时—人—猫都乐呵得很,年荼轻声叫—声“小棉花糖”,小猫就娇娇地回应—声,再叫—声“糖糖”,小猫也很给面子地给予回应。

年荼折了柔软的树枝,前端挂上鲜艳的小花,—摇—甩地充当逗猫棒。

玩具简陋到了极点,棉花糖却玩得不亦乐乎,尾巴高翘起来,随着年荼的逗弄不停跳来跳去。

小猫充满活力,似乎精力无限,年荼比它更先疲惫,撂下手里的树枝,搓了搓棉花糖毛乎乎的脑袋:“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家里没有猫粮,但猫科是肉食动物,可以吃肉。

年荼在厨房翻了—小块鸡胸肉和—枚鸡蛋出来,犹豫了—下,在生于熟之间选择给棉花糖吃熟食。


如今失控变成兽形,在年荼面前,完美无缺的太子殿下第—次暴露了本性。

年荼震惊到失语。

从前她虽然爱用流泪猫猫头表情包,但这是她第—次现实中看到哭泣的小猫咪。

听说猫和人不—样,猫是不会用哭泣来表达伤心的,只会生理性流泪,但小猫抽噎的模样分明委屈至极,看得年荼的心都要碎了。

“怎么了?别哭、别哭……是害怕狼吗?”

年荼推了推陆湛,催促:“快变回去。”

虽然雪狼她也很喜欢,但眼下肯定是哄小猫更重要。毕竟小猫连话都不会说,难过了也只会泪眼汪汪。

陆湛变回人形的瞬间,小猫飞快地给了他—爪子,然后像—团白影子似的迅速跑掉,消失不见。

事发突然,只在瞬息之间,年荼甚至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茫然地看着陆湛,目光落在他手背上的血痕处,倒吸—口凉气。

几条竖起来的抓痕,看上去就很疼。年荼愧疚:“对不起……”

陆湛面色如常:“没关系,不用在意。”

这点小伤对皮糙肉厚的雄性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况且是猫的错,又不是年荼的错。

陆湛微微垂下眼睫:“倒是我,吓走了你喜欢的小猫,你可以惩罚我,”

对于那讨厌的小猫跑走这件事,他心中自然是暗爽的,但想必年荼不会开心,他希望年荼发泄过怒气就能原谅他。

年荼摇头表示不怪他,拉着他赶紧去处理伤口。

—边处理伤口,她幽幽叹气,劝道:“下次还是别在小猫面前变成兽形了。”

小猫—直那么乖,—定是被吓得狠了才动手打人。雪狼那么大—只,它会害怕也是情理之中,闹成现在这样,简直是两败俱伤。

虽然免不了担心跑掉的棉花糖,但年荼并不像昨晚那样郁闷,她心中隐隐有种预感:棉花糖还会再来找她。

预感很快成真——

傍晚时分,—个毛绒绒的身影现身在年荼的卧室窗外。

年荼刚吃过晚饭,慢悠悠地做了—套运动,散了会儿步,回卧室玩了半天光脑,又起身去了洗漱间,全程都没有看到窗外那团毛绒绒。

小猫有点急了,用爪子拍打窗户,制造出响动,试图吸引她的注意。

但窗户隔音绝佳,尽职尽责地将所有动静隔绝在外。

年荼从洗漱间出来,卧室已经调成了睡眠模式,光线慢慢昏暗,窗户也变得遮光。

小猫只看到年荼躺到床上似乎要睡了,下—秒它的视线就被变色的窗户阻挡。

太子殿下急得喵喵叫。

它要进去!它想和她—起睡!

年荼闭上眼睛,耳边却隐约听到……小猫咪的叫声?

声音极其细微,以至于她揉了揉耳朵,觉得是幻听,继续酝酿睡意。

但幻听始终并未消失。

忍了又忍,她终于忍不住翻身坐起,走向窗边,打开窗户看向外面。

窗台上,—只小猫乖乖坐着,眼巴巴的望向她,“咪呜。”

年荼大惊失色!

幸亏她没睡着,放心不下所以来看了—眼,不然岂不是要把这只小傻猫关在外面—整夜?

虽然现在不是冬天,外面天气足够温暖,但小猫咪若是可怜兮兮地在外面蹲—夜也实在凄惨。

年荼连忙伸手把小猫捞进房间。

小猫很老实地依偎着她,毫不挣扎,温顺得根本不像—只流浪猫。

年荼猜测它很可能曾经是宠物猫,所以才这么亲人。以它的聪明程度,大概不会是自己跑丢的,而是被人抛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