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阅读官嫂

全集小说阅读官嫂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官嫂》中的人物张元庆柳婷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一颗水晶葡萄”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官嫂》内容概括: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主角:张元庆柳婷   更新:2024-06-11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柳婷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阅读官嫂》,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官嫂》中的人物张元庆柳婷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一颗水晶葡萄”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官嫂》内容概括: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全集小说阅读官嫂》精彩片段


特别是这样的宣传,非常容易树敌。文章中提到一些政府单位一把手,张元庆原本一笔带过,现在也都加上了单位名字。

这些单位一把手会觉得周强斌为了出名,把他们踩在脚下了。毕竟他们卡海云集团项目在前,担任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现在把他们推到对立面,下一次周强斌再想一个电话召过来,就会收到阻力。政令不通,将直接决定这个领导能否有作为。

所以周强斌那天把一把手都喊过来,并没有直接训斥,而是就事论事。现在一篇报道,反而弄巧成拙。

而且这件事不好解释,张元庆的名字署在上面,就算周强斌说不是自己的意思,也没有人相信。

原本周强斌进入企业调研,是想要做实事,拿出实在成绩树立威信。现在这么一弄,就变成了作秀,甚至报纸要是传到了省里,也会给上面领导造成一种轻浮、自以为是的感觉。

不要小看一张报纸,一旦处理不当,甚至会打击周强斌的威信。

周强斌眼中隐隐有着愤怒:“为什么这篇文章,你没有拿给我看?”

张元庆赶忙解释:“周市长,我是按照程序先给任主任看的,任主任让我直接找市委宣传部。市委宣传部说稿子给他们就行了,我认为……他们……”

周强斌冷声打断:“你认为他们会拿给我看,所以你就没有拿过来了,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

“我……我错了,周市长。”张元庆知道怎么解释,都不能解释自己失职的事实。

尽管张元庆觉得,这是有人故意搞事情,但是自己如果提前汇报了,周强斌肯定会关注这件事。真要出了问题,也能及时补救。

而现在,周强斌看到报纸的时候,这张报纸已经刊发一天了。就算他想要收回报纸,也没有机会。

周强斌反问道:“一句知道错了就行了,你觉得这件事怎么补救?”

张元庆知道自己要是想不出办法,估计周强斌会把自己打入冷宫。毕竟捅得篓子太大,自己难以撇清责任。

所以他立刻认真思考,收回报纸是不可能的了,那么自己怎么破这个局?

张元庆试探性问道:“要不然您问责我,然后我主动写检讨书。将这件事作为新闻事故,以通报形式传出去。”

张元庆提出这种办法,已经做好当替罪羊的准备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必须要有人出来担责。如果牺牲自己,能够证明周强斌与此事无关,树立起领导的权威,他觉得自己心甘情愿。

而且自己作为领导秘书,只要领导不倒,自己就还有机会。

周强斌听了此话,脸色微微一缓,但是口吻仍然冰冷:“愚蠢!”

虽然周强斌没有明说,张元庆想了想,也觉得这是一个笨办法。就算问责了自己,对于这件事也无法挽回。

如果有心人做文章,就会说他周强斌又当又立。特别在官场上,拿自己心腹开刀,会让一些观望的中间派觉得周强斌冷血无情,做事没水平,不值得跟随。

这样一来,周强斌的威信仍然受到了打击。在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孤家寡人,手下无人,等于手中无权。

周强斌缓缓叹了一口气:“行了,不要再想了,我们现在抓紧时间去省城。”

“好的,我打电话给乔强。”张元庆赶忙拿出手机。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刚刚跟裴碌握了手,郎映文也凑了上来,他也寒暄了两句。

对于对方的邀请,张元庆知道有结交的意思,所以也没有拒绝。反正刚才没怎么吃,他顺便把杨絮给带上了。

虽然张元庆是副科,郎映文是副处,但是两人可是一起参加过招待周传运的晚宴。

郎映文知道,张元庆不仅是周强斌现在最看重的人,而且也知道省委宣传部的周老爷子对他也是非常欣赏。

这样的年轻人,郎映文自然想要结交一番。相请不如偶遇,机会不容错过。

裴碌对张元庆有着天然的亲近,所以立即表示自己请客。他们加上张元庆和杨絮四个人一起走出了饭店。

至于连山水,如同垃圾一样忘记了。

看到刚刚在连山水面前大发雷霆的郎映文,却跟张元庆非常熟悉,而且从他言语中透露出的交好。包括金军在内的所有人,都彻底傻眼了。

连山水是没脸待在这里,立刻就逃走了。

而金军傻傻地看着张元庆的背景,再看其他同学,纷纷拉开了和自己的距离。

金军没想到,张元庆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从郎映文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如今的张元庆已经远远处于碾压他们的态度。

突然,金军打了一个寒战。他想到刚刚张元庆对自己所说的话,脸色也瞬间惨白了起来。

完蛋了,他赶忙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父亲。他们金家,惹了大人物了。

裴碌找了一个清净的农家小院,菜色看起来很不错。

原来裴碌和郎映文也是约了其他人,结果被人家放了鸽子,所以他们那一餐也没吃成。

四个人坐下之后,郎映文和裴碌都对张元庆很亲近。杨絮看在眼里,暗暗咋舌。

金军这个傻叉,真认为人家虎落平阳,看这个架势,张元庆比之前还要厉害。

饭桌上,裴碌就透露了一个消息,最近江北市不太平,耀阳集团现在跨行业发展,吃相非常的难看,就连海云集团也受到了影响。

今晚通过郎映文,裴碌是想要跟耀阳集团的老总王耀阳结交一下。没想到,人家连郎映文的面子都不给。

张元庆听到王耀阳的名字,下意识顿了一下。昨天晚上,柳婷就是被这个人接走的。

对于王耀阳这个人,张元庆是知道的,他的耀阳集团做事非常霸道。他们看上的项目,几乎不会让给其他人。很多人都传言,他靠着的就是他的父亲王义明。

由于有着规定,以王义明的级别,他儿子做这么大的生意应该受到约束的。偏偏王耀阳以各种方法,例如多种股权交叉,壳套壳等方法,规避了各种麻烦。

而王义明从来不过问儿子生意上的事情,做事滴水不漏。

但是张元庆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以王义明的位置不会没有人盯着的。但是这么多年没出事,不仅说明王义明手段了得,更有可能耀阳集团的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

毕竟就算是王义明,也不会不给郎映文面子的,毕竟郎映文的背后是陆济海。王耀阳既然敢直接放鸽子,证明他的背景只怕不止他的父亲。

张元庆顿时想到了本地派,会不会耀阳集团就是本地派的取款机?

这种情况,可不少见。如果是这样,王耀阳能够这么嚣张,也能说明白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顿时男人就有些怂了,但是听到张元庆说是林钰的朋友之后,他表情顿时就变得猥琐起来:“哦哦,你也是她朋友啊。呵呵……我不知道她今晚约了你,我就说怎么假正经起来了。”

张元庆顿时明白,对方是把自己当成和他一样,跟林钰有不正经关系的男人了。他充满恼火,就像要教训他。

“元庆……别冲动……”林钰此刻突然起身,抱住了张元庆的胳膊,奋力阻拦他。

那个男人也不在意,贪婪的目光扫过林钰的身材,然后笑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兄弟你送她回家吧。”

说完之后,男人赶忙就跑了。

张元庆恨不得上去,将这个男人打残废。可是林钰死死抱着他:“元庆别冲动,是我对不起老牛,你别怪别人。”

“给我放开!”

张元庆气的转身将她一推,林钰再度跌到。不过这一次更惨,脚也崴了,疼得脸色煞白。

看到她这样,张元庆原本准备离开的,却又停下了脚步。

看着林钰凄惨的样子,想起她平日里对自己的照顾,张元庆重重叹了一口气,上前说道:“嫂子,牛哥对你还是不错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这要是给牛哥知道了……”

林钰赶忙说道:“元庆,你千万别跟你牛哥说,我……我怕你牛哥受不了。”

林钰说着竟然跪在地上,张元庆只得将她扶起来:“既然你怕牛哥知道,你……就要洁身自爱。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

张元庆忍不住教训了她几句,林钰被说的抬不起头来,唯唯诺诺。

“这件事我不会说的,但是希望你到此为止。”张元庆说罢,也不听她解释,将她送回去。

毕竟林钰一只脚崴了,而且喝多了。张元庆怕她一个人在外面,万一又碰到什么危险,自己难辞其咎。

林钰崴了脚,只能身子倚在张元庆的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也传了过来。虽然隔着衣服,他仍然能够感到对方细腻和温热。

林钰是那种很能勾人魂的那种美女,尤其成为少妇之后,风韵不是柳婷能比的。

不过张元庆想到她有可能之前跟别人翻云覆雨,就对这种味道很抵触。

“其……其实……我没有跟人家……”送到家之后,林钰狼狈的靠在床上,不过仍然拉着张元庆,试图解释。

张元庆将她的手打开:“有没有不是说的,而是要看你怎么做的。你觉得,像你这种行为,能够解释清楚么?”

林钰脸上出现了黯然,她又哭了起来。

张元庆看她哭,又有些心烦意乱:“快点洗个澡休息吧,这件事,我就当没有发生。”

虽然这样对不起老牛,但是张元庆知道老牛的脾气,要是知道真相,反而更加受不了。以他的性格,能够跟人拼命。

张元庆说着就想要离开,林钰又开口,一脸哀求:“元庆……能不能不要走,我……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张元庆皱紧了眉头。

林钰低着头:“我害怕晚上有人敲门……”

张元庆顿时明白过来,估计盯着她的人还不少。而且她现在老公不在家,看到刚才那个男人的作风,就知道他们这群人有多胆大包天。

说不定,晚上还真有人来敲门。

“这些人是什么来历?”张元庆冷冷看着她。

林钰欲言又止,张元庆冷喝一声:“还想什么想,给我如实说!”

林钰赶忙说道:“我们就是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你牛哥经常不在家,我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就有人带我一起打麻将,刚开始打得不大,而且经常赢。后来越打越大,就总是输。越输越想翻本……后来输得多了,他们就有人说……陪着吃饭喝酒……账就免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从知道自己被他针对之后,张元庆就对王耀阳非常留心。

所以他开口,主动询问裴碌遇到的麻烦。

原来是海云集团一批货被扣住了,始终没有发出去。之所以如此,就是王耀阳举报海云集团偷税漏税。

其实真实目的,是王耀阳看中了海云集团在其他地方的一个在建项目,而且势在必得。

张元庆点了点头,并没有承诺什么,但是郎映文和裴碌都是聪明人,知道这种场合主动询问的意思,基本上就是想要出手。

张元庆的能量,自然影响不到税务系统,但是周强斌是绝对可以施压的。

只是周强斌会为了张元庆出头么,两个人虽然好奇,却没有问出来。

裴碌更是说到:“元庆,我敬你一杯。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些茶叶,改天给你送一箱。”

张元庆知道他所说的茶叶是什么,上一次送了自己一盒,里面是一万块代金券。现在说一箱,怕是有几十万。

他自然不会要:“最近把茶叶戒了,裴总自己留着喝吧。不过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周一会了解情况的。”

“感谢元庆。”裴碌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张元庆的性格,一旦说过问肯定是要帮忙的。

郎映文也暗暗观察,揣摩张元庆为什么会出手,他只能想到是靳书记的原因。大院的人都知道,张元庆对靳书记的尊敬和忠诚。

说实话,官场上这种人太少了。

郎映文觉得,就冲这一点,张元庆这个人确实可交。以后相互扶持,定然会放心很多。

所以两人虽然年龄比张元庆大得多,却在桌上表现的平起平坐。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张元庆打了一个瞌睡,郎映文主动结束了饭局。

裴碌的司机早就等着了,送张元庆和杨絮回去。

两人上车之后,杨絮这才松了一口气,靠在车座上。

“你紧张什么,郎映文难道还能吃人?”

张元庆看了她一眼,杨絮也喝了一点酒,白皙的皮肤有些粉红,让他想起了小苹果。

杨絮苦笑一声:“你倒是轻松自在,那是因为你背后有人。我这种小人物,在郎秘书面前,就是一只蚂蚁。”

张元庆淡淡回应:“不至于,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连山水是自己找死,你只要不犯事,大领导又如何?越是大领导,做事越要规矩,各种力量交错,会受到很大的约束。

所以大领导不可怕,你只要不触碰他的利益,他不会轻易针对任何人。所以尊敬即可,不需要过多的敬畏,在体制内没有无所不能之人。高山,也会坍塌的!”

杨絮似有所悟,半晌没有说话。

车子先把杨絮送到了宾馆,下车的时候,杨絮忽然问道:“这几年,夏瑾瑜联系过你么?”

提到这个名字,张元庆的淡然有一瞬间被打破。不过他眼神很快平静了下去:“自从她去国外,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杨絮叹了一口气:“她回来了,我在省城见过她。不过听说她……好像要订婚了。”

张元庆没有说话,杨絮却补充道:“我相信有一天她还有她家里人会后悔的,他们错过了一个很优秀的人。”

说完之后,杨絮就离开了。

车子缓缓离开,张元庆始终没有说话。

到了小区,张元庆下车,随手点了一根香烟,烟雾有些熏眼睛。

张元庆的脑海里面回忆起去夏瑾瑜家里的场景,她的母亲把自己盘问到没有一丝尊严,她的父亲始终冷漠和高高在上的态度。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想到这里,只觉得到了周强斌这个级别,果真都是胸怀沟壑的人物。

普通人看,就是一篇新闻,而在各方看来,是一场角力。

香烟快要抽完时,周强斌点评了一句:“勉强及格。”

张元庆不由松了一口气,能够达到及格,已经很了不起了。

“周市长,我们现在去哪?”张元庆赶忙询问周强斌的行程。

周强斌看了一下手表:“时间还早,去我家吃早饭吧。我老婆,早就想要见你了。”

啊?张元庆一愣,周市长的老婆想要见自己?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难道这位周市长跟老牛还有什么关系么,怎么说话一点都不注意影响。

唯有开车的乔强神色淡然,立刻驾车前往周市长的家。

周市长的家比想象中的要朴素一些,好在是统一政务小区,而且独门独院。

车子直接开进了院子,张元庆和乔强一起下了车。

跟着周强斌进了家,客厅里面一个相貌平平中年妇女正在打扫卫生。听到动静就过来,将拖鞋准备好。

张元庆险些就要上去喊夫人了,不过看到乔强毫无反应,他没有随便乱说。

果然中年妇女说道:“周市长,夫人自己在厨房里面烧菜,您先坐一会。”

这个中年妇女,其实是保姆。

“依依在家么?”周强斌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多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这个依依,应该是他女儿。

“在写作业。”

“嗯,写完让她下来。”周强斌说完之后,

周强斌带着张元庆和乔强坐在沙发上,保姆立刻送来了茶水。

正在此时,厨房的门打开,一个身穿家居服的少妇走了出来。少妇应当三十多岁,不过保养得体,看起来像是三十不到。

身材修长,气质很好。

少妇走了过来,径直走到张元庆身前,伸出了手:“元庆是吧,我叫赵心怡,老周的老婆。”

张元庆赶忙起身,诧异的握了对方的手。对方的手纤细修长,像是经常握笔的。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周市长夫人直接和自己打招呼。

看到张元庆傻乎乎的样子,赵心怡露出了笑容:“看来你是一点都不记得了,一个星期前你在水里捞了一个人出来了。”

听到这里,张元庆顿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而且近期发生的事情,一瞬间全部贯通了。

张元庆这才明白,为什么周强斌会突然启用自己,对自己关照非常明显。

原来是自己救了他的老婆,这么一想,他又有些尴尬。靠着这种运气,获得了领导的关照,终究不是正途。

所以张元庆只是干笑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赵心怡看他这个情绪,还有些奇怪。

“心怡,去把菜烧了,然后再过来聊吧。”周强斌开口,赵心怡乖乖去烧菜了。

等到赵心怡离开之后,周强斌看着张元庆,露出了一抹笑容:“知道我是因为你救了我老婆而重用你,觉得有些不爽?”

乔强也好奇地打量着张元庆,这小子和其他人确实不一样。要是换一个人得知自己曾经救了领导家人,现在肯定欣喜若狂了。

偏偏这小子,怎么感觉很失落。

张元庆摇了摇头:“领导说笑了,只是我救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获得什么。所以得知这些之后,只觉得受之有愧。当然我对您仍然是很感激的。”

周强斌笑着说道:“你觉得我为什么把你喊到家里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