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书屋 > 现代都市 > 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全本小说阅读

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全本小说阅读

彩虹淼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颜初倾傅砚,也是实力作者“彩虹淼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第一次见面,她坠海,濒临死亡,是他救了自己,那一天,她知道了他的名字。第二次见面,她为了出演一部英雄题材电影,被安排去进行两周专业训练,而他,是她的教官。起初,他只是觉得很巧,殊不知某个念想已久的女人已经动了心思。后来,她看着眼前红着眼的矜贵男人步步紧逼,直到把自己逼到角落:“你不是说,已许国,难再许卿吗?”他欺压上前:“我不介意再多个小家!”遇见你之前,我眼里只有冉冉飘起的国旗。遇见你之后,我想一手敬礼,一手牵你……...

主角:颜初倾傅砚   更新:2024-07-12 03: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初倾傅砚的现代都市小说《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全本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彩虹淼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颜初倾傅砚,也是实力作者“彩虹淼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第一次见面,她坠海,濒临死亡,是他救了自己,那一天,她知道了他的名字。第二次见面,她为了出演一部英雄题材电影,被安排去进行两周专业训练,而他,是她的教官。起初,他只是觉得很巧,殊不知某个念想已久的女人已经动了心思。后来,她看着眼前红着眼的矜贵男人步步紧逼,直到把自己逼到角落:“你不是说,已许国,难再许卿吗?”他欺压上前:“我不介意再多个小家!”遇见你之前,我眼里只有冉冉飘起的国旗。遇见你之后,我想一手敬礼,一手牵你……...

《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全本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傅砚回到自己宿舍。

他没有立即去洗澡,而是走到阳台,从裤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

高大的身子倚在栏杆上,指尖夹着烟吞云吐雾。

一阵风吹过来,黑色衬衫被吹动,发出猎猎声响。

他吐出一口烟雾后,看向远方的天空。

漆黑的深眸,讳莫如深。

冷峻的轮廓,紧绷成线。

不知想到什么,他拿出手机,点开从未点开过的八卦新闻看了眼。

照片上,窈窕美艳的女人身前站着一个俊美颀长的男人。

两人离得很近,几乎要贴靠到一起。

傅砚没有多看,他直接退出新闻,然后找到女人的微信,进行了某个操作。

……

颜初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昨晚她睡觉前将手机关了机。

一开机,就看到有好些个未接电话,还有信息。

颜初倾扫了眼,靖姐打来的最多。

刚要跟靖姐回过去,靖姐的电话就再次打过来了。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和祁少又被偷拍了?”

“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你俩的绯闻,哦呸,不是绯闻,是误解你勾引祁少,想要嫁进豪门的谩骂声。”

颜初倾心里一个咯噔,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我先看看。”

打开手机,果然全都是对她的嘲讽与谩骂声。

这些黑子有病吧!

明明就是祁景主动靠近她的,哪只眼睛看到她勾引他了?

他们是没见识过她真正勾引人的时候吧?

除了那个又冷又硬的臭男人,谁能把持得住?

想到傅狗,颜初倾生怕他也看到新闻误会,她连忙点开他的微信。

倾倾:嘤,傅队,网上的八卦,你千万别信呐,奴家是无辜的,身心都在你那里呢!

厚颜无耻的将消息发出去。

结果——

出现在一个红色感叹号!

紧接着弹出一行白色小字: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什么鬼?

她被他拉黑了?

颜初倾整个人都快要炸开了!

显然,这个冲击力对她来说不小。

不少人想千方,设百计想要加上她的微信。

他倒好,将她拉黑了。

颜初倾狠狠揉了下自己头发。

不识货的狗东西。

颜初倾冷着小脸起床洗漱。

没多久,小艺带着餐点过来了。

看到颜初倾脸色不太好,小艺小心翼翼的问,“倾倾姐,你是看到绯闻不高兴了吗?靖姐说工作室等下就会澄清。”

颜初倾喝了口粥,感觉没什么胃口。

“我正在追求一个男人,他看到我和别的男人传绯闻,他问都不问我一句,就将我微信拉黑了,你说他什么意思?”

小艺闻言睁大眼睛。

她前几天听到靖姐无意间提了句倾倾姐有喜欢的男人了。

她一直好奇什么男人才能俘获倾倾姐的心?

想必那个男人一定是将倾倾姐捧在手心的。

可倾倾姐话里的意思,人家非但没将她捧在手心,还要让她倒追?

那个男人是不是眼瞎了?

倾倾姐是她见过的最美最有魅力的女人,他居然不珍惜?

小艺气愤得不行。

她绝对不承认她家倾倾姐魅力有问题。

“他肯定是吃醋了,他知道倾倾姐是天上的月亮,他追逐不到,自卑敏感才会将倾倾姐拉黑的。”

自卑敏感?

颜初倾脑海中浮现出男人的样子。

他冷肃又狂傲,时不时将她气得跳脚,哪里是敏感自卑的人?

不过,小艺说的前一句,倒是让她低沉的心情好转不少。

也许,他看到她和祁景的绯闻后,心里不爽、吃醋,才会将她拉黑的。

呵!

口是心非的臭男人。

还是开始在意她了吧?

小艺看着颜初倾明艳的脸上露出笑容,她一脸不解,“倾倾姐,你心情好些了吗?”

颜初倾拍了拍小艺肩膀,“好多了。”

当天晚上,工作室发了微博澄清后,颜初倾转发微博。

她发了只牵着狗狗的照片,美名其曰:她还是只单身狗。

不过,只要她追到傅砚,马上就能从单身狗变成撒狗粮的了!

颜初倾定了第二天前往宁城的机票。

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再打车前往郊外。

到达救援队的时候,差不多下午六点了。

从车上下来,看到大门口拉着一条横幅。

【热烈庆祝雄鹰救援队与仁爱医院达成战略合作交流晚会】

颜初倾眯了眯美眸,救援队今天有活动?

她带着疑惑,刚要进去,就听到前面两个小护士议论道:

“若若,今天虽说是交流晚会,但其实你是来看傅队长的吧?”

“你可别乱说,他还没向我表白呢!”

“你可是我们医院的院花,孤儿院院长介绍你们相亲,他肯定对你一见钟情啦,你难道没发现,这边连只母蚊子都没有?你在傅队长心中,肯定跟仙女似的!”

傅队长?

指的是傅砚吗?

颜初倾想要看清前面那个小护士长什么模样,但对方走得很快,已经进去了。

大门口岗亭的小伙子看到颜初倾,眼里闪过讶然,但同时也闪过惊艳。

颜初倾今天穿着一条红色V领长裙,后背有片小小的镂空,但被齐腰的波浪卷长发掩盖住了。

但丝毫不掩饰她的美。

雪白的肤,美艳的脸,乌黑的发。

风情万种,妩媚妖娆。

小伙子黑红着脸开口,“颜、颜初倾,你怎么来了,还没到你们第二次训练的时间。”

颜初倾拨了下颊边的长发,撒谎连眼睛都不眨的道,“我有个重要东西掉在这里了,我过来拿。”

毕竟是马上要再次进入这里拍摄的艺人,小伙子没有将她拦在门外。

颜初倾进去前,指了指大门口的横幅,“你们今天这里举行交流晚会?”

小伙点头。

“来了很多漂亮的小护士吗?”

小伙看着眼前美艳不可芳物的女人,心脏跳动得厉害,“当、当然没有你漂亮。”

颜初倾唇角弯起笑意。

“谢谢夸赞。”颜初倾顿了下,轻声问道,“对了,我问一下,你们队里,除了你们老大姓傅,还有姓傅的大队长吗?”

小伙子摇头,“只有我们老大姓傅。”

颜初倾闻言,绝美的小脸,陡地一片冷凝。

狗男人!

居然真的背着她去相亲了!

颜初倾心里越气,脸上就愈发看不出什么表情。

只有她知道,怒火已经被点燃!

颜初倾踩着高跟鞋,气势十足的朝礼堂走去。

小说《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男人的高大英俊。

女人的明艳动人。

比偶像剧里的男女主还要好看。

颜初倾正要拿出身份证开房,男人先一步拿出他的身份证。

开好房,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去洗澡,将衣服吹干。”男人声线冷硬的道。

“你呢?”颜初倾坏笑着眨眨眼,“傅队,要不要一起?”

傅砚下颌线条紧绷,他紧咬了下牙关,大掌直接拎住颜初倾后衣领,将她推了进去。

砰的一声,他将门拉关上。

颜初倾站在洗手间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肤白貌美,魔鬼身材,湿发誘惑。

很美,很性感。

为什么对那个男人没有半点吸引力?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颜初倾在洗手间站了片刻,似乎想到什么,她拉开门出去。

“你将衣服脱了,我替你一起吹干……”

话才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

以为她在里面洗澡的男人,将身上湿掉的T恤脱了下来。

他正在拿毛巾擦试。

身上只穿了条黑色长裤,光果着胸膛,皮肤不白,但也不黑,是非常阳刚的古铜色。

八块腹肌像壁垒般排列分明,多一分则显得过于肌肉男,少一分又会显得孱弱。

人鱼线没入裤腰以下。

无比性感,令人垂涎。

他胸膛上有几道疤痕,非但不难看,反倒愈发显得有男人味。

若是他在热带雨林或是大草原,一定是雄性动物的首领。

颜初倾感觉自己喉咙发痒,呼吸加快。

她脑子里有些乱,等她反应过来,手上已经拿出放在裤袋里的手机。

她对着他完美性感的好身材,‘咔嚓’一声。

男人抬起头朝她看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颜初倾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男人眸光漆黑幽冽,嗓音沉冷,“你干什么?”

他大步朝她走来。

颜初倾感觉自己鼻子一热。

糟糕。

她没受住他的男色誘惑。

好像要流鼻血了!

若是平常,她可能不会逃,可现在,她不得不逃。

不然,要在他面前出糗。

在他快要靠近她的时候,她一股脑的跑回洗手间。

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纤细的身子,靠到门框上。

心跳,如鼓。

鼻尖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

她摸了一下,指尖满是猩红。

她低骂一声。

靠。

太没用了!

傅砚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深眸漆黑一片。

他返回窗边将湿透的T恤穿上。

重新走到浴室,他抬手,敲门。

颜初倾哪里敢开门,她仰着头,但鼻血还在不停地流。

脑海里依旧不停地浮现出男人强劲有力的腹肌,以及性感的人鱼线。

她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咚咚咚。

敲门声持续不断地响起。

见他一直不开门,男人嗓音低沉冷冽地开口,“颜初倾,开门!”

依旧没有动静。

“再不开,老子踹门了!”

颜初倾只好乖乖将门打开。

她现在狼狈不已。

男人看着她止不住的鼻血,他将她拉到盥洗台前,将纸巾递给她,然后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她鼻翼。

颜初倾垂着长睫,不敢看他。

太丢脸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鼻血,才被止住。

男人朝她伸出手,“手机拿来。”

颜初倾自然不会拿出来,她将手机往牛仔裤兜里一塞。

美眸朝他看了一眼。

那眼神仿若有说,有本事自己拿呀。

傅砚舌尖舔了下门牙,“真以为老子不敢?”

他伸手,朝她裤兜伸去。

颜初倾连忙将手机塞进屁股后面的袋子。

她身子抵靠到墙上。

傅砚扯住她手臂,想要将她拉开,但拉扯间,他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颜初倾见舞台角落放着一把吉它,她将长发拨到肩膀一侧后,转身朝角落走去。

她转过身的一瞬,舞台下面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先前她长发挡住了后背,大家没有看到她裙子后背有小片镂空。

此刻她将长发拨到一边后,后背小片雪白的娇肌露了出来,蝴蝶骨隐约可见,后腰细得不盈一握。

颜初倾只当没听到台下的抽气声。

她拿了吉它后,坐到主持人替她搬来的一把高脚椅上。

她调整了下麦克风扶架,将话筒对准自己,她垂下浓密卷翘的长睫,纤白的指尖拨弄琴弦。

颜初倾从长相到气质都是无可挑剔的,她静止时是美得毫无攻击性的,但只要面对镜头或者观众,她就像被注入了生机,明艳又夺目。

她一只腿踩到椅脚上,另只腿慵懒的放着,红色长裙包裹着她窈窕婀娜的身段,雪白的肤,乌黑的发,红润的唇,极致的艳色,强烈冲击着人的视觉神经。

弹完前奏,她缓缓启唇:

驻立在船头

想挥挥我的手

奈何笛声催你走

……

……

虽然你离去

永远难忘记

冰冷的风雨刺我心

哎哟你呀你没良心

汽笛声渐渐走

我心也被带走

当她唱到‘我的心也被带走’时,长睫微微抬起,朝角落里的男人看去。

一双狐狸眼水色滟潋,眸光流转间,透着一丝迷朦的靡丽与幽怨。

傅砚对上她那双勾人又欲语还休的眼眸,凸起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颜初倾看了傅砚一眼就后迅速移开了视线。

谁都没有发现二人刚刚眼神有过短暂的交汇。

颜初倾声线慵懒偏哑,一首《负心的你》,被她唱出了独特的味道。

台下救援队的小伙子们,一个个紧盯着她,大气不敢喘一口。

没想到颜初倾不仅长得好看,唱歌还这么好听。

颜初倾唱完前半段,台下的小伙子们突然发出起哄声。

原来是磊子不知从哪里弄了束野花过来。

小伙们正起哄让他上台送给颜初倾。

磊子红着脸,在队友们的推搡下,他大着胆子上了台。

磊子将花递给颜初倾,眼睛几乎不敢直视她。

颜初倾大大方方的接受了磊子送来的野花,红唇弯起,对他露出一个明媚璀璨的笑。

磊子下台时,整个人都晕晕呼呼的。

傅砚看到台上的一幕,他面色晦暗不明的起身离开。

他走到礼堂外面的角落,高大冷峻的身子靠到墙上,从裤兜里掏出烟和火机。

烟点了火后,他咬到唇间,微微抬起下颌,吐出一口青白色烟雾。

抽完一支烟,他才重新回到礼堂。

颜初倾已经表演完了,傅砚朝应天那边看了眼,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傅砚走到应天身边。

“人呢?”

应天看着面色沉冷的男人,疑惑,“什么人?”

傅砚指了下颜初倾坐位的椅子,“她去哪了?”

应天反应过来,“颜初倾吗?她回去了啊!”

傅砚下颌紧收,转身大步离开。

应天看着他家老大步若流星的背影,挠了挠头皮。

老大怎么突然这么关心颜初倾了?

难道——

应天脑子里灵光一闪,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样。

秋若一直注意着傅砚的动静,见他离开礼堂,她也悄悄跟了出去。

颜初倾已经走到救援队大门口了。

她叫了辆车,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颜初倾拨弄了下长发,刚要拿手机跟靖姐打个电话,突然肩膀一沉。

一件宽大的外套,披到了她肩膀上。

鼻尖飘来外套清冽中带着淡淡香皂味的气息。

颜初倾心头跳了跳,她立即回头,看向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男人。

男人面色冷肃的盯着她,“穿成这样离开,若是遇到个好歹,我负不起那个责。”

颜初倾将肩上的外套脱下来扔到他身上。

“傅队不会以为我今天为你而来的吧?”她笑容明艳。

男人剑眉微皱,“颜初倾,适可而止,不要再胡闹!”

颜初倾拿着包包的指尖,骤然收紧。

在他眼里,她对他的感情,就只是胡闹?

“是啊,你都有你的小护士了,我还能胡闹什么呢?”

颜初倾唇角弯起嘲讽,“放心,以后我不会再造成你的困扰了。”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这个,你替我送给应天教官。”

不待傅砚说什么,颜初倾转身,朝停到她身边的车子走去。

傅砚看着翩然离去的女人,眉眼漆黑,下颌紧收。

他咬了下牙,低咒一声。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事儿?

“是因为她,你才不喜欢的吗?”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柔柔的,类似受伤的声音。

傅砚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秋若。

秋若眼眶里水雾弥漫,脸色苍白,唇瓣紧咬。

傅砚冷淡开口,“秋小姐,没有她,我和你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

秋若眼里的泪水,瞬间掉落下来。

这男人,太过冷酷、不近人情。

可偏偏,他这副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样子,又能狠狠激荡起她的心。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秋若声音发颤地吼道,“颜初倾除了漂亮,她有什么好的?她黑料不断,绯闻漫天,她身边不缺男人,她对你不会动真心的!”

傅砚回头看向秋若,目光犀利,面色凛冽,“且不说她私生活如何,但起码,她不会当长舌妇。”

秋若浑身血液都冷了下来。

他竟说她是长舌妇?

他竟那般维护那个私生活混乱的女人?

秋若抹了下眼泪,浑身发颤的跑出了救援大队。

秋若走后,傅砚朝暗角处看了眼,厉声道,“出来!”

应天诚惶诚恐的走出来。

他没想到,悄悄跟出来后,会看到一出狗血三角恋上演。

哦不对,他好像也是其中一员。

颜初倾…她为什么要送他礼物?

傅砚扫了眼不敢朝他靠近的应天,冷声道,“过来!”

应天两腿发颤的走到傅砚跟前,“老、老大,我和颜初倾没什么的。”

颜初倾那种类型,他压根驾驭不了好吗?

想都不敢往那方面想。

傅砚将手中的盒子往应天身上,一扔。

他大步离开。

但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

“拆开!”

应天,“……”


应天挠了下头皮。

“老大,那是谁的腰啊,竟细成那样。”

不仅细,皮肤还好白。

应天不自觉地想到了颜初倾。

肤白貌美,气质绝佳,是典型的斩男杀手。

傅砚扫了应天一眼,应天不明所以,“要说那小腰,颜初倾应该也有那么细吧!”

傅砚黑眸陡地变得凛冽,宛若海底暗礁,“你很闲?负重二十公斤跑十公里。”

应天心头一颤。

看着他家老大沉冷不容置喙的脸色,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这小腰的主人,他家老大一定很看重吧!

“老大,我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

傅砚俊脸紧绷,神色冷肃,风雨欲来,“再废话,加五公里。”

“是,老大,我马上去跑。”

虽然老大罚他跑步,但应天内心没有半点怨言。

难得看到老大护着一个女人的时候,还挺有意思的。

不过他也愈发好奇,究竟哪个女人,能让不近女色又不懂怜香惜玉的老大上了心?

……

过了两天,傅砚早上开完会,又出了个任务。

回到救援队时,他手机响了几声。

倾倾发来信息:

——傅队,你的药酒好神奇,你看,我腰上和腿上的淤青,都消散了哦!

她发来了一张腰部和小腿的照片。

腰,细又软。

那块淤青确实已经消失不见,肌肤如瓷,白净细腻,没有半点瑕疵。

可能是见他没有回复,她又发来一条信息。

——谢谢傅队哦,mua~后面是张两个小人抱着狂亲的动态表情包。

傅砚平时不怎么用微信,性子冷硬又克制,鲜少有人给他发这种表情包。

他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女人朝他靠近时,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

凸起的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几分。

意识到自己脑袋里出现了不该出现的画面,他舌尖抵住后槽牙,低骂一声。

操。

他在想些什么?

将手机扔到一边,没有回应女人的信息。

……

颜初倾没有等到男人的回复。

她有些恼火。

虽然她在娱乐圈还没有大红大紫,但好歹也是个黑红的三线女明星。

绝色容颜,风情万种,魔鬼身材。

不可能独独对那个冷硬的大队长没有半点吸引力吧?

想到那天他喉结滚动的画面,颜初倾红唇又漾起笑意。

总有一天,她会扒了他一本正经的外衣。

让他的心,只为她跳动!

颜初倾下午有个口红广告拍摄。

助理小艺和司机过来,载她前往拍摄影棚。

口红是复古系列的色号,颜初倾应品牌方要求,换上了一条墨绿色收腰长裙。

脖颈白皙优美如白天鹅,锁骨精致,腰肢纤细,高开叉设计,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若隐若现。

随着她走动,腿间露出来的肌肤,白得发光。

一头长发盘成了髻,脸上化了精致的妆。

颜初倾的五官非常漂亮,气质又多变,她能驾驭任何妆容。

淡妆时可小清新,浓妆时立即美艳逼人。

颜初倾走出化妆室时,助理小艺的眼睛都快看直了。

复红色号的口红,映衬得颜初倾皮肤更加白皙。

乌黑,红唇,白肤,交相辉映,强烈刺激着人的眼球。

“倾倾姐,你太美了,我都要被掰弯了!”小艺两眼冒着粉泡泡。

颜初倾在小艺脑袋上轻轻敲了下,然后将手机交到她手中。

“给我拍几张照啊。”

小艺连连点头。

广告拍摄了三个多小时,收工回到公寓,已经傍晚了。

颜初倾为了保持身材,对自己饮食控制得很严格。

晚上她吃了点水果沙拉,基本不再吃别的东西。

趴在沙发上,她点开手机相册。

选了六张照片,她发了朋友圈。

……

宁城孤儿院。

院长妈妈晚上邀请傅砚过来吃晚饭。

虽说是吃饭,但实际上是为了傅砚的终身大事。

“上次医院的小护士,你看过照片后觉得怎么样?”

傅砚抬头看向院长,“什么小护士?”

院长一愣,“你上次过来,我不是给你看了张女孩的照片吗?”

傅砚抿了下薄唇,“没印象。”

院长,“……”

那小护士长得清纯动人,在医院里可是院花。

这家伙,居然对人家照片没有半点印象?

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得了他的眼?

“阿砚,你也二十六了,身边连只母蚊子都没有,你家里人就没催你找个对象的?”

提到家里人,傅砚深沉的眼里闪过一抹复杂。

棱角分明的俊脸,更加紧绷凌厉了。

院长跟傅砚接触多年,自然是知道他不喜欢提到他家里人。

“你帮了我们孤儿院这么多孩子,院长妈妈也希望你能幸福,那位小护士对你挺有好感的,你们要不要约个时间见见面……”

傅砚打断院长妈妈的话,“不必。”

看着对风花雪月没有半点兴趣的傅砚,院长妈妈叹了口气。

“那你说,你喜欢什么类型,院长妈妈以后替你留意一下?”

傅砚脑海里闪过一抹身影,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

“没有。”

院长妈妈,“……”别以为她没有看到他迟疑了一下。

这小子,心里还真有人了?

院长妈妈正准备继续追问,突然一声尖叫响起。

尖叫声来自捧着饭碗跑到院子里吃饭的秦安安。

院长妈妈拧了拧眉,“这孩子,性子真是越来越跳脱了。”

“安安,什么事值得你那么高兴?”院长妈妈询问。

秦安安蹦蹦跳跳地跑进来,她将自己手机拿到院长妈妈跟前。

“我偶像发朋友圈了,啊啊啊,好美好勾人,我都要流鼻血了。”

院长妈妈朝秦安安的朋友圈看了眼。

她不认识明星,不过,确实是个相当漂亮抢眼的姑娘。

“你偶像?”

“对啊,她叫颜初倾,人超好超美的。”秦安安说着,看向傅砚,“傅砚哥哥,你说是吧?”

傅砚坐在一边,眉眼未动,面色冷酷,“一般。”

秦安安睁大眼,脸上露出不肯苟同的气愤,对于自己偶像,她像护犊子一样。

“傅砚哥哥,你的眼光也太高了吧,我敢打睹,国内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会觉得我偶像好看,还有百分之一要么是眼瞎,要么是……”弯的两个字眼她不敢说出口。

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彩虹淼淼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这本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现代言情、甜宠、1v1、佚名现代言情、甜宠、1v1、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甜宠、1v1、并且是现代言情、甜宠、1v1、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480章 全文大结局,写了1002756字!

书友评价

薄时礼和晚棠,不够看啦!作者加油哈

还可以在复杂点吗[偷笑][偷笑]

喜欢晚棠和薄时礼,愿意看他俩[爱慕][爱慕]

热门章节

第319章 晚棠番外:离开

第320章 晚棠番外:解脱

第321章 晚棠番外:失去她,原来这么痛

第322章 晚棠番外:悔恨

第323章 晚棠番外:三年后

作品试读


越轩看到男人,他停下来打招呼,“傅队。”

傅砚点了下头。

颜初倾抬起长睫,朝男人看了一眼。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上。

男人眼眸漆黑修长,如同深渊般一眼望不到底,身上带着浑然天成的凛冽迫人气息。

“傅队。”她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态度,比起上一次来救援队,要冷淡许多。

傅砚紧抿了下薄唇,“观后感写好了?”

颜初倾点了下头,“等下我会交给应教官。”

男人嗯了一声,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走了。

比她还冷淡。

颜初倾看着他冷峻的背影,咬了咬牙,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怅然若失。

玛德。

臭男人,有了小护士了不起啊!

欺负她找不到喜欢的男人是不是?

越轩见颜初倾脸色不太好,关心的问,“颜初倾,你没事吧?”

“没事。”颜初倾提着行李箱,快速朝宿舍走去了。

……

应天拿到颜初倾写的观后感后,他到了傅砚办公室。

“老大。”

傅砚抬头,看着应天泛红的眼眶,他皱了下眉,“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哭什么?”

“我没哭,就是有些感动。”

应天将那五千字报告拿给傅砚,“我还以为颜初倾空有其貌,原来是我误会她了,你看她写的观后感,好有深度,看得我都好感动。”

傅砚拿起观后感扫了眼。

她确实写得感人肺腑,也写出了他们这份工作的不易。

看来,那天她是认认真真的观看了两个小时。

难得她有那份心。

……

经过上次被罚,乐菱儿这次来训练老实了许多。

基本上和颜初倾没有再发生过矛盾。

颜初倾内心挺煎熬的,既想看到那个臭男人,又不想看到他。

看得到,却得不到,抓心挠肺的滋味,不好受!

可能是心情不好,她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下午训练完吃晚饭的时候,颜初倾只打了碗汤。

她刚喝两口,一抹高大身影,就站到了她坐的桌子前。

颜初倾抬起头,看向男人严肃冷厉的脸,她眼里露出疑惑,“傅队,你盯着我干什么?这次我没有对你抛媚眼,也没有说什么大胆的话,你不会还要罚我跑圈吧?”

听到颜初倾提到跑圈,坐在另一桌的乐菱儿,顿时感觉到双腿一阵发软。

傅砚修长的手指,微微曲起,往桌上敲了敲。

“你,跟我过来。”

不容置喙的口吻。

颜初倾,“……”

行,你是救援队的老大,我听你的。

颜初倾跟着傅砚到了食堂里一处单独的小隔间。

有时候傅砚出任务回来晚了,他就会在隔间里用餐。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颜初倾坐下。

颜初倾不明所以。

他想干嘛?

傅砚走到厨房,端了两份套餐过来。

将其中一份放到颜初倾跟前,“吃了。”

颜初倾睁大眼,“我不吃!!!”

训练营不是只规定,打多少东西吃多少吗?

她晚上从不吃碳水的,这一顿吃下去,她得胖两斤吧!

“我绝对不会吃的。”

傅砚朝她扫了眼,“你觉得,弱不禁风的样子很好看?”

颜初倾,“上镜好看,再说,我该有的地方,又没少一块肉。”

她挺了挺胸。

傅砚的视线,不经意往她那一扫,然后,他发现——

今天训练时,几位明星穿的是带扣子的救援服。

由于天气热,颜初倾只在救援服里穿了件黑色胸衣。

其中一颗扣子不知何时开了,她刚刚挺了挺肩膀时,缝隙就更加明显。

男人扫了她一眼后,就立即移开了视线。

颜初倾慢条斯理的将扣子系上。

狐狸眼盯着男人线条冷峻的轮廓,他面上当真是没有半点波澜。

小说《撩上那个疯批教官后,霸道一姐秒变软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颜初倾见小护士盯着她看,她将耳机扯下来,狐狸眼微眯,“有事吗?”

秋若近距离看着平时只能在大屏幕上看到的女明星,她心里五味陈杂。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长得不错,不论是上学时还是参加工作了,别人见到她的第一眼都会觉得清纯漂亮。

可是看到眼前的女人,她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秋若眼睫轻眨了下,“傅砚不喜欢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颜初倾挑眉。

傅砚不喜欢小护士?

抱歉,她听到前半句,心情就不自觉的好了起来。

至于后半句,谁care?

他不喜欢她,是他的事,只要她喜欢他就好了。

“然后呢?”

秋若没料到颜初倾会是这个反应,听到傅砚不会喜欢她,她怎么看上去还高兴了不少?

她脑子没病吧!

“他过段时间就会去云城,云城边境离Y国很近,他要去完成一个为期很长又危险的任务,若是他喜欢你,就不会过去的!”

颜初倾,“……”

颜初倾上次观看了救援队的纪录片,她觉得他们每一次出任务,都是有一定危险的。

这跟喜不喜欢一个人,愿不愿意为一个人留下,没有任何关系吧?

做这份工作的,大都是骨子里带着热血、正义和信仰,不然,谁会冒着生死去不断救人呢?

颜初倾从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就自私的将人束缚在自己身边。

更何况,她自己的工作,也不是能固定在一个地方的。

颜初倾扯了扯唇角,“在没有跟你接触前,我确实还有一点危机感,不过,现在完全没有了。”

秋若睁大眼睛,不明白颜初倾话里什么意思。

颜初倾终于想明白,上次在食堂隔间里,男人为什么会说小护士不是他家的了。

因为思想观念和他不是同一个频道的小护士,压根配不上他的喜欢。

现在看来,他对小护士并没有兴趣,他俩之间,应该是小护士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傅砚现在不会喜欢你,以后应该也不会。”

颜初倾看着小护士陡变的脸色,她自信张扬的弯唇,“但我就不一定了,他现在不喜欢,但不代表他以后不喜欢。”

“若是将来,他喜欢上我,必定不是因为我的外表,而是因为我有着一个爱他,尊重他一切决定的灵魂!”

秋若被震惊到。

颜初倾竟会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

她是大明星,可对方,只是一个救援队的队长,他们的身份,在外人眼里并不匹配。

何况,颜初倾这样的美貌,她真的会对一个大队长动真心吗?

她应该只是一时兴起,好玩罢了吧!

绝不会像她对傅砚那样,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秋若轻嗤一声,“傅砚不会喜欢我,他就更加不会喜欢你了!”

傅砚那样正直凛然的男人,哪里会找个狐狸精的女人呢?

颜初倾挑了下眉梢,“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秋若长睫一颤,“打什么赌?”

“赌我现在能坐到傅砚身边,不被他赶回来。”

秋若压根不信,“不可能的!”

傅砚从不和女人坐在一起。

颜初倾没有跟秋若多说什么,她从座椅上站起身。

傅砚正在低头看贫困户的资料,突然,一道纤影站过来,落下一小片暗影。

傅砚抬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颜初倾对上男人漆黑的深眸后,又迅速移开。

她看向坐在里侧靠窗位置的应天。

唇瓣轻咬,长睫轻眨,“应教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